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2章、一念怀私,以妖诀自喜

好不容易才和“耗子”聊起来,一转眼又被人打断了,成天乐有些懊恼的回头道:“老白啊,你听课就不能认真点?”

白少流淡淡一笑道:“我听得很认真啊,只是觉得你有点不对劲而已。”

成天乐可不想告诉他自己的秘密,只是反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少流仍然笑道:“成天乐,我问你个问题,什么是常识?”

成天乐答道:“就是大家都知道的。”

白少流:“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成天乐:“大家都那么认为,而且显而易见,自己当然也知道了,比如人活着要吃饭。”

白少流又问道:“假如一件事情,显而易见是不可能成功的,可是有人不断地告诉你成功的范例;你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说事情应该那么做,是否也会形成一种所谓的常识呢?”

成天乐突然心有所悟,想了想答道:“倒是有这种可能啊,比如从一开始就把猫叫做耗子,只要所有人都这么称呼,那么猫的名字就是耗子。”他说话时心情很忐忑,暗自琢磨——难道这个老白发现他的秘密了?

假如是昨天,若有人能理解他的处境、不把他当成精神病,他倒很想找个人问问的,可今天与“耗子”聊上了之后,他反而不想让人知道了。他已隐约觉得自己身上发生了奇迹,而且这种事情也不好轻易与人分享,有那么一点私心眼。

白少流笑了,以目示意台上道:“她讲了那么多,你听了这么久,又听见了什么呢?是不是脑袋有两个声音在说话,一个是你原先的常识,另一个是这里的人要告诉你的。只要不要脸、敢去骗,再拉两个人入伙,让他们用同样的方式复制下去,很短时间你就能赚几百万。假如在平时有人告诉你,这么做就是追求人生成功的光辉道路,你能信吗?”

成天乐笑呵呵地答道:“我当然不信!”说话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老白并没有发现他的私人小秘密,仍然在谈课堂上的事情。

白少流点了点头:“可是这里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事情就应该这么做,如果在这个封闭环境中一直如此,久而久之你所谓的常识也会动摇的,因为大家都是那么说的,还给你举了那么多有名有姓的例子。”

成天乐摸了摸后脑勺傻笑道:“原来你在谈刚才讲的课呀,对不起,我没怎么听,在想心事呢,所以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白少流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这里很多人心中折射出的欲念。有人加入这个所谓的行业,并不是因为那个看似很美的公司制度,而是心中的一丝贪念膨胀。用这么简单、白痴都能干的方式,骗两个人来坐等成功,谁不想呢?就算开始不信,这一丝欲念缠绕心神,渐渐也会说服自己去信。

反正诸事不顺、谋业艰难,何尝不去试一试这种送上门来的侥幸成功?台上讲的课千言万语其实就是几句话——按照她说的办法去做、几年后就能赚到很多钱,而且这个办法很简单。这几句话能勾起人们的贪欲,所以很多人尽管是被骗来的,仍然自愿留下了,又重复着骗人的事情。”

成天乐又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你既然这么想,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呢?不想个办法赶紧走,还有空跟我说这些?”

白少流似笑非笑道:“我只是来看看的,今天在这里感受到了很多人的欲念折射,仿佛内心中有两种声音在对问。”

成天乐低声道:“我有我的状况,你有你的想法;我不是为了发财来的,就是想留在这里。至于你啊,我好心说一句,自己想办法脱身吧。”说完话转过身去继续听课,他不是真想听课,而是想再进入那种奇异的状态,再找“耗子”多聊几句。

可惜事与愿违,他越刻意想进入那种状态,却根本无法做到。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做梦,人不可能让自己不做梦,可是想做梦的时候也不可能说梦就梦。成天乐又琢磨起刚才的经历,他是怎么听见“耗子”的声音的?不是刻意去在脑海中寻找,而是正常的听课!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听课了,听着听着又不知道台上在说什么了。可恰在这时,一片震耳的鼓掌与呼喊声把他给“吵醒”了。只见台上的“讲师”说道:“让我们举起拳头一起高喊——只要相信自己,就一定能成功!”

台下的学员们一起举起拳头高喊,很多人兴奋得满脸通红。这声音不仅把成天乐给吵醒了,而且也意味着今天的课程结束,他该回去吃午饭了。

回去的路上,成天乐又恢复了笑呵呵的神情,但他的笑容与平时不太一样,显得有些贼兮兮、神神秘秘的样子。因为他身上发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心里有了自己秘密。

这世上很多人尽管看上去庸庸碌碌,可是内心深处都隐约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渴望着什么奇迹的发生,能从此一展胸襟抱负、享受大好人生。这种心态也很正常,就算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也是独一无二的,世上就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但大多数人的际遇都是类似的,至于有什么结果,不在于自己想怎样、而在于都做了什么。比如成天乐曾有留学欧洲的机会,这很难得,但他还是现在这副样子。

可是人们仍然渴望着奇遇,平时总忘不了做各种白日梦——能够用简单的方式获得超凡的成功,所以成天乐身处的传销组织往往总能把骗来的人留下一些。

成天乐这个样子,于飞是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因为这就是“新朋友”听完课之后思想有所转变、希望加入行业的反应啊!很多人被骗来之后,进过公司一系列的手段安排,最后动了心、决定留下一起干,往往都是这么一副表情。于飞越想越开心,自己终于要成功开发第一个下属了,再发展一个,就可以升为E级,然后下属再开发下属……那高薪回报与巨额奖金仿佛已经在向他招手。

午饭成天乐又吃了三大碗,一边吃一边偷着乐,于飞也在偷着乐,这两人各怀心思。

下午接着折腾、做各种游戏,成天乐颇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到晚上睡觉,成天乐又在琢磨怎样与“耗子”交流、今天夜里能不能再做那奇异的梦?他已经有体会,上午与“耗子”在脑海中对问,那感觉与做梦是不一样的,至于有什么区别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同。这么一琢磨,结果他又失眠了,大半夜了也睡不着觉,更别提听见“耗子”的声音了。

成天乐干脆坐了起来,拿枕头垫着屁股,学着课堂上的样子在地铺上坐好,试着用这种方式看看能不能与“耗子”接上头?结果还是没用,环境和心理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他进入不了那种奇异的状态,困意袭来反而昏昏欲睡,身子一倒沉沉睡去,又是一夜无梦。

夜里没睡好,第二天成天乐起的还挺早,厅里的众经理还在卷地铺呢,他就出来了,被大家拉着一起唱歌,他亲眼看见刘书君进了洗漱间给他挤牙膏,还把毛巾都叠整齐放在洗手盆旁边。正在唱歌的成天乐赶紧跑到洗漱间道谢,刘书君则冲他嫣然一笑,看来已经从于飞那里了解到他的“思想转变”,笑容是那么的妩媚。这姑娘简单是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可爱了!

虽然是最普通的中华牙膏,可成天乐觉得颊齿留香。牙刷到一半,看着镜中的自己他突然像开窍了般脑海中灵光一闪,叼着牙刷冲出去一把抓住了刘书君的胳膊。

刘书君吓了一跳,怔了一下竟然没有挣脱,回头问道:“成经理,你干嘛这么热情?有点吓着我了!”

成天乐拔出牙刷,口吐白沫道:“我要去上课,吃完饭就去!”

刘书君一怔,随即笑道:“还没正式加入行业之前,该听的课你都听了呀,只要你记住了、有了思想认识,不用每天都去听的,下一步我们该谈具体的工作安排了。”

成天乐语气坚定地说道:“不,我就要去听课,什么课都行!”见刘书君纳闷的样子,他又动了心眼,赶紧补充道:“前几天的课我都没有认真听,感觉有很多地方需要更深的领悟。……以前真是白活了呀,现在才明白了成功的道理!”

见他的语气如此诚恳,刘书君又问道:“成经理,你已经决定要正式加入我们的行业吗?”

成天乐心中稍有犹豫,因为要“正式加入行业”就意味着掏三千八百块钱登记入伙,成为公司的“业务代表”。他既不想掏也掏不出来这笔钱,但仍然很肯定地点头道:“当然想!所以我需要更深入的考察了解,我这人有点傻,上课总是记不住,所以要一遍一遍的听。”

刘书君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就带你去听公司的正式业务代表才能上的培训课,下午再谈工作安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