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3章、黄金遍地,事反常为妖

成天乐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好学、坚决要求去上课?这可是他在学生时代从未有过的事情,简直就是个奇迹,假如让他爹妈知道了、假如不是传销课,二位长辈会笑得合不拢嘴的。只因为成天乐意识到一件事,要想再听见“耗子”的声音,得到那神奇的“修炼法诀”指引,只能再回课堂去听课,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这是从实践中总结出的经验。

这天上午成天乐去听的是业务流程课,本来这样的课程是要交钱成为正式业务代表之后才能听的,鉴于他的态度出色,刘书君也带他去了。有意思的是,在这个课堂上又见到了白少流,这次是坐在他前面。白少流看见成天乐,微微一皱眉道:“你已经交钱入伙了?”

成天乐神神秘秘的小声道:“还没有呢,是我自己坚决要求来听的!”

白少流释然一笑:“那就好好听吧,看你的表情,就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成天乐不是来听课的,而是因为他发现只有在听课的时候才能找到感觉,所以要试一试。这一试就试出“规律”了,当他假装上课在脑海中企图寻找“耗子”的踪迹时,是不会成功的,只有当他暂时忘了“耗子”这回事,企图真的去听课,才会进入那种奇异的状态。

其实这是他的老习惯,以前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就喜欢走神,这种走神并不是胡思乱想,就是听不进去,听见也好像没记住的样子。

果然,当成天乐暂时忘记“耗子”去听台上的讲课时,那奇异的感觉又出现了,最初并不是脑海中的声音,而是身体的莫名反应,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的姿势变得端正,否则就会感觉不舒服。然后他就进入到一种奇异的状态中,台上讲的课每一句他都听得见,可是就像过耳不留,仿佛五官感应已经退守到脑海中的世界。

成天乐根本没有想该怎么去形容这种状态,而是自然开口道:“耗子,我又来啦!”

“耗子”的开口并不是通常人们所理解的声音,而是脑海中自然出现的一道心印神念,它又说道:“很好,你已能入境自如,这才谈得上修炼,不要错过这机缘,静心体悟吧。”

成天乐:“体悟什么?修炼什么啊?”

“耗子”有些奇怪地反问道:“难道你没有体会吗?就是这种感悟天地、体会身心的感觉啊!当你踏入此种境界难道不美妙吗?去体会你是如何存在、如何与这天地之间互动,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晰!”

成天乐纳闷地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修炼?”

“耗子”答道:“这只是入门而已,否则谈不上修炼。一切才刚刚开始,不要着急,等你有所成就之后,自然会明白的。”

成天乐自作聪明地说道:“哦,我明白了,难怪电影电视里那些高人没事就要打坐。”

“耗子”:“什么是电影电视?”

成天乐:“这你都不知道?嗯,也难怪,你是耗子嘛!你也不要着急,既然我们接上头了,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的,现在我要修炼了!”

在他以前的概念里,所谓修炼就是影视作品或者小说中描写的什么运转法力、呼风唤雨、法宝乱闪一类的场景。但是“耗子”让他做的,倒也很像那些神仙大侠的打坐闭关,却没有太多的提示,就是要他自然的在现在这种心境中去体会。其实成天乐与那位谁也不知该怎样形容的“耗子”都不明白,成天乐为何要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入门?

别提妖修法诀了,就算人间修士的自古传承法诀,得到了也不等于就可以去修炼成。哪怕那法诀能用文字写出来,字字都能让人看懂,也很难达到文字所描写的那种状态。更何况越是入门的法诀,就愈加深奥难解,若不得指点,仅仅看典籍自己瞎琢磨照着练,几乎是没用的。因为人的心境变化,有太多条歧途。

无论何种修行传承,入门之初都要寻找一种相应的心境。人在平常时很难能让身心进入到那样的状态,就算偶尔捕捉到了,也是转瞬即逝。这与在健身房举杠铃练肌肉完全是两回事,不是一句“勤修苦练”就能够突破的障碍。比如有人读佛门止观,按自己对典籍的理解打一辈子坐,也可能进入不了真正的观境。

心境来源于心性,与日常言行中的身心状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修炼传承讲究师徒缘法,但从来都没有人指点过成天乐如何进行身心调摄,至于各种观法、诵法、息法、身姿摄要等等,他更是一概不知。要是平常的时候,他就算得到了法诀,也不可能窥入门径,就像传销团伙那些经理听沈四宝讲《齐语》,就算听见了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各派修行入门法诀,讲究的“垂帘逆听,内应外感”、“洗心退藏,涵养本源”、“意守丹田,一阳生动”、“具缘诃欲,弃盖调和”等等等等,若无师承的调摄法门的随时指点护持,就算字面上的意思和各种注疏都看懂了,但真正进入那种状态却很不容易。

成天乐并不清楚自己无意中进入了“垂帘逆听”的收摄法门,在这种状态下去涵养身心与天地万物相呼应的那一丝本源。说起来玄妙,其实真正进入这种状态却很单纯,单纯的接近于朴素,就是体会的自我的存在。人为什么会存在、通过什么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不必去深思,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体会。

成天乐真的有所体会,台上讲课的声音每一句都变得那么清晰,甚至连台下那些学员们的呼吸声也变得清晰可闻,墙角边有几只耗子悄悄地溜过,地上还有几只小强爬了过去,成天乐竟然都感应的清清楚楚!但他又好像听而不闻。这种感应也不能说是听见的,总之似是五官形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知。就因为这种感知,他才能意识到周围世界的存在——而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存在状态,就是由这些感受汇聚而成,渐渐清晰可辨。

这可不是人间修士的修行法门,而是典型的妖类自感修行入门之法。

成天乐进入这种状态当然无比新奇,但他身处其中时,体会不到激动或者震撼,只有在回过神来才会意识到这体会给他带来的巨大冲击。成天乐眼帘微垂仿佛是似睡非睡,而台上的讲师仍在授课,今天讲的内容是各初级业务代表开发市场的流程与技巧,按照外行话来讲,首先就是怎么骗人。但是在这个公司内部培训时,说法却不太一样。

台上的讲师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鼻梁上架着眼镜,竭力扮成一副学者像,自称是该公司的一位B级领导,首先给大家讲了个“拣金子”的故事。故事大意是有一个人走到山上,发现满地的石头都是黄金,他想打电话告诉朋友来拣金子,但又知道别人不会相信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找了另一个借口骗人来。

领导问道:“诸位,你们说这是骗人吗?到来的人发现真相之后,只会感激他!我们都是从这条路走过来的,来到这里发现了深山里的黄金,还需要更多人来帮助我们合力开采。你的成功,就是建立在他人成功的基础上。首先第一步,就是能让人到这里来,看到与接受这一事实,这是事业成功的起点!”

这是针对已经交钱入伙的“业务代表”们所上的第一课,要谈的就是怎么继续骗人,比如于飞把成天乐骗来,然后成天乐决定加入行业再去骗别人。它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还不是怎么骗人,而是如何看待这种骗人的行为?

经过前期培训,使人相信加入该公司便是踏上了一条走向人生成功的捷径,那么就要在自我意识中坚信——开发业务的行为绝不是骗人的,而是帮助他人、也帮助自己走向成功,只是通过一个个善意的谎言而已。

就像白少流那天所说的,骗人先骗已,这些人要让自己都进入到一种状态中,坚信他们的行为不是在骗人而是在帮人。否则的话,他们在给熟悉或不熟悉的朋友打电话时,三言两语就会露出破绽。要把鬼话说的跟真话一样,坚信自己这么做是对的,听上去才会可信。假如他们内接受了这种观念,虽然人看上去还正常,但是心态以及思维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

在平常游戏中各种“放开”的玩,到现在让自己形成这种观念,就像演戏的演员已经入戏,不自觉跟着剧中那个角色去思考、做出那样的行为。假如不是在这种环境中,没有经过这个过程,谁都会认为这种欺骗行径超出了道德上的羞耻界线,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这种羞耻心了,就像进入到一种奇异的、常人难解的状态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