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8章、动辄得咎,妄做不自知

成天乐被吓了一小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于飞,立刻笑呵呵的打招呼道:“于飞大哥,好几天没见着了,怎么今天有空想起我了?”

于飞的脸色原本很难看,此刻尽量挤出一丝笑容道:“你是我在公司的下属嘛,这几天太忙,一直没时间关心你的情况。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空来找你,业务准备得怎么样了?”

成天乐反问道:“给大胖打电话吗?什么时候打都行!”他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这个传销团伙,正在琢磨着怎么脱身,但是无论如何眼前这一关是必须得过的,不仅是过于飞这关,也是过他自己这关。

于飞的表情有点皮笑肉不笑:“我陪你一起上楼吃午饭,吃完饭就去给大胖打电话。其实业务不仅仅是给大胖打电话,也包括为了事业成功随时做好各种准备。你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压力,就算大胖不能来,只要你发挥的出色也会受到领导的认可。我不是说过了嘛,尽量从大胖那里问出你们补习班同学的联系方式,尤其是那些与你比较熟的、关系还不错的,这也是工作的重点。”

……

于飞这段时间在忙啥呢?他也在不断地收集能想到的联系方式,疯狂的给以前的朋友、同学打电话,希望能把他们骗到传销团伙来。失败的次数很多,但前几天终于又骗来一个。那人是于飞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接到电话不疑有诈,兴冲冲地就来了。但是于飞很不走运,这人高中毕业后在社会上混了一段时间又去当兵了,特种兵刚刚退役,相当不好惹。

传销团伙的洗脑需要一个过程,“新朋友”要融入这个封闭的环境中,种种手段才能渐渐发挥作用。大部分人发现受骗上当的第一反应都是转身就想走,不论是连蒙带哄还是软磨硬泡或者加以人身限制威胁,传销团伙都要把“新朋友”尽量多留一段时间。可此人却留不住,当天住了一夜小单间,第二天在行李里抽出一把刀差点把于飞给捅了。

于飞之所以还留了一条命,是因为他那朋友手下留情了,一方面是因为从小玩到大的交情,另一方面也不想因为这种事犯杀人罪、不值得。于飞被踹了一脚,躺地上半天没爬起来,这时有一伙人把那位“新朋友”给围住了。正常人可能难以想象他们会做什么,那场面是令人目瞪口呆的。

传销团伙中发生这种暴力事件,首先围上去的并不是一帮大汉,而是一群老少娘们。有大婶抱住了他的行李,口口声声喊道:“大兄弟,千万别冲动!于经理真的是为你好啊,你就留在这里多考察两天,就两天!你会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将来会感激他的。”

还有一个姑娘跪在身前抱着他的双腿道:“这位大哥,我宁愿你现在恨我,也要把你留下来!你就多了解几天这里真实的情况吧,不要让自己的人生后悔!”

传销团伙里的这些“骨干精英”,有时候看上去热情而真诚,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但是她们扭曲的心态以及平时在各种“情境游戏”中所锻炼的“演技”,这一刻都暴露了出来,已经无所谓脸皮与廉耻了,完全不像正常人。

此时就算这位“新朋友”身强力壮,也很难动手啊。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一条大汉被七八个娘们搂着胳膊抱着腿,拳脚也施展不开。而且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暂时的妥协和犹豫。“不就是多呆两天而已,既不犯法又不会死!”这么一念闪过,后面的很多事就难说了。

但这位“新朋友”是个愣头青,曾经还在边境缉毒杀过人,思维回路与一般人也不太一样。他连女人都打,而且出手很重,当时刀交左手,挥右掌就给了抱腿的姑娘一记耳光。只听一声脆响,连牙都打掉了两颗。

强行留人的第一招不成,按照常理,应该是“领导”带着几位身强力壮的男子与这人“谈话”了。谈话的过程往往是和蔼的语气中隐含威胁,要求这个人不要冲动,不妨在这里考察几天、就当旅游了。如果到时候还想走,会买好车票亲自送他离开云云。总之第一步战略就是尽量拖延“新朋友”留在传销团伙里的时间,先把人先稳下来才好施展别的手段。

刘书君“领导”当时带着几名下属赶到现场,对那人也是这么说的,但那人持刀摇头道:“你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骗人,不能再让我相信第二句、第三句!”刘领导很少见的决定当场放弃,同意让那人立刻就走;而按照惯例,是于飞掏钱买的火车票。

有的人被朋友骗到传销团伙来,对骗他来的朋友愤恨动手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但当场就能脱身的人却很少见。原因很简单也很复杂,首先第一点,你很难对笑脸相迎、热情的帮你擦皮鞋、擦汗、挤牙膏、满口奉承甚至连衣服都洗好的人撕破脸皮下重手。比如成天乐是被骗来的,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也很难立刻就一耳光抽在刘书君的脸上。

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先搞清楚状况再想办法脱身,而传销团伙的第二个谎言就是“来去自由”。他们会对“新朋友”说——只要留下好好考察几天,到时候还想走就尽管走云云。很多人选择暂时留下就是这个原因。其实真过了几天还想走,传销团伙还有其他的说辞和手段在等着呢。

有人在网上和报纸杂志上看到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坐在那里空放嘴炮过瘾:“假如是我,就拿起刀把一屋子人都砍死……”实际上真的置身其中时,绝大多数人是很难当场豁出去的,更别提这种自我毁灭式的举动,因为那还不是绝境,普通人也不是变态的冷血杀手。

正常人在陌生的环境里、不清楚还有什么未知的威胁,都会有所畏惧,第一反应是先自保。初到传销团伙的处境看似也没有拼命的必要,暂时呆两天既是无奈又是明智的选择,而且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危险。传销团伙的目的,就是要让“新朋友”主动选择这种“缓兵之计”。而于飞骗来的这位朋友,情况的确比较特殊,这人做事太冲动且不计后果。刘书君不想在他身上付出太大的代价,所以当场把人放走。

于飞受了伤,虽然没断骨头,可是胸口有一大片瘀青,好几天都要用手捂着胸哈腰走路,样子别提有多惨了。他还遭到了云少闲与刘书君的严厉批评,那位被打掉两颗牙的女经理,补牙的医药费用也要于飞来出。于飞加入行业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是到现在也没成功开发一名正式的业务代表,他总共骗来了两个人,除了第二天就走掉的那位,剩下另一个就是成天乐。

走掉的那位朋友自然让他损失惨重,而留下的成天乐,却更加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最近这段时间云少闲和刘书君不断接到这种投诉,都是针对成天乐的,据说这个人每天不洗澡、可能还有恶性狐臭,往教室里一坐臭气熏天,搞得新学员们都没法上课了。但他还特别不自觉,脸皮厚得要命,天天一大早就跑去坐在教室的正中央。他要是积极上课倒也能说得过去,可是一上课就打瞌睡,根本就是来课堂上睡觉的!

针对学员们的投诉,刘书君也做过调查,结果却没法处理成天乐。同屋的人都对成天乐交口称赞,他的表现好得不能再好,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成天乐并非不洗澡,事实恰恰相反,他一下课就回宿舍冲澡,而且也没有什么恶性狐臭,他就是在课堂上出了一身臭汗而已。传销教室的条件简陋、热天没有空调,这种事情总不能处罚学员吧?

就在昨天,云少闲特意找于飞谈话,开导他道:“成天乐这个人,不太适合我们这样的行业。他的素质太差了,可能无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要求。我们行业的成功经验中也包括投资学原理,就像一只股票,如果你一开始就在基本面的方向判断上完全错了,再怎么追加成本补仓都是徒劳无益的,最后可能只是白白的付出更多。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的割舍。成天乐一个人留在公司中本来倒也没什么,但他却干扰了其他的人。”

听他的意思,是想找机会把成天乐给撵出去,于飞赶紧问道:“领导,我们什么时候转移?”

人好不容易骗来了、留下了,都是传销团伙继续骗钱的资源,不是实在忍无可忍怎么会赶人走呢?想逃走都不容易!所以传销团伙一般不主动撵人,这种事都是很低调的处理,大多选择在搬家的时候把某人撇下。等某人一觉醒来,发现整个团伙已经人去屋空,那号称人帮人共同走向成功的“公司”,终于将之抛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