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01章、妖修之法,明七魄三魂

山塘街与其他很多旅游景点不一样,它并不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水乡小镇,就是苏州古城外一个繁华的街区,河道与小巷四通八达,沿山塘河北岸的山塘街是旅游区的主体,它没有被围墙或大门封闭,并不设卡收门票,就是城市里的一条步行街。

山塘街景区其实也卖门票,四十五元一张,凭票可参观沿途由文物部门修复保护的几处景点。如果不买这张票,虽然无法进入那几处景点内部参观,但对于逛山塘的情趣而言并无大碍。两千年的苏州水乡古巷,其人文积淀实在太深厚了,虽然经过了现代化的开发与改造,可不经意间随处都可以发现历史的遗痕。

沿河修建的砖木结构房屋,其结构和建筑材料大多新旧不一,小桥上的石板可能是去年填补的,可石板旁桥栏上那模糊的雕花却显示出数百年的沧桑。新修的店铺,柱子和梁可能相差百年,那新砖粉墙下的墙基,却承载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留下的痕迹。

旧时建房皆有地契,地契以什么划分界线?是界石。在苏州古城的小巷里,随处还能看见界石的痕迹,就是在房院各个外墙角砌进去一块石桩,它本身是外墙的一部分,上面刻有字迹。普通人家一般以姓氏标明,比如“张界”、“李界”、“金界”、“王界”等,其他一些建筑还会刻上郡望堂号、商铺和会馆的名称,比如“余庆堂蒋界”、“郁氏家祠”、“魏福记界”等等。

成天乐一路走过,对老街两旁墙角的界石很感兴趣,沿途看见了很多块。整条山塘街总计七华里有余,京沪铁路与苏州北环高架桥恰好在它的中段凌空而过,将这条千年古街划分为东西两部分,也形成了一条明显的分界。

京沪铁路桥以西,是当地政府、文保、旅游部门修复开发的风情旅游街,规划整齐店铺林立,黑瓦白墙看上去都是崭新的,但那老楼上的窗棂、墙基下的界石、河道上的石桥仍透露出古老的痕迹。而铁路桥以东,大体还保留了老巷子的原貌,除了修复沿途有重要文物价值的景观之外,并没有大规模的改造开发,还是典型的老苏州居住区,略显杂乱却另有一番生机情趣。

从铁路桥下穿过,迈过彩云桥,明显能感觉到气息有微妙的变化,少了几分繁华中的浮躁,多了几缕生气杂乱中的清幽。脚下的石板路也变了,不再是那么整齐划一,成天乐还看见了一块字迹模糊的墓碑和几块界石。这些墓碑和界石已不在它的原位,不知什么年月被人挪到此处修补石板路。

迈过彩云桥往前走,道旁可见好几座古牌坊,但这些牌坊并没有清晰地展现给游人,很多已经被砌在当地住户的院墙里,成了房屋的一部分。更夸张的是,有一座牌坊竟成了一户人家的梁柱,成天乐看见那牌坊顶部的雕花楼从屋顶瓦片中冒了出来。

居民区道路两旁有菜市场,出售各种瓜果肉蔬甚至还有小鸡仔,往横巷里看,有老人坐着竹椅摇着蒲扇,几户人家院里的枇杷树挂满了黄澄澄的果子,看得成天乐煞是眼馋。道旁的普福禅寺不收门票,进入这座传说中的葫芦庙转了一圈,沿山塘街继续往虎丘走,又看见道旁一户人家,挂满枇杷果的树枝伸到了院墙外。

刘书君看了看左右道:“这家院门外挂着锁,里面肯定没人,我们找个东西垫脚,摘点枇杷吃?”

成天乐笑道:“人来人往这么多双眼睛,你也敢去偷人家枇杷,胆子真够大的!……那树枝挺高的,够不着,除非我抱着你的腿、把你扛起来。”

刘书君瞪了他一眼,佯嗔道:“人家穿着裙子呢!”

成天乐嘿嘿一乐:“那就算了,人太多,走光了不好!……再说了,那枇杷挂在树上多漂亮呀,又不是你家的,干嘛要把它摘下来?”两人说说笑笑,后面还跟着背旅行包的于飞,这位“于总”已经出了满头汗。

……

就在这时,远处又有两人款步迈过了彩云桥,他们是一对父子。父亲名叫石野,看气度是个中年人,但是形容相貌却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他神态平和走的不紧不慢,每一步都似落地生根,身边的孩子随母姓,名叫柳言成。

柳言成今年十五岁,长的眉清目秀,样子甚是乖巧可爱,明澈的眼神不住地四下观望,他突然停下脚步一指路边道:“这一路走过来,已经看见好几座石狸像了,这石像明明是根据传说刚刚修建不久的,可我总觉得气息不像当代的东西。”

石野微微一笑:“你的神识感应没错,这些石像确实是新的,刚刚雕成放在这里没两年。但它们安放的位置是山塘街各处地气灵枢所在,而且数百年来,此地也曾有这样的石兽像。我刚才已经仔细查看过,这些石像里还留有数百年前的法诀。”

柳言成诧异道:“数百年前的法诀,怎么能留在两年前雕成的石像上?而且这只是普通的石兽像,又不是神念玉箴一类的东西?”

石野解释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物就是一种石像箴。数百年前此地有石像,有人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把法诀留在石像中,但我猜测后来没有人来到此地开启石像,那留下法诀的人也没有回来过。数百年后,原先那些石兽像早已损毁无存,那些法诀神念容入地气灵枢,偏偏现在又有人修建石像放置在原位,这些石像仿佛就成了一道道门。若有人能开启,则可获得那些法诀。”

柳言成好奇地走上前去,把手放在那石像的头顶,闭上眼睛似是在感应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却皱起了眉头。石野只是微笑看着,见儿子皱眉这才开口道:“你是没法得到那些法诀的,别说是你,就连你老爸我也无法完整地取出那些法诀。”

柳言成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修为不够吗,连老爸你都不行?”

石野摇头道:“这与修为无关,哪怕是当年留下法诀的那人亲自来了,也是无法开启了。他也没有想到一晃就是数百年,山塘街上的狸猫像经过了这么一番变化,那法诀当初虽是人为留下,如今却更似天然融成,成了一种机缘之物。这些石像就像开启之门,你得有钥匙才行,这钥匙是便有缘人的魂魄本身,否则就是把石像打破了也没有用。修为再高,也只能把这些神念法诀抹去而已。”

柳言成追问道:“那什么人才能开启石像,获得那些法诀呢?”

石野沉吟了半晌才答道:“我虽然无法取出那些完整的法诀,但神念感应也知其片段,不过是入门的妖修之法,在我眼中也未见高明。数百年前的法诀神念融入地气灵枢,因这石像重立而出现,已成为自然天成的神念。妖修之法与人不同,妖物修炼之初都是自感而悟,就像人的魂魄成形。获得这法诀的机缘,应属于一位正在感悟天地的妖物。

但是刚刚感悟天地的妖物修为尚浅,根本不能变化形体,又怎会跑到这人烟稠密的山塘街来?就算有这样一个妖物偶尔来此,也没本事发现这些石像的异常,更别谈设法开启地气灵枢获得法诀了,所以这些神念法诀被取出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柳言成又皱眉道:“如此说来,是绝对不可能吗?”

石野摇了摇头:“那倒也未必,我刚才说过这些石像是机缘之物,那么只看机缘而已,有此机缘者祸福亦未知。”

柳言成眨了眨眼睛:“假如,我是说假如,不是妖类而是一个普通的人从这里走过,对石像感兴趣乱动乱摸的话,有没有可能开启地气灵枢获得法诀?”

石野愣了愣,这才笑着答道:“傻孩子,妖物修炼之初与人是完全不同的,山野间飞禽走兽可曾有自己的名字?此类生灵虽有自我意识却不知来世上为何,也不知道所求如何,全凭本能行事。若有机缘巧合,它们莫名开始思考我是谁,开始观察这个世界并反思自身,往往会发生异变,这便是妖修之初。”

柳言成:“我没太听懂。”

石野温言笑道:“听不懂没关系,这个过程是挺玄妙的,无法用语言尽述,就算修行有成的妖类,往往自己也说不清。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假如这山塘街上有这么一只猫,突然开始奇怪自己是何物、为何会生来如此?当它睁开眼睛学会欣赏这山塘景色,并有了种种人们看来也许不切实际的联想,这便是妖修之初。”

柳言成点了点头:“我有点明白了,可刚才问的是——有没有可能有这样一个人?”

石野又笑了:“这世上犯糊涂的人不少,装糊涂的人也很多,但难得以糊涂为常而不自知者。这种人并非神志不清、并非天生愚笨,但为人却混混沌沌,连自己叫什么都会忘了,不是真不知道,而是平时根本不会去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