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9章、现身说法,观人之妖化

“找平衡”是传销团伙将“新朋友”成功骗进驻地之后,要进行的第一步工作,针对人受骗后巨大的心理落差,进行心理上的疏导或麻醉。其手段并不复杂,就是让团伙骨干成员对成天乐现身说法、讲述自己或他人的经历。

比如张三对成天乐说:“我原先在一家大企业干采购,连工资带外块每个月能拿五千多,但是加入行业之后,才明白自己以前简直是白活了!公司实行的是人帮人的制度,只要你买入一份产品就能成为正式的业务代表,再成功介绍两个下属,就可以升为E级,这不难吧?

等你的两个下属都升为E级,你就可以升为D级,以此类推……等你升到B级以后就可以住进四星级酒店、一切消费由公司签单;如果再升到A级,那好处更是说不完啦……。而你只需要开发两名下属,然后这两名下属再去开发市场,让更多的人来帮助你获得成功,这就是利润倍增学的原理。

假如你一个月完成了开发两名下属的基本任务,那么接下来,下属的努力就会帮助你走向成功。假如他们每人都是在一个月内完成同样的任务,再以此类推,不到半年时间内,你就会升为A级,这是多么有潜力的成功捷径!我当初也是被朋友用善意的谎言骗到这里来的,而我决定留在这里、全身心投入这一行业!”

这种谈心的要点在两个方面。比如针对成天乐而言,张三原来的工作比他好、收入比他高,成天乐能莫名获得一种心理平衡感;一个人这么说、两个人这么说,大家都这么说,成天乐又会获得另一种平衡感——哦,原来这么多人都是一样的经历,他们原先都是那么出色,那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种“找平衡”的手段,其实并非是传销团伙的专利,在其他场合也很常见。比如某大学生刚毕业进入了某家大机构工作,年纪轻轻对未来充满憧憬,自负怀才想着如何扬名立万。可是现实与心理预期的落差非常大,他不过是科室或车间里最基层的一名小职员而已。

这时候有领导或主管可能会找这个年轻人谈心,语重心长的介绍自己的经历——我当初也是某某大学毕业的,在学校里的成绩是多么好,但是来到公司,也和你如今一样的起步,用怎样的态度、经历了怎样的努力、今天获得了怎么样的待遇;而你现在的机遇和环境比我当初要好多了,一定要珍惜云云。

这种心理疏导手段本身没什么毛病,甚至是很有必要的,是为了让人正确的看待自身的位置。但它必须建立在所描述的情况都是事实的基础上,可在传销团伙里就完全变了味道,讲述者都是瞎话张嘴就来,一个比一个吹的厉害。假如成天乐真的加入了这个“行业”,也成为了“骨干精英”,按照这个套路,他大概也会向新来者现身说法——我当初也是德国奥克斯堡大学毕业归国的,来到这里,才发现了人生真正的价值云云。

云少闲交待了给成天乐“找平衡”的要点,刘书君点头道:“领导,我已经有安排了,今天午饭的时候,就会有人找成天乐聊天,帮助他找好平衡。”

云少闲又交待道:“还要发挥我们行业的特殊优势,前两天不要谈具体的公司制度与业务,让骨干精英们多关怀他,让他感受到热情和真诚,在如今冷漠的社会中,其他地方是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的。他会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受重视、人生更有价值,对这样的环境产生心理依赖。”

于飞连连点头称是。

……

成天乐吃午饭的时候,不断有人找他攀谈,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与来历——想当初都是干什么的,和成天乐一样来到了这里,“领悟了”之后选择加入了这个行业,去创造敢想敢梦的人生。

有人介绍自己原先是边远地区某贫困县的副县长;有人介绍自己曾是沿海城市某大学的讲师;还有人更夸张,介绍自己曾是某犯罪团伙的头目。大部分人都往高了吹,也需要个别人往低了说做陪衬,比如有一个女的,就自称原先是在某酒店做鸡的。

“组织”煞费苦心的安排了这个场面,可惜对成天乐来说半点效果都没有、做的全是无用功。成天乐根本就没打算走,而且此刻也无心在意大家都说什么了,他在为自己的奇异状况发愁呢。大家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听完了也就过去了,连想都不去想,很自然的当成全是胡说。

成天乐看上去好像脑袋里缺根筋,遇事不爱深琢磨,上当受骗也不算意外,但是他想当然地认为听见的是假话时,同样也不会去深琢磨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那位女“精英”说话的时候,他才纳闷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胡吹吧,就你这样还做鸡?假如我是客人,倒找钱也不干啊!”

大家现身说法一圈,只有两个人还没发言,其中一个就是白少流,另一个人叫沈四宝,也是和成天乐年经差不多大的小伙子。白少流就是沈四宝“介绍”来的,刚到这里也没几天,但他与成天乐不一样,已经交了三千八百块钱的产品费,成了公司的一名正式业务代表。

沈四宝也是最基层的业务代表,尚未升入E级,因为他只开发了白少流这么一个下属,还没有完成拉两个人的任务。

众人讲的差不多了,轮到白少流的时候,他慢悠悠地说道:“瞎话说成真话,骗人先骗自己,久而成习以为常,便不知自己是谁了。睁开眼睛去看世界、由此感知自身,是开启灵智之初。本已是灵智无碍之人,沉入此道,如人之妖化,世人亦可成妖类啊。有妖修以人身混迹于尘世,而人却不知自惜!”

白少流为何要说这么一番话?饭桌上那些人显然是在胡扯,但是他们说鬼话都早已纯熟无比,开口时连想都不想,面不改色心不跳,语气显得是那么的真诚。假如用测谎仪来试一下,十有八九也试不出来这些人在撒谎,他们把自己骗的都当真了。若有人能感知人心,也能体会到这些人把鬼话当作真话在说。

成天乐微微一怔,心中暗道:“这人和团伙中的其他人不太一样,他到底是干嘛的呢?”那边的沈四宝闻言在偷笑,桌边的其他人却齐声问道:“白经理,你刚才说啥呢?没听清啊!”看这架式,白少流刚才的话好像只有成天乐与沈四宝听见了。

白少流似笑非笑地答道:“我刚才听见诸位精英的经历,很是感慨啊,大家说得那么好,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你们真的知道自己是谁吗?是来到这里忘记了自己本来是谁,还是像大家刚才所说的,是来到这里之后才感觉自己应该是谁?”

对面的“牛经理”神情一肃道:“白经理,说话要注意公司的形象,不要给新学员造成负面影响。我们都可以自豪地回答,就是加入了行业之后、才找到了新的人生、明白了自己应该怎样做人!”

“做人?”白少流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扭头问成天乐,“你呢,知道自己是谁吗?”

成天乐正郁闷着呢,想都没想便答道:“我是成天乐。”

白少流一咧嘴:“那你干嘛闷闷不乐,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啦?”

成天乐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早上你说过,你叫白少流。”

白少流点点头:“你年纪应该比我大点,叫我小白就行,大家都这么叫我。”

成天乐摇头道:“早上开会时可是说了,这里的人不分学历高低、身份背景、年龄大小,起步都是一样的。你来的比我早,怎么也得叫你一声老白啊!”

白少流无奈的一笑:“你愿意叫我老白,那就叫老白吧。”

这时沈四宝隔着桌子伸手道:“成经理,我叫沈四宝,应该比你小两岁,朋友们都叫我小四。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叫我老四也行。”

成天乐与他握手道:“老四你好,幸会幸会!”

有人插话道:“沈经理,该你作介绍了。”

沈四宝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可没有诸位老板那么光辉的经历,没什么好讲的。既然大家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听故事、谈事业闪光点,我就讲一个古代故事吧。两千七百年前有个人说过——旦暮从事于此,以饬其子弟,相语以利,相示以赖,相陈以知贾。少而习焉,其心安焉,不见异物而迁焉。”

众人纷纷摇头道:“沈经理,你不要这么之乎者也的,听不懂!”

沈四宝轻笑道:“诸位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啊,来到这里接受的又是最高级的商业理念培训,怎么会听不懂这些呢?有些道理古已有之,包装了一下就号称现代最新理念,其实说穿了很简单,就看事情怎么做。”

成天乐也没听明白沈四宝在讲什么,更不清楚那句话出自管仲的《齐语》,但他却莫名觉得这位老四真的好有学问,比上午在课堂上演讲的领导有学问多了,不禁有些肃然起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