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3章、观音莫名,混沌开一窍

李小龙最近的日子显然过得挺不错,至少比刚回国时四处找工作碰壁的处境要滋润多了,与成天乐通电话的时候,很有些有意无意想炫耀的心态,只顾着说着自己的事情,过了半天才问道:“乐乐,你最近怎么样啊?上个月打电话,听说于飞给你在苏州介绍了份工作。你去了吗、就是现在这个公司?”

成天乐又低头看纸,边念边说道:“很好啊,非常好,我已经在公司上班一个月了!这是一家跨国企业集团,在国际上有很多分支机构,待遇不错,就是平时忙了点。不过公司有规定,部门主管以上领导每年还可以去国外休假,我就等着明年休假呢,再去欧洲故地重游。”

李小龙吃了一惊:“这么好的公司,你没骗人吧?”

成天乐:“公司就是这么说的呀,不过我刚来,正在熟悉情况呢。”

李小龙:“那你可得好好干,同时也长个心眼,别净听忽悠!于飞这个人根本不靠谱,干啥都不行,他介绍的工作也得小心点。”

成天乐瞄了旁边的于飞一眼,呵呵笑道:“我知道啊。”

李小龙仍然有点不放心地追问道:“你在于飞手下干吗?他不会是找你当苦力去了吧,许诺了种种将来的待遇,就是要你在部门里给他干脏活累活?”

成天乐:“你误会啦,不是这样的。将来的待遇都是公司说的,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我干好自己的事就成。于飞现在不是我领导,反倒有点像我的秘书,专门给我安排吃住呢。”

于飞在旁边干瞪眼,却又不好插话,刘书君又在成天乐耳边道:“说话要有重点,不都教好你怎么说了嘛!”

成天乐一扭头:“说错了吗?我不都照着念了吗?”

李小龙在电话那边诧异道:“念什么念,乐乐,你在跟谁说话呢?”

成天乐:“念开会的发言稿,跟写稿子的助理说话呢!”

李小龙有点被镇住了:“呃,工作真不错呀,你当主管了吗?都有助理了!”

成天乐又呵呵笑道:“也就那样吧,据说公司主要是看中了我在欧洲留学的经历,于飞介绍我是德国奥克斯堡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我刚适应环境,还在试用期呢!”

李小龙有些将信将疑地说道:“那你可得好好熟悉业务,一开始别露馅了。其实很多工作吧,做上手都一样!比如我以前也不会做生意,现在不也一样干熟了吗?等到那时候,学历问题已经不重要了,这是个锻炼的过程,等你积累了足够的资历再说其他。”

成天乐点头道:“嗯,我正在这里苦练呢!”

刘书君又在他耳边道:“差不多了,这是第一通业务电话,就是做个铺垫,不用说太长时间。”她说话时嘴里吹出的气呵得成天乐的耳朵痒痒的,仿佛很舒服,可成天乐却有意往旁边闪了闪。

于飞也小声提醒道:“资料写的东西你倒是注意看啊,快问他大胖的电话!”

“大胖”是成天乐回国后在高考补习班认识的同学,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后来大胖也认识了李小龙,曾经常在一起玩。于飞上个月某次给成天乐打电话的时候,看似无心的闲聊,问他刚才怎么占线?成天乐顺口提到他刚给李小龙打电话,让李小龙去找大胖他爸帮个忙。于飞又顺口问大胖是谁?成天乐就简单介绍了几句,结果于飞就记住了。

真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现在成天乐失去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于飞找到一个李小龙做突破口,然后又要通过李小龙让成天乐找到更多的联系人。他可并不满足于只让成天乐骗来一个李小龙,要多骗来几个才够本!而且传销团伙骗人过来的成功率并不高,自然要把网撒的范围越大越好。

成天乐收起笑容点了点头,继续在电话里说道:“小龙啊,我把大胖的手机号码给丢了,你那有吗?”

李小龙:“你等会儿……”过了一会儿而他说了个手机号码,是大胖的。

成天乐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纸:“小龙啊,你忙你的,先不聊了。我马上要开部门会了,还得发言呢。”

电话挂断之后,成天乐问刘书君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刘书君点了点头:“第一次联系业务,基本上还过得去,但有些细节问题要注意,你差一点就被对方引导了话题、对业务开发产生不利影响。……今天只是个铺垫,我们回去再商量一下,明天你再给他打电话。只要借口得当,就一定能让他来!做生意的人就跟他谈生意,就说我们公司有一笔业务恰好他能接,需要本人过来当面谈,这很好吧?”

成天乐微微皱着眉头道:“我表哥日子过得还不错,你们一定要把他拉到这里来吗?他开店借的钱怎么办?房子车子欠的贷款谁来还?还有我嫂子呢?……”

于飞打断他的话道:“成天乐!让他来到这里,就是帮助他取得成功!只要他加入行业好好干,升到B级、A级,房子车子算什么呀?至于他老婆,只要将来他干得好,也可以把爱人叫来一起加入行业,这不是造福全家吗?你接受这么长时间的培训,这个道理都没想明白?”

成天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明白,我终于想明白了!”

他当然明白了,传销团伙所谓“帮助人走向成功”的说法再动听,说穿了就是最简单的两个字——骗钱。而且骗得是那么恶劣,连人的心神一起骗,为了骗钱到手不顾任何人的死活,哪怕对象是亲朋好友。陷身其中的人,扭曲了人性、割裂了亲情、泯灭了良知,却将自己行为说得那么好听。难怪以往的朋友了解真相之后,都会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他们。

想通了这些,成天乐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这次他有了自己的主意,不论于飞和刘书君怎么诱导他,他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办的。打完电话出门的之后,成天乐很沉默,看上去好像是在思考明天怎么继续开展业务,其实他是在想另一件事。

他刚才进里屋的时候,心中暗想隔壁会不会有人?心念一动就留意了隔壁的状况,结果真的听见了隔壁的谈话声,随着声音好似还朦胧地感觉到那三个人大概的体态。以前的他绝没有这个本事,或者正常人都没有这种本事!这是修炼出的神功吗?下楼的时候他也刻意在体会,仿佛能敏锐的察觉到楼梯的轻微震动。通过这种震动,成天乐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的于飞走在什么位置,甚至对周围微弱的气流与气息变化也有感觉。

这是一种回归于直觉,却又超越了直觉的神识,妖修大多在这一方面异于寻常。成天乐习练的是妖修法诀,尽管没有什么别的本事显出来,这点变化却是最明显的,就似浑浑噩噩中莫名开了一窍。

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平常人可能难以理解为什么,可以举一个不算太恰当的例子。中国第一位航天员杨利伟飞上太空,肩负了多项科研与测试任务,返回地球之后,有专家问他对太空舱的体验以及改进意见。杨利伟说了其中一条,太空环境中理论上没有其他声音,应该极其寂静,可实际上人的耳中却始终能听到一种背景噪音,可能是太空舱的各种仪表所发出的。像这种微弱的噪音在地面环境根本听不出来,但在太空舱中却显得特别清晰、嗡鸣不断,就像直接钻进脑海,对宇航员的休息是极大的干扰。

成天乐当然不是飞到太空的宇航员,可是他延伸神识去感应周围时,陡然清晰的直觉带来的也是极大的困扰。还好,他想去这么感应的时候才有这种体会,不刻意如此时仍与平常一样。只是每次修炼时在入境的状态中却显得很麻烦,因此“耗子”才会说这是一段苦修的历练。

按照安排,他明天还要给李小龙打电话,打就打吧,成天乐脑袋里有根弦、心中有数,知道该怎么打那个电话。骗人成功不容易,想不成功还不简单嘛?若是发挥本色,那是他最擅长的!

第二天上午成天乐继续“上课”练功,入境之后感受万物纷扰,连屋外树上的虫鸣声都是那么清晰地进入脑海。有多少人明知道这样是受罪还要故意去受折磨呢?至少成天乐绝没有这个爱好。但他现在是为了修炼,为了一种更大的爱好追求,所以选择了忍受。也幸亏“耗子”把这些都说明白了,否则以成天乐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自讨苦吃的。

以前练功都是坐下不久就入境,直到下课前被口号与欢呼声吵醒。而今天这次入境却很短,大约只过了二十分钟成天乐就主动收功了,然后不得不在课堂上又坐了一上午。而于飞显然很着急,对成天乐逼得也有点紧,刚吃过午饭就把成天乐带去打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