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9章、外景内守,稳坐入境观

台上的领导接着又开始讲市场分析课以及成功后的感恩心态云云,成天乐已经没兴趣再听了,他准备开始修炼,然而却怎么样也进入不了状态,就连他在学校里“修炼”多年的“特异功能”都不好用了。在这里,他没法进入那种奇异的状态,原因很简单——环境太恶劣了!

这么多人大热天关门挤在一间屋子里,小马扎密密麻麻挨在一起,可以想象闷热和各种汗味混杂的感觉。成天乐又不像其他人那么精神亢奋、暗自盘算着发大财的美梦而忘了自己坐在什么地方。

他的汗水把衣服都沁湿了,左边那位大汉身上的气味特别重,逼得成天乐尽量把身体往右靠,可这么小的地方又能往哪里躲?右腿蹭着姑娘的膝盖,胳膊也贴在了人家的肩膀上,那感觉就与肌肤相亲一般,弄的成天乐心里痒痒的,总之十分怪异甚至荒诞。修炼对环境是有要求的,越是入门阶段越是讲究,成天乐在这种场合根本无法入境,更别提什么修炼了。

这一上午的课,是成天乐进入这个传销组织以来最难熬的经历,身心倍感折磨,好不容易坚持到下课,他甚至有点晕眩、腰酸背痛腿抽筋差点没虚脱,几乎是喘着粗气扶着墙下楼的,好半天才缓过来。既然这么累,他中午又就着很咸的菜吃了满满两大碗米饭,虽然也不少了,却没有昨天吃得多。

传销组织骗人与控制人的手段虽很有讲究,看上去花样也很多,但它所谓的“业务模式”却很简单,所有人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它告诉学员们一种模式,只要按照这个模式简单、反复的做下去,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云云。所以他们的生活环境也好像套在一个有规律的模式当中,每天起得很早,唱歌、吃早饭、上课、吃午饭、娱乐、吃晚饭、交流,十点之前就熄灯睡觉,日复一日,生活上有点类似半军事化,也是一个精神上的集中营。

成天乐的生活也变得很有规律,早上起来练练嗓子,吃完饭就赶紧去上课,他不再去听精英骨干们才能上的、坐马扎的小课,只挑那些给新朋友或最基层业务代表们上的、坐石头的大课。其实那样的大课堂也是乌七八糟,成天乐却乐在其中,因为他恰好能进入那种“垂帘逆听,涵养本源”的入境状态。

成天乐对此掌握得越来越熟练,按术语应该说是渐渐知常,知常之后是守常,但他离开这个课堂之外的环境却做不到,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学过如何去自我调摄身心,得到法诀、开始修炼都是误打误撞,借助的是外缘。

虽然不像电影电视里看到的那么不可思议,成天乐并不会飞天遁地,但感觉也挺神奇的,更确切的形容是新奇。坐在这么大一间教室里,没有刻意去听、去看,却把四面墙壁和天花板所包围的这片空间感应得清清楚楚,能清晰地察知这里的每一种存在。反复听了很多次同样的课程之后,成天乐尽管当时不在听课,但事后已经能把老师讲的那些内容背下来了,这对于他来说这可真是个奇迹!

他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眼帘微垂带着傻呵呵的笑容,就是那么一上午不动也不说话,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上课就瞌睡,偏偏还那么喜欢去上课,而且瞌睡的时候还坐的那么端正。成天乐多少还是有点缺心眼,假如去弄副墨镜戴上,就没人能看出他在打瞌睡,反而显得他是听得最认真的。

成天乐当然没有伸手去乱摸,可是感觉却像有一只无形的手能延伸很远,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一切。这是妖修之初感悟天地的境界与状态,假如他是山里的一头老虎,可能会傻傻地坐在山石上体察天地万物,仿佛在吸取日月精华。这个过程会有多久呢?要看机缘,谁也说不清,可能几年、几十年,有很多妖物迈过这一步甚至用了上百年。

成天乐可不是山野中吸取天地精华的妖物,他就是坐在传销课堂上的学员。对于他这个“人”来说,这种修炼其实是在培养最朴素的神识。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神识,全凭他自己去感应。他感应的是天地万物与身心的呼应,此时此地也就是传销课堂里的种种情形,在身心寂静中体会周围世界的生动,这其实也谙合修炼观境入门的“外景内守”之法。

在这期间,他和“耗子”也有过几次交流。在习惯了上课时修炼之后,有一次他在脑海中呼唤道:“耗子,你在干什么呢?”

“耗子”的声音答道:“和你一样,我也在修炼,你的修炼就等于我的修炼。”

成天乐追问道:“耗子,我知道你是耗子,这是我给你起的名字,但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有什么来历啊?”

“耗子”答道:“我在修炼的正是这些啊,不感知世界,怎知自己?”

成天乐:“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修炼法诀的?”

“耗子”:“应该是有人留下的,而与那神念心印好似已融合一体,进入你的神识中就像是苏醒过来,而我的任务就是要把它传授给你。”

成天乐:“哦,这是你的任务啊?那么我的修炼就是你的修炼,我也是在帮你喽?”

“耗子”:“是的。”

成天乐:“那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啊?”

“耗子”:“怎么谢?”

成天乐:“我天天起大早来上课,也是帮你在修炼,以后我有什么事,你是不是也应该帮我?”

“耗子”:“应该,可是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成天乐:“等我有事再说吧,你又能干什么呢?”

“耗子”:“我除了教你修炼法诀之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除非你修炼有成、而我也能领悟更多。但现在的法诀只是入门,它并不完整。”

成天乐:“不完整?那你怎么教我!”

“耗子”:“不要着急,法诀共有七份,在我来的地方,共有七个不同的地点。你只有将这入门法诀修炼成功,才能依次得到其他的法诀。”

成天乐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是在乱摸西山庙桥头那座石狸像时发生的怪事,“耗子”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山塘街一带总共有七座石狸像,从东往西数,西山庙桥头是第一座,那么剩下的法诀肯定就在其他六座石狸像中。

他又问道:“怎么才算修炼成功?”

“耗子”:“到时候你自己就知道了,现在我也说不清。但若修炼未成,你是得不到那第二步法诀的。”

有了这么一段交流,成天乐的主意就更坚定了,暂时绝不能离开这个传销团伙,这不仅仅是吃住的问题,而是上哪能找这种课堂去修炼啊?就算到了外面,恐怕听别的课也没这种效果,而且还得花钱!等到修炼成功之后,再想办法离开,还要得到另外的法诀呢。那些石狸像就在大街旁边,可千万别丢了或者让人搬走了!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他想想也就心安了。

……

成天乐不着急,可是于飞却急坏了!表面上看,成天乐在传销团伙里的“思想转变”很成功,天天积极上课了,下课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宿舍里也不乱跑,从来不吵着闹着要走。但是上课也罢、平时的种种娱乐交流也好,都是传销组织控制人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他们的目的只有钱。成天乐天天上课,于飞可挣不到钱啊,每天还得在他身上倒贴十五块!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劝导”成天乐赶紧弄钱、好交产品费加入组织,可是成天乐就是弄不到钱。于飞只得说:“就算你不想从父母那里借,总可以找亲戚朋友吧?”

成天乐苦着脸道:“我也想啊,可惜联系方式都丢了!”

于飞纳闷道:“你手机里不是有通讯录吗?就算有些人不知道联系方式,你也可以打电话问啊。比如找一个大学同学,问他手里有没有班级的通讯录、知不知道谁谁谁的电话?这些技巧上课的时候都讲了呀,你是怎么听的?”

成天乐掏出手机道:“你自己看吧,好像出毛病了。”

于飞接过手机捣鼓了半天,懊恼地说道:“你是怎么弄的?是不是故意删的!”

成天乐:“这可不怪我,只能怪你!”

于飞:“怎么又怪我?”

成天乐:“我那天到苏州一下火车,你要我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我打了,当时手机还是好好的。到了山塘街,你说你的手机没电了,要借我的手机给公司打个电话,后来手机就欠费了。我很奇怪啊,上车前刚刚充了一百块,才打两个电话怎么就没了呢?以为是卡出毛病了,就把电池拆下来、把卡也拔出来重装了一下,结果也不知道碰哪儿了,里面存的东西全没有了!”

确实曾有过这么一出,成天乐下车之后,于飞借他的电话打收费声讯台了,直到把话费全用光,这是传销团伙限制“新朋友”与外界联系的手段之一。没想到成天乐拿这个说事,明明电话里的所有记录都是沈四宝出主意让他全删的,现在却怪到于飞头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