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2章、人间正道,烦恼即菩提

成天乐原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收功?就像他也不清楚该怎样入境。以前的每一次“修炼”,都是因外界各种干扰打断而结束的,比如白少流曾突然说话,每次下课前导师带着学员们歇斯底里的喊口号。而今天他在修炼中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干扰,却没有从定境中散失心神,而是主动退出来的,终于学会了收功!没有人教过他该怎么收功,成天乐走到这一步,自然就掌握了,这也是符合妖修之法的自然过程。

这是成天乐迄今为止最大的收获,他的修炼果然有突破,虽然他还不能自主掌握如何“入境”,却已知道该怎样在修炼时“收功”。用一句文艺点的话来形容——我虽不知该如何开始,却明白怎样去结束。

从今天起,成天乐才谈得上真正的修炼,而以前的他只不过是在连续体会入境的状态而已,每一次都是因为意外的干扰而退出,从来就没有主动收过功。虽然境界的体会越来越清晰,但那凝炼的、异常微弱的神识法力每一次也都散去了,功力并无寸进。假如他是人间大派的修行弟子,都得让师父给骂死!可传他法诀的“耗子”却不这样,甚至还夸他精进神速,因为这是从妖修的角度来谈的。

这套法诀,是一位混迹人间多年、境界高深的妖修留下的,专门指点妖类修行,它也参考了人间各派法门的内容。比如“耗子”提到的“撄宁”二字,便语出《庄子》。其实“耗子”自己并不详解其意,成天乐当然也不太明白;“耗子”就是形容这种状态的感受与过程,让他自己去体会。

“耗子”说的“疑师、疑法、疑道”则更有意思,妖修之初都是因机缘自感天地,没有师承指点,所以并无师可疑。假如走到成天乐今天这一步,那便是人间修士所形容的“疑法”。成天乐有“耗子”的指点,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山野中的禽兽遭遇这种状况,当然困惑不解,要么不再敢继续尝试,要么可能会陷入狂乱。

人间市镇里如果有一条狗疯了,人们会知道,可能是因为狂犬病或者是别的原因。但如果深山里有一头老虎,吞吐天地精华时纷扰难耐,举止会变得如乱如狂,自古以来能有多少人清楚呢?妖修若无传承,绝大多数情况都有意外的机缘,想迈过第一步非常艰难。禽兽成妖,其概率比人们买彩票中大奖还小得多。

成天乐入境前想通了犯愁的事,收功后又有所获,他很满意,午饭又吃了不少,一直笑呵呵的,直到于飞来请他去“工作”。他们又来到上次和云领导“谈工作”的那套单元房,刘书君也在,成天乐被叫到里屋,刘书君给了他两张纸,上面写着打电话的要点,该怎么说话、问什么问题、在什么时候挂断、一共要打几次、如何掌握火候等等。

这是两室一厅的民宅,他们在屋里说话的时候,另一间屋子里也有人在谈业务。也是两位上线领导在“帮助”一位新加入的业务代表,分析如何如何打电话与朋友联系。成天乐居然听见了隔壁的谈话,大概了解到那边发生的事情——

那位业务代表与成天乐有点“同病相怜”,虽然自己交了产品费加入了行业,可是这段时间始终没有成功骗到人,打电话钓了一圈鱼却两手空空。但他与成天乐不一样,此人工作态度很积极,越是骗不到人心里越着急,迫切地想成功走出事业第一步。这人今天要打电话的对象是他的表弟,也就是说终于把手伸到了“内盘”。

此人的这位表弟今年夏天已经上完大学三年级,家庭条件虽一般但也算过得去,读的是一所三流本科院校。学费很贵,可他的成绩差,只能花这么多钱才有学上。他在大学一年级就开始搞对象、大学二年级在校外租房同居、大学三年级又换了个女朋友继续同居,最近有两件闹心事,一是女朋友不小心怀孕了,刚去完医院;二是期末挂科太多,学校要求重修。

好不容易混到大三结束,再有一年就能毕业了,现在却要重修一年,再加上女朋友的事情,两人之间难免有吵闹。他心中非常烦躁郁闷,有点不想继续念了,看什么都不太顺眼,甚至也不想再跟这个女朋友继续处下去。

传销团伙的两名上线领导对那名业务代表分析道:“你的表弟是最好的开发对象,现在是暑假,他不想继续念书又不想回家挨父母骂,跟女朋友呆在一起还心烦,应该很希望到外地走走换个环境。像他这种人,成绩这么差,花那么多钱读书又有什么用呢?到这里来正是实现人生转折的机会!你要好好帮助他,加入我们的行业只要用心去干,用不了几年你和他都能衣锦还乡。”

那名业务代表连连点头,和两位上线领导讨论得很热切,成天乐却莫名感觉到一种寒意升起。他们竟能把这种事做得如此心安理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假如那个表弟身陷传销团伙,就等于放弃了大学学业,也等于莫名失踪抛弃了女友。

这是人性良知的扭曲与泯灭啊,然而他们却做得这么理直气壮!想到这里,成天乐不禁打了个寒战,扭头看了刘书君一眼。刚认识这位姑娘的时候,成天乐觉得她是那么的美丽可爱、温柔乖巧、热情善良。可是后来在“公司”呆的时间长了,熟悉了那些业务课程,成天乐才多少明白,刘书君对他表现出的热情和关怀只是一种“业务手段”。

但这些并不妨碍他在内心中对她有一种特殊的好感,毕竟人家帮他挤了一个多星期的牙膏、搂在一直逛过山塘街!年轻男女之间的感觉本来就是说不清的,成天乐很喜欢搂着刘书君腰的那种感觉,很希望能与她有更多亲密的接触,看见她时总有一种朦胧的冲动。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以另一种眼光来审视这位姑娘。

于飞要成天乐做的事,其实与隔壁的事情性质是一样的,目标选中了成天乐的表哥李小龙,这必然也是和刘书君商量讨论后的结果。如果不带任何个人感情因素去看,刘书君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成天乐打了个寒战,用力甩了甩脑袋。

刘书君恰在此时开口道:“成经理,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没有,不要总摇头啊!”

成天乐看着她表情有些古怪,似是在询问又似在苦笑,答道:“不要叫我成经理,叫我成天乐。”

刘书君微微一怔,随即嫣然一笑道:“叫你成经理觉得见外了?那好,成天乐,刚才说的话都记住没有、知道该怎么打电话吗?”

成天乐又恢复了往日笑呵呵的样子道:“当我是白痴啊,电话怎么能不会打呢?”

刘书君递给他一部话机,这是一种插卡式移动座机的分机,显然通话的时候能被监听,也不知监听者是谁。成天乐看了一眼于飞给他的那几张纸,拨通了表哥李小龙的手机,响了好几声对方才接通道:“喂,哪位呀?”

成天乐:“小龙,我是乐乐!”

李小龙:“哎呀,乐乐啊!真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一直太忙,都没跟你联系过,你怎么用这个号码?”

成天乐看了一眼手里的纸,边念边说道:“我在外地出差,手机出了点毛病,这是我们分公司的办公电话。……小龙啊,最近店里生意怎么样、我大舅和大舅妈身体都还好吧、在忙啥呢?”

李小龙:“都挺好的!今天出门车蹭了一下,刚送修配厂回来,下午还得送货,哎呀,真是忙死了!”说着话他还故意叹了一口气,叹息声中却隐含几分的得意。

成天乐:“咦,你什么时候买车啦?上次你结婚、我回去喝喜酒,还没听说你有车呀?”他刚才根本就没有问这茬,表哥在电话里很突兀的提起,显然有点向他炫耀的意思。

李小龙又叹了口气道:“刚从车行提回来没多久,店里生意忙,没车可不行!就是普通家庭轿车,不到十万块,还是贷款买的。……下次你回来,我去你家接你出去玩。”

成天乐:“你的房子有贷款,又贷款买车,看来店里的生意不错呀?”

李小龙终于哈哈笑道:“小本买卖,养家糊口而已。我爸妈退休也没事,都在店里帮忙,我主要是在外面跑。再说了,这些都是结婚前讲好的,没房没车,你嫂子也不愿意呀!”

成天乐神情变得有些暧昧,嘻嘻笑道:“新婚生活感觉如何,胖了还是瘦了?”

李小龙的声音分明也在笑,话却答道:“唉,别提了!自从买了车之后,天天中午这么忙,还要跑到你嫂子她们公司楼下等她下班一起吃午饭,好烦人呐!”

成天乐嘿嘿笑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这是幸福的烦恼。”

成天乐竟然在电话里唠起家常来了,和李小龙是有说有笑。刘书君忍不住在他另一只耳朵边轻声提醒道:“注意业务技巧,要引导话题,重点谈你的近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