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外传:辟谷生涯
(第七)英雄无畏

大学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又一次成为了同学中的另类焦点人物。这一次也与我的辟谷修行有关,但重点不是因为辟谷。

大学三年级下学期,学校组织全体师生义务献血,虽说是义务献血,但对于大学这样特殊的单位来说,也是需要完成一定的指标的。工科学校有一个很好的传统,虽然人人都可以报名,但是大家都自动将为数不多的女生们从名单上划掉,以表示一种对稀有物种的爱护。剩下的献血者其实都是男生。

除去没报名的,报名的当中再除去大家认为身体不好的,或者自称那段时间正好感冒发烧的,体检没通过的,一份最终的献血名单出来了,我是其中之一。这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首先我报了名,其次我身体很健康,那段时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体检也合格。但是拿着名单一看,我的名字就有点刺眼,如果除去已经入党的学生党员,再除去已经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定期向辅导员做思想汇报的积极份子,党外非积极份子就剩了我一个。

不是我不积极向组织靠拢,而是我自以为我的思想境界还不够高,我的学问当中还包含着很多唯心主义的糟粕。但是我的态度是积极的,工科院校的学生煽情类的文章写的都不是太好,我经常替他们代笔,笔润就是一盒烟,金桥或石林那种档次。我的代笔文章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给MM们的情书或求爱信,另一类就是入党申请书或思想汇报,但是我从来没有署下过自己的名字,因为我知道我达不到我所写的那种境界。

献血名单出来之后,一般都要删掉一些名字,但是这一次却没法把我删下去了,如果我不去献我们级队的指标就完不成了,大家都得去,所以我去了。月末去的,那时我正在辟谷。

事后我们班的女生们惊呼:“老天可怜见的,都辟谷的人了,还要去献血!”我当年听了之后还有点得意,认为这是英雄无畏的表现。现在想起来却一点得意的感觉都没有了,既辟谷又献血的同志们不止我一个,据我所知现在数量至少成千上万破亿。又有点跑题了,还是谈辟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