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9章、难得糊涂,神功乐天成

云少闲答道:“离下次转移还有一段时间,暂时没定确切的日期,这是领导们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成天乐是你招来的,他的问题应该由你来解决、而且要尽快的解决!”

于飞很不甘心地说道:“他才来一个多月,其实表现得挺积极的,就是人的悟性差了点,我看还可以再挽救一下。”

刘书君插话道:“于飞,你更需要好好检讨自己的问题!开展工作遇到困难很正常,但你也不能乱来啊,怎么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失误?看看你前几天请来的那个人,你事先怎么就没说清他的详细背景和人品问题?假如事先了解情况,公司是不建议在这种人身上开发市场的。”

于飞低头道:“因为我太想取得工作成绩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请他来最有把握,心存侥幸想获得成功。”这话倒不假,于飞如今已是病急乱投医,有一个活宝成天乐砸在手里,又迟迟无法取得其他的进展,就算了解那位朋友的底细,也只得硬着头皮一试了,结果又证明他可真是个倒霉蛋。

云少闲又说道:“成天乐的情况,刘领导已经对我说过了,我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下一个业务开发对象,也就是他那位叫大胖的朋友,你要负责让他好好联系。能不能把人成功请来,并不是最重要的,重点要看他是否掌握了最起码的业务能力、思想认识上是否也达到了行业的要求。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于飞赶紧点头道:“知道了!我明天就去找成天乐,亲自指导他给大胖打业务电话,请领导好好监督他的表现。”

云少闲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不仅是他的表现,也是你的表现,那就快去准备吧。”

于飞走了,刘书君问云少闲道:“领导,你怎么不对他说实话呢?”

云少闲答道:“我不想等到下次转移的时候再解决成天乐的问题,这个人表面上很积极,却不能给团队带来正面的影响,而且继续坐在教室里,还会干扰大家接受公司的正常培训。可我们偏偏又不能让他不去上课,公司的纪律就要求每个人都积极学习业务。他一上课就瞌睡,把教室熏得臭烘烘的;一吃饭就精神,还对女经理耍过流氓。这样一个人留在这里,对我们的行业形象、对其他新朋友的思想转变都很不利。至于下次转移,我也有安排,打算到时候把于飞撇下。”

虽然也有点思想准备,但刘书君还是觉得很突然,诧异道:“领导,你原来是想把于飞给撇出线?于飞这个人虽然能力差了点,但态度是积极的,对我们的行业也完全热衷,是不是应该再多给他一点时间?”

云少闲摇头道:“小刘啊,你的业务能力相当出色,大半年就升到了C级,但你看人的眼光还有点问题,或者不懂什么叫当断就断。于飞本人虽然加入了行业成为了业务代表,做事情也很努力,但你看看结果!他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他是你的下属,放弃这条线你会觉得很可惜,但实在没有必要再浪费功夫,而且说不定他又会捅出什么妖蛾子。”

刘书君又问道:“你不是说给成天乐一个机会吗,要看他给大胖打电话的表现?”

云少闲淡淡一笑:“这次确实是在考察成天乐,假如他把大胖给请来了,而且大胖也加入了行业,这说明此人对我们还是有用的,能自己交生活费的话,就让他继续干一段时间。但是那个于飞,我是真的不想留了!”

成天乐上次给李小龙打电话,云少闲就在主机那边监听,事后也和刘书君讨论过成天乐的情况,分析的重点是——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是真的傻!干啥啥不成、吃啥啥没够,就算他想骗人,了解底细的谁又能听他忽悠?而不知道底细的,他更忽悠不着也联系不上。

不过传销团伙就是专业拉人骗钱的,成天乐这样的傻子至少无害,而于飞把事情干砸了带来的却是麻烦。成天乐如果傻人有傻福,能够碰巧抓到死耗子的话倒也是个资源,就算是撵走之前也不能浪费;但是像于飞那样的瞎干,弄不好会把猫给招来了。

……

于飞来找成天乐的时候,并不清楚他自己已经被“领导”决定放弃了,心里只想着怎么干好工作,看见成天乐时不禁有些来气,心中暗道:“这个活宝怎么总给我惹事,昨天又挨领导批评了!他打给大胖的业务电话我一定要盯好。”

不知为什么,成天乐再看见于飞的时候,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种心理优势,仿佛几天不见自己就变得比他高明了似的。这种微妙的心态变化,无非来源于他的“神功已成”,自我感觉暂时有些飘飘然。

打电话就打吧,先上楼吃饭,结果大家就坐在那里干等着他呢,成天乐一进屋就问道:“怎么了,还不开饭,大家难道不饿吗?”

洪经理坐在桌边喊道:“都在等你呢!怎么今天下课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你还没做饭呢,我们吃什么?”

成天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段时间都是他抢着给大家做饭的。别提做饭了,房间都是他打扫的,地板和卫生间的瓷砖也是擦了一遍又一遍。成天乐那么做,并不是因为他天生就是多么的勤劳朴实,无非是为了克服那种难以形容的欲念冲动。可是今天的情况变了,他的身心状态已恢复了正常,而且“神功已成”,于是说不干就不干了,连想都没多想。今天中午压根就把做饭的事给忘了,在路上溜溜达达的跟“耗子”聊了半天。

听洪经理这么说,成天乐指着门边上贴的一张纸瞪眼道:“等我干什么?今天明明轮到你做饭啊,值勤表上都写着呢,我还等着吃呢!你怎么还不做?”

一屋子人都愣住了,成天乐说得不错,今天的确该洪经理做饭,但是这段日子一直是成天乐抢着做饭、打扫房间,别人想干也插不上手啊,也就乐得轻闲享受了。可今天这小子怎么转性子了?洪经理讷讷地说道:“成经理,每天不都是你抢着做饭吗?”

成天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道:“我妈常说一句话——不要拿客气当福气!今天我可没有主动抢着做啊,我有事回来得晚,该你做的饭就不做啦?……帮人也得你情我愿,你也不能在这傻等啊,快去做饭吧,大家都饿了。”

洪经理被他说的脸通红,起身去做饭了。莫思主动给他拿来碗筷,成天乐很自然地贴着她坐下,也不故意闪了,肩膀蹭在一起感觉软软得很舒服。吃完饭大家都习惯性地把碗一推,因为按照这段日子以来的惯例,成天乐会主动拿去洗的。但是今天成天乐也把碗一推,扭头冲于飞道:“走吧,我们打电话去,别让大胖等着急了!”

于飞好气又好笑道:“大胖急什么?他又不知道你要打电话。”

成天乐:“他不急你急,你不急我还急呢!”

打电话的地方与上次不一样,又换了套一室一厅结构的单元房,但话机还是原先的那一部,因为听筒上有一道明显的划痕。成天乐虽然没有特地留意过,却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在客厅里打电话,成天乐第一次主动施展了“神功”,知道里屋有人而且是两个,虽然看不见可是气息莫名的很熟悉,是云少闲和刘书君。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知道了,凝神一动念而已。

大胖与成天乐关系不错,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铁杆朋友之一,补习班毕业之后就在东北上的当地大学,与成天乐还经常有联系。去年暑假的时候,大胖还带着女朋友到上海旅游,当时是成天乐帮着订的快捷酒店,还陪着他们俩一起逛外滩、请他们吃饭。大胖今年夏天刚刚本科毕业,他老爸给他在高新区介绍了一份工作,上班还没多久。

估摸着正是下午刚上班的时间,成天乐拨通了电话。大胖接通电话问道:“喂,哪位呀?”

成天乐:“大胖,我是成天乐!”

大胖惊喜道:“是你啊!最近忙啥呢,怎么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成天乐:“最近在苏州工作,还在锻炼业务,确实忙了一些。……咦,怎么有汽车喇叭声音,你不在办公室吗?听声音好像在大街上……不对,你是在车里,不是自己开车吧?开车接电话可要注意安全!”

大胖突然叹了一口气道:“你的耳朵怎么变得这么灵?我在出租车上呢,我爸这几天住院了,我妈在陪护,我去送饭。”

成天乐吃了一惊:“叔住院了?什么问题啊,严重不严重?”

大胖:“唉!天天都有饭局,肯定是喝酒喝的,突发脑溢血,就在我上班的第二天。还好,不幸中的万幸,送医院很及时,经过抢救已经脱离危险期了,这两个月还一直在住院观察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