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3章、石本无名,依有缘人取

通常游客逛山塘街,一般最多只能看见五座石狸像,因为最后两座石像的位置已经超出了传统山塘街的区域,分别在虎丘以西的望山桥和西山庙桥的桥头。山塘街很长,从阊门走过来一共七里多路,到了虎丘就是尽头了,游客至此要么右转进入着名的虎丘剑池游览,要么坐船回头,再继续往前走的人不多。

就算是先游览虎丘,一般人从虎丘出来如果还有游兴,也是转弯去山塘街,很少往另一个方向走,所以也不会看见那最后两座石狸像。

成天乐在刘书君的陪伴下,晃晃悠悠走了七里多路,从阊门一直走到虎丘风景区的正门前。这个地方人来人往很热闹,他扭头看了一眼问道:“哪来这么多人,还有好多老外,那边是哪里?”

刘书君轻描淡写地答道:“那边是虎丘,就是山上有座古塔而已,还不让人上,人多挤得很,没什么好玩的。……我们还是往前走吧,继续逛街。”

号称吴中第一名胜的剑池虎丘,被刘书君轻飘飘几句话就说成没什么意思,不知当年写下“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是憾事”的苏东坡若听见了,会不会把鼻子给气歪了?而成天乐过其门不入,还傻呵呵笑得很开心。

不是虎丘不值得一游,刘书君不带成天乐进去,原因是进虎丘要买门票,六十块钱一张呢!能省则省吧。

继续往前走,就已经离开山塘街,沿河边是一条小巷,巷子里大多是卖各种旅游纪念品的小商铺。再往前走到望山桥附近,有几家所谓的水乡农家菜馆,大多做外地游客的生意,因为人们走到这里时该累了也该饿了。到了望山桥再往前看,就是一条普通的河边石板巷,这里是老居民区,只有略显杂乱的旧房子,没有什么景点也没有游人,成天乐他们该回头了。

传销团伙“接新朋友”,如果人到的早,领到山塘街从头逛到尾,除了不用花钱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能把人留下来。

山塘街足够长,从阊门走到虎丘以西的望山桥,有接近四公里的路程,全是在石板上步行,又不可能走得太快,时间最少要一个下午。等逛完了必然又累又饿,再吃完饭也就天黑了,这时候可以顺理成章地把人带回去“休息”。

就算被骗来的人内心起疑,但当时天黑了、人也累了,再经过一番盛情挽留与邀请,十有八九会跟他们回去的。传销团伙搞“业务开拓”,不仅要把人骗来,而且还要成功带回驻地,才算完成了第一步。不能让“新朋友”一下车就发现不对劲,有转身就走的机会。

走到望山桥,火候也差不多了,刘书君娇滴滴地挽紧成天乐的胳膊说道:“帅哥,累了吧?我们都逛了一下午了,时间也不早了,去吃饭吧。”

天很热,走了快八里路,她当然也累,再看后面背包的于飞,已经是满头汗了。成天乐是于飞骗来的,一路上于飞都在想怎么把成天乐留下、加入他们的行业成为他的下线,根本没心思看什么风景,更何况这条山塘街他已经逛过很多遍了。

可是成天乐却摇了摇头道:“不急不急,既然来了,那就好好逛逛!……小刘,你累了吗?来来来,我扶着你走!……咦,这里又有一座好奇怪的石像,我这一路已经看见好几座了。……前面还有一座桥,桥头好像还有石像,走,再过去看看!”

后面背包的于飞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虽然领成天乐逛山塘街是传销团伙事先安排好的计划,为了把人成功地骗回团伙驻地,可是这个成天乐玩心也太重了,已经走了快四公里了,他就不累吗?还要往前逛,前面也没有什么热闹好看啊!

成天乐说着话已经伸手搂住刘书君的细腰,径直往更远处的西山庙桥走去,这动作有点故意吃女生豆腐的嫌疑。可是今天刘书君一见到他就搂住了胳膊,来而不往非礼也,成天乐可是一点都没矫情,也说不清是谁吃谁的豆腐了。反倒是刘书君吓了一跳,被他半搂着不得不向前走去。

于飞快步赶上前道:“前面什么都没有啦,真没什么好看的!……你看,那边都是居民区的小巷子!”

成天乐却游兴不减道:“这些雕像就挺有意思嘛,都是哪来的呀?”

刘书君解释道:“传说山塘河下面是张士诚的龙脉,张士诚听说过吧?后来朱元璋派刘伯温到苏州,沿山塘河立了七个狸猫像,镇住龙脉,山塘街也叫七狸山塘街。……其实都是民间瞎传的,根本没那么回事。现在这些狸猫像,都是新修的,没什么好看的。”

成天乐瞪大了眼睛:“有七座狸猫像?我到现在怎么只看见五个?路上都注意了,应该没有错过的,前面一定还有两个!走,找找去,既然是七狸山塘街,好不容易来一趟,当然要把七狸找全了!”

于飞在后面喘着气道:“成天乐,别往前走啦,我们去吃饭吧,前面真的没有啦,你一定是看漏了!”

成天乐却摇头道:“不对,前面不就有座桥嘛,桥旁边好像有块大石头,应该就是狸猫像。路又不远,来都来了,再过去看看。”

刘书君和于飞只得跟着成天乐又走到了西山庙桥,相比下午走过的风景区,这里显得荒凉冷清得多,四周已经没什么人。桥头果然有一座石狸像,雕工很粗糙,造型很是抽象朴素,如果不说是石狸,很难看出它是狸猫像。

成天乐笑呵呵地说道:“这只猫好大的头啊,身子都埋到土里了吗?……这边好像没什么人了,我们再往前走,找最后一只猫。”

于飞已经快成苦瓜脸了,恰在这时,有个过桥的老太太无意间帮了他一把。老太太应该就是附近的居民,见几个外地人围在石像旁边议论,便以方言味很浓的苏州普通话说道:“前面没有啦,这是最后一座石像,从这里往前数,一共有七个。”

成天乐闻言点头道:“哦,原来是最后一个了,看来我真漏掉了一个!”于飞终于松了一口气,假如成天乐坚持再往前找,找到天黑也找不到啊。

既然是最后一座石像,成天乐就停下来仔细观摩。他伸手摸着石像圆乎乎的脑门道:“狸猫?你真的是猫咪吗,可是一点都不像啊,是谁把你雕的这么难看?长了个猪鼻子,嘴岔还这么大?你叫什么名字啊……”

于飞与刘书君对望一眼,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个成天乐与该团伙以前骗来的其他人真的不一样,换个人一下车莫名其妙逛了这么长时间,此刻一定不耐烦了,开始不住地追问:“你们公司到底在什么地方?……天不早了,我们快点走吧!……我是请假过来的,如果职位不合适的话,我还得赶回去呢。……”

可是成天乐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玩得很开心,走了这么远的路眼看天就快黑了,居然还饶有兴致地和石像说话,一边说还一边伸手乱摸。于飞刚想劝成天乐早点回去,突然听见成天乐发出一声惊呼,脚下站不稳身子一软趴在了石像上。他赶紧上前喊道:“成天乐,你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趴,石像的鼻子尖把成天乐的肚子磕疼了,他揉着肚子站直身体道:“这石像好像带电啊,我被电了一下,感觉有一股电流钻到脑袋里了,头好晕,一下子就趴倒了!……不对不对,不是过电,就是头晕,我好像听见石像说话了,你们没听见吗?”

刘书君赶忙扶着他的胳膊道:“帅哥,你肯定是累了,逛了这么长时间,饭都没吃,头晕也正常!……你看,都出现了幻觉了吧?我们赶紧找地方吃饭,然后回公司休息。”

成天乐揉了揉太阳穴道:“好像是很晕,脑袋里嗡嗡响!我们逛挺长时间了,你们也饿了吧?走,去吃饭!吃完饭回去好好睡一觉,你们公司有空宿舍吗?”

刘书君赶紧点头道:“宿舍早就准备好了,有你睡觉的地方,我们快去吃饭吧!……公司宿舍就在山塘街旁边,我们往回走一段就到了。”

几人转身往回走,路过望山桥时旁边就有几家饭店,成天乐建议道:“正好有苏州特色农家菜,我们就在这里吃饭吧。”

刘书君却摇头道:“什么苏州特色农家菜!在虎丘风景区门口都是糊弄外地人的,又贵又不好吃。……既然成经理这样的帅哥来了,一定要去尝尝真正的苏州百年老字号,前面山塘街上就有,反正我们要路过,我请你吃荣阳楼吧。”不由分说就拉着成天乐离开饭店门口,穿过虎丘风景区正门前又回到了山塘街。

山塘街铁路桥往西这一段并没有经过大规模的商业开发,还是一片旧居民区,也保留了苏州老街巷的面貌,这里的饭店可比望山桥那边便宜多了,所以刘书君和于飞要把成天乐拉到这边来吃饭。

夕阳照在山塘河上,波光倒映着两岸风情,景致非常不错,可是成天乐却无心去看。他真的头晕,眼前似乎在冒星星,脑袋里也嗡嗡响。刚才摸那座石狸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感觉眼前一空,仿佛什么景象都消失了,只看见一片漩涡状的混沌,有一个声音好像在对他说话,可他根本听不清那是什么声音。

成天乐的手原来扶在石像的头上,眼前似是一空,他就控制不住重心趴在了石像上,感觉身体被一道电流侵入,应该是肚子磕到了狸猫像的鼻子尖上,还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似是侵入到脑海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