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1章、虚极静笃,物并作观复

听于飞的意思,成天乐不论是想留下还是想走,前提都是再骗两个人来入伙。成天乐终于放下筷子歇了口气,把酒干了这才说道:“可是你也知道的呀,我的联系方式全丢了,想联系业务也不知道去找谁呀?”

于飞的笑容有些狠:“放心,我给会你提供联系方式。为了帮助你开发市场成功,业务资料也都会帮你准备好,明天刘经理和我还会给你做现场辅导,你只要有思想准备就行。”

成天乐微微吃惊道:“你提供联系方式?可我不认识也不行啊!”

他们喝酒的口杯,一瓶啤酒只能勉强倒四杯。第一瓶已经没了,于飞又打开另一瓶主动给成天乐倒了一杯,这才缓缓答道:“你当然认识,就是你的表哥李小龙。别忘了我们在德国都是同学,我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成天乐说了声谢正要喝酒,闻言把酒杯顿在桌上道:“李小龙!他去年借钱开了家店,生意才有点起色,几个月前刚结的婚,你要我把他拉到这里来?”

于飞盯着成天乐的眼睛,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这里怎么了?注意你的思想态度!我们这么做,难道不是在帮他走向敢想敢梦的人生吗?要坚信我们的行业和我们的精神就是在助人,这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他的成功!等到将来他加入了行业、获得了辉煌的业绩时,他和家人都会感激你的。成天乐,这不是公司在考验你,而是你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

不爱琢磨事情的成天乐,这一瞬间心中却闪过了很多念头,不禁想起了白少流说过的那些话。于飞竟然要让他把表哥李小龙骗到这里来,放下举债经营刚有起色的店铺、抛弃新婚妻子与家中的父母。成天乐不禁有个疑问——于飞看上去心智和谈吐都正常,但他还是人吗?那做人最起码的良知、廉耻、道义、亲情都哪里去了?

这些人反复的告诉自己——这么做是对的、谎言是善意的,只要把人骗来,再让他们按照同样的方式去骗人,便是人生的成功价值所在。幸亏成天乐并没有堕入其中,他还保持着正常的思维方式,如果他真按照于飞的交待去骗表哥,那他会觉得自己也不是人了。

想到这里,成天乐问道:“于飞,你究竟要让我怎么做?”

于飞:“给李小龙打电话。”

成天乐:“说什么呢?”

于飞:“这你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你把稿子背熟,说的自然点就可以。”

成天乐:“我的手机欠费停机了。”

于飞:“没关系,用公司的电话打。我再悄悄告诉你,会有领导在旁边监听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成天乐:“当然有问题,上课的时候不是说了吗?家人亲戚都是‘内盘’,需要用将来的成功扭转他们的观念、打消他们的误解,不必着急先动。”

于飞笑了:“成天乐,你误会了。我们之所以先不动‘内盘’是因为有‘外盘’资源可以开发,但你现在有吗?说到打消误解,也没人误解你啊!等你把李小龙给带来,亲戚家人到那时才可能对你有所误解。但你们会用人生的成功证明给他们看的,不是吗?”

传销团伙中有不少人,尽管扭曲了良知、接受了所谓的培训,但也未必擅长骗人,很难将关系一般的普通朋友骗到外地来。久而久之,似有妖魔啃噬使得他们内心发狂,或者实在无奈,也会将手伸向亲戚。现在是成天乐将于飞逼的无奈了,于是他让成天乐去骗李小龙。

骗人能否成功,不仅要看骗子的伎俩,更要看骗子的身份,亲戚之间谁能想到呢,这种事是防不胜防啊!成天乐想推脱也不可能,慢吞吞的喝了半杯酒,低头道:“给李小龙打个电话,对吧?我已经很久没跟家里人联系了,正想打一个呢。”

于飞很满意地点头道:“这样就好,明天就按公司安排的办!先吃饭吧,为了预祝事业的成功,我们干一杯!”

成天乐默默地喝酒,这时扬州炒面上来了,热气腾腾的放了不少油,里面还有洋葱、肉丝、青椒、木耳,闻着香喷喷得很是勾人。照说成天乐应该馋得直流口水才对,可他现在却没感觉了,这么多天来不论伙食有多差,成天乐一直吃得很香啊,今天面对难得打牙祭的机会,却突然失去了胃口。

虽然没胃口,成天乐却似条件反射般的吃完了盘子里的饭菜,倒也混了个酒足饭饱。回去之后第二天上午照常上课,他坐在那里却真正的走神了。下午于飞就要让他给表哥李小龙打电话,到时候该怎么办呢?真是愁人啊!

忧愁的成天乐无心修炼也无法修炼,一直在皱着眉头。想着想着,他突然自己笑了,悄声嘀咕道——“干嘛琢磨的这么复杂,这事情不很简单吗?打就打呗,反正我来苏州之前也给李小龙打过电话,说过这回事。顺便让他给家里报个平安也好,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也让别让父母担心了。”

成天乐究竟是怎么想的,恐怕只有天知道了,于飞是绝对猜不到的!其实他的脑筋简单得很,现在只是决定发挥本色而已。心情安定下来,成天乐又开始修炼了,很快进入到这些日子以来习以为常的奇异状态。变故就发生在这天上午,进入“垂帘逆听”之境、在寂静中感受着周围一切生动的成天乐,脑海中突然“轰”的一下,就似有什么东西爆开了!

怎么回事?他在入境中对外界的感应,这些天一直只局限在这间教室里,此刻却好似猛然突破了墙壁的限制、延伸到了屋外。他虽然看不见教室外的情景,却能通过这种奇异的方式感知到外面的事物。这种感知不能形容为视觉、味觉、听觉、嗅觉、触觉,而像一种奇异的融合,不是那么清晰却很生动。

环境一下子变得嘈杂多了,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扰动,就像被动的在脑海中塞入了很多东西。这感觉并不是头痛欲裂,也并不妨碍成天乐仍停留在入境的状态中,但是却很不好受。这时他就听见了“耗子”叫了一声,似乎很惊讶,主动在脑海中开口道:“你的精进神速,可是神识并不强,怎么直到今天才突破见知之障?”

成天乐正难受着呢,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正想叫“耗子”出来,难得听见它主动开口,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见知之障?”

“耗子”的声音原先仿佛是不带感情的,此刻却有了情绪的成分,没好气地说道:“你坐在屋子里,看见四面墙壁和屋顶把你封在其中,便自然以为感知不到屋外的情景,或者根本就没想到去感知屋外的天地,这便是见知之障!——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自然就知道。”

成天乐:“哦,原来如此啊!我根本没有想到去感知屋外的一切,现在却突然察觉到了,这就是突破?这么说,我的第一层法诀修炼成功了?”

“耗子”:“还没有呢,这只是一个要经历的过程,但你的确更进了一步。”

成天乐:“可是感觉很不舒服啊!”

“耗子”:“仅凭苦练不可得修行,但修行亦不可无苦练,现在便是第一层法诀中需要下苦功的地方。若不是你入境更深,又怎能感受到平常世界如此之多的嘈杂?要在这种嘈杂中历练心神不动,才能凝炼神识清晰,法诀中只有两个字——撄宁。解释起来可就复杂了,它有很多种法门,这是其中之一,你慢慢体会便是了。”

成天乐:“假如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啊!”

“耗子”的语气又恢复了平淡:“如果受不了主动放弃,便是放弃修炼;如果实在无法坚持下去,便是修炼未成。这一关也是在修炼你的心志,不要有疑师、疑法、疑道之心。”

它的话有时候挺深奥,成天乐却朦朦胧胧能明白个大概,但又不是十分透彻,若想追问究竟,“耗子”自己也说不太清楚。成天乐只得又问道:“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耗子”:“等到你不受其扰,心神自然重归安定的时候,就修成了这第一步法诀。”

成天乐在脑海中对答的声音已经渐渐弱了下去:“耗子啊,我现在已经快受不了了!”

“耗子”:“受不了就收功嘛,也没要你一次修成。日日用功坚持不断,这才叫苦练。”

“耗子”让成天乐“收功”,成天乐立刻就离开了这奇异的状态,就像从虚幻的纷扰中回到了现实世界,而其实刚才那嘈杂的处境才是更清晰的现实。当他睁开眼睛又看着讲台上的“导师”和身边的“学员”们时,喘了好几口粗气,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便是刚才“耗子”所说的“收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