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外传:辟谷生涯
(第二)挂饼充饥

于是在1992年的冬天,每天清晨,滨海理工大学山上礼堂旁的小山坡上,你都会看见我风君子,四平八稳的站好架势,用一种渴望的眼光看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同学们问我在干什么,我非常耐心的详细给他们解释,我在吸风饮露、餐霞服气。可是同学们听不懂,甚至摸摸我的额头看我是不是在发烧,我只有给庸俗的人以庸俗的解释:“你看那天上太阳,像那一个烧饼,热乎乎的挂在远方。”

有一位很关心我的MM小声的问我:“风君子,你看着太阳的时候会流口水吗?”

我非常开心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以为是遇到了知音,我说她问到了点子上,我认真的告诉她咽口水也是辟谷不可或缺的重要方法之一,叫做玉液炼形。不相信?送你两首诗诀:——

炼液如泉曾有诀,安心是药更无方。

集气开关通大道,一渠流转入琼浆。

小小壶中别有天,铁牛耕地种金莲。

这般宝物家家有,因甚时人不学仙?

你说这些诗写的不好?没关系,反正不是我写的,我是从《性命双修万神圭旨》上抄来的。

我以为MM理解我,可是我错了,回头MM就给我起了个外号——“半仙”,从此“半仙”这个名字伴随我大学四年,提到风君子反而没什么人知道了。

一个挂在天上的烧饼真能够当饭吃吗?很多人觉得这不可思议,但我知道这是真的。郭沫若不是曾经呐喊过:“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我当然不是郭老那种天狗,但是我也理解这个现象。

太阳是什么?就是一个远大的目标,常常有人要求另外一些人为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而等待,这是事实。每当我看到当十分之九的人为了十分之一的人而做出牺牲的时候,他们所受到的教导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美好未来,这种牺牲可不仅仅只有七七四十九天,有可能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永远。

我的辟谷经历很像我这代人所经历中国股市,十几年来谈不上什么投资回报,却有涨跌轮回,今天涨了,甚至井喷了,这段时间又可以喝酒吃肉了,但是别忘了再过一段时间还是得坚持辟谷的。哎呀!我跑题了,还是接着谈辟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