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7章、釜底抽薪,断缘而无伤

沈四宝苦笑道:“你刚才不在,没看见那个场面。有一位原先在乡下养猪的大婶,不断地和我谈授人以渔的道理,质问我为什么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成功升E级?坐在那里拉着我没完没了啊,堪比高手的神念攻击!我实在头疼得受不了啦,所以才反客为主,干脆也开讲吧。”

成天乐一把抓住沈四宝问道:“神念攻击?什么意思?能不能解释一下?”

成天乐遇事不爱往心里去,但也很能抓重点,对感兴趣的东西倒是很上心的,可惜他除了吃喝玩乐以外对其他方面的兴趣实在太少了,只是如今又多了“耗子”教的“修行法诀”。“耗子”自称是一道“神念心印”,成天乐朦胧的好似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他又不完全理解。刚才听见沈四宝无意中提到“神念攻击”这个词,当然要问个清楚。

沈四宝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你可不知道那位大婶有多烦人啊,一副热情洋溢的样子,颠三倒四、没完没了,说得我都快想砍人了!”

成天乐呵呵笑出了声:“消消气,别往心里去,你这么有学问的人干嘛和她一般见识?”

沈四宝瞄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幸灾乐祸吗?别高兴得太早,今天领导找你谈工作了吧,不久就会有人来辅导你,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

成天乐也暗暗有点担忧起来,又凑近了一些悄声道:“老四,既然你这么有学问,我能不能请教一个问题。假如有人想逼你打电话骗人,你又不愿意,该怎么办呢?”

沈四宝就像看一个白痴那样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反问道:“那些电话号码,你不看通讯录都能记得住吗?”

成天乐答道:“当然记不住,哪能一个个都背下来,除了我自己家的电话,其他的全得看手机通讯录。”

沈四宝不紧不慢的又说道:“你手机里的通讯录对你很重要吗?如果是那样的话,算我没说。”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真是太聪明了!多谢、多谢!”说完话悄悄走到洗手间把手机掏了出来,将上面存的联系电话全部删除。这下好了,就算传销团伙想让成天乐打电话骗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打给谁了?

其实沈四宝教成天乐的是釜底抽薪之计,实在算不得高明,也只有成天乐这种傻乎乎的家伙才想都不想就照办了。生活在现代资讯社会中的人们,和人打交道、做生意、进行各种交流,距离上的限制已经很小,如果偶尔把手机丢了倒不算大事,可是把长期以来积累的各种联系方式都丢了,那可是很要命的。

比如有的生意人手机里存着上千个号码,平时有些联系人根本想不到也用不着,可某些时候却必须要联系上,否则某些事情就要命了。再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刚认识的男女朋友约会,约定在某家大商场附近见面,虽然指定了大概位置,但是不知道对方的手机号码,可能根本连人都找不着。

把手机里的记录全部删了,又没有做备份保存的话,就等于把以前所积累的各种社会资源和社交关系都暂时割裂了大部分,假如真有什么事需要联系谁的话,那只能瞪眼哭了。还好成天乐既不做什么生意,也没有什么朋友必须要保证能联系上,才会傻乎乎的这么干,干完之后还很得意。

但成天乐还算留了个心眼,他认识的朋友大多都加了QQ好友,这些人的联系方式等有机会上QQ再一个个去问吧。

这天夜里,成天乐虽然明知自己不太可能进入那种奇异的状态,但还是坐在地铺上试了试,果然没有成功,反而显得有些心烦意乱,躺下来睡觉时又失眠了,就连客厅里传来的鼾声都听得那么清楚。于是他溜出卧室,贴着客厅的墙角走到阳台上去透透气。阳台上也有两个人在乘凉,还在那里小声地说着话,听声音是沈四宝与白少流。

沈四宝:“下午被那老娘们纠缠得实在有点受不了,这里呆不下去了,我要走了。”

白少流:“谢谢你把我叫来,还主动掏钱帮我交了产品费。”

沈四宝:“客气什么,你也帮过我的忙。要不然我就被那个老江湖给骗了,损失钱财倒没什么,但是栽那样的跟头可是太丢脸了!”

白少流微微一笑:“你和那人在吃饭的时候谈生意,我坐邻桌,趁那人上厕所的功夫,我只是顺便提醒你一声。你年纪不大却也是老江湖,但那人手段高明、有破绽你没看透,我偶尔听见你们说话,恰好发现了一点问题。”

沈四宝:“你说想找一个地方观望世间人心欲念,我恰好想到这么一个地方,还满意吧?”

白少流:“这地方很合适,该看的也差不多了,你还有事要忙,而我的事情更多,现在就走吧。”

沈四宝:“我很好奇,你那仿佛能看透人心的本领,就是这么历练出来的吗?”

白少流笑了笑:“有些感觉可能是天生比较敏锐,人们的喜怒哀乐,不像他们自以为的能隐藏的那么好。但观言行知人心,的确是一种历练,这就是所谓人相、我相、众生相吧?”

沈四宝:“哦,听你说这句话,难道是佛门修士吗?我看着却不太像啊!”

白少流摇了摇头:“不算是,似是而非。世上的感悟总有相通、可借鉴之处,每个人的福报也是不同的。”

沈四宝:“福报?那你对所谓今生来世之说又是怎么看的?”

白少流又笑了:“众生皆是再来人,纠结这些没有意义,只看现在是什么德行!”

沈四宝点头道:“多谢指点!我是江湖风门中人,感触最深的地气灵枢、人天互感,对这方面所思却是不多。”

白少流:“难怪你对环境的体察那么敏锐,总呆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感觉很不舒服吧?那就赶紧走。”

沈四宝突然扭头道:“成天乐,既然都听见了,那你走不走?想走的话,我现在就带你走,回屋收拾一下行李,我在阳台上等你。”

成天乐还有点迷糊,揉了揉眼睛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我好像没太听懂。”

白少流:“能听见就算有缘,听懂什么算什么吧!你都听见什么了?”

成天乐:“我就听明白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好像又说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现在想走了。想走掉不太容易啊,别看这里好像没有保安警卫,其实盯得可紧呢,你们想怎么走?”

沈四宝一指阳台外:“天大地大,怎么不能走?”

成天乐嘴张得老大:“啊,这里可是四楼啊,你们想从阳台上爬下去?太危险了!”

沈四宝微微一笑道:“四楼很高吗?你想走,我可以带你走,保证不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危险。我看出来了,你不是这里的人,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成天乐压低声音惊呼道:“老四,原来你是武林大侠啊!会轻功能飞檐走壁?”

沈四宝差点笑出了声:“差不多吧。少废话了,你走不走?”

成天乐摇头道:“我不走,这里管吃管住,有的姑娘又挺漂亮、对我还挺好,我才舍不得走呢!……老四啊,既然你会功夫,能不能教我几招绝技,到时候我学会了,不就可以自己走了吗?”

沈四宝差点没给他一拳,皱着鼻子道:“在这个乌烟瘴气的鬼地方练功?你就好好练练心吧!我的功夫可是家传的,你想学去找别人。给机会你不走,回头后悔可就晚了。”

白少流冲沈四宝摆手道:“他愿意留下自有他自己的想法,你就不必勉强了。”然后又扭头冲成天乐道:“我这几天说的话,你都记住没有?人是如何自堕妖行的,你还没看够吗,真的不想走?”

成天乐仍然摇头道:“我真的不想走,还有事呢!”

白少流:“既然如此,你就回去睡觉吧,别站在这里说话让屋里的人起疑。”

成天乐点头道:“行行行,我回屋睡觉,掩护你们逃跑!老白、老四,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啊?”

沈四宝笑道:“你把手机里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何必再留我们的?看缘分吧,有缘自会再见的。……我们在这里买的两套产品懒得带走了,就留给你吧。”

成天乐夜里起床,正好撞见了沈四宝和白少流在谈话,沈四宝好意要带他走,但成天乐却坚持要留下。沈四宝原来是一位“高手”,会“家传功夫”,这让成天乐很是羡慕。但现在的成天乐也有自己的秘密,他有“耗子”所传的“法诀”,呆在传销团伙里就是为了“修炼”,心里想着弄不好有朝一日,他比沈四宝还要厉害呢!

成天乐回屋睡觉,一边竖着耳朵听阳台上的动静,可他什么声音都没听见,也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这天夜里他又做了个梦,梦见的却不是和“耗子”谈话,而是站在一只像牛犊那么大的耗子身上飞檐走壁,最后又腾云驾雾,总之是修炼成了高人……再后来被唱歌声吵醒了。

醒来之后,他发现枕头旁边多了几样东西,两份女士护肤品“千姿美”与两份男士护肤品“百态骄”,正是该传销团伙的两套“产品”,应该是沈四宝和白少流留给他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