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6章、尘埃本具,时时勤拂拭

在表嫂眼中,自己就是这样的废柴一根吗?听表哥的反应,似乎也认可表嫂说的话,只是不想让成天乐听见而已。他在亲朋好友中的形象真的是这样吗?成天乐转念一想,不得不得出了一个令他沮丧的结论——事实确实如此。实事求是的讲,就他的经历而言的确是一事无成,表嫂的形容非常恰当,要不然的话,他现在怎么会躺在传销团伙的地铺上?

成天乐没法生气,因为那就是他,不是谁的偏见与误解,或者是带有目的的诽谤与嘲讽,看他的经历与所作所为,他在世上就是那样一个人。他不禁又想起了“耗子”说过的一句话——“我只知道要让你感悟天地,感觉到自身的存在,去思考自己是谁。”

这其实是妖类开悟之初的修炼心法,但成天乐并不是出身山野的禽兽,他是人世中的一位青年,他在这个过程中的感悟不仅是体察天地万物,而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世对自己的观感。成天乐虽然不生气,但多少也有点不服气啊,他又想其表哥李小龙的经历。

李小龙当年也不比他出息多少,一样是在德国混了两年语言学校,啥也没学到就回来了。回来之后找工作四处碰壁,没少挨父母的数落和亲戚朋友暗地里的嘲笑,后来实在没办法,这才借钱开了家店,自己解决了就业问题。开店一年多没想到生意还不错,小日子过得滋润起来、心态也变了,打电话的时候也会很自然的教育起成天乐了,话里话外多少也带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炫耀成分。

表哥那么说话已有他的资本,那么成天乐又有什么资本呢?想来想去,只有下苦功将“耗子”所传授的法诀练成。成天乐不知道修炼这套法诀将来有什么用,就算他练成了,表嫂该怎么说他还会怎么说。但有一点,假如他没修炼过,表嫂的话他是不会听见的,现在至少听见了,这就是进步嘛!

成天乐又想到了一件事,今天上午练功的时候出了一身那么难闻的臭汗,就像从臭水沟里捞出来似的,把旁边的人熏走一圈,然而入境中的他却毫无察觉,直到收功之后才意识到。看来人们很多时候自以为将世界观察得很明白,往往却恰恰看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早起做饭,吃完饭又去上课练功。这段时间于飞有别的事情忙,忙着打电话去开发新的下线,不能把事业成功都寄托在成天乐这种不靠谱的活宝身上,所以暂时没来找成天乐。但成天乐也不得清闲,上课时苦炼,下了课还要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间、擦地板。若是往常,他这么勤劳一定会受不了,更何况睡的是地铺,伙食又那么差?但现在与每天的“苦练”相比,余下事情似乎也不算什么受罪了。

某人掉进臭水沟一次,可能是因为不小心或者不走运,也许还要怪谁把臭水沟挖在那个地方?但假如天天都掉进臭水沟里,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答案就是——成天乐!他每天都按照“耗子”的要求,入境修炼的时间尽量坚持到极限,从最初的二十分钟,几天后已经变成一个多小时了。

每次收功之后,他都察觉到自己又流了一身臭汗,周围的学员们又都躲开了一圈。那气味很是熏人啊,衣服粘乎乎的贴在身上甚是难忍。这奇异的现象每次都会发生,且每次出的汗都会减少一些,腥臭味也会更淡一些。就算这样,周围的人也受不了啊,一见到他就条件反射似的捂鼻子,躲避瘟疫般的闪远,他在这个团伙里可出名了!

一开始同屋的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成天乐喜欢上的是最初级的大课,与同屋的经理们并不在一个课堂,马经理还奇怪的问他:“成天乐,你怎么天天掉进臭水沟?”后来大家才知道实情并不是那样,他就是在课堂上出了一身难闻的臭汗,于是有又人认为他是恶性狐臭发作了。

虽然成天乐上课时会熏开一圈人,但对同屋的室友却没什么影响,因为他一下课就赶回宿舍先冲澡。那身臭汗一冲掉,浑身甚至会散发出舒爽清新的气息,就连靠近他的人都会莫名觉得有点舒服。成天乐也问过“耗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耗子”回答的也不是很明白,只是告诉他——

“修炼入门、身心一体,既练神也练形,你超脱了族类与自身的习性,身体也自然会发生变化,这是一种净化也是进化。不必担忧,等你修炼成功之后,就没有这些麻烦了。”

成天乐又问:“这第一层法诀,我什么时候能练成啊?”

“耗子”又答道:“你的修为精进神速,只要照这样自然坚持下去,很快就会练成的!但有一点要小心,修炼之时自有考验,你原本的习性反应可能会变得异常强烈,一定要注意不能迷失其中、被控制了心神,那样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耗子”的话就像一枚定心丸,成天乐虽然天天臭烘烘的回宿舍,可是表情又变得总是笑呵呵的。“耗子”警告他,修炼入门之时原本的“习性”会变得更强烈,成天乐很快就体会到了。“耗子”是从妖修的角度谈的,说的是禽兽之属天性中的本能欲望勃发,而对于成天乐这个人来说,却是另一种难熬的感受。

本来他已经适应了传销团伙里的伙食,可是这几天却突然又变得异常的馋,哪怕走在路上闻到一丝肉香感觉都会受不了!在以前“正常”的情况下,他再馋也不过是直流口水而已,可现在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动。假如那气味是从路旁的某户人家传出来的,他心里就、会莫名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直想打破窗户跳进去,把人家的菜都给吃了!

但尽管有这样冲动的念头,成天乐并没有真的那么干,也不可能那样干!他只是觉得这种反应很难堪,不过就是饭菜清淡点,咋就馋成这个德行了呢?

馋只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的反应让他更难启齿。他已经给莫思洗了好几天内衣裤了,天热出汗嘛,天天换也很正常,可是成天乐这几天的状态却不正常。这天在水池里搓内衣的时候,不知为何走了神手一用劲,竟然给撕破了!只有他自己明白当时心里联想到了什么,其实他在心里想着这内衣穿在莫思身上的情形,然后双手做出了下意识地反应,等回过神来又骂了自己一句——禽兽啊?怎么用撕的!

虽然暗骂自己是禽兽,可是那种异常强烈冲动反应却是避免不了的。下午的时候传销团伙在一起搞互动娱乐,成天乐都刻意回避了,虽然平时借着做游戏吃其他女经理的豆腐很惬意,但现在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失态。

“人非禽兽”这句话,也表示人类社会文明传承中的自我反省过程,超脱了原始的兽性本能,从而形成了法律约束与道德自觉。比如山野中一只强壮的虎娃长成,会直接扑倒令它发情的母虎,除了天地自然的法则之外,没有别的东西阻挡它。但是人类社会中的成天乐却不能这么干,这也是天地自然进化的另一种法则。

成天乐回避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尽量不要闲下来有功夫胡思乱想,总是不停地在找事情做。除了每天做饭、擦地板、打扫卫生间、给莫思洗衣服之外,成天乐又主动干了更多的活!他又开始帮同屋的其他“经理”们洗衣服,洗得干不干净两说,但搓的都够用劲的。不仅擦地板,他连窗户都擦,至于地板那更是擦了一遍又一遍,卫生间里的每一块瓷砖也都被他擦得锃亮。

成天乐有生以来,从没有这么勤劳肯干过。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他才能尽量忘记那本能的欲望勃发对心神的冲袭。成天乐在这个传销团伙中已是臭名鼎鼎,很多人提到他时都会皱起眉头、一脸厌恶之色。但在宿舍里,成天乐却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赞赏,这么吃苦耐劳的小伙上哪而去找啊?如今这样的年轻人可是太少了!

对他的看法转变最大的,居然是那位曾被他“耍流氓”的莫思。上次成天乐把她的内衣给洗碎了,硬着头皮红着脸去道歉,表示自己一定会赔。可莫思竟然没有让他赔,她的脸也红的跟个柿子似的,还说以后不用麻烦成天乐帮她洗衣服了,成天乐如果有脏衣服的话,还可以拿来让她帮着洗,上次的事情只是误会,当时自己只是赌气而已云云。

不知是因为身体状态有异、还是自我感觉良好,成天乐总觉得莫思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媚媚得很是勾魂,仿佛在诱惑他对她做点什么似的。成天乐当时赶紧闪了,回到宿舍又把卫生间彻底打扫了一遍、连一丝灰尘都没放过,这才平息了心中冲动的联想与身体难堪的反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