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8章、鼠类登坛,许众生以利

台上的云领导又讲了两个故事,一是“美国营销大王麦当劳”的创业成功经历;还有一个人是该公司某A级业务代表,有名有姓有来历,原先是某机关的公务员,加入行业之后获得了新的人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云云。

结合这两个案例,云领导开始阐述成功者需要具备哪些方面的素质?这些话成天乐很耳熟啊,好像在哪里看过?嗯,想起来了!他家里有很多这样的书,讲的都是这些东西,比如《最伟大的推销员》、《成功的一百个法则》、《超级成功学》、《不一样的人生》等等。

那些书都是他老爹买的,让儿子好好的读,看看世界上那些伟大的人物、商业奇才们都是如何走向成功的?那些书成天乐也看了,觉得上面讲得很有道理,可惜好像也没什么用处,他该干啥还是在干啥,考试照样不及格,看完了也就忘了。

可是今天台上的云领导一讲,成天乐又都想起来了——哎呀,很多故事他都听过,就是细节有点对不上。说成功者的素质,尤其是有什么缺点阻止了人们迈向成功,台上的云领导讲的都挺对,貌似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其实不仅是传销团伙,现在很多社会机构搞的所谓的企业拓展培训,讲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基本都能套到同一个模板上。就在这时,成天乐听见后面有一个声音说道:“放之四海皆准的东西,把废话说得很有条理,就让人觉得不是废话了。干哪行哪业不是一样呢,不论是搞传销还是卖烧饼,哪怕是上街头要饭,不都是一样的道理?”

成天乐愣了愣,暗道这个人是谁呀?难道也是刚被骗来的?传销团伙的其他人可从来不说自己是搞传销的,都是说在从事行业。

台上的云领导继续讲课,又讲到了加入这个行业的心态,用很坚定的语气道——

“在这里走向成功,无论是谁都要从零开始!加入我们行业的人,有各行各业的销售精英、政府机关领导、知名高校的学者等等……,大家知道张艺谋拍的《英雄》吗?想当初就是我们公司的一位A级领导赞助的!这位老A的名字叫秦汉,他加入我们的行业,和大家一样都是从最底层做起,用了两年时间就升到了A级,如今已经开着私人飞机满世界探险。

所以,加入我们的行业,不论你的年龄大小、学位高低、家庭身份背景如何,大家在这里的身份一律都是平等的,都要从最底层做起,谁也不能例外。我们这里没有官二代与富二代,所有人的身份都一样,从睡地铺、吃大锅菜起步!”

这时成天乐身后那人又说道:“难以查证的胡言、勾起虚幻的自尊膨胀!若是对处境不满却无力改变,用这种方式获得麻醉式的心理平衡,很可笑却很有效。三言两语,仿佛就能让人获得自尊与平等,以至于宁愿沉溺在这封闭的心境里,这是一道心锁。”

成天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坐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年纪和他差不多大。此人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故意在对成天乐说话,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他听清。

成天乐左右无聊,就问那人道:“你觉得台上的领导讲的话,有道理还是没道理?”

那人淡淡一笑:“知道南辕北辙这个成语吗,车马越好、盘缠越足,错的便越来越远。……我叫白少流,你叫什么?”

成天乐答道:“呵呵呵,我叫成天乐,今天刚来的。”

白少流微微点头道:“刚来的?你的想法好像与别人不太一样,那就好自为之吧。”

成天乐扭头继续听讲,就像曾经在学校里上课一样,老师讲的东西他都听见了,但是脑袋里却好像都没留下,考试时一问三不知,等到有人再讲起同样的话题,他又能想起来——哦,我原来听过呀!总之人是坐在那里听,可是不往心里去,也不会去好好琢磨,反正人家爱说啥就说啥吧。

石头上坐着当然不舒服,后面那人也不再说话,成天乐听着听着脑袋微微耷拉下来,但身体并没有歪倒。这可是成天乐的一项“特异功能”,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坐在教室里似睡非睡,不看他的表情只看背影,还以为他听得多认真呢。

就是这样一种似睡非睡,既没有胡思乱想也没有认真听讲的状态中,突然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自然地出现在他的身体里。他微躬的腰缓缓地挺直了,蜷缩的肩膀慢慢地放平了,然后脑海中响起了一个细细的声音:“我是耗子……我是耗子……”

这细细的声音将成天乐猛然惊醒,他嗷的一声蹦了起来,大喊道:“耗子,有耗子!”

这一嗓子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问道:“哪儿呢,哪儿有耗子?”

台上的讲话被打断了,云领导咳了一声,敲了敲话筒道:“这位学员,请不要扰乱秩序,耽误了大家宝贵的学习机会!就算课堂里有耗子,那也是对大家的一种历练,等将来走向成功时,你会感谢今天的这个课堂里的耗子!”

成天乐一言不发坐了下去,很反常地不笑了,有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其他人体会不到成天乐此刻的感受,那声音真真切切地就在脑海里浮现,再联想起昨天的遭遇、夜里的梦境,成天乐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感觉——就是昨天乱摸石狸像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钻进他的脑袋中了,而且还会说话!

这感觉让他毛骨悚然、心里怦怦乱跳,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他又闭上眼睛企图寻找脑海深处的声音来源,却一无所获,那奇异的感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成天乐更加不知所措。

这时白少流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成天乐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台上的云少闲,轻轻说道:“既然能看见,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是台上坐了一只大耗子,人间又有多少鼠类呢?尽管他们是人……”

可惜成天乐根本没听见这句话,他还哪有心思去听啊,正流着冷汗,紧锁眉头企图在脑海中寻找什么,可是什么都寻找不到。但成天乐已有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脑袋中正潜伏着,只是不知如何将之唤醒?他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后患、唤醒之后是祸是福?

一上午的“通向成功之路”介绍会结束,又是刘书君和几位“经理”将成天乐带回了宿舍。成天乐板着脸一言不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恐怕是每一位被骗来的人最常见的反应,连刘书君都误会了,她以为成天乐终于搞清楚自己是被于飞骗来的,感到失落和愤怒。于是她一路又对成天乐讲了好几个故事,主题都是围绕着“善意的谎言”。

于飞为什么要骗他?那是因为于飞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发现了如此有潜力的行业,加入其中将来能获得巨大的成功,这完全是出于善意。等到成天乐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周围所有人都会羡慕他的成功,到那时他应该感谢于飞今天所做的事情。加入行业绝不勉强,来去自由,但是希望成天乐留在这里多考察几天、领悟成功的道路云云。

她最后还问道:“成经理,你悟了吗?”

悟什么悟啊!刘书君苦口婆心讲了半天,成天乐是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现在没心思考虑什么身处传销团伙的事情,一直在琢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

回到宿舍吃午饭,两个菜,一盘是素菜,另一盘还是素菜。“公司”今天组织调寝,中午一起吃饭的换了几张新面孔,白少流也在其中。吃饭的时候还是讲故事、考脑筋急转弯、交流成功闪光点等等,可是成天乐却闷闷不乐,一言不发地吃着饭。

这小子虽然心中震撼不已,可是还能照样吃饭,仿佛不知道有心事就应该吃不下饭。由于缺少油水,他自然而然吃的比平时还多,就是板着脸不说话,看上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成天乐吃午饭时,同一单元楼的另一套单元房内,该组织这条线的“领导”云少闲正在和刘书君还有于飞“谈工作”,主要问题就是交待如何将新朋友“成天乐”发展成行业的正式成员。只听这位云领导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是第一天来,刚刚明白自己是被一个美丽的谎言骗来的,心里会感到愤怒,更重要的是,来之前的期望与事实有巨大的落差。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要弥补这个落差,使他找到新的平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