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2章、狸猫太子,揉真假虚实

听见父亲的回答,柳言成更加不解地追问道:“你是说这种人魂魄不全吗?”

石野又摇头道:“那样的人,看上去倒挺像人们常说的魂魄不全,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不是天生痴呆、智商完全正常,也不是见事不明、只是不去多思而已。谁家要是有那样一个孩子,父母定是恨铁不成钢却又无可奈何。”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转,又岔开话题道:“所谓三魂七魄之说,其实是虚指、暗指并非实指。《云笈七签》说三魂,一名胎光、二名爽灵、三名幽精,说七魄分别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其实都是隐语,并不是说人的魂有三而魄有七。

反倒是医家说得更贴切,精、气、神、魂、魄合五脏,各有所主。肝属木而主魂,肺属金而主魄,木在东象数是三,金在西象数是七,如此而已。再换一种说法,魂主神智清明,魄主气血运行,魂魄相合便是身心无碍……”

石野趁机儿子给儿子讲解魂魄之说,柳言成听了一会儿又插话道:“要是魂魄分离呢?”

石野的回答并不深奥,一笑道:“那是植物人,不是糊涂人。”

柳言成又问道:“假如是魂飞魄散呢?”

石野:“那当然是死人!就算查不出任何内伤、外伤,人也是死了。……你扯这些干什么,刚才不是问什么人有可能误打误撞获得法决吗,现在明白了吗?”

柳言成:“明白了,那种人确实挺少见的,老爸你见过吗?”

石野笑着答道:“倒也不能说没见过,类似那种的人世上其实有很多,但能达到让这石像中的法诀自动融入神识的程度,确实不多见。更别提恰好跑到这山塘街上,误打误撞开启这些石像上的门户、获得里面的妖修法诀了……”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突然一肃,抬头忘着虎丘方向惊讶道:“有人触动了石像上的地气灵枢,那法诀神念进入了他的神魂中!居然真的发生了这种事,就在此时此地!”

柳言成转身望着远方,一脸震惊道:“什么人啊?”

石野长叹一声,不得不苦笑道:“不就是你说的那种人嘛!居然真的有那样一个人跑到了山塘街,还乱摸乱动这里的石像,误打误撞获得了那妖修法诀,恐怕连他自己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呢!这石像上的法诀是有次第的,需要依次打开才行,这人也不知是走运还是不走运,竟恰好触动了有第一层法诀的石像。”

柳言成很感兴趣地说道:“我们过去看看啊到底是谁,究竟获得了什么妖修之法?”

石野却摇头道:“没这个必要,他人的机缘与你无关。若说妖修之法,你若感兴趣想研究一番,为父自然可以告诉你更高深完整的。你去问那人也没用,他不会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况且妖修之法本就不是常人修炼之道,就算得到法决传承,不过是像做了一场梦而已。这世上人人都有奇思怪梦,你跑去打搅人家干什么?”

柳言成:“好吧,我就不过去看了。……但是老爸,你带我来逛这山塘街,目的是什么呢?不会就是为了看这几尊石像吧?”

石野伸手一指这周围的天地:“风景千年,古巷小桥流水,难道不值得一逛吗?我带你来,是想让你学会感受万事万物不经意间的玄妙,也包括沿途这些石像。……我听到消息,你小白师兄最近也在这山塘街附近修炼呢。”

柳言成挠了挠后脑勺:“白少流师兄?他跑到这里修炼,又在哪处灵枢宝地呀?”

石野的神情有些古怪:“据我所知倒不是什么灵枢宝地,他好像是在一个传销团伙里面,应该是被一个偶尔结识的朋友骗进去的。”

柳言成的样子也变得很古怪,眼睛珠子瞪的老大,张口结舌道:“什么人能骗白少流?他可是最能看透世上人心的!”

石野:“我想他只是借地修行、观众生之相而已,白少流的求证,连我都看得不是很清楚。……他有他的修行,你有你的修行,走吧,继续逛街。观人烟万象有所感所悟,便是你自己的收获。”

父子前走不远,又在路边桥头看见了一座石狸像,石野暗叹道:“这些石像中的法决不知何人留下,经过数百年变化已近似天然神念,又是妖修之法,留在这人烟稠密的市井中并非好事。我本想察看过所有的石像找到源头,然后将这些法决全部抹去。不料有人恰在此时开启、意外获得法决。既然如此,这些法决就都留着吧,有缘人好自为之!”

那触动地气灵枢、打开奇异门户,莫名获得石狸像中妖修法诀的人,就是成天乐。

石像中的法诀有次第顺序,需要触动第一道门户先获得第一层法诀,才能依次开启其他的石像。而那有第一层法诀的石狸像,远在虎丘以西、山塘街风景区以外的西山庙桥头,那里平常根本没什么游客,成天乐怎么会跑去了?

……

如今的山塘街一带总共有七座石狸像,都是这两年根据历史传说重修的,分别是山塘桥的美仁狸、通贵桥的通贵狸、星桥的文星狸、彩云桥的彩云狸、普济桥的白公狸、望山桥的海涌狸、西山庙桥的分水狸。当然了,这几只狸猫的名字,民间的说法并非一致;至于其来历,传说则更加玄妙。

第一种传说与吴王阖闾以及秦始皇有关。苏州名胜虎丘为吴王阖闾墓地,相传阖闾的墓穴在剑池之下,并有鱼肠等三千多把宝剑陪葬。当年秦始皇来到此地,曾见一只白虎踞丘上,秦始皇挥剑欲斩之,白虎化为一道剑光消失不见,虎丘由此得名。

据说那白虎便是虎丘下的剑气所化,后世白居易开凿山塘河时,为了镇压这剑意杀气,便刻了七座石狸像,安放在山塘街各个风水地眼处。当时这七座石狸分别叫金闾狸、通星狸、文星狸、半塘狸、白公狸、便山狸、海涌狸,这是山塘街石狸像最早的传说。

白居易造七狸之说,颇为牵强附会,当代苏州人所知不多。如今最流行的,是关于石狸像来历的第二种传说——刘伯温造七狸。

元末,私盐贩子出身的张士诚在苏州称帝,立国号大周,后被朱元璋所破。传说朱元璋打败张士诚之后,派刘伯温到苏州视察。刘伯温来到山塘街一带,发现山塘河状如卧龙,是一条龙脉所在。他便立了七只石狸猫像沿山塘河风水灵枢放置,这七座石像如一道锁链,锁住了这条龙脉。

此类传说颇为无稽,不过是苏州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刘伯温立石狸像、镇张士诚龙脉的故事,在苏州民间却流传甚广。在如今山塘街的旅游景点介绍中,也采取了这种说法。

关于山塘街石狸像的来历,还有第三种说法。

说到狸猫,有一出经典传统戏目叫《狸猫换太子》。故事讲的是北宋真宗年间,刘妃与内侍郭槐阴谋争宠,用一只剥皮的狸猫偷换掉了李妃所生的皇子。这个孩子被太监陈琳所救、又被八贤王赵德芳收养长大。真宗无子,于是立赵德芳之子继承皇位,冥冥之中似有天意,他挑中的继承人就是自己的亲儿子,继位之后便是宋仁宗。

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元杂剧中,到了明代已经流传甚广,《狸猫换太子》成了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剧目,并且经过文人的加工,又变成了“包公案”的一部分。民间传说包拯奉旨到陈州赈灾放粮,遇流落民间的李妃告状,追查之下方使陈年秘事真相大白。

这个故事后来被编入清代着名小说《三侠五义》中,但在《三侠五义》成书之前,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在民间早已家喻户晓。这个故事也并非完全凭空捏造,历史上的宋仁宗确实非刘太后所生,而是一位姓李的宫女之子,被当时的刘德妃收养。宋仁宗幼年继位,刘德妃曾以太后的身份主政,直到刘太后去世后,宋仁宗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

史上确有其事,只是与包拯无关,后来有人便将这段历史记载附会编排成狸猫换太子的故事。

狸猫是野外的山猫,生存繁殖能力特别强,苏州一带的老百姓曾把狸猫当成灵兽供奉,并有“摸摸山猫头,一年好到头”的说法,狸猫在民间是“多子、易生养”的象征。故事里的宋真宗无子,而以“狸猫换太子”,并不是随口的编排,这与狸猫的象征有关。

在明朝中叶,成化、弘治年间,宫廷里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当时皇室子嗣凋零,皇帝不仅儿子少还不容易养活,于是宫廷禁院喜爱豢养狸猫,以求祥瑞之兆,也引起了民间的效仿。苏州一带本就有此习俗,更有人在山塘街以青石刻狸猫像摆放,祈求货殖繁盛。

这第三种传说倒是最靠谱的,也可能最接近于山塘街上石狸像的真实来历,不论怎么说,自古以来山塘街上就有石狸像。民间口口相传,七里山塘街有时又被称为“七狸街”,也有人说成是“石狸街”,倒成了《红楼梦》中“十里街”的又一种谐音。

如今当地重建了石狸像,而大部分游客事先若没有听过传说,走过这条千年古街时未必会留意到那些石狸像,但成天乐却注意到了。他觉得这些神情傻乎乎的雕像挺好玩的,一路已经看见好几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