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10章、见异思迁,感境可侵神

吃完饭本来无事,可是这帮人仍然不闲着,又拉着成天乐一起唱歌做游戏,讲故事和笑话。这看上去很无聊也很荒诞,但对于传销团伙来说却很重要。那所谓的培训课堂并不是团伙洗脑的主要过程,闲暇时不停地瞎折腾其实更有用处。

它不仅让人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填补精神的空虚、获得一种虚幻的充实感,同时也让人没有时间去独自思考,不断跟随着大家所造就的环境一起走。而很多人平常的精神生活多少都感到有点空虚,持续在这个环境中,久而久之也会被一种群体无意识状态感染。

这很像某些教会的传教过程,表面上很正式的宣教布道并不是发展信众最重要的场合,而所谓的教友之间各种交流扯淡活动往往更重要。当代很多地下教会,加入其中的人并不懂真正的教义经典,但他们加入了,原因也与此有关。

成天乐身在其中无法推脱,也跟着大家一起唱歌做游戏,游戏做错了还有惩罚,趁机吃吃其他女经理的豆腐。这一下午,成天乐暂时忘记了发愁,反正搞不清楚自己出了什么状况,发愁也没用,一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夜里,成天乐仍然住那个小单间,这是传销组织对新朋友的待遇,晚上洗漱的时候,大家也都让他优先。折腾了一天,成天乐不仅累了,也无暇想太多事情,可是睡着之后,昨夜那奇异的梦境又出现了。

那细细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呼喊道:“你是谁……你是谁……”

做梦的感觉与清醒时有很大差异,成天乐迷迷糊糊的并不是很害怕,只是在那里听而已,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怪事发生。听到后来大概是烦了,他很自然地答道:“我是成天乐。”

此话出口,脑海中又无声息,成天乐沉沉睡去,直到清晨再度被众人的歌声吵醒。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不知为何觉得特别饿,早餐足足吃了三大碗米饭。

第二天上午成天乐没去上课,而宿舍里的其他人虽然无所事事,但一个个都好像很忙的样子。就在这时,有人高喊一声:“领导来啦!”

屋里的人就像打了鸡血般冲向了门口,云少闲在于飞的陪同下走进了进来,有人俯下身争先恐后的给云领导擦皮鞋,还有人给他打扇子、用毛巾擦汗,其热烈程度就像欢迎什么万家生佛的人物,把成天乐看得目瞪口呆。

这一幕也是传销团伙的老套路,重点去烘托一个人的地位,制造神秘感以及心理上的震慑感,此人说话时仿佛就显得很有威信了。云领导是来找新人谈心的,他在众人的簇拥下到客厅里坐好,问成天乐道:“成经理,昨天你已经初步接触了我们的行业,听刘经理说,你的情绪不是太好,我想你肯定是对这个行业有所误解。”

成天乐赶紧摇头道:“没、没、没,我没误解什么,只是在想自己的事情而已,领导千万别误会!”

这话反倒把云少闲说愣了,他只得自顾自接着说道:“现在社会上针对我们的行业,有很多负面的描述与报道,但我们并不是什么传销组织,而是一家正规的直销公司,是经过合法注册的。我们公司在世界上二百多个国家都有分支机构,有一千万从业人员……”

成天乐又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你们不是传销而是直销,有产品,而且一张身份证只能买一套,采用的是国际上最先进的销售模式。法国前总统的夫人吕布尼、着名喜剧大师赵本山都加入过这个行业……这是领导昨天讲的,我都听见了!”

云少闲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这个成天乐也太配合了,一点抵触情绪和反问质疑都没有,反而显得不正常。本来他要向成天乐解释这个行业为何在社会上会受到很多人的误解、它是合理合法的,却只能让最有希望成功的人加入云云……,现在都不用解释了。

云少闲的神色很快就恢复如常,又温和地问道:“那么成经理是决定留在这里继续考察、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公司的业务、希望加入这个行业喽?”

成天乐很痛快地答道:“是的,我要留在这里继续考察,深入的了解公司,希望早日加入行业……就是不知道待遇怎么样?”

云少闲哈哈笑道:“你很快就会了解的,我们有一整套最完善的制度。”

又闲聊了一番,云领导在众人的欢送声中起身告辞,于飞跟着他一起出门。云少闲板着脸对于飞道:“那个新来的成天乐,反应很不对劲。有很多人刚来这里时假装配合,企图骗取信任趁机溜走。那小子傻乎乎的,也想玩这一套?你一定要留意监督他!这样吧,明天就让他去听正式的业务课,看能不能让他的思想有真正的转变。”

饶是云少闲见多识广,也琢磨不透成天乐,只是觉得此人的反应不对劲,叮嘱于飞要盯紧些、不要让他找机会溜了。其实成天乐这人不用琢磨,琢磨的越复杂反而越糊涂,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留在这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如今身体里出了怪异的状况,成天乐是更加不想走了。

于飞去盯成天乐,就像握紧了拳,却没有处使力气。

这一天又没出门,就在宿舍里瞎折腾,唱歌、讲故事、做游戏。传销团伙里的游戏花样很多,就是为了让人融入一种集体营造的环境气氛中,有层出不穷的新感受,比如有“猫抓耗子”、“学狗撒尿”、“模拟钢管舞”等等,都是带着表演的性质。

玩这种游戏,其实也是不自觉的进行自我暗示的过程,在电影学院的表演课上就有差不多的内容。比如学员在课堂上表演一条狗,趴在地上撅屁股、撇腿、汪汪叫,模仿狗的神态与动作,需要不停地进行自我暗示,把自己就当成一条狗去体会感觉,才能表演到位。演人物也一样,演员拿到剧本,需要代入所演的角色,以这个角色的身份去思考与言行,才谈得上发挥演技。

传销团伙当然不是电影学院的表演系,但同样的道理,一天到晚玩这些游戏,就是为了让人总是处于一种很容易进入自我暗示的状态。这就是看不见的洗脑过程,很多人不明白,只是觉得这些人的行为荒诞或无聊。

玩这种表演游戏,没有气氛的感染一般人是根本放不开的。只有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大家都这样做,才会渐渐投入进去。有人被骗到传销团伙本不想留下,一时无法脱身也只好敷衍,对这种活动倒也是不太反对的,反正闲着也闲着。可是一旦真绕进去了,再上课的时候感觉恐怕就不同了,这是身处其中时很难察觉到的微妙变化。

成天乐也跟着瞎折腾了一天,渐渐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但心里一直惦记着身上发生的事情,所以也不可能玩得太投入,就是做个样子而已。晚上睡觉之前,他暗自嘀咕道:“会不会再做那样的怪梦呢?梦里那个声音究竟想说什么呢?”

从来不喜欢琢磨事情的成天乐,终于有了一件不得不琢磨的事。说来也怪,有了这心思,从来不失眠的他这天晚上却失眠了,在地铺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两个小时才睡着。睡着之后却一夜无梦,直到天明时再度被歌声吵醒。

不知不觉中,成天乐对传销团伙成员早上唱歌已经习惯了,就像军人听见起床号一样,假如听不见歌声反倒有些不适应。起床后洗漱,还是刘书君给他挤好了牙膏,成天乐一边刷牙一边感慨——多好的姑娘啊!假如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简直都想泡她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昨天夜里没做梦!难道那仅仅是偶尔做的怪梦而已,自己想多了?成天乐心下稍安,却又莫名感觉到有一些难以形容的失落。

对鬼神怪异之事,这世上有人坚决相信或坚决不信,然而其他绝大多数人的态度都是将信将疑。其实有些事情看似怪异,但也并非不可能,比如千里传音,在古代被认为是神迹,等电话发明再到手机也普及之后,已经不算什么事了。

绝大部分人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因为那些事离自己太远了,用不着去考虑太多。可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人们的反应都是复杂的,首先是对于未知的恐惧,其次也有强烈的好奇。比如现在的成天乐,害怕的感觉稍淡之后,反倒有点期待有什么奇迹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