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外传:辟谷生涯
(第一)喝酒吃肉

我的经历不是绝食,真的是辟谷,一切按照严格的方法操作、严肃的辟谷。可惜我每当这么说的时候,同学们都笑我,我听得出来那是一种善意的嘲笑,可是我不在乎,谁叫我的修养那么好呢?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1992年12月,在大学一年级的第一个学期,我过了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十八岁的生日,虽然没有人按照传统仪式给我进行“冠礼”,但是我却收到了另一份有象征意义的礼物——我心仪的美女姐姐,在我酒醉之后留下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几行镌秀的字迹:“泉涸,鱼相与处于陆……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愧是我心仪的MM,居然连《庄子》这种书都读过,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眼光,同时我也佩服MM的眼光,原来她早看出来我不是一般人,所谓金鳞终非池中物,她是要我放开她去寻找更高尚的追求。想到这一点,我不由的精神更加振奋,更加欣赏这位MM的胸襟,同时也喜欢上了庄子,爱鸟及乌,我也开始喜欢老子、道家、导引炼形、神仙丹道种种学问。可是就在我的情感世界正在升华的同时,却出现了经济上的危机。

说实话,经济危机的责任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我自己。我老爸没有给我断绝经济来源,总是每月按时给我寄生活费,我现在想起来大约是每月二百五十大洋,这在九十年代初已经不少了。怪就怪我的生活习惯太好,吃不惯食堂粗制滥造的饭菜,经常出去逮东西吃,而且特别喜欢喝酒吃肉。大学念了几个月,别人床底下塞的都是臭袜子,而我床底下都是空酒瓶子,足见我是多么爱好卫生爱好生活的人。

渐渐的开学时偷偷带在身上的私房钱花完了,只好每个月等汇款单过日子,终于过不下去了。幸亏在这时候我从无数的古代典籍中了解了一种绝技,这种绝技就是辟谷——一种教人如何喝酒吃肉的办法。就是这种办法,我没有搞错!只有每月月末我学会了辟谷,才能在月初继续喝酒吃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