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6章、在梦闻真,宿醒却迷蒙

这是一家书画店,兼卖苏州旅游纪念品,比如刺绣、画扇、介绍苏州风景的书刊画册等。柜台后面挂了一幅画,立轴条幅,样式很是古典,但显然不是什么古画,因为画上的内容就是如今的山塘河风景。画卷左下角用回形针夹了块小纸片,写着标价两千。成天乐一眼就认了出来,它正是刚才吃饭时在电视节目上看到的那幅画。

成天乐挽着刘书君走了进去,问道:“老板,这画我刚在电视上看过,是那幅原画吗?”

店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迎到柜台前笑道:“这位先生,你真有眼力!就是上过电视的那幅画,你刚才也看节目啦?电视节目是上个礼拜录的,节目一播出你就来了,和这幅画真有缘呐!这个机会错过难得,感兴趣就拿走吧,画就这么一幅,明天再来肯定就没有啦!”

成天乐:“多少钱啊?”

店老板觉得这小伙子的笑容是那么可爱,一指画卷道:“不是写着嘛,两千块,真想买可以给你打折。”

刘书君插话道:“打折也不便宜啊,电视上都放了,这明明是一幅搞笑的假画嘛,怎么还卖那么贵?”

店老板眼珠子一瞪:“这位美女,我说它是唐朝古画了吗?我可没骗人,这就是当代苏州山塘河风景画,画得多好啊!更何况它还上过电视呢,已经成为一幅名画了!知道艺术品为什么值钱吗?知名度可是很重要的!真要是唐朝古画,能在这儿买到吗?你又想花多少钱啊?”

成天乐真的动心了,讨价还价半天,花了八百块把这幅画买下了。看着他们出门走远,店老板掏出手机拨号道:“李哥啊,是我,王嗣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那边接电话的便是刚才电视节目中的“持宝人”李万。李万在电话中答道:“先说好消息吧。”

王嗣水:“你扔我这儿的那幅画,刚有人买走了,卖了八百块,那人是个傻乎乎的小伙子。”

李万:“处理掉了就好,还有什么坏消息?”

王嗣水:“李哥,你刚才上电视了!我看见了,估计嫂子也能看见,就算没看见明天恐怕也会听说的。你不让我说,可是电视台给你播出去了呀,现场那个笑的啊……”

李万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什么,电视播了吗!怎么能播呢,节目组太不像话了!”

王嗣水赶紧补充道:“还好啦,把你现场发飚那段给掐了,就播到观众大笑为止。”

李万喘了口气道:“王嗣水,谢谢你啦!明天请你吃饭,去老北门饭店。那个……画的事情,如果你嫂子知道了问起,你就说是八千块钱卖的。反正我是八千块钱买的,也没赔,电视台那边还赔了我一万呢,回家也能说得过去。”

王嗣水:“电视台赔了你一万啊?假如嫂子问,你还赚了一万,就算实账吧,你也赚了两千八。那幅画你干嘛要处理掉呢?留着做个纪念也好啊,反正电视台给钱了,你也不赔!”

李万叹了口气道:“你要是我就不会这么想了,我一看见那幅画就闹心,前几天耳朵里总听见哄堂大笑,当时那场面多尴尬啊。……算了,不说啦,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六点钟过来接你。”

李万一周前录完节目之后,当然要找现场工作人员交涉,画怎么莫名其妙变成了那个样子?这事成了一笔说不清楚的糊涂账,但节目组多少要担点责任,否则李万心里也不能平衡。后来实在没办法,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节目组也赔钱了。

当然不能按唐朝古迹的价钱赔,反正那幅原画也没正式鉴定过,几乎不可能是真迹,既然李万是八千块钱买的,那么节目组再添点零头凑个整赔了一万,总算给了个交待。其实就那期节目播出后的轰动效果来看,这一万当是付他出场费也值了!

且不提李万此刻有何感想,已经过桥的刘书君不解地问成天乐:“帅哥,你明知道这幅画是怎么回事,还花八百块买回来?”

成天乐答道:“八百块不贵啊,这幅又不是印刷品,就算不是古画,也确实是水墨真迹,画得很不错。我学过美术,看得出来!”

刘书君蹭着成天乐的肩膀道:“你还是搞艺术的?”

成天乐呵呵笑道:“不能算搞艺术的,我从小学过画画,读的也是美术设计专业。”

于飞突然插话道:“成天乐,你带了多少钱啊,不是要你少带点现金吗?……花那么多钱买一幅画,太浪费了!”

成天乐答道:“没带多少钱啊,身上就一千块,请你们吃完饭还剩九百多,正好够买画的。反正公司待遇挺好嘛,还管吃管住,下个月开工资之前也不用花什么了。……你们公司收入不是挺高嘛,我花八百块钱买一幅水墨真迹,你们难道还会觉得贵吗?”

刘书君赶紧解释道:“不贵不贵,八百块钱一幅画便宜得很,但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平时讲究节约理财,习惯了。只要成经理在我们公司好好干,用不了多长时间别说是现代画,就算真的是唐朝古迹,那也是随便买!”

成天乐张大嘴道:“待遇那么好啊!”

于飞也顺势接话道:“那是当然,我们的行业前景无限,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悟性!很多人不了解,因此错过了机会,成天乐,你的机遇来了!”

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山塘河南岸已经不是旅游风景区,而是弯弯曲曲的小胡同,转来转去都能把人给转晕了。苏州旧城区的小巷有一个特点,很多是沿河道而建,哪怕是方寸之地也显得幽深多变,往往看似无路甚至好像要走到人家院子里面,一转弯又是柳暗花明。

过了山塘河拐了几个弯,到了一条叫北五径巷的胡同,沿一条河向前走,又不知拐了多少弯,成天乐已经彻底被转晕了。刘书君嘴里说路不远,可是他们走的时间真不短,感觉晚上回“公司”这条路,比一下午逛的街都要长。

渐渐地成天乐又累了,小腿肚子发酸,可是他却不好意思说什么。后面背包的于飞都没说累了,他挽着美女逛胡同怎么能喊累呢?打车都没得打,因为出租车根本就不会钻进这种胡同里来,一直走到晚上十点多钟,已经到了苏州旧城区的边缘,终于看见宿舍了。

小河旁有几栋半新不旧的住宅楼,地方显得很偏僻,连路灯都不亮。刘书君将成天乐领上楼,进了一套单元房,打开一间小屋门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了,先休息吧,明天参加入职培训。”

这就是集团公司的员工宿舍吗?可真够挤的呀!进门的时候,成天乐看见客厅里还打着地铺,地板上睡着好几个人呢。还好这间小屋里没睡别人,单独给了成天乐,但屋里没床也是地铺,铺的是那种一般人家让小孩打滚玩耍的垫子。初夏的天气比较热,也不需要很厚的铺盖,累了一天成天乐无心多想什么,很快就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

很少做梦的成天乐,这天夜里却做了一个恍惚而奇异的梦。在梦中他又来到山塘街尽头之外的西山庙桥旁,摸着那个傻乎乎的石狸像问道:“狸猫?你真的是猫咪吗,可是一点都不像啊,是谁把你雕的这么难看?长了个猪鼻子,嘴岔还这么大?你叫什么名字啊……”

紧接着眼前一空,所有的景物仿佛都突然消失了,只看见一片漩涡状的混沌,有一个声音仿佛从混沌中传来、又仿佛就在他的脑中响起。白天的时候他确实经历过这一幕,当时听不清楚,此刻在梦里却听见了。

“我叫什么名字?……我叫什么名字?……”梦里迷迷糊糊总听见这个声音,应该是那尊石狸像在说话,随着声音,成天乐恍惚间又看见了面前的景色——他正站在西山庙桥头,摸着狸猫的脑袋。

这一夜总在半梦半睡之间,梦里总是有这样朦胧的场景,但也没什么别的奇异发生。一开始可能有点瘆人,后来也就无所谓了。这声音让迷迷糊糊的成天乐有点烦了,随口答了一句“你是耗子!”然后便无声无息,也不知道这梦境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因为成天乐一直在沉睡中。

那梦中的声音没有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歌声传来,把成天乐给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听见门外好像有很多人在唱歌,睡眼惺忪地开门一看,可不是嘛!客厅里有十几号人,地铺都卷了起来放到墙角,一伙男男女女在那里拍着手唱歌,唱的是一首革命老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成天乐一出门,那伙唱歌的男男女女就像看到了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呼啦一下涌过来争先恐后地和他握手。眼前的一幕把刚睡醒的成天乐又搞迷糊了,这是做梦呢还是已经醒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这么受欢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