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20章、啼笑皆非,精进何神速

成天乐的手机停了,人又被困在这里,想和外界联系只能按照传销团伙指定的方式,由公司提供电话联系业务,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人监督。可是对于一个已经切断了与外界联系方式的人,就算于飞想逼他,成天乐又能找谁借钱呢?

于飞很郁闷,越想越不甘心,他怎么就骗来了成天乐这么个活宝呢?假如成天乐现在想走,于飞以及这个团伙是绝对不会放他的,好不容易把人骗来了,又投入了这么多精力,就算最终留不下,不诈出点油水来也别想脱身!可是成天乐根本没想走,他态度上配合得很好,希望加入行业、积极学习业务,就是条件困难了点,实在搞不到钱啊!

时间一晃,成天乐在传销团伙里已经呆了半个多月了,每天吃白菜豆腐睡地铺,可是成天乐呵呵,课一天不落,午饭能吃四大碗。终于有一次调寝的时候,成天乐也被调了,到了新宿舍,他不再享受“新朋友”住小单间的待遇,而是和其他几位“经理”一起在客厅里睡地板,刘书君从一个星期前就不再给他挤牙膏了,衣服当然也得自己洗了。

成天乐虽然不成器,有钱的时候爱乱花、荒唐事也干过不少,但也不是没尝过“苦日子”。他在德国的时候,和几个中国同学合租房子,平时花钱的地方也不少,那么生活费就很紧张了。他们自己做饭吃,在当地超市里买米买菜,也不可能讲究什么厨艺,很多时候伙食也不比传销团伙里好多少,那些日子也都过来了,他回国时瘦了一圈。

等到上大学之后,学习轻松,成天乐渐渐又养胖了,但身材一直还不错。在传销团伙这半个多月,日子过的艰苦,成天乐又瘦了些,小腹和腰间的赘肉没了,身子骨反而显得更结实,精神头也越来越足!可以说倒头便能睡得好、睡醒就能吃得香,上课一坐很快就能入境修炼,仿佛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生活的环境与节奏。

他“修炼”了大约二十多天,“耗子”又一次在脑海中说话了:“成天乐,你的修炼精进神速,这些天已经到了守常境界。可是我总在固定的时间才能感到你的修炼,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你中午和夜里都在干什么?”

成天乐答道:“我只能上午修炼,因为这时候才上课嘛,别的地方找不着感觉!”

“耗子”的语气第一次显得有些犹豫:“让我想想,这似是有些关障在阻碍你的修行。从现在开始,你要考虑一些习性上的改变了。首先应该从饮食做起,在入门法诀修炼成功之前,如果能坚持的话,最好不食荤腥。不要害怕,你已与族类不同,只要你的身体没有异常,就试着尽量坚持。”

成天乐纳闷地问道:“我每天吃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耗子”反问道:“你修炼未成,我只是你神识中的一道心印,怎么会清楚你每天吃什么?我只是能感应到你修炼的状态而已,精进神速却总似有点问题,到了这个时候就应该提醒你注意习性,说早了也没用啊!”

他们说的其实是两家话,而且完全说拧了。妖类修行,最难的就是自感天地这一步,要想在灵智中唤醒清晰的自我意识、从族类中脱身而出,这个过程是相当漫长的,有许多妖类要经历上百年,往往因寿元已尽而修行不成。

成天乐虽不算什么出色的人才,但他只要能入境修炼,这第一步的感悟可比山里面一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老虎强太多了。也许他的神识还远不够强大,但所谓“修行精进”指的是神识清晰,所以耗子才会夸他“精进神速”,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

“耗子”提到了习性的转变,也是完全从妖修的角度来说的。比如一头老虎当然是吃肉的,吃素会饿死。但是踏入妖修之门的变异很奇妙,也包括习性的超脱,否则它只能永远是老虎不可能是虎妖。留下这套妖修法门的古人,应该是一位长期混迹人间的高手,他整理法诀时也借鉴了人间各派修士传承的经典法门。

酒肉荤腥其气混浊,不利于修行也不利于修心,所以很多修士常年吃素,等有了一定的修为后还经常辟谷不食。而这位妖修前辈也刻意在法诀中做了这样的提醒,就看得到法诀的妖修能不能过这一关了?素食禽兽倒还好说,肉食者还真有点麻烦!

但这个要求并不勉强,以不伤害身体为前提尽量做到,只要过了入门这一关,也不是必须永远坚持的。总之“耗子”告诉成天乐,这段时间坚持素食可能对修炼的突破有好处。妖类带有天生的习性,比如猛虎成妖化为人形,潜意识里还是爱吃肉的。在修炼之初能吃素食,其实是既证明了自身的转变,同时也是在帮助自身向超脱族类的境界更快的转变。这不仅是修心也是修身,妖修从一开始就是身心一体。

成天乐的伙食本就没什么油水,修炼中莫名的消耗又使他的饭量变得特别好,“耗子”不这么说也就罢了,这么一说反倒把他的馋虫给勾起来了。走在路上闻见谁家窗户里飘出来一点酒肉香味,成天乐馋得是直流口水啊。一想到修炼的要求,除了传销团伙还有什么地方能天天忍得住不吃肉呢?这里真是太合适了!

……

成天乐了解到坚持食素对自己的“好处”,就更加安心地呆在传销团伙里,转眼就快一个月了。于飞将成天乐骗来,却没有发展成自己正式的下线,反倒贴进去四百多块了,终于忍无可忍。这天晚上,于飞单独叫成天乐出去了,把他带到巷口的一家小吃铺里,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于飞今天显然是咬牙下了本钱,他点了一盘炒螺蛳、一盘卤汁香干、两份扬州炒面、两瓶冰镇啤酒,与成天乐面对面坐下来边吃边聊。这家小吃铺是该团伙这段时间的定点“宴会厅”,有重要的事情谈才会到这里来吃饭,他们称之为“赴宴”。

啤酒拿来了,于飞在扭头问老板要起子,成天乐已经站起身来用筷子撬开了瓶盖,弯腰给于飞倒了热情洋溢的一杯啤酒,又很小心地给自己倒满了一杯沫很少的。他放下瓶子端杯道:“于飞大哥,你对我可真好!知道最近的伙食太朴素,今天特地请我来赴宴,谢谢,我先干为敬!”

他将满满一杯冰镇啤酒一饮而尽,很舒服地打了个嗝,又坐下道:“于飞大哥,有什么事情你就尽管说吧。”

于飞见成天乐把酒干了,赶紧也把自己这杯喝完,轻轻咳了两下,又抓过酒瓶重新倒满,伸筷子夹了一块带卤汁的香干嚼完咽下,这才看着成天乐说道:“你不用和我客气,我也不会和你客气的,谁叫我们的关系这么好呢!这里没别人,成天乐,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一直想找机会溜走?”

成天乐一怔,于飞这是啥意思,难道是想试探他?可惜成天乐没什么好试探的,随即呵呵笑道:“话怎能这么说呢,我的表现难道不够好吗?你误会啦,我不走,就想留在这里!”

于飞却像没听见他的话,又喝完了杯中酒再重新倒满,又低头吃了好几口菜,这才自顾自接着说道:“其实有很多人来到公司,装作很配合的样子,却根本就没有领悟人生的价值与事业成功的道理,找各种借口不交产品费加入行业,就是想用表面上的态度骗取公司的信任,从而找机会当逃兵。”

成天乐见于飞说话不耽误喝酒吃菜,也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捏起一根牙签挑螺蛳肉,速度飞快地吃着。螺蛳虽小也是肉啊,多少天没吃到这么整块的肉了!虽然“耗子”建议他这段时间尽量坚持素食,可是“耗子”却不清楚成天乐已经吃了快一个月的素了。

成天乐一边吃一边还在心里想——公司的饭菜那么差,我早就达到“耗子”的要求了,“耗子”说的是尽量坚持吃素,又没说坚决要求素食,偶尔来一小顿也没关系的。

于飞见成天乐没反应,只得又说道:“你到底听见了没有?别光顾着吃啊!”

成天乐头也不抬道:“我吃我的、你说你的,没关系,我都听着呢!”

于飞终于放下筷子道:“不论你是在找机会想溜走,还是真心要加入行业,我都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下属——需要用真诚打动与帮助的对象。鉴于你的情况特殊,暂时无法交上产品费,我和领导汇报商量过了,决定特事特办。”

成天乐嚼着螺蛳肉抬头问了一句:“怎么办啊?”

于飞:“公司决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提前开展下一步工作,现在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开发下属业务代表上。等到将来赚到钱了再补交产品费,相应的级别一样给你计算。朋友之间再说一句私人话题,如果你真想走的话,只要开发了两名业务代表,我也可以想办法让你离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