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2章、将计就计,且受美人恩

成天乐点头道:“好,当然好!那是我这几年来感觉最好的一天!不论别的事情怎么样,但那一天的经历,我一直都挺感谢你的。”

刘书君仍在微笑:“谢我什么?你也算是我在公司的下属,关心下属是我应该做的。”

成天乐却很认真的解释道:“记得好像有哪位古人说过——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就是值得感谢的,有太多的人连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不好。再说了,你那天也没必要陪我逛山塘街。”

刘书君扑哧笑出了声:“哪位古人这么说话呀?”

成天乐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好像不是什么古人,应该是我们大学的一个美术老师解释古人的话,名字我想不起来了,但他说的话还记得一点点。”

刘书君:“苏州最热闹的地方不是山塘街,而是观前街。明天上午你就不用去上课了,我和陪你去观前街好好逛逛,顺便请你吃顿午饭、调整一下心情。心情好了、思想理顺了,才能更好的工作、取得出色的业绩!”

成天乐惊喜道:“你要陪我去逛街,还要请我吃饭?你真是太好了!”

惊喜的同时心中又暗生警惕,刘书君突然又对他这么好,撩拨的他心里痒痒的,可是今天下午,他刚把于飞给骂了,已经明确表示不再打那样的业务电话。难道刘书君是想用美人计诱他就犯——回头继续打电话把大胖给骗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成天乐决定——将计就计。

刘书君愿意让他搂他就搂着、请他吃饭他就吃,但是绝对不会把大胖骗到传销团伙来!听说明天要逛苏州最热闹的观前街吃饭,成天乐心念一动,已经想好的脱身计划立刻做了小小的改动。这不是送上门的好机会嘛?就在逛街吃饭的时候溜走!借口顺便上街买几件新衣服,把旅行包也背上,这要比原先的计划完美多了。

刘书君现在这样子确实让他有点动心,假如是在前几天,阳台上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但今天的成天乐“神功已成”,刘书君抱着他的胳膊蹭,他心里痒痒的也挺舒服,很享受这种“美人计”,但明天就找机会脱身的决定却没有改变。

……

第二天,同屋的“经理”们惊讶的发现,那个勤劳能干、讨人喜欢的成天乐又回来了。成天乐一大早就起了床,哼着小调把自己洗漱得干干净净,又笑呵呵的给大家做了早餐。今天轮到那位“胡经理”值勤,他还以为成天乐是特意为了昨天的事情表示道歉呢,看来刘领导的单独谈话起了作用。

“胡经理”对成天乐笑道:“昨晚只是一点小事情,说完就完了,我根本就没计较,你何必帮我做饭呢?”

成天乐一愣,随即呵呵笑道:“哦,原来今天轮到你做饭啊?我只是想多吃点,所以就早起做了。”

吃完饭大家都去上课了,只有成天乐一个人留在宿舍里。他将行李先收拾好了,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人来,又发现好像没人盯着他,心眼就有点活动了——趁这个机会也可以溜走啊!他正在犹豫是否还继续等刘书君,刘书君和于飞恰在这个时候到了。

成天乐昨天刚把于飞臭骂一顿,今天看见他不仅没什么不好意思,反倒仍有怒意而且还有点失望,心中暗道:“美女要请我吃饭,你跟来凑什么热闹?”

于飞的表现却似一点都不介意昨天的事,只是眼神有点闪烁不太敢直视成天乐,他看着地板上的旅行包,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套近乎道:“哎呀,成经理,干嘛把行李收拾的这么整齐啊?我们还没到搬家的时候呢。”

成天乐用早就准备好的话答道:“今天刘书君请我逛街吃饭,要去苏州最热闹的观前街。我想顺便添置一些生活用品、买几套衣服,背着包方便一点。这次来苏州太匆忙,东西带的不多,想在公司好好干的话,应该多做些准备。”

于飞顺嘴就问道:“你有钱买东西吗?”话音未落就让刘书君狠狠瞪了一眼,他赶忙又改口说道:“嗯,不论怎么样,趁这个机会去商场看看也好!我来帮你背包吧。”

成天乐也赶忙摆手道:“不不不,怎么能总让你给我背包呢?”

刘书君却劝道:“成天乐,你就让于经理背吧,这是公司的纪律,以表示对下属关心,谁让你是他介绍来的呢?还记得我们第一天逛山塘街吗,也是于经理给你背的包,这是公司规定的!”

成天乐暗含失望地问道:“刘书君,于飞也要和我们一起去逛街吗?”他此时说话的语气已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再称呼刘书君为刘领导、也不再称呼于飞为于经理,人虽然还在宿舍里,但他潜意识的心态中已经脱离了传销团伙。

于飞赔着笑说道:“我当然要一起去了,请你吃顿饭以示感谢。”

成天乐微微一怔:“搞了半天,原来是你请客啊!谢我什么呢?”

于飞也腆着脸讲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话:“昨天给大胖打完电话,你批评了我一顿,事后领导也批评我了。领导告诉我,你说得很对。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能为待开发下属的切身利益着想、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实际情况与需求。我工作的认识错误,被你和领导骂醒了,所以一定要表示感谢。”

话既然这么说,成天乐也只得让他背包跟着了。行李在于飞手里,倒是个小小的麻烦,路上就不太好脱身了。但他们还得吃饭,吃饭的时候于飞总不能还背着成天乐的包吧?到时候找个借口把包拿到自己手里,肯定是有机会溜掉的,逛街时先有人背行李也好。

离开宿舍下楼之后,成天乐回头望了一眼,心中竟涌起一阵莫名的感慨。他来到这里时,也是刘书君挽着他逛苏州风景,于飞背着旅行包;他打算离开这里时竟似冥冥中自有巧合安排,还是刘书君陪他去逛街,于飞背着行李跟在后面。

假如他来到的不是传销团伙,刘书君和于飞的目的也不是为了骗人骗钱,那么这一个多月算得上他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人生经历。因为他得到了修炼法诀、练成了那不可思议的“神功”。如果没有传销团伙的课堂,成天乐就连最初的入境都办不到,更别提将“耗子”教的法诀练成了。再从头想,若没有于飞把他骗到苏州、刘书君提议去逛山塘街,成天乐也不可能得到那法诀。

想到这里,本以为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看明白的成天乐,不禁又有些糊涂了。他挽着刘书君回头看着于飞,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该忿恨还是该感谢这两个人?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吧!赶紧从这里脱身,再去山塘街得到下一步修炼法诀才是正经事。

刘书君挽着他走小巷,弯弯曲曲绕来绕去,后面的于飞早就绕懵了,成天乐却突然说了一句:“刘书君,你是不是迷路了?”

刘书君娇笑道:“当然没有啦,只是苏州的小巷比较复杂。”

成天乐:“那么你就是绕远了,走了不少冤枉路。”

刘书君诧异道:“我没走错路啊,难道你认识路?”

成天乐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走没走错,你走的路没有一条是重复的,而且我也不认识,但是穿过屋顶能看见这附近的大树,有好几棵树远远近近的就绕着我们在转。”

刘书君微微吃了一惊,心中暗道这个傻小子观察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当下也不好再多兜圈子,拐出一条小巷直接来到车来人往的大街边上,一指公交站台道:“没走错呀,你看,我们这不是到了嘛?去观前街就从这里坐车。”

他们坚持发挥“节约理财”的“企业精神”,没有打车而是坐公交,中途还换乘了一趟车。多少天没有见到“正常人”了,成天乐竟恍然有一种重回人世的感觉。他天天吃萝卜白菜,与很多人挤在一起睡地铺,还在脑海中与来历莫名其妙的“耗子”说话,假如别人知道了说不定还以为他是神经病呢,但是在传销团伙里,大家看上去神经都不太正常。

观前街,因为街旁有一座玄妙观而得名。玄妙观始建于西晋咸宁年间,历史传承相当久远,历代经过多次重建,现存的三清正殿建于南宋淳熙年间,而殿下的房基以及石栏却是晋代的古物。有些石板上的雕花还依稀可辨,但很多栏杆表层已风化,露出了当初为了连接锁定石栏而浇铸在石板间的铁汁横钉。

在三清殿的右侧立着一块硕大的无字碑,这块碑上面原先是有字的,出自明代大学问家与书法家方孝孺的手笔。但在方孝孺殉建文之难后,明成祖下令铲平了碑上的字迹,所以后人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座奇异的无字石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