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3章、观道玄妙,何处不相逢

玄妙观一带是苏州古城的中心,后面那条巷子叫因果巷,横在观门前面的就是观前街。这里在古代就相当于如今的市民活动广场,但它是自发形成的,周边人烟繁华、店铺林立。如今这里已规划为一片旅游购物步行街,很多百年老字号名店也在这里重新开张,是个逛街的好去处。

玄妙观作为旅游景区,有一个特点与山塘街是类似的,它没有整体的外围墙,大殿和各个配殿之间的地方完全是开放式的,就是这片旅游步行街的一部分,逛进来也不需要买票。而玄妙观也有门票,十块钱一张的参观联票,三清殿、财神殿、文昌殿、慈航殿、寿星殿等几处地方需要凭票进入。

刘书君带着成天乐逛到玄妙观,成天乐见三清殿被一圈铁栏杆围着,又见刘书君的额角已经出了一层细汗,脸色微红挺好看、挺诱人怜。他也觉得让这姑娘大热天陪着自己逛街挺过意不去,好心说道:“我们去三清殿里看看吧,那里应该挺凉快的!”

他这话说的倒没错,寺观古刹建造时大多有后人可能已不太清楚的原因,根据不同的来历,并不一定都在所谓的风水宝地,但通常都是地气清凉或阴凉所在,就算大热天进去,人的感觉也会明显比别的地方凉快。现代很多旅游风景区修的假寺庙、新道观,可能是建筑结构上失去了很多讲究,也可能是没有真正的香火传承气氛,更重要的在选址风水上没谱,并没有那种感觉。

如今的玄妙观建筑群已经散布在商业步行街之间,但三清殿还是宋代古殿、而且还立在晋代原基上。成天乐虽不明白这其中的玄妙,但他敏锐的知觉也自然能感应到——进了铁栏杆到三清殿里面,感觉要比这外面凉快得多。而且他也挺好心地想“请客”,眼看自己就要溜了,人家还在陪他逛街、还要请他吃饭,怎么着也得买几张票进景点参观一下。一张票十块钱,三个人就是三十,这笔钱他还是掏得起的。

成天乐来的时候身上带了一千现金,到了苏州在一家百年老店请客吃面花了四十六块九毛钱,买一幅画花了八百块,兜里还剩一百五十多呢,这一个多月更是一分钱没花。其实成天乐为人不小气,他平时在朋友面前很大方,就是大方的能力有限而已。

刘书君却有点误会了,或者是习惯成自然,她挽着成天乐的胳膊道:“去那里面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玄妙观是开放的,在外面什么都能看见,大殿里面也没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现代新修的建筑,骗游客的!这里我来过很多次,就是正殿前那口井还是古物、有点看头,但不用买票也能看见,其他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既然她这么说,那就真不必买票进去了,成天乐跟着刘书君去看那口古井。这是一口五代的井,就贴着三清殿外面的铁栏杆,手扶栏杆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可能现代的地下水位比五代时更高,这口古井是后世重修玄妙观时挖出来的,围绕着井圈砌了个小池子,圆形的井口已在水面之下,池子里还有人投养了几尾锦鲤。

在铁栏杆外面,看着几尾锦鲤于古井口上方游来游去。成天乐身子突然晃了晃,要不是顺手抓住了铁栏杆就差点没站稳,像是头晕中暑的样子,刘书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成天乐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喘着气道:“没,我没事,这古井确实有看头。”

刘书君挽着他道:“这里人多、挤得慌,我们去树荫那边歇会儿吧。”

成天乐刚才怎么了?那古井口淹没在水面下,他又隔着铁栏杆有点看不清。一般人也就算了,可是成天乐有“神功”在身啊,他立刻凝神入境,延展神识去查探万物之生动。按照在传销团伙教室里的“经验”,这样不仅能够把古井感应得清清楚楚,就连没买票进不去的三清大殿也能大概“看”个明白。

就这一下他可倒霉了!那水面有阻隔神识之力,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反弹冲入他的脑海,而那井口却有一股相反的吸扯之力,仿佛能将他的神识吸扯进去绞碎了一般,这一瞬间的感觉异常难受。如果仅仅是这口井也就罢了,偏偏成天乐神识查探的范围更大,包容了前方石基高台上的三清殿,又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震撼力量几乎让他的神识涣散,脑海中也似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陡然一阵晕眩。

成天乐是在传销团伙的大课堂里误打误撞进入到那“垂帘逆听、外景内守”的奇异状态。那里的环境污浊且杂乱,周围的绝大多数人都处于一种乱糟糟的亢奋状态,精神也十分不正常,神识在这种环境下受到的干扰极大,绝对不是适合修炼的好场所。就连沈四宝那种让成天乐根本琢磨不透的“高手”,也觉得传销团伙并非久留之地,更别提是修炼之地了。也就是白少流那种人才可以安然而观,但他的修炼境界远不是成天乐如今能明白的。

可惜“耗子”根本不清楚这些,成天乐就更不会知道了,神经正常的人谁能跑那儿打坐练功?真正的修士都会去寻找选择灵气充盈的福地洞天。可凡事皆有两方面,在那种环境下入境修炼虽极为艰难、简直是自讨苦吃,但若能够安然入境、凝炼神识,不知不觉中勘破关口的速度是极快的。因为对初入门者而言,要么不可能入境、要么入境之后便会承受极大的纷杂扰动,这也是对神识的磨砺。

所以成天乐练成第一步妖修法诀之后,与修为境界相当的世间各派修士相比,神识远不够强大,却异常的清晰,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抗干扰能力极强”。但有一点却很要命,他的修炼完全是误打误撞,不仅源自妖修之法,而且也没有完整的师承指点,很多要注意甚至忌讳的地方他根本不清楚。

玄妙观如今已是商业旅游区的一个景点,不再是正经地道家修行场所,可它的位置是苏州古城的风水地眼所在,建筑本身又凝聚了地气灵枢,这座三清殿也是货真价实的修行古刹,并不是刘书君顺嘴说的现代新修糊弄人的景点。在这种地方不能展开神识随意查探,就算查探也会受到极大的干扰,普通修士正确的做法是收敛神识去体会,就像刚才成天乐人虽在外面,却自然觉得三清殿里面凉快。若克服干扰强行查探的话,神识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普通修士哪怕是刚刚入门,也会有师承指点,别说是玄妙观三清殿这种古刹前,就算平常情况下使用神识查探环境,也是一扫而过尽量不触动、重点只在感应体验,哪有成天乐这么傻乎乎的?可成天乐的神识偏偏很清晰,这一下受到的冲击也就更大。用俗话形容,他入境中“抗干扰能力”很强,可是“抗冲击能力”却很弱,人差点没趴下!

尝到厉害之后,成天乐心有余悸,再也不敢妄用“神功”了,心中暗道这三清殿还真有名堂,绝不像刘书君说的那么简单。

往回走的时候,成天乐的脚步突然又定住了,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刘书君问道:“怎么了,真的不舒服,又走不动了?……你在看什么啊?”

成天乐笑了笑:“看见了一个熟人。”

后面的于飞吃惊道:“你在苏州还有熟人?怎么没听说过?”

成天乐解释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你们看那边那个人,还有印象不?我第一天到苏州的时候,我们在山塘街吃饭,当时饭店里在放电视,是一期鉴宝节目。有个持宝人拿了一幅现代画说成是唐朝古画,上台请专家鉴定,当时那场面都笑翻了!”

于飞答道:“是有这么回事,后来你逛街还看到了那幅画,花八百块冤枉钱买下来,事后这一个多月都是我给你出的生活费。”

成天乐扭头道:“我又不是没听过公司的业务课,我的身份是新朋友,你是我的介绍人。按照公司规定,我的生活费本来就应该你出。你如果不想出的话,可以别把我弄来啊?想当初你给我打电话,可是说好了公司管吃管住的,我又没赖上你!”

刘书君赶忙打岔道:“成天乐,你别误会!于经理这么说也是好意,想督促你尽快取得工作进展,他今天中午还要请我们吃饭呢。……你究竟看见什么人了,跟那电视节目有什么关系?”

成天乐悄悄一指道:“你们看看那个人,穿黑色T恤的、长得白白净净,不就是那天电视上的持宝人吗?”

他这么一提醒,刘书君也认出来了,掩口笑道:“咦,真的是他呀!怎么在这儿看见了,还真巧了!我记得他姓李,在电视上是‘八号持宝人李先生’,他也来逛玄妙观啊?”

成天乐呵呵笑道:“那期节目就是在苏州录的,他应该就住苏州,来逛玄妙观有什么稀奇?看样子他也是和朋友一起来的,真是有缘啊!”说着话他从那人的身边走了过去,在不远处的古树荫下坐着歇会儿,还看着那人在呵呵傻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