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外传:辟谷生涯
(第八)英雄无用

到大学四年级开学以后,我的辟谷功夫是越来越精纯了,原因我想也许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我这三年以来坚持不断的修炼,另一方面我的“收入水平”呈下降趋势。

以人民币衡量我的收入水平没变,甚至还在增长。我老爸每月给我的生活费仍然是二百五十大洋,而且学校还给学生发伙食补助。当时补助是每月二十块四毛钱的学校食堂饭票,快到大四的时候考虑到物价上涨因素学校做出了调整,每人涨了五块钱,每月补助变成了二十五块四毛。

我在外语系教学楼一间教室里的课桌上,曾经发现这样一则“征婚启示”:“某男,现年22岁,本科学历(尚未毕业),品貌端正,有住房(十人合住之宿舍),收入稳定(月收入二十五块四),欲觅一志同道合,身体健康,不算难看,脾气温柔之女子为伴,共创美好未来。有意者请与九舍320室×××联系。”

这位老兄够损的,女生们大概不知道,可是我清楚,我们学校的九舍320根本不住人,以前住过,但是总闹鬼,出了不少事,后来就封了。每间学校都会有一两则关于鬼屋的传闻,但是我们学校这间宿舍的事情确实是真的。在宿舍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这间宿舍一直都是空的,我甚至还特意到门口去看过,加着两把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但是我看这则征婚启示想到的不是鬼屋,而是羡慕其它学校的学生,我们同届的学生当中似乎是师范学校的补助最高,有的本科生据说每月有七十元现大洋,而当时我们学校的硕士研究生补助每月也只有九十元。——现在很多大学生可能已经不知道补助这回事了。

补助虽然涨了,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却是一切能涨的东西中涨的最慢的。我们当时有一门“机械工程材料”课,课本是我们学校自己老师编的,哪个出版社出的已经记不清了。我九二年刚入学的时候,上届的师兄们用的教材每册售价四元二角,我九六年毕业之后,我下届的师弟们也是用的同一本教材,连标点符号都没改过,每册售价二十四元二角。前后不过五年时间。

我那时候好像听人谈起过国外学生的事迹,不知道说哪个国家的学生从来不在课本上乱画,而且学完之后会把课本留给下一年级的学生。这个传统也在我们理工大学流传开来,但是加入了市场经济的元素。每年快放暑假的时候,生活区道路两旁总会出现很多小商小贩,工商局一般不会来管的,摆摊的都是学生,卖的都是教材。我有不少教材就是花三到五元不等的价格从学长们手中买来的。但是我的学长们并没有国外小孩那种不乱写乱画的毛病,运气好的话你连笔记都不用记了。这些教材我大多已经转售给下届的学弟。

虽然想到了这种倒卖教材之类开源节流的方法,但毕竟生活水平下降是事实,我喝酒吃肉的日子越来越短,辟谷修行的日子越来越长了。这对我是一种激励,孟子不曾经说过吗?——“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使其辟谷”。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的辟谷功夫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境界,真不是吹的!

英雄也有无用武之地的时候,就在我为我的辟谷修行又达到一个新的境界而洋洋自得时,却受到了一件小事的打击,这件小事发生在大学四年级的一个黄昏。

那天大概下午五六点的时间,我照例拿着几本书去机械馆上自习,机械馆离宿舍区比较远,所以占座的人也比较少,难得清静。正当我刚走到机械馆门前的空地上时,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叫花子拦住了。这个小叫花子从穿着上分不出男女,但我一看就知道是个小丫头,因为我已经见过她N次了。

她拦住我还是那套说辞:“哥哥,我是从××地方来找亲戚的,没想到亲戚搬走了,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饭了,我饿,能不能借点钱让我买点东西吃。”

我本来想对她说:“我老人家从上个星期到现在都没吃饭了。”但是想了想还不能说这样的话,毕竟是熟人了。我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看见她在学校里乱转,到现在也没找到亲戚,而且跟人要钱的话四年也没变过,想当专业乞丐却没有一点敬业精神,不肯下苦功去钻研乞讨技巧。

虽然我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但是我这个人心软,宁愿自己饿着肚子也会掏出兜里的钱帮别人的。我从大学一年级开始每次见到她都会给钱,但是每次都给的不多——人民币一元,不要笑我小气。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小姑娘都快长大了,物价也涨了,再给一块钱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给太多我也受不了。

我看着小姑娘渴望的眼睛,不知为什么突然生出一种怜悯的情绪,又想到了传销课堂上“上线导师”经常讲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那句名言,于是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用一种关怀的语气对她说:“丫头,这么多年了也真难为你,不如这样,我教你辟谷神功,以后你就不用挨饿了!”

话音未落,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打狗闷棍,打的我眼前金星乱冒,待金星散去之后,小姑娘已经走远了,一边走还一边唱:“我不是黄蓉,我不学神功——”

这首歌曲后来经专业人士适当改编,传唱大江南北。而每当我听见有人唱这首歌的时候,总是感觉到很郁闷,心里有一种挫折感,在当时我的辟谷信念也开始发生了动摇。后来我成了股市评论家,每当我向别人传授或者别人向我灌输各种各样的所谓投资理念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曾经的这一段经历。

唉!怎么又跑题了?还是谈辟谷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