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0章、岂非人子,惹一怒勃然

大胖这段日子过得比较烦闷,正想找个朋友好好聊聊,说话的时候路上有些堵车,他便越说越多、将很多苦水都倒了出来——

成天乐问他:“你妈在病房陪护,你负责送饭,那还有谁换班呢?小月呢,她也能帮忙啊,有空的话她可以换你妈休息休息,实在忙不过来就请护工嘛。”

小月就是大胖的女友,也是成天乐他们高考补习班的同学,两人搞对象已经好几年了。没想到大胖却长吁短叹道:“别提小月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成天乐又吃了一惊:“分手?好端端的怎么就分手了呢,难道是你犯了什么错误?我记得你们双方家长都见过了,不是说准备明年就登记办事吗?”

大胖:“是我主动踹的她。”

成天乐更吃惊了:“为什么呀?小月是咱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了,家庭很不错,对你也挺好的。去年你们到上海旅游,两个人那副如胶似漆的样子,你怎么转眼就……”

大胖打断他的话道:“因为我爸。”

成天乐不解道:“叔?你爸不是见过小月、据说对她很满意嘛?”

大胖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也不是我爸不满意,其实是因为我。”

成天乐:“你?难道是因为叔这次住院……”

大胖:“成天乐,还是你了解我啊,就是因为我爸这次住院!我得在家里做饭、往医院送饭,病房只有我妈一个人请假陪护,从白天到夜里都休息不好。我要请护工,可是我妈又不让,说是外人照看不好不能放心。小月还没去单位报到,正闲着没事到处玩呢。我就对她说,白天方便的话,就去病房照看一下……”

成天乐接话道:“难道是因为小月不乐意?这也可以理解嘛,未过门的媳妇伺候未来的公公,多少有些不方便。”

大胖带着怒意道:“我也没让她做什么!我妈一个人在病房多无聊啊,哪怕陪着说说话也好。……其实也就是帮忙看看仪表和输液袋、有事叫声护士就行,好让我妈能多休息一会儿,真有别的事,我妈就在病房里呢!……而且我也没要她天天去,就是有空多去看几眼,哪怕我做好了饭她帮着送几次、做个样子也行!”

成天乐:“就这些,她也不乐意?”

大胖:“是的啊!我爸住院一个月,她只去过医院两次,第一次送了果篮,坐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还跟我妈说已经约好朋友一起去逛商场吃饭。再后来就没主动去过,我硬拉着又她去了一次,她还跟我说不喜欢医院那种地方,气味闻着就不舒服……我一生气,就分手了!”

成天乐:“你就没有跟她好好说说吗?”

大胖:“怎么没好好说,平时我都让着她呀,可是这一次叫我怎么让?这还没结婚呢,假如将来真结婚了,遇到什么事,家里有这个媳妇和没有有什么区别?成天乐,你说哥们做得对不对?”

成天乐欲言又止道:“这个嘛……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就是觉得怪可惜的,你们俩从上大学就开始谈对象了吧?”

大胖又长叹一声道:“可不是嘛,以前没遇上过什么事,她撒娇我就宠着、感觉也挺好,但这次家里出了事,才知道这样的女人根本指望不上啊!古人那什么话说得好啊——路遥知马力,疾风知劲草。我幸亏看明白了,所以趁早算了吧……”

成天乐安慰道:“大胖啊,这种事吧我也不好说什么,你就看开点吧!古人也说过那什么话——天涯何处无芳草,哪里跌倒哪里找嘛!”

大胖的声音突然又变得有几分得意:“你这话说得太对了!知道嘛,上个月和小月分手,没过多久我又有女朋友了!”

成天乐诧异道:“这么快?情圣级的高手啊!叔还在住院,你哪有时间泡妞啊?”

大胖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算是凑巧有缘分,她是那家医院的小护士,就在我爸病房那个楼层。人可好可细心了,主动帮过我妈不少忙,有几次我来不及在家做饭,她还主动让我到她宿舍去……”

成天乐插话道:“到她宿舍去?干什么?嘿嘿,是她不安好心还是你不安好心?”

大胖啐了一口道:“你别满脑子流氓想法!那时候我们刚认识呢,能干什么?当然是去热饭热菜了!”

成天乐怪笑道:“哦,我明白了——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你们就是这么好上的?”

大胖:“你别想歪了,我是很纯洁的。再说了,人家那是集体宿舍!但我们的确是这么好上的,现在正处着呢!”

成天乐:“那我应该恭喜你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也是哪位古人说的吧?”

大胖终于笑了:“就你这小样,还掉书袋?今天跟我古人来、古人去的,好久不见长学问了?我记得你原先语文考试都是不及格的!”笑完了,却突然又叹了一口气。

成天乐问道:“说的好好的,你又怎么了?难道是你爸的恢复情况不理想?”

大胖叹息道:“不是啊,我爸已经住了两个月的院了,恢复的情况不错,医生说过几天检查一下,假如没有别的问题,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复查再没有问题,就可以回单位上班了。”

成天乐:“那你还叹什么气啊?叔的身体也好了、你的女朋友也有了,多幸福啊!就你这样的还叹气,让那些不幸福的怎么活?”

大胖解释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问题就是出在我爸和我女朋友身上。老爷子对现在这个小护士不满意,认为她的工作和家庭条件都不好,而且总认为那她是故意勾引我的。这几天他有精神了、经常批评我,认为我和小月更合适,不该因为这件事就那么草率的分手。老爷子天天数落我呀,你说我心里屈不屈得慌!我那么做又是为了谁呀?”

成天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憋了半天才蹦了一句:“大胖,你真是个孝子!”

他们俩聊的时间可不短,正在监听的云少闲和刘书君却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按照传销团伙“联系业务”的套路,首先就是拉家常摸对方的情况,他们聊的也很正常,只不过大胖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朋友诉苦,说话太啰嗦了一些。

这时于飞终于着急了,在成天乐耳边小声道:“快问你们补习班的通讯录。”

成天乐很配合的在电话里问道:“大胖啊,我们班有通讯录吗?”

大胖怔了怔答道:“通讯录?大家平时都不熟、上完课各走各的,高考之后也各奔东西了,当时都没留什么联系方式啊,哪有什么通讯录?”

高考补习班与普通的学校不一样,同学们都是上届高考中的失意者,补习班也不可能组织什么课外生活和业余活动。大家也就是来补个课,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下课各自回家、平时之间的交往很少,高考之后,也就各奔东西,如今很多人都已经在外地工作。他们不是高中同学,只是偶尔聚在一起听过课而已,没有班级通讯录很正常。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到医院了,大胖连忙道:“我得拿饭下车了,我妈还在医院等着呢,下次再跟你聊。”

成天乐很干脆地说道:“那挂了吧,祝叔叔的身体早日康复!”顺手就挂断了电话,站在那里低着头一言不发,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于飞迫切地问道:“电话打得怎么样?想没想好下次怎么说?有没有把握把大胖弄来?”

成天乐猛一抬头,板着脸断然道:“我不会再给大胖打电话了,更不可能把他骗来!”

于飞有些气急败坏,一把抓住成天乐的胳膊道:“你什么意思?怎么能说把他‘骗’来呢!难道你还没有领悟,这是在帮助他的人生……”

成天乐打断他的话道:“你刚才听得不是很清楚吧?我就告诉你大胖现在的情况,你自己好好想想。”

他将电话里谈的内容简要地说了一遍,然后又问道:“他爸重病住院,他又刚刚谈了女朋友,而且已经有了正经工作,你觉得呢?”

于飞皱着眉头仍旧不甘心地说道:“他爸不是过几天就要出院了吗?对他的新女朋友也不是很满意!正好趁这个机会出来走走嘛,无论是想不想分手,也可以躲一躲、静一静、好好想想。我觉得还是有很大可能把大胖弄来的,只要人能来,就是成功了第一步,你要相信公司……”

成天乐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劈手攥住于飞的衣领,冲他吼道:“出了院也要回家静养,需要人照顾!他爸可是脑溢血啊,假如这时候大胖被骗到外地下落不明,老爷子能不着急上火吗?万一有什么闪失,你偿命啊!我见过缺德的,但没见过你这么缺德的!

说什么‘善意的谎言、帮助别人走向成功,亲戚家人将来都会被感化、会感激的’!你凭什么呀?不就是告诉人家加入行业之后像你一样的干,将来能挣多少多少钱吗?其实只是你自己想骗钱!但人家凭什么就要被你骗,你又有什么资格说那种话?

你在这里多久了,挣着一分钱了吗?就算你挣着钱了,就有出息啦?这就是你所谓的人生成功、也是帮助别人成功?大胖是个孝子,因为他父亲,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都分手了。新找了一个女朋友,老爹却不满意,他一肚子委屈却不敢顶嘴,怕老爷子生气影响身体。

这样一个大孝子,现在这情况你能骗出来吗?做梦吧!……就算你把人骗来,你真的能安心把人留下吗?人家是什么情况,你明明很清楚!你让一个孝子不顾父亲的死活,被你骗到这里搞什么行业,还说是帮助人家走向成功?上课还有脸讲什么‘做事先做人’,他妈的还有没有人性啊?”

一向呵呵傻笑的成天乐,哪怕是在传销团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也从来没和谁生过气,今天是第一次见他发怒。骂完于飞之后,他松手转身就走,出去时重重地把房门摔上了。于飞刚想追出去,云少闲和刘书君已经推门从里屋出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