《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5章、梦湖美蛙,味心照不宣

刘书君他们都进门了,成天乐还站在门前傻看着,于飞回头喊道:“干什么呢,还不快进来,点菜了!”他这才回过神来,已暗中做了一个决定。

他们一进门,于飞和成天乐就不约而同地问道:“洗手间在哪儿?”

饭店的迎宾走上前来正想问:“几位用餐啊?有没有预定包间?”结果两个小伙子进来就问洗手间,她不禁有点纳闷他们是来吃饭的还是来上厕所的?但还是很礼貌地答道:“洗手间在一楼,那边门上有牌子,包间在二楼,请问几位有预定吗?”

成天乐傻呵呵的又问了一句:“包间里有洗手间吗?”

饭店迎宾小姐答道:“对不起,包间里没有。”

刘书君适时插话道:“我们三个人吃饭,二楼还有包间吗?要一个小的。”

几人心照不宣,都打算在吃到一半时借口上洗手间溜走,所以选择的位置很重要。吃饭的座位不能看到洗手间,也不能看到从洗手间走出饭店大门的这段路,所以刘书君很干脆的要了二楼的包间。中午不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小包间还有剩,他们被迎宾领到了楼上,坐下来开始点菜。

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了,饭店的这位迎宾姑娘下楼的时候还纳闷呢。那两个小伙子进门就问洗手间在哪儿、还问包间有没有洗手间?本以为他们是逛街憋坏了,可问完之后怎么不去上?反而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点起菜来,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请客吃饭,按照中国人传统的酒桌礼仪,应该让被请的人也就是成天乐先点菜,而成天乐通常点一、两道自己喜欢吃的菜就可以了,然后把菜单交给请客的人也就是于飞,让于飞自己决定酒菜的整体档次。这样做,一方面可以避免点酒菜太寒酸了,伤了请客者的面子、又避免点得太贵太浪费,让请客者破费太多。

但于飞仿佛根本就不懂这些,一坐下来就开始自己点菜,刘书君还在旁边冲成天乐解释了一句:“你对苏州不熟悉,就让于飞点菜吧,我们吃就行。”

这家饭店名叫“梦湖美蛙”,招牌特色菜就是“美味干锅蛙”,于飞点的第一道菜就是它,还问了一句:“青蛙做的吗?”

服务员见他们是生面孔,有些犹豫地答道:“青蛙现在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不能随便吃啊,我们这里做的一般都是人工养殖的牛蛙。”

成天乐随口开玩笑,逗了服务员一句:“没有青蛙,那么有田鸡吗?”

不料服务员却答道:“田鸡有,今天刚进的货,但是价钱比菜单上写的贵一倍。”

这一问一答很搞笑,就像是“番茄不卖,西红柿有售;土豆没有,马铃薯凑数”。所谓不做青蛙只是一个幌子,其实这家饭店还是有卖的,明白人之间心照不宣。成天乐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而于飞眼神一亮道:“来一份美味干锅蛙,就要田鸡做的,价钱贵不要紧。”

服务员好心道:“你们只有三个人,要个中份就行了,再点些别的菜。”

于飞却摇头道:“不,我们就是来尝特色的,要大份的!”

点了大份的美味干锅蛙,于飞又点了三个菜而且都不便宜,还在那里翻菜单呢。成天乐劝道:“不要太破费啦,这些就够了,再点一个凉拌素菜就差不多啦。”

于飞却仍然摇头道:“公司的平时的伙食比较普通,难得出来吃一顿过过瘾,你就让我好好点,千万别客气!”

瞧他这话说的,“公司”的伙食岂止是普通,简直是太差了!其实走进饭店一坐下来,成天乐的馋虫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既然于飞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劝了,在溜走之前好好享受一顿美味大餐吧,好歹补偿一下这些日子所受的口腹之苦。于飞一共点了七个菜,陆续的端上来。成天乐提起筷子的时候,口水都差点流到桌上了。他在心中暗想,幸亏是神功练成了才来到这里,要是前几天欲念冲动难耐的时候,闻到这味道,还不得连盘子都吃下去?

虽然事先说今天是来找个地方吃饭谈工作的,但是等第一盘菜上来之后,这三个人都爆发了惊人的食欲,不停地挥着筷子,包间里只有筷子碰到盘子以及咀嚼的声音,居然谁都没顾得上说话。当服务员上第二盘菜的时候吓了一小跳,因为第一个盘子已经空了。刘书君有点不好意思的向服务员解释了一句:“逛街逛饿了,你们家菜做得真好吃!”

美味干锅蛙做的时间稍长,这道主菜是第五个端上来的,香喷喷热气腾腾一大锅,而前面已经空了三个盘子了。服务员看着有点想笑,又不好多说什么,提醒于飞道:“先生,你们不点酒水吗?这位女士又喝点什么饮料?”

原来他们连酒水都没点就开始吃了,于飞这才放下筷子擦擦嘴道:“刚才差点忘了,给我们来一箱啤酒,冰镇的。”

一小箱纯生是六瓶,于飞要服务员都打开了放在桌上,这才轮流倒酒喝了起来。成天乐没想到刘书君的酒量也不错,或者说她也很馋酒,喝得竟然一点都不比他慢。难怪服务员提醒他们点酒水,因为这道主菜特别辣而且咸,没吃几口额头就见汗了,再就着冰镇啤酒,感觉真是太舒服了!

于飞点大份看来是对的,要不然他们三个还真是不够吃。等这道主菜消灭了一大半,酒也喝了三瓶多,于飞放下筷子去上洗手间。但他并不是想现在就溜走,吃了这么多东西,又喝了一瓶多啤酒,真的需要方便。而成天乐终于决定要溜啦,尽管对桌上的菜还有些不舍。

但在临走之前,他还要给个交代。等于飞从洗手间回来重新坐好,他把自己的旅行包拿了过来打开,取出两样东西放在了桌上道:“刘书君、于飞,在公司这一个多月,我有两件事要感谢你们,一是我来的那天陪我逛山塘街,二是今天陪我逛观前街、还请我吃这顿饭。你们也知道我没钱,这段时间还让于飞给我垫了生活费,所以今天就送这两样礼物给你们。……于飞,你心里也不用总惦着我这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了,它可比那生活费贵重多了。”

成天乐不太会送礼,或者送礼的时候不太会说话,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哪有当面强调自己的送的礼物贵重的?但这两样东西,却非这么说不可,因为它们是“公司”的“产品”。

这个传销团伙曾介绍他们的总公司叫“千姿集团”,中国分公司注册在某直辖市开发区,董事长名叫兑振华,总资产十几亿美金云云。公司的讲师宣称他们做的不是传销而是合法的直销,最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他们有正规的产品出售,而且一位业务代表只能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购买一套产品云云。

该“公司”的“产品”是高档护肤品,有两种,一种叫“千姿美”,女士使用;另一种叫“百态骄”,男士使用,合起来是一个套装,售价三千八百元整。成天乐虽然没有交钱入伙,但手里却有两套产品,是白少流和沈四宝临走前留给他的。

他把包装重新分了一下,两份女士用的“千姿美”放到一起,另外两份男士用的“百态骄”装成另一套。“千姿美”他用不着,准备走之前送给刘书君,而“百态骄”本来准备自己用的,但因为今天的这桌菜心里有点小感动,临时改变心意送给了于飞。他知道于飞心里一直为这一个多月贴的生活费耿耿于怀,所以说了刚才那番话。

这么特别的礼物,却让于飞有些哭笑不得,成天乐这么做,确实是把人情都给还了。公司的每套产品售价都是三千八百元,只有交了钱才能成为正式的业务代表,如果他们说这东西不值那些钱,那等于是否定了这个公司和所谓的事业。但是说实话,团伙成员交钱根本就不是为了买产品,绝大多数人甚至连产品都不领,说一句寄存在公司就算了,所以“公司”很少真的卖出所谓的产品。

只有白少流和沈四宝那种人,才会交了钱自然就要拿到东西。这东西虽然他们自己不用,可临走时送给了成天乐,让成天乐有了一个借花献佛、顺手还人情的机会。

按照于飞他们自己的说法,产品就是价值三千八,而成天乐在传销团伙总共呆了三十六天,也只要于飞掏了五百四十块的生活费。今天这顿饭,三个人吃一千多块也打住了,这东西一送出去,他就算不欠于飞的了。

再看刘书君的表情,不知是哭笑不得还是真有些感动,她拿起那份礼物道:“帅哥,真是太感谢你了!公司这么高档的护肤品,我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用,你居然送给了我,太让人感动了!我现在就去卫生间试试,用了之后回来给你看,好吗?”说完话她拿着礼物走了,出门前还给于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于飞也趁这个机会赶紧出去、就此把成天乐扔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