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4章、飞牛在天,气吹山河动

电话拨通之后,周围的背景音很嘈杂,成天乐问了一句:“小龙啊,在哪儿呢?”

李小龙答道:“陪你嫂子吃饭呢!昨天不是告诉你了嘛,天天中午要开车到她们楼下,陪她吃完午饭再回店里。……找我有什么事啊?”

成天乐言简意赅,单刀直入道:“你现在做的是通信生意,对吧?”

李小龙笑道:“什么通信生意,就是个手机店,兼卖卡、入网、维修、充值,守在学校门口地角还不错。怎么,你也对生意感兴趣了?”

成天乐一本正经道:“公司有人告诉我,有一笔生意上的机会。是国际上一家做通信器材的知名大公司,想物色一级代理,每年销售额有几百亿呢。对方久仰你在业界的名望,所以特意要我请你过来当面洽谈。”

于飞在旁边急得直跳脚,凑到耳边低声说:“错啦,错啦,只是地区代理,是几百万,不是几百亿!你胡说什么呢?李小龙只是开了一个手机店,哪个国际大公司能久仰他的大名?”

成天乐放下话机扭头道:“不是你交待的吗?让我和李小龙谈生意,将生意描绘的越大越好,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几百亿不比几百万更大啊?你还要我尽量夸他——平时诚信能干,短短时间就能把店经营的那么有起色,市场口碑很好,所以才会给他推荐这个机会。昨天我在宿舍听另一位经理打电话,说的就是‘久仰你在业界的大名’。我也这么说,不是更好听吗?”

于飞赶紧按住成天乐手中的话机听筒道:“正在打电话呢,你跟我瞎聊什么?别让他听见了!”

成天乐瞪眼道:“明明是你在找我聊!”

刘书君在旁边摆手道:“你们别说话了!成天乐,你赶紧接着打电话。”

刚才于飞捂话筒动作有点慢了,李小龙多少还是听见了一些,他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出来:“你在胡说什么!又在和谁说话呢,我怎么觉得你不正常?”

成天乐拿起话筒道:“我和于飞说话呢,这生意就是他推荐的,所以才会想到你。”

李小龙喝道:“满嘴跑火车,你也信啊!我一个小手机店,谈什么几百亿的生意?你告诉他——直接去找中国移动。不是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成天不着调呢?”

成天乐连忙解释道:“别误会呀,确实是有生意,想让你来一趟面谈,你来不来?”

李小龙:“见鬼才去!你忘了于飞往欧洲倒腾旅行包的事情啦,说是集资赚大钱,结果呢?说什么被海关扣了,大家跟着他全赔了!我建议你留意另外再找一份工作吧,他给你介绍的皮包公司,趁早小心点。”

成天乐:“有话好好说,干嘛激动呢?”

李小龙的音调低了下去:“那就好好说话,我每天午饭都不能到外面吃,还能跑到苏州跟你谈于飞的生意?”这时成天乐又听见电话那边有个女声不耐烦地问道:“跟谁打电话呢?饭也不好好吃!”

李小龙答道:“是我表弟乐乐,说是有几百亿的生意要谈,让我南下一趟。”

表嫂的声音又说道:“乐乐?你姑家的那个乐乐?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居然还要叫你去外地谈生意,就他那样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呢……”

李小龙赶紧打断道:“小声点,电话没挂呢,别让他给听见了!”又重新拿起电话道:“乐乐,我现在的业务挺多的,就是资金紧张做不过来,真没时间出远门,店里每天都走不开呢。那么好的生意还是让于飞自己做吧,你也别参合了!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啊?我和你嫂子请你吃饭。”

李小龙以为表弟听不到自己老婆在餐桌对面的数落,却没想到现在的成天乐只要刻意留神,耳朵灵得很!刚才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成天乐苦笑道:“十一回不去的话,过年肯定回去。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拜拜!”说完他主动挂断了电话,本色发挥非常成功。

放下电话之后,于飞和刘书君脸色都不太好看,成天乐问道:“怎么了,你们干嘛都这样看着我?”

刘书君像看怪物一般问道:“成天乐,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成天乐反问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都是按你们给的材料讲的,就是自己发挥了一下,也是业务课上讲的那些精神嘛。”

看于飞的表情,简直想一拳揍到成天乐的脸上去,他喘着粗气说道:“成天乐,下次你千万不要自己发挥了,就照稿念,上面怎么写的你就怎么说!”

刘书君冲于飞道:“李小龙这条线算是废了,其实我早就劝你别抱太大指望。家里有车、有房、有老婆,像他这种情况很难弄来,就算来了,估计也不能真心留下加入行业。……这一次,就当是让成天乐熟悉业务了!”

于飞阴着脸点了点头,又朝成天乐道:“这两天我好好给你准备一下材料,要汲取经验教训、不能气馁。过两天你再给大胖打电话,我帮你制定详细的方案,顺便把你们那个高考补习班的通讯录也尽量要来。”

成天乐:“高考补习班?和我熟的人不多啊!那时候我是全班最后一名,大家都忙着学习呢,估计还记得我名字的人都不多了。那时候也不是谁都有手机,而且好几年过去了,大多去了外地上学,联系方式早就变了,恐怕也没什么通讯录。”

于飞:“你就顺便问一声有没有,有的话就尽量弄到手!我们的主要业务开发对象是大胖,争取从他身上打开你事业成功的突破口!”

成天乐:“好久没联系了,他最近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于飞:“只要能联系上就行,第一个电话不直接谈业务,先摸他的底,你一定要注意技巧。其实你给李小龙打的第一个电话,基本上还是可以的。”

于飞现在看成天乐,是越看越生气、越看越失望,但越是如此他就越不肯放弃,一定要想办法在成天乐身上榨出油水来才甘心,所以给大胖的那个电话,他要盯着成天乐好好打!其实成天乐在传销团伙里安分守己表现积极、做什么事情都很配合,对“公司”或别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飞来说却不一样,成天乐不仅是他经济上的一个负担,更已成为精神上的负担了。

成天乐却管不了于飞有什么负担,同时对睡地铺、吃没有油水的大锅菜也是心安理得,唯一让他难受的就是每天的修炼。“耗子”说这是苦修,真的是很难熬的经历。

第二天他再度在课堂上入境练功时,“耗子”又主动开口说了一句话:“你昨天修炼的时间太短,我刚想说话你就已经收功了!其实你本可以坚持更长时间的,只要心神不散失、能主动收功,就会精进更快。”

成天乐:“昨天我坚持了那么长时间啊,你竟然还说不够!还想让我怎么样?”

“耗子”答道:“功夫下的越足,你突破这层境界就越快,这里面的道理不难想明白!你若天天只修炼那么短时间,可能永远也突破不了,如果你每一次都能使功力增长一分,才会有修炼成功的机会。”

它讲的道理很简单,成天乐只有每次炼功坚持的时间越长,才能在越短的时间内突破,如果既想修炼又不想下苦功,那其实所用的全部时间反而是最长的,并且可能会永远不得突破,这几乎是最朴素的辩证法了。成天乐当然明白,所以这一次他坚持了半个小时,在接近于心神散失的极限才主动收功,然后才发现自己出汗了。

天很热、教室里人多,出一身臭汗本来很正常,但成天乐浑身上下几乎每个毛孔里都往外渗出汗珠,衣服、裤子连鞋子都湿透了!这汗的气味还特别腥臭,坐在他前后左右的“学员”们都捂着鼻子尽量将身体闪开,用一种不可思议、厌恶莫名的眼光看着他,到后来他们甚至换了座位。偌大的课堂里,以成天乐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

成天乐入境修炼时的知觉相当敏锐,可他偏偏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等到收功后抬起眼帘,一股热乎乎的骚臭气息差点没把他给熏晕过去,他一捂鼻子心中骇然道:“谁这么臭啊?天呐——是我自己啊!”

骇然之后,他又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就似在盛夏的季节跑了一个全程马拉松那般累。并且这种累不仅是身体上的,精神上感觉也是倦怠至极,就似搓了整夜的麻将刚刚推牌下桌。他坐在那里喘着气,好半天才勉强缓过来,这时他又觉得特别的渴,嗓子就像要冒火,脑袋也是晕晕的。出了那么多的汗,他现在的样子就像刚从臭水沟里捞出来似的,能不渴吗,差点就要脱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