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8章、认耻自鸣,染疫犹传瘟

夜里莫名其妙少了两个人,沈四宝与白少流不见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走的、又去了哪里?但剩下的人们早上起床还继续唱歌,就像有一种既定的习惯决定了他们日常的行为,也不知是心理素质超强还是神经不正常?表面上看起来,这件事好像就没有发生过,因为领导当天就让团伙成员又一次“调寝”。

所谓调寝,就是掉换住的地方。一个传销团伙的规模有多大,除了少数高层人员谁也不太清楚。他们一般以一个C级领导为一个活动单位,包含几十到上百人不等,租住在好几套民房里。这些人员会不定期变动或掉换住处,一方面是为了对付有关部门的检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住在一起的人员重新拆分组合,保持一种流动性,避免“负面情绪”的滋生与相互感染。

比如刚被骗来的“新朋友”,就尽量不能安排在一起住,这样不利于“思想转变”,而要让骨干精英们包围在“新朋友”身旁,不断地现身说法找平衡,并适时进行业务上的引导。

成天乐并没有被调寝,仍住在原先那间小屋里,他还是新朋友的身份、享受新朋友的待遇,只是每天在一起吃饭的人又换了五六张新面孔。这么一来,团伙的普通成员甚至没有意识到白少流与沈四宝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看来“领导”显然是想低调处理,不希望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

被骗到这里来的什么人都有,难保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但是像这种意外实在太罕见了,云少闲也感到暗暗心惊。那两人本已引起了他的警惕,现在自己走了更好,但愿回头不会有更多的麻烦,他们能这样无声无息地脱身,显然很不简单。

这状况搞得成天乐倒有点纳闷了,怎么没人提这回事呢?他是知道内情的,这仿佛也成了他的一个秘密,既然大家都不说,他也就不说——说出来岂不成沈四宝的同伙了?他还想继续留在这里混吃混住、修炼神功呢!吃完早饭于飞带他去上课,这次不是仓库里的大教室,而是在一间民房的客厅里。

装备升级了,不再是用块石头当凳子,地板上放着好几溜小马扎,三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竟然挤下了四十多人听课。这里可没空调啊,而这些人的神情居然都挺亢奋,难道就不觉得热吗?其实他们都出汗了,但好像就没感觉似的。今天这个课堂的主讲人又是云少闲,成天乐注意到了,这位云领导竟没有流汗,不由得暗自感慨——领导就是领导啊,果然不一样!

这里的小马扎还没石头凳子舒服呢,因为人挨着人腿都放不开,腰也自然难以挺直。成天乐左边是一位又高又胖的大汉,一身汗臭味很难闻,还好右边坐的是个年轻姑娘,看气质打扮是一副学生相,皮肤很白嫩、听课很认真。成天乐和她的膝盖都碰一起了,偶尔忍不住动动蹭两下,算是这气息污浊的环境中唯一让他感觉挺舒服的事情。

云少闲今天讲课的对象是那些已经通过了“思想转变”,正式加入行业成为业务代表,需要加紧开拓市场、搞好业务开发的人,包括一些已经升入E级的成员。成天乐算是个例外,是他自己主动要求来听这个课的,课程的主要内容是开展业务的技巧以及公司内部的纪律规定。

所谓业务技巧就是怎么把人骗来,除了“端正思想态度”之外,还要有具体的工作方法,成天乐此时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于飞骗来的、于飞又为什么偏偏选中他?原来这伙人加入行业之后,都会在上线领导的辅导下拉一个名单,逐步分析对哪些人下手的成功率最高。

为了防止刚刚洗脑成功的学员们产生抵触情绪,这个名单暂不包括亲戚家人,也许是因为这些新成员来的时间还短、人性的良知尚未完全扭曲吧,直接去欺骗自己最亲近的人还是难以接受的。传销团伙对此也有说法,把亲戚家人称为“内盘”、是已经掌握的资源,要靠自身事业的成功去感化他们的误解,先不必急着去动。

那么业务开发的重点就是所谓的“外盘”,也就是在关系最密切的亲朋好友之外,那些平时有过交往、了解一些背景的社会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同学。名单开出来之后,上线领导会帮助下属去分析名单上每个人的特点,确定重点对象进行详细讨论。

讨论的内容包括这个人的年龄、性别、习惯爱好、目前的职业、生活状况等等,从而分析什么样的人加入行业的可能性最大、以及应该用什么样的谎言骗来?听到这里成天乐才明白,于飞之所以会给自己打电话,是认为他很好骗,而且骗来之后加入行业的可能性也很大。于飞的上线是刘书君,看来他也是刘书君帮助于飞选中的。

其实在旁观者眼里,傻呵呵的成天乐确实是最理想的下手对象。他大学毕业后没有正式工作,独自在外地打零工混日子,这种人家庭背景也不可能太好、骗来不会惹太大麻烦;但他曾经又去欧洲留学,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会太差,社会交往关系也应该有一些。

台下坐的这些人,都是曾经被这么骗来的,但现在却听得很认真,因为领导讲的是成功开展业务的“秘籍”啊!台上的云少闲此刻就自称“授人以渔”,让学员们很是振奋,忘记了气息的污浊和环境的燥热。

这果然不是一开始就能听的课,要经过一系列的洗脑,让人们坚信他们来到这里是拣取黄金的,骗人行为是善意的、是帮助自己与他人走向成功,才会顺理成章的接受这种培训。假如成天乐来到这里之后没有出现意外的状况,很难说他今天不会和其他人一样,也陷入到这种扭曲的心境中。

说起来,成天乐没有经历传销团伙所期待的转变,需要感谢两位朋友。一位是“耗子”,是它让成天乐无暇旁顾、传销团伙安排的一系列手段几乎都成了无用功;另一位是白少流,他就像一片污浊中毫不沾染的清晰,简单直接的说透了很多事情的实质,沿着白少流的话去看眼前的事情,会自然有一种感觉——哦,原来真的是这样啊!

而成天乐的兴致却不在传销团伙的业务上,也不在白少流讲的那些道理中,他的目的很单纯,一开始就是为了找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后来被莫名出现的“耗子”吸引的了全部的心神。他要在这里修炼,只有上课的时候才能找到修炼的感觉,所以他要上课!

但在今天这节课上,成天乐却没有进入那奇异的状态,因为一开始他就被云少闲讲的话吸引了。就算是傻子,也得搞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被骗来的吧?而台上讲的就是行骗的过程,成天乐听完之后是恍然大悟。

云少闲接着往下讲,又是老套话了——关于在开发市场时如何摆正心态?云领导又介绍了好几位名人经历了很多挫折最终走向成功的故事,鼓励大家一定不要遭遇困难就气馁、坚持就是胜利云云。假如白少流在这里,可能又会说:“无非是胆子更大一点、不要脸更彻底一点……”听到这里的时候,成天乐渐渐觉得很无聊,莫名有点怀念起白少流了。

成天乐本意是为了到课堂上“修炼”,而今天上课却没有修炼,云少闲一开始讲的内容他很感兴趣,讲到感觉无聊的地方时,成天乐还在等着听后面的内容,因为他心里想搞清楚两件事,关于公司内部的纪律规定,是不是像于飞说的那样——不可以私下借钱?是不是像刘书君说的那样——男女业务代表之间不可以太亲密?

等了半天,云少闲终于讲到公司内部的各项规章制度,果然有这些规定。成天乐还听到了一条很感兴趣的内部制度,原来这里也不是白吃白住。被骗来的新朋友看似不用交钱,其实是介绍人垫付的。而正式入伙成为业务代表之后是要交食宿费的,每天十五块钱。

连吃带住一天只要十五块钱,实在很便宜啊,但也得想想食宿的条件。成天乐住的那套房子,三室一厅的结构、位于很偏僻的郊区,晚上厅里睡了六个人,另外两间屋里每间也睡了四个人,只有成天乐所住的那间小屋只睡了他一个,总共住了十五个啊!食宿费一天是二百二十五,一个月就是六千七百五,再想想团伙里那种伙食标准,公司并没有在这些人身上贴什么钱。

而成天乐也根本没准备花这个钱,他倒不是想讹诈于飞,因为来之前就说好了管吃管住,所以他才会跑到苏州“工作”。听说了这条规定,他更加打定主意不能交钱入伙了,因为那样的话,他的身份就不再是“新朋友”,而是正式的“业务代表”了,食宿需要自己掏钱。如果还是“新朋友”的话,他每天十五块的食宿费就要由于飞掏,这可不是他跟于飞借钱,而是合理利用公司的制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