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5章、弦外之音,对牛谈谁听

下课之后近百名“学员”各回宿舍,看似散乱随意,其实都有各自的小队伍,还有人在暗中监督。成天乐迈着发软的双腿尽量快地往回赶,身上黏糊糊、臭烘烘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在宿舍楼下他遇到同屋的“马经理”。这位“马经理”刚从另外一个课堂回来,一捂鼻子道:“成经理,你掉河里去了?”成天乐却无心和他打招呼,三步并做两步冲上楼,进了宿舍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呼,有一位女“经理”正坐在马桶上方便呢,门却忘了锁好,突然就见成天乐带着一身难闻的腥臭味冲了进来!然而成天乐根本就没看她,直接从身前掠过冲到了里面的小隔间,顺手拉起了帘子。然后他隔着帘子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话已经打开了淋浴头,连鞋和衣服都没脱就开始冲洗起来。

那女经理刚开始是被惊呆了、很是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是又羞又臊,恼喝道:“成天乐,你耍流氓!”

成天乐仍然隔着帘子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上厕所怎么不锁门?”

那女经理坐在马桶上,被成天乐噎得说不出话来。这时成天乐又说了一句话:“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到我的行李包里拿套干净衣服,谢谢啦!”

天底下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那女经理都懵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提好裤子冲出了洗手间,反手重重地把门摔上。

成天乐真不是故意的,他浑身汗透了,这层汗不仅腥臭还特别黏稠,半干之后连着衣服紧紧地粘在身上,甚至走路都咯唧咯唧响,而嗓子眼像是有火在烧、辣辣的疼,嘴唇几乎都干裂了。他打开淋浴头冲洗着身体,同时仰脸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成天乐没有喝生水的习惯,可今天这淋浴头里的自来水却似琼浆玉液般,是那么的甘甜清冽,不仅冲散了全身难忍的腥臭,也熄灭了他嗓子眼的那团火,这时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

你还别说,传销团伙真是一个“充满热忱、乐于助人”的组织。过了一会儿,成天乐在楼下碰到的那位马经理把衣服给送了进来,隔着帘子小声道:“成经理,待会儿你要好好做个检讨、向莫经理道歉。她刚才已经向领导投诉了,说你耍流氓调戏她。我知道你掉臭水沟里了,已经在同事们面前帮你做了证,可是莫经理仍然不干,坚持要到领导那里投诉。”

成天乐站在淋浴头下诧异道:“耍流氓?!我不知道她在里面,道歉是应该的,可我真的没有要调戏她啊!刚才都没注意到她、也没对她做什么啊!”

马经理压低声音道:“这就更是你的不对了!女同事上洗手间没把门锁好,你装作不知道推门进去就是耍流氓。可你根本就像没看见她,这更让人生气!后来竟然还要人家帮你拿衣服,你到底啥意思啊?”

等他洗干净换好衣服,吃午饭的时候,成天乐当着大伙的面一再向莫经理道歉,诚恳的解释是自己回来时不小心掉臭水沟里了,有马经理可以作证,浑身腥臭难忍,所以一进屋就冲进洗手间,真不知道她在里面,这完全是个误会。

那位莫经理不到三十岁,体态微有些丰腴,模样长得还不算难看,但不论成天乐怎么解释,她都瞪着一双丹凤眼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一言不发。成天乐只得虚心接受大家的挨个批评,还主动给她盛饭夹菜,好言好语道:“莫思经理,实在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闻到我刚才身上那股臭味了吗?这只是个误会,意外!纯属意外!莫经理,你就原谅我吧……”

成天乐盛的饭莫思接了,夹的菜她也吃了,就是不开口说一句肯原谅的话。成天乐道歉了半天,最后用哀求的语气道:“美女,你就原谅我吧!”

莫思终于点了点头,仍然板着脸道:“虽然你说是无心的,但也应该受到公司的纪律处分。我已经向领导投诉你了,你去和领导解释吧。”

成天乐住的宿舍洗手间里怎么会有女的呢?传销团伙一般并不男女混住,晚上睡觉的时候这里是男宿舍,但白天公司通常都要组织“串寝”。到别的宿舍串寝的人,往往都是团队中态度积极、表现出色的骨干分子。成天乐在这儿一个多月了,虽然表现也挺积极的,但每天都呆在自己的宿舍里,从来都没有被领导派出去串寝。

下午,“领导”来了,要处理成天乐“耍流氓”事件。令成天乐稍感意外的是,今天来处理他的“领导”竟然是刘书君。

刘书君这姑娘的“业务能力”可不简单,她开发了四条下线,并且热心的帮助下属再开发下属,除了于飞这条线之外,其他三条线都很成功。就在前几天,她已经升到C级,也算公司的某条线上的“领导”了,管着一支近百人的“团队”。

刘书君一进屋,先是用一双俏眼狠狠地瞪着成天乐,然后坐下来听事情的经过。成天乐只得又解释了一番,马经理有给他做了证——成经理确实是掉进臭水沟了,莫经理上厕所也的确是自己忘了锁门。

听完之后,刘书君沉吟道:“这可能是个误会,但是公司有严格的纪律规定,成经理既然犯了错,照说这样的恶劣情形,是要开除的……”

午饭时一直横眉冷对成天乐的莫思却主动插话了:“刘领导,不用开除这么严重吧?成天乐虽然……不像话!但也的确有原因,我看……就内部处分吧。”

成天乐赶紧向莫思赔笑道:“美女,多谢你宽宏大量、替我求情!”

莫思却寒着脸瞟了他一眼道:“我们的行业的精神就是人帮人,我这是挽救你一把,不代表不要求领导处分你。”

刘书君接着道:“我的话还没讲完呢,既然事出有因,暂时就不把成经理开除出我们的队伍,要以挽救为主,但处分是必须要有的,今天就由大家来讨论吧。这次的事暂时记录在案,以后就看成经理的表现。假如工作上表现得好,可以既往不咎;假如再有违纪的事情,那一定要严肃处理!成天乐,你听明白了吗?”

成天乐赶紧点头道:“是的,我听明白了!”

一向傻呵呵的成天乐,这次竟自然的就听出了刘书君的弦外之音,而且并没有费心去琢磨。刘书君所谓“工作上的表现得好”,那就是尽快的开发下线、打好后面的业务电话,过几天给大胖打的电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考核。否则他还能有什么事情?总不可能再在女同事上厕所的时候往里闯吧?那可真成故意耍流氓了。

传销团伙所谓的内部处分,无非是两条,一是罚款,二是帮助大家做事情。成天乐也无款可罚,于是众经理便要求他以“公益服务”代替。所谓公益服务据说是学习国外法庭的先进经验云云,成天乐也见过别的经理这么做,有时候主动的、有时是被动的,比如给大家做饭、洗衣服、挤牙膏、叠毛巾、打扫宿舍卫生等等。

成天乐要擦一个星期的地板、兼打扫卫生间、做饭,同时作为对当事人的道歉,他还要给莫经理洗衣服!在处分的讨论中,大家还要他每天给莫思挤牙膏,刘书君却否决道:“这本就是对‘耍流氓’的处罚,让成天乐给莫经理挤牙膏、叠毛巾,需要每天一大早就跑到女同事宿舍去,这不是给他创造更多的耍流氓机会吗?不行!”

说罚就罚,开完会成天乐马上就去打扫洗手间,然后莫思就把自己的脏衣服送来了。她可真不客气,也许是故意想看看成天乐的诚意,连内衣裤都让他洗!成天乐一边洗女式内衣,一边在心里直叹气,同时又觉得上面散发出的气息有点……他现在的知觉太敏锐了,赶紧刻意不去胡思乱想。

洗完衣服做晚饭,成天乐在德国也曾经自己开伙,厨艺虽然不怎么样,但传销团伙这种大锅菜没什么油水和花样,他倒也能应付得过来。吃完饭擦地板,当然要卖力气擦干净,因为晚上还要打地铺呢。好不容易都忙完了,也就该熄灯睡觉了。

躺在地铺上的时候,旁边几个人的鼾声与呼吸声清晰可闻、汗味体味以及空气中的各种气息都显得那么浓郁。尽管成天乐并没有刻意地去感知,但身心内外不经意间发生的变化使他的直觉已变得异常敏锐,这环境让他非常不舒服,只有刻意不去想、不去查探,否则连觉都没法睡了。

成天乐又失眠了,他只好尽量去想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于是想起了刘书君说的话,分明是提醒他给大胖打电话的时候别再出闪失,他又想到了给李小龙打电话的经过,脑海中仿佛又莫名的听见了表嫂对表哥评价他的那番话——“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居然还要叫你去外地谈生意,就他那样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