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7章、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说实话,成天乐对莫思根本就没什么想法,可是怎会莫名有那样的联想与冲动呢?其实成天乐对刘书君原本倒是很有些想法与渴望的,但后来他看明白了刘书君等人在做什么,心里便觉得遗憾与惋惜、甚至还有几分惆怅,把很多念头都打消了。可现在又见到刘书君的时候,他却自然有种很羞耻的冲动,好似身体里藏着一头野兽。

为什么会这样?他也问过“耗子”。“耗子”解释得很含糊,也不能彻底说明白究竟。但成天乐却自己做出了一种解释——因为修炼的缘故,他的知觉感应变得很敏锐清晰,那么外界对身心产生的各种刺激也会异乎寻常的强烈,他需要一个适应、克服并回归常态的过程。这就是“耗子”所谓的修炼成功吧?到时候回归了常态,可能境界已然更高。

真难为成天乐在并无明师指点的情况下,能自己想通这一点,这倒不能说明他这个人多么有悟性,而是他考虑问题的习惯一向如此,简单而直接。想通了这些之后,成天乐暂时也不担忧了,他既然能看清是怎么回事,就有办法去面对与克服。为期一周的“内部处分”已经结束了,但成天乐却化被动为主动,仍然积极的做各种事情,就是不让自己有功夫闲下来胡思乱想。

白天很累,夜里睡得自然就沉,也就少做一些荒唐的食色之梦。然而这一天躺下之后,成天乐却又没睡着。他敏锐地感觉到身下地板的从墙角那边传来轻微的颤抖,在黑暗中扭头望去,虽然视线很模糊,却能够清晰地察知那边发生的事情。

同屋“洪经理”的地铺靠近墙角,他面朝墙侧身躺着,虽然是热天,可是身上还盖了一床薄薄的毛巾被,手放在毛巾被下面很有节奏地动着,呼吸很粗却尽量压抑着不发出声音。他不用问就清楚,洪经理在那里“自摸”呢!这个传销团伙的封闭环境里,每天上课、娱乐、打电话开展业务,看似过得充实、每个人都很亢奋的样子,实则空虚无比,人的各种基本欲望,在寂静的时候会更强烈。

理解虽然能理解,但成天乐却感到很惊讶,因为客厅的地板上一共睡了六个人啊!这几天成天乐的欲念强烈,睡觉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打飞机”,可是他却做不出来,因为旁边还睡着五个人呢!别人的细微动作他都能察觉,那么在潜意识的反应中,仿佛自己做的事情也是那么清晰可察。在这种情况下“打飞机”,那感觉就像在光天化日下的公共场所自渎,成天乐是做不出来的。

可现在却看见同屋的室友在这么干,过了一会儿他又听见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闻到了一股很刺鼻的气息。不知为何,成天乐突然感到特别的恶心,仿佛身体中那躁动不安的欲望也莫名平息下去。他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于是扭过头去仿佛屏蔽了感观,在昏昏沉沉中睡着了。

第二天上课时,其他学员们一见到成天乐,都习惯性的空出了一圈座位,有人还在小声的嘟囔、带着厌恶的神情抗议着什么。成天乐却厚着脸皮不为所动,开课后不久就习惯性的打起“瞌睡”来。但就是这一天,他身上却不再有臭汗,更没有任何难闻的气味发出,仿佛已经回归了平常的样子。

入境的成天乐,感受的仍是万物纷杂、扰动难耐,然而不知何时却倏然一变,一切都宁静了下来。此宁静却非彼宁静、状态十分奇异,他仍然能清晰的察觉到周围的声色扰动,却能自然的收敛神识不动心神,比如他能听见,却已可以不去听、不受其扰。

“耗子”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带着惊喜道:“第一步法诀已经练成了!”

成天乐:“成了?”

“耗子”:“是的!”

就在这时,教室里又响起了震耳的欢呼声与口号声。成天乐觉得自己入境的时间好似并不长,没想到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下课了!“耗子”说他修炼已成,而成天乐自然就明白了。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它心念一动,又进入了那种奇异的宁静状态。假如他有一位靠谱的师父,会告诉他这不过是能将神识自如的延伸与控制,其实他的“法力”还微弱的不能再微弱。

成天乐此刻却是欣喜无比,他在脑海中说了一句:“耗子,我真的练成了!”

“耗子”答道:“是的,你练成了!”

这一问一答之后,成天乐突然意识到——自己走在路上竟然也能与“耗子”对话了!而以前他只有在教室里听课时才能办到这一点。这也意味着另一件对他很重要的事情——他不必再去上传销课了。修炼了这么久,等到第一层法诀终于练成,成天乐最大的甚至说唯一的收获,便是他不必再借助传销课堂那种特殊的外缘,已可以自主的入境修炼。

这便是修炼已成吗?假如有真正的修行高人清楚他的状况,说不定会笑掉大牙,这算什么功夫?可是成天乐与“耗子”都兴奋莫名。因为“耗子”所知的只是这第一层法诀,在它眼中,成天乐这就是神功大成啊!

成天乐很自然的又问道:“耗子,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们接着修炼什么?”

“耗子”:“我也不清楚,你需要回到我来的地方,再取得其他的法诀,一步一步都练成。等到那个时候,你就老厉害了!”

“耗子”说的“老厉害”究竟有多厉害?成天乐并不清楚,但总之感觉应该是很厉害的样子!他又意识到,如今已不必继续留在传销团伙里了,离开的时间到了。但是该怎么脱身呢?这段日子看似没有人刻意限制他的行动,其实是因为他本人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假如真想走的话却是不容易脱身的,传销团伙自有各种手段。

他又不是沈四宝,有家传绝技会飞檐走壁。成天乐虽然也是“神功大成”,可是与人家相比、仔细想想又有些泄气,于是他对那后续的修炼法诀是更加的好奇与向往了。

成天乐又追问道:“你教的法诀我练成了,也算是有功夫了吧?”

“耗子”仍带着惊喜的语气答道:“嗯,是的!”

成天乐却很是纳闷:“那我有什么功夫呢?”

“耗子”也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反问道:“你想要什么功夫?”

成天乐很谦虚地说道:“腾云驾雾暂时就算了吧,飞檐走壁总可以吧?”

“耗子”:“你修炼的是根本法诀、突破境界的心法,而腾云驾雾飞檐走壁之类,只是施展法力的手段、是施法之术。”

成天乐突然反应过来道:“搞了半天,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耗子”的语气竟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后面几步的法诀中应该有吧。”

成天乐握着拳头晃了晃胳膊道:“那我有法力吗?”

“耗子”:“有,当然有啊,你已经将法诀练成了,怎么会没有法力呢?”

成天乐:“在哪儿呢?”

“耗子”:“就在形神之中啊,你自己怎么会没感觉?”

成天乐:“可我确实不知道啊。”

“耗子”好似这才想起自己说漏了一些什么,语气有些艰涩:“那你以为什么是法力?不是你吃饭、搬砖头的力气,念力、定力都包含其中。你能控制神识感知外物,万物纷扰中定住心神,这些就是法力啊。闻法、求法、修法而能精进,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法’,天地万物就是法、变化运转也是法,能察知天地万物、控制其变化运转,便是法力……”

成天乐打断它的话道:“等等,我怎么觉得你像在念稿啊?”

“耗子”又解释道:“这法诀本就是一道神念心印所留,是被我融合,又不是我所创的,我能知道什么就告诉你什么。”

成天乐:“那你还知道什么?”

“耗子”的声音又略显得意:“我知道得太多了,一时之间也讲不明白,你要问什么吧?”

成天乐有些泄气地说道:“我现在到底有什么神功啊?我怎么觉得练成和没练成,也没太大区别啊?”

“耗子”提醒道:“这你可就错了,区别是很明显的!你能体察天地万物自有所悟,这是基础。你刚才说的飞天遁地之能脱离不了这个基础,至少你要知道什么是天地吧?只有你能感知这个世界、才能顺应与改变它,假如你察觉不到天地万物的玄妙,又如何运转它的玄妙呢?就像你有力气,可总得知道往什么地方使吧?感知之能,其实就是真正的大神通,一切法术施展的根基。”

成天乐终于点头道:“哦,原来这就是大神通啊!”

他迈着心满意足的步子走向了宿舍,就这么志得意满间,那入境而观的状态散失了,需要重新定住心神才能去察知周围的万物生动。练成了“大神通”的成天乐是什么人?他还是成天乐!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他甚至没发现楼梯口正站着一个人在等他。

那人猛然开口喝道:“成天乐,你笑什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