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4章、与佛有缘,在三清殿前

成天乐没认错人,他看见的就是曾在电视节目中闹出大笑话的持宝人李万。

李万今天是陪几位朋友来逛观前街的,正往三清殿方向慢悠悠地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话。他低声道:“那边那个傻小子,刚才对我指指点点的;还有那姑娘,也冲着我诡笑!我脸上有东西吗?”

他身边的朋友笑道:“李万啊,你现在多少也是名人啦!自从上了那期节目之后,很有可能在街上被人认出来啊。你看那傻小子和那姑娘的表情,我猜肯定是在说电视节目的事。”

李万的神色微有些狼狈与尴尬,扭头冲身后一位背手逛风景的朋友说:“风君子,当初是你看着我买的那幅画,它是唐代真迹也是你说的!”

他那位叫风君子的朋友笑了:“哦?我是在何时何地看着你买的哪幅画呀?”

李万:“就是那一次啊,在上海文庙,附近有个很大的市场,卖旧书古册的。本来我们只是随便逛逛,可是你进了一家字画店,拿了一个折子看,和老板讨价还价半天才买下。我也在店里买了一幅画,后来你说那幅画是唐代真迹。你还说上面有清末收藏者的印章题款,虽不是名家所留但也能看出历史,就算是假画也不吃亏。”

风君子点了点头:“是啊,我记得自己买了一本讲《宝莲灯》故事的折画册子,可是不记得你买了拿到电视上的那幅画。”

李万:“真是灵异事件啊!我拿的就是那幅画,怎么到了台上就变了?中途明明没有机会被人掉包啊!”

旁边的另一位朋友又说道:“这事你都叨咕多少次了,越说越玄!我看就是让人给掉了包。你那幅画我见过,不可能是唐代真迹,要不然那老板能八千块卖给你吗?节目组陪了你一万,你又卖了八百,还跟嫂子谎报说卖了八千。就算是假画,你也一点都不吃亏!”

后面又有一个朋友插话道:“你说不可能被掉包就真不可能啊?现在有些神偷可神了,你没看电视上的表演吗,对着电视镜头当面把东西换手,那么多人都发现不了破绽。”

风君子也笑了:“假如真是神偷换了那幅画,那神偷也够笨的!实事求是的讲,那不过是一幅在旧书摊上卖八千块的东西,我当初也说了呀,那画卷是唐代的东西,可是别人很难相信,因为它就像新的一样。”

就在这时,有一位穿着没洗干净的唐装、表情神神秘秘的大婶从不远处凑了过来,看她的样子,就像是前几年在街边常能碰上的卖那种光盘的,可是开口却说道:“这位先生,我看你天庭饱满、器宇不凡,一定是与佛有缘、大福大贵之人!”

陡然听到陌生人莫名其妙说这种话,人们通常都会愣住的,但这位风君子可能是脸皮太厚或者是见怪不怪,神情一点都不惊讶,只是向这位大婶点头微笑道:“多谢夸奖!”

这下反而轮到那位大婶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话该怎么接了,只得直奔主题道:“算一卦吧?来到这里,就是与佛有缘;算上一卦,今生大福大贵!”

风君子盯着那位大婶,好气又好笑地反问道:“搞错地方了吧,你是不是在寒山寺那边算命的,怎么跑这儿来了?来到这里说与佛有缘,你这不是砸场子吗?”

大婶又怔住了,有点没听明白,下意识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随即反应过来又说道,“先生,我说话的你别不信,算上一卦就清楚了,缘分难得啊!”

风君子一指周围道:“别看这里是步行街,其实位置在玄妙观里面,抬头就是三清殿。我们在一家道观的山门内、正殿正院的正中间!你想做生意,好歹说几句‘与三清有缘’或者‘与道有缘’、‘福寿逍遥’才像话嘛。你是不是只会那一套门槛,在哪儿都那么说啊?生意不能瞎做,这是业务素质的问题,看在曾经做过同行的份上,我好意提醒你一声。”

旁边的李万笑了,不远处坐在树下的成天乐看见了这一幕,也呵呵笑得很开心。那位算命的大婶在风君子那里没做成生意,又朝成天乐他们这边过来了。刘书君一扯成天乐的袖子道:“休息的差不多了吧?我们去商业街那边逛逛。”

……

成天乐在玄妙观与李万擦肩而过。

看见李万的时候,他突然想起那幅画此刻正在于飞背的包里。当初花八百块钱买下它,原是想挂在公司办公室里的。来的时候于飞告诉他,他将担任某外贸部门的业务主管,弄这么一幅画挂在座位后面还可以充充风雅。此画的故事很有趣,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偶尔讲讲,也有活跃气氛的作用。

不料这一切打算都落了空,他根本不是去担任什么跨国公司的部门主管,而是被骗进了传销团伙,这幅画一直放在行李里还从来没有打开仔细看过,等看见李万时才想起来。

按照成天乐的原计划,本打算今天趁上课时溜走,找个塑料袋拎几件换洗衣服,手机和钱包揣在兜里,旅行包和剩下的行李就不要了,包括那画卷都准备扔在传销团伙的宿舍里。虽然感觉有点可惜,但成天乐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还是以脱身为第一目的。可事情意外的变化使他有机会把这幅画也带走,想到这里,他的笑容不禁又显得很得意。

不知为什么,这笑容让后面的于飞看见总觉得心里有点发毛,时间也不早了,背着行李也挺累的,还是赶紧按原计划把这小子给扔了吧,于是他上前两步建议道:“逛了半天也饿了吧?我们去吃午饭,今天中午我请客,好好多点几个菜!”

成天乐笑呵呵地问道:“去哪儿吃啊?”

于飞也笑着答道:“去哪都行,附近有的是饭店,你说了算!”

成天乐还真感觉饿了,早上就着萝卜白菜吃了三大碗米饭,但最近也许是因为修炼的关系,体力消耗特别大;伙食里也没什么油水,逛了一上午自然的就感觉很饿。尽管他心里面对于飞很是鄙视、对他的所作所为也很不耻,但毕竟要溜了,还是做点好事吧。于飞骗他到苏州来,实际上也等于送了他一场大幸运,否则怎么能遇上“耗子”练成法诀呢?

所以临行之前,他也不想让于飞破费太多。观前街有很多百年老字号大酒楼,招牌与装潢都是古色古香,在门外看一眼就觉得里面的东西不能便宜了。成天乐很厚道的没有进这样的饭店,而是沿着一条步行街继续往前走。

观前街是苏州商业中心地带,开在这里的饭店不可能太差,成天乐尽量挑看上去装修比较普通、感觉菜价不会太夸张、但档次还过得去的地方吃饭。慢悠悠走了约有十分钟,他突然停下脚步一指路边道:“就是这里了,我们进去吧。”

于飞抬头一看,这是家两层楼的饭店,招牌上写的是“梦湖美蛙”,店面很干净、装修很现代、档次也不错,然而他却有点失望。

好不容易有机会来观前街白吃一顿大餐,于飞本想去得月楼、松鹤楼、五芳斋那种苏州最有名的老字号大饭店,成天乐怎么偏偏选中了这里?他假装好意地劝道:“好不容易来一趟观前街,你怎么不尝尝真正的姑苏特色呢?往回走向左转弯,那里有很多传统老字号饭店。我们去那边吧,反正我请客!”

成天乐低头看着门边一个告示牌说道:“于飞,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节约理财,我看这次不需要去那么贵的地方。等将来真的事业成功,我再请你们去。这家也不错,在门口闻到香气就很馋人,我们进去吧。”

刘书君看了成天乐一眼似在想什么,暗叹了口气也冲于飞道:“既然你要成天乐选地方,那我们就在这吃吧。”说着话走了进去,而成天乐还在低头看门前的告示牌。说实话,成天乐刚才之所以停下脚步,注意到的不是饭店的招牌,而是门前写着“招聘”两个大字的告示牌,只见下面小字写着——

前厅:

经理 3000-4500元/月

领班 1800-2500元/月

服务员1600-2200元/月

迎宾 1800-2300元/月

后厨:

凉菜 1600-2500元/月

小吃 1600-2500元/月

炒菜 1700-2200元/月

切配 1600-2200元/月

打杂 1500-1800元/月

另招临时工若干

以上人员,一经录用,均包食宿。

今天这几个人来到这里,暗中想的其实都是同一件事。刘书君和于飞想找一家饭店吃饭,趁机把成天乐扔下;而成天乐也想找一家饭店吃饭,中途乘机溜走。看见这块告示牌,等于在提醒成天乐该考虑下一步的安排了。他要继续修炼的法诀还在山塘街石狸像中,按照“耗子”的说法,他只有每练成一层法诀,才能取得下一步法诀,所以他这段时间最好就留在苏州。

但是离开传销团伙之后,吃住就成了眼前最迫切的问题。这个招聘告示上最后一行字“以上人员,一经录用,均包食宿”,瞬间打动了他的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