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5章、旧事重提,彼见欺亦怒

于飞被成天乐提起往日不算光彩的经历,很是尴尬地说道:“是有这么回事,你回家怎么说的?”

成天乐:“我能怎么办呢?只能说那五千欧元被我从银行取了出来放在枕头底下,结果被一起合租的同学偷走了!”

刘书君又插话道:“把五千欧元的现金从银行里取出来放枕头底下,你傻啊?就这话,你爸妈能信吗?”

成天乐一摊双手:“不信也没办法啊,反正钱没了!我表哥当时也在德国,就和我住在一起,他帮我圆的谎,说是合租同一所房子的另一个中国同学把钱给偷了。那个同学家境一般,在德国开销很大,还和一个女同学同居,临走需要一大笔钱。我爸妈也没法追究这件事,就算知道我在撒谎骗钱也只能算了,但以后我再玩这一套,就一点都不好使了!”

于飞突然听出来不对劲,一把薅住成天乐的衣领吼道:“和你们合租一套房子、还和女同学同居?那不就是我吗!”

成天乐:“说的就是你呀,有什么好奇怪的?谁叫你和我住一套公寓,当时那点子又是你出的?我表哥如果说的不沾点边带点实话,能过得了我爸妈这一关吗?他可是把你的名字、家住哪里都说出来了。不过你放心啦,我爸妈也不信,就是没有再追究而已。就算追究,中国的派出所也管不了德国的盗窃案,而且一点证据都没有。”

于飞恼怒道:“当然不可能有证据,我也没干过,这不是栽赃嘛!”

成天乐拨开他的手道:“于飞大哥,你别激动啊,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也没什么损失!我表哥说的都是善意的谎言,帮助我解决问题,只是借你的名字用一下,对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吧?要不然你发现了这么好的行业,为什么偏偏要给我打电话,叫我来一起走向成功呢?”

于飞仍然一脸怒意,却有点说不出话来,云少闲咳嗽一声道:“于经理,成经理说的有道理,你们就不要再扯这些事情了,先谈正经工作。”

成天乐转身冲云少闲道:“我谈的不就是正经工作吗?于经理要我跟父母骗钱,我爸妈已经学精了,骗不到的。”

刘书君又说道:“那也未必呀,你只需要换个借口。比如你在外面受了伤,需要医疗费;或者打架把人打伤了,需要付别人医疗费。也可以说你和女孩子同居,不小心让人怀上了,去做人流急需用钱。一般这个借口最好用,几乎是百试百灵,有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

成天乐断然摇头道:“这个办法肯定不行,我今年二十五,爸妈认为我已经不小了。如果听说这个消息,他们肯定不会给我汇钱,而是直接飞过来准备抱孙子,还会想尽办法劝我赶紧回去把婚事办了,我还不了解他们?可我上哪给他们变出来一个女朋友啊,再说也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从事行业了!”

刘书君的眉头微微一皱:“那可以找别的借口,比如说你在外面嫖娼被公安局抓住了要罚款,这个法子也是很灵的。不要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反正你在欧洲也逛过红灯区,要知道等将来你成功之后,这些小事都不过是成功者的花边新闻而已。”

成天乐断然摇头道:“不行,你可不知道,那次的事情虽然就那么算了,可是亲戚都知道我在撒谎,暗地里都怎么说我呢!我已经决定了,不再骗父母的钱了。”

于飞:“你又不是没骗过!”

成天乐反问道:“我就不能改邪归正吗?在你的帮助下,我加入了咱们这么好的行业,算不算改邪归正?”

这两个人说着话又要吵起来了,云少闲板着脸劝阻道:“成经理,看来你还是没有端正心态呀!这不是骗,只不过是家人在你身上的投资,将来你会给他们千倍百倍的回报。想明白这一点,你就会清楚该怎么做了。”

成天乐又转身道:“请领导放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能不能让我和于经理单独谈谈?”

云少闲一指旁边的小门道:“不必出去,你们有话要私下说的话,可以在里屋谈。”

成天乐把于飞拉进了旁边的小屋,拽着胳膊不撒手道:“于飞,是你说的,这是人帮人的行业,对吗?”

于飞沉着脸道:“当然是,课你也上了,人你也见了。”

成天乐:“只要成功发展两名下属,再让下属用同样的方式去开发下属,用不了一年半载就能升为A级,到那时月薪十几万呢,对不?”

于飞脸色缓和下来:“对呀,说的不就是嘛!你出现在这三千八百块算什么啊?”

成天乐笑呵呵地点头道:“对呀,我是你开发的下属,我的成功就是你的成功,反正将来要赚那么多钱,这三千八百块你先帮我垫着吧!为了成功,你会在乎这点付出吗?”

于飞有点傻了,没想到成天乐打的是这个主意,断然摇头道:“你干嘛要跟我借钱?”

成天乐笑容不改:“因为我们关系好啊!要不然,这么好的事业,你怎么偏偏想起我,让我来加入呢?就像那个拣金子的故事,你在山上发现了遍地黄金,就想起来给我打电话!都铁到这个程度了,三千八百块钱算什么?再说了,你当年在欧洲逛红灯区,我可是帮你付过五百欧元的,经过这么多年通货膨胀,你今天帮我付三千八百块人民币,也不算什么吧?”

这话说的让于飞很是无奈呀,成天乐是他骗来的,现在再让成天乐去骗钱的时候,成天乐居然打起了他的主意。其实他不清楚,成天乐刚刚发现自己被骗到传销团伙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个“对策”,反正这里管吃管住,假如要钱就和于飞借——不找他又找谁呢?

于飞有点应付不了成天乐,只得也搬出了杀手锏:“我们公司有内部纪律规定,业务代表之间不可以私下借钱,如果两人之间产生私下借贷关系,必须经领导同意。”

成天乐追问道:“有这条规定吗?我这几天怎么都没听说呢?你就别骗我啦!”

于飞赶紧解释道:“真的有规定,那是正式业务代表上的心态课和纪律课上讲的内容,你还没听过呢!”

成天乐的手抓得更紧了:“哦?那我要去听!听完了才能相信你。”

于飞:“行,我带你去听,你想听什么课都行,赶紧把手松了!”

成天乐却仍不松手,凑近了小声道:“于飞大哥,你私下里借给我钱,不告诉别人,谁能知道你违反了公司的规定呢?”

于飞一脸正义凛然状,大声道:“不行,加入行业的心态一定要端正,一言一行都要自觉!我怎么可以私下违反公司纪律借钱给你呢?坚决不可以,我不是这种人!”说完话赶紧挣脱成天乐的手,推开门跑进客厅,告状似的冲云少闲道:“领导,成经理要跟我借钱!”

云少闲眼神中有一丝阴沉之色,却颇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道:“你们俩说话那么大声,我都听见了!……成经理,于经理说得对,公司确实有这个规定,业务代表之间不能私下借贷。”

成天乐也走出门道:“这我不知道啊,我要去听课。”

云少闲看了他一眼,好像在琢磨这个人,过了片刻微微一笑道:“从现在开始,你想听什么课就听什么课,只要不耽误正常的业务开展。这样吧,你明天就去好好听听公司的业务纪律与从业心态课程。如果还想不通,我会组织业务骨干给你做思想工作的,帮你一起想办法,一定可以成功。”

成天乐摸了摸后脑勺道:“谢谢领导,也谢谢大家,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其实办法领导就有啊,现在就能解决,只要你说一句话。”

云少闲哦了一声道:“我说什么话?”

成天乐:“于经理刚才说了,公司有内部纪律,业务代表之间不许私下借贷,借钱要经领导批准。那你就批准于飞借我钱,不就解决了吗?”

原来成天乐想到的是这个办法,于飞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云少闲微皱眉头道:“私人借贷关系是自觉自愿的,他不提出申请,我谈什么批准?如果他不想借,你也不能强借啊?就算他想借给你,我现在也是不会批准的。”

成天乐哭丧着脸道:“为什么?”

云少闲语重心长地说道:“成经理,因为你还没有认识到自身所具备的潜能,没有克服成功路上心态的障碍,没有尝试着去战胜自我。你要求接受更多的培训是对的,一定要放下包袱、解放思想,我会找老业务代表给你做辅导的。……刘书君,你现在带成经理回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