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5章、岁月鬼手,沧海转桑田

周逍弦教授今年五十八岁,现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文保室任职,也是中国文物协会文物修复委员会的常务理事、博士生导师。他在文物收藏界可是大名鼎鼎,有一个外号叫做“鬼手”。他修复各种文物尤其是古瓷器的水平简直是巧夺天工,多年来从事文物保护和修复工作,经他之手修复的传世珍品无数。

身为最顶尖的文物保护与修复专家,当然也是最权威的文物鉴定专家,今天的节目能请到周逍弦来,就是镇场子的!虽然周逍弦的学术研究重点方向是陶瓷与彩塑的修复,但对于他这种文物大家来说,各类文物的鉴定也都是触类旁通。而周逍弦旁边两位专家的鉴定方向也各有侧重,其中一位就是精通字画考证的,另一位则在玉器、青铜器鉴赏方面极为擅长。

李万把画递过来的时候,周逍弦左边那位字画专家就皱起了眉头,原因很简单,画轴与裱卷太新,简直就像刚从工艺品商店买来的一样!台下有很多观众也有同样的疑问,但考虑到有可能是刚刚装裱过的,要打开之后才能鉴定。

这样的场合,出现唐代真迹的可能性太小了,简直就像开玩笑一般,谁也没认为这幅画会是真的,哪怕是后世的摹本都已经超出节目组的预期了。

周逍弦面带自信的微笑接过画卷,神情却微微一怔,动作定格在那里愣了几秒钟!普通人很难体会到他此刻的感觉,周逍弦一生不知修复了多少件文物,这样的工作需要常人无法想象的认真专注与全身心的投入。在他中年之后渐渐有了一种感受,仿佛那些文物的碎片有自己的生命,他甚至能奇异地感觉到它们在沉睡中呼吸。

听起来也许很玄幻,但这并不是虚构,每一件文物在他的手中重现当初面目,就像从沉睡中醒来、会述说一般。器物本身带有岁月沉淀的气息,心神沉浸其间能真切地感觉到。周逍弦最擅长修复瓷器,哪怕是两件很相似的古瓷碎片混在一起,他都能用手很轻松地分开,因此人称“鬼手”。

但是周逍弦本人却不喜欢这个外号,认为其江湖气息太浓。他是一位学院派专家,一生从事文保工作的学者,并不是搞收藏淘宝的。而此刻,他从李万手中接过画卷的时候,却莫名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画卷虽然没有打开,接在手中却有一种浑厚的岁月沧桑气息。周逍弦疑惑了,这种感觉不可能是假的,也不是任何一种做旧手段能达到的,然而这幅画卷偏偏没有任何做旧的痕迹!难道真的会是唐代的真迹吗?他回过神来,有些迫不及待地展开了画卷……

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周逍弦的表情,另一个机位对准他手中展开的画,按照导播编排,节目进行到这里要插播一段广告,广告之后再揭晓鉴定结果。但是录制现场却没有间断,现场中央背景墙上有一个大屏幕,播放的就是周逍弦打开画卷的场景,台下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当画卷展开的时候,其表面似有一层水波状的涟漪荡漾而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散去。其他人都看的不是很真切,只有手持画卷的周逍弦莫名感觉到了,下一瞬间,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古怪。

现场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大家都目瞪口呆忘记了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屏幕。但这奇异的安静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紧接着是一阵哄堂大笑,很多人甚至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周逍弦展开画卷的时候,持宝人李万紧张得嗓子眼都发干。理智与常识告诉他,花八千块在旧书摊上买到一幅唐代真迹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但谁也不能说没有万一的侥幸发生。设身处地地想一想,绝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反应的,李万已经算镇定了。

李万没有看画卷,那幅画他早就看过多少遍了,再看也看不出什么花样来,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周逍弦的表情,仿佛想从这位专家的神色间看出什么端倪来。周逍弦打开画卷后的表情很古怪,节目录制现场一度鸦雀无声,紧接着爆发了一阵哄堂大笑。

这笑声把李万给弄懵了,而周逍弦却一言不发,李万不知所措地问道:“怎么了?这幅画怎么了?笑什么?”

周逍弦眉头紧锁没答话,旁边那位字画专家一边笑一边说道:“你家的唐朝,有京沪铁路高架桥啊?”

专家的这句话被麦克播放出去,现场又是一阵哄然大笑,台下有很多人都笑得直揉肚子。李万这才感觉到不对劲,猛一抬头看见了大屏幕,紧接着低头去看周逍弦手中已经展开的画卷,刹那间呆立当场。

那幅画上描绘的确实是苏州山塘街风景,很有些《清明上河图》或《姑苏繁华图》的风格,但无论是谁,一眼就能看出那绝不是什么古画,不需要任何专业鉴定。因为在画卷的中央,京沪铁路与苏州北环高架桥穿越山塘河而过,看得是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这幅山塘街画卷,就似从某个角度航拍的景象,完完全全就是当代的风景,连步行街外的公路、路旁的电线杆、路上跑的汽车都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来。这样一幅画把录制现场的所有观众都逗乐了,笑声是此起彼伏。

虽然专家还没给出鉴定结果,但是——它还需要鉴定吗?

在一片笑声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吼,只见李万满脸通红夺过周逍弦手中的画,大喊道:“不,我拿来的不是这幅画,一定是被掉包了!我的画在哪里?”

李万拿来的确实不是这么一幅画,如果是那样,他也不会来到最后的节目录制现场把画卷交到周逍弦手里。像这样的特别专题节目,也是一场民间征集活动,闻讯而来的民间持宝人众多,最后能上节目录制现场的,当然都要经过节目组的筛选。

节目组的筛选甄别并不是权威鉴定,只是把一道关,选择看上去最有新闻效果的东西,同时也剔除掉那些明显不靠谱的“藏品”,比如总不能让人拿着一台iPad上台找周逍弦鉴定吧?

假如李万一开始就拿着这样一幅画,不可能通过节目组的筛选走到这里来。今天上台之前,他还刚刚将画展开交给工作人员验看无误,这才亲手卷起画卷走上前台的。这个过程中,画卷没有离开过他以及现场工作人员的视线!

但这幅画再度被周逍弦打开时,画迹偏偏就变了,从唐代的山水变成了今天的苏州山塘街景象。李万彻底晕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画被现场工作人员掉包了,于是在观众的笑声中忍不住发飚了。无论是谁遭遇这种事情都会发飚的,李万这还是算心理素质好的,换一个人也许会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电视台播放的节目经过了编辑,只到那位字画专家发问、现场笑成一团为止,后来李万发飚的场面被剪掉了。李万是怎么与节目组交涉的、工作人员又是怎么处理的?一周后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并不清楚其中内情,大家只是被逗的哈哈大笑。

对于节目录制现场而言,这是一个意外事件,但这个意外很有娱乐效果与吸引眼球的新闻效应。在以往的类似节目中,导播也会适当地安排一些类似的小插曲,促进现场的娱乐气氛以及节目的播出效果,可这一次绝对不是故意安排的,谁都没想到!这个意外经过剪辑之后,效果的确非常好,所以播出时仍然保留了。

……

吃了一顿百年老字号物美价廉的面条和汤包,又看了一档让人笑翻的电视节目,成天乐是心满意足,吃饭前的那股难受劲早就过去了,甚至已经忘了在狸猫像前的离奇遭遇。吃完饭回“公司宿舍”,成天乐不好意思让于飞继续帮自己背包,主动要把包拿过来。于飞刚想把包给他,却被刘书君悄悄地瞪了一眼,只得又把包背起来坚决做热情好客状。

成天乐的行李怪沉的,好不容易歇过一口气的于飞实在不想替他继续背了,说是“公司宿舍”就在附近,但其实还要走挺远。传销组织“接新朋友”,介绍人得帮新朋友拿行李,这是团伙的纪律,一方面是为了让新朋友感受到“大家庭的关心和温暖”,另一方面是防止新朋友发现不对劲半路找借口溜了。

看成天乐呵呵傻笑的样子,肯定是不会半路跑掉的。但纪律就是纪律,就算是骗人的传销组织也有自己要遵守的规定,在刘书君的监督下,于飞就得背包。

时间已是黄昏,石板巷两旁亮起了路灯,沿山塘街往回走,穿过铁路桥又来到那片经过了商业开发的旅游步行街上。街上还有不少人,旁边的店铺也开着门,刘书君说道:“前面右转过山塘河,我们公司在桥的那边。”

成天乐还不太想回去,吃饱喝足之后他也不累了,反正有人坚决要求背行李,还有美女挽着胳膊,他想在夜色中的山塘街多逛一会儿,睡觉时间还早得很呢!于飞又说道:“其实我们不必总在山塘街上逛,河那边的小巷子景色也是很不错的。早点回去吧,还得走一段路呢。”

在一座小桥头正要拐弯过河,成天乐却突然站住了,手指旁边一家店铺道:“咦,那幅画好眼熟,我们进去看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