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4章、自欺欺人,岂窃得心安

今天白少流反常的没有开口说话,一直在“修炼”中的成天乐又是被歇斯底里的欢呼和鼓掌声惊醒的。这节课翻来覆去讲的其实就是一个要点,要台下的人如何去说服自己怎样忘记为人廉耻的底线,毫无心理负担甚至殚精竭虑的去骗人。最后台上的这位“领导”让大家一起高呼——“战胜自我,才能走向成功!”

回去吃午饭的路上,于飞不再紧盯着成天乐,看现在这架式成天乐已经完全动心了,表现得这么积极,不用再担心他会溜走,况且行李和随身物品都在宿舍里呢。

虽然一上午什么都没干,但是成天乐却觉得特别累,浑身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疲惫感。他可是在石头上端坐了一上午连动都没动啊,保持这种中正的身姿当时感觉很舒服,事后也很奇怪的没有觉得腰酸背疼,但莫名却感觉体力消耗极大,就像不知不觉中徒步登上一座摩天大楼似的。体力的莫名消耗给成天乐带来的最深切的感受就是饿、特别的饿!走在半路上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成天乐只想快点赶回去吃饭,一边走一边还在回味无比新奇的感受,此时才能体会到心神所遭遇的巨大冲击,他以前从未以这样一种方式与观察与感受身边的世界。就在这时,突然又有人问道:“成天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不知何时,白少流就并肩走在他的身边。这个人有点怪,成天乐无可奈何的呵呵笑道:“老白啊,那么多人,你怎么总是有问题偏偏要问我呢?”

白少流也笑了:“因为我看见你觉得投缘嘛!刚才在课堂上,有人仿佛恍然大悟,有人精神振奋,有人困惑不解,有人暗怀愤恨。只有你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却又好像把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我觉得你挺有意思。”

成天乐暗生警惕,难道“耗子”的秘密真的被此人察觉了?他尽量笑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反应、还把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白少流一耸肩:“因为你根本没有欢呼鼓掌,也没有面带不屑,而是一副笑呵呵看热闹的样子,这一眼就能看出来啊!”

成天乐真的笑了:“老白,你是来听课的、还是来看听课的人?”

白少流:“我在这里就是个旁观者,想问你个问题——有一件事情明知道不对,可是这里的所有人都说它对,在这样一个封闭的、不清楚有什么未知危险的环境中,你也不得不说它对。这是被迫压抑了良知、还是久而久之失去了良知?”

成天乐不笑了,微微皱起眉头道:“你是说今天的课还有课上那些人吗?干嘛说的这么复杂?其实他们就是想骗人,找个借口和理由告诉自己——这么骗人是好的、是应该的,然后心安理得的去行骗。今天的领导说得挺好听,什么放下思想包袱、战胜自我,其实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这些话,你上次不是已经说过了?”

白少流:“原来你都听见了、也都记住了,倒是让我有点小意外。”

听见这话成天乐微微一怔——有点不对劲啊?不是白少流不对劲,而是他自己不“正常”。以前听课,老师讲什么他很难记得住,几乎一大半都还回去了,等到有人提醒时他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我听过呀!可是刚才白少流什么都没提示,成天乐自然就想起课堂上所发生的事情,要知道当时他根本没听课,而是在奇异的状态中修炼!

“耗子”说过,所谓的修炼入门,就是在奇异的宁静中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律动呼应,那什么是这个世界的“动”呢?身心所处的环境、一切光影声色都包含在其中,也包括台上老师的讲课。成天乐竟然以一个观察者和感受者的身份,能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尽管不是每一个细节都丝毫不,但也能明其大概。

哇!难道这就是修炼的神奇?成天乐又有些暗暗激动了,这是一个新发现啊。

见他又在那里偷着乐的样子,白少流仿佛自言自语道:“其实这不过是一念贪欲膨胀的扭曲放大,那些人首先要相信那么做对他们自己有莫大的好处,然后才能让他们忘记廉耻、颠倒是非。他们会自己说服自己,人生的成功就应该这样做,逐渐人性泯灭、从容为恶。”

成天乐闻言莫名打了个冷战,拍了拍白少流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老白呀,我知道你是明白人。但是需要低调一点,才好找机会溜走!这里肯定还有人没有真的上当受骗、也想找机会脱身,你看看人家多低调。”

白少流淡淡一笑:“我无所谓高调低调,就是冷眼而观。成天乐,你知道人为什么会被妖魔化吗?”

成天乐愣了愣:“妖魔化?什么意思?你是说公司里那些业务精英吗?其实他们很热情的,每天还帮我挤牙膏、叠被子、洗衣服呢。他们就是被骗了而已,也怪可怜的。”

白少流神情有些古怪,微微摇头道:“你这个样子有可能是无奈,也可能是乐在其中,可有些人不同。你现在只看到了面,但是很快就会了解人性扭曲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言行。下午不是有领导要找你谈工作嘛,做好思想准备吧。”

这一上午成天乐的体力消耗莫名非常的大,中午足足吃了四大碗米饭。对于自己的饭量大增,成天乐自有解释,是因为传销团伙里的菜太缺油水了,难怪那天在荣阳楼请刘书君和于飞吃面,他们俩会吃那么多——谁也不是天生的饭桶,都是环境所造就嘛,应该理解。

吃完饭于飞来找成天乐,说是云领导有请,带着他出了门。穿过七歪八扭的小巷来到另一栋居民楼,三楼一套不大的单元房里,云领导正坐在客厅里等他,刘书君也待在一旁。云少闲一见成天乐,很有风度的摆手道:“成经理,快坐!天热,喝杯冰水。”

今天要谈的“工作”主题只有一个,就让成天乐购买产品成为公司的正式业务代表,直接点说就是让他掏三千八百块钱。成天乐刚被骗来还没几天呢,照说不应该这么快的,但谁叫他表现的这么好呢?成天乐再想拖延、说要继续考察,有点说不过去了,因为就算交了钱也不耽误继续学习业务啊,像他领悟这么快的人,就应该早点加入行业嘛。

成天乐无奈,最后使出了杀手锏——我没钱!

于飞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说过不必带太多现金,成天乐带了一千块,请了一顿饭买了一幅画,目前兜里还剩一百多,当然是远远不够的。刘书君适时插话道:“你在饭店里付钱的时候,我可看见钱包里有银行卡,卡里没钱吗?”

云领导不动声色地说道:“成经理,我们可以派人陪你一起去银行取钱,以保证你的安全。”

成天乐苦着脸说道:“那张卡早就废了,连密码我都忘了!我原先连房租都付不起了,于飞大哥给我打电话说管吃管住待遇还好,我立刻收拾包就过来了。……于飞,我的情况你都清楚啊,是不是这样?”

别看成天乐说得貌似诚恳,可他还是打了埋伏,他的银行卡里还有两千块钱,尽管不够交产品费的,但也不是废卡。不过他的处境于飞的确有所了解,无声地点了点头。刘书君眨了眨眼睛问道:“这其实没有关系,很多人来的时候都没有带够钱,成天乐,你真想加入行业吗?”

成天乐点头道:“我想留在这里继续考察、学习!”

于飞说道:“成经理,你可以打电话向父母求助啊,让他们给你汇一笔钱。就连上欧洲留学都能给你掏钱,这么好的事业,再资助你一笔钱很简单!”

成天乐苦着脸反问道:“你要我怎么说呢?实话实说吗?那肯定没门!”

于飞:“你在课堂上难道没有听到‘拣金子’的故事吗?你可以找一个借口,比如你遇到什么事急需用钱,你父母怎么会不给呢?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欺骗、是你人生成功的起点,等将来发了大财开着奔驰宝马把二老接到别墅里,他们都会为你骄傲的!”

成天乐直摇头:“于飞呀,这一招已经不好用了。”

于飞:“为什么?”

成天乐眼珠子一瞪:“因为你呀!”

于飞纳闷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成天乐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你忘了吗?我们在欧洲快回国的时候,是你说好不容易来一趟,没有去逛逛传说中的红灯区实在太遗憾了,一定要拉我去。我当时买完机票就没钱了,就是你给我出的主意,让我骗家里人,说事情有转机,又联系到另一家语言学校可以上预科,我爸妈又给我寄来五千欧元,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于飞:“是有这么回事啊,我记得你当时也挺开心,但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成天乐:“你倒是玩得开心,自己的钱花没了,我还帮你付了五百欧元!然后回国说事情没办成,爸妈当然要问我五千欧元哪里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