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9章、有为昏乱显忠良

一个月后,有消息传来,滨海市原副市长之子,商人孙威西,在离滨海以北二百公里的某个城市横尸街头。警方怀疑孙威西之死与商业竞争以及黑帮仇杀有关,正在调查,但还没有掌握进一步的证据。孙副市长仍在双规,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渐渐消失在公众的记忆中,看报纸电视,恍然乎这一家人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孙威西死后的第三天,滨海火车站。

风君子和刘欣站在检票口,他是来送刘欣上火车的。风君子对刘欣说:“这一个多月多谢你照顾了,真不好意思,让你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义务保姆。”

刘欣:“你谢我?你救了我,一条命和一个月的义工怎么能比?要谢也是我谢你。”

风君子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世上有很多人,他们从来不考虑别人为他做了多少事,给了他什么,就算是衣食父母,也用做奴仆。只要他们的欲望有一点不满,就会有无辜者付出代价。……而你,我已经应该谢谢你了。”

刘欣不太懂风君子在说什么,总之是在夸她,她笑道:“你的手没事了?真的不需要有人照顾了?”

风君子活动了一下右手,也笑道:“本来伤的就不重,其实我是装的,想多赖你两天。……没想到你走的这么急。”

刘欣:“我看出来了,其实你的手本来就没什么事,只是找个借口留我而已,……现在终于风平浪静了,我也不能再麻烦你了。只是回家看看,又不是不回来了。”

风君子:“回家看看长辈也好……你妹妹和赵雪怎么都没来?”

刘欣:“我就是回去待几天而已,我告诉她们不要来送我了,有你帮我拎包就足够了。”

风君子夸张的叫道:“可怜我一个受伤初愈的人,被你抓来当苦力……”

刘欣:“我从你家走,你不送我谁送我?……将来什么时候还会再见?”

风君子看着她,不自觉的发出苦笑:“如果再见时,仍是当初相见那种情景,还不如不见。”

刘欣:“风哥?难道你不想再看见我?”

风君子摇摇头:“我是君子,你也是好人。君子何故不见佳人?只是,我不想再看见那样的事,那样的事中你和我。”

刘欣:“你以为我希望吗?”

风君子:“这不取决于你我,这取决于你我所在的世间。”

刘欣:“风哥,我不懂什么天下大事。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就是个小姐……。我对这个世界曾经很失望,而世界差一点也放弃我。可是我每次看到你,就看到了希望。”

风君子叹息道:“我宁愿你不要这样,不要看见我才感觉到希望。我只希望每个人,都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如果你仅仅在我面前才能看到世间美好的一面,我不知道该作何感想……那我又应该去看谁?”

刘欣看风君子情绪突然有点低落,开玩笑道:“风哥,你回家照镜子就可以了!”

风君子也笑了:“女人的爱好都是照镜子……对了,我做了一件违法的事情,因为我要送你一样东西。”

刘欣:“什么东西?”

风君子从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是一枚一元硬币。他在这枚硬币的边缘用改锥钻了个小孔,用一条红丝绳系上,就像商店里卖的胸饰挂件。他把这个挂件提在手上,对刘欣道:“我欠你的东西,这一块钱,还给你。可惜不是当初的那一块,你给我的那一块我已经坐车用了。”

刘欣:“风哥,你好有心……这怎么违法了?”

风君子:“你不知道吗?这违反了人民币管理条例,破坏流通中的货币。……快戴上吧,这是这个世界上的护身符。”

刘欣一挺胸,对风君子道:“你帮我戴上。”

风君子笑了笑,将红丝绳套过刘欣的头颈,将这一元硬币戴在了她的胸前。刘欣一撅嘴又道:“这是护身符,要贴身戴的,你帮我放到衣服里面去。”

风君子愣了愣,没说什么。他用手指挑起刘欣贴胸羊绒衫的领口,将那枚硬币放在了她的双乳之间。硬币放入领口,立刻滑入到刘欣深深的乳沟中,感觉一片冰凉,片刻之后又变得温暖起来。刘欣看着风君子,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风君子,听说你今天到车站来送人,可找着你了。”正在此时,风君子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他回头看去,萧云衣不知什么时候从一堆排队准备检票上车的乘客中钻了出来。这丫头,风君子上哪儿她都能找得着。风君子问道:“萧丫头,你怎么找到这来了?有事吗?”

萧云衣:“当然有事,你忘了吗?常武和林真真这个周末就要办婚礼了,我们俩可是伴郎和伴娘,今天下午要去试衣服的。”

风君子:“那不是下午吗?现在午饭的点都没过呢?”

萧云衣:“伴郎请伴娘吃顿午饭,再去试衣服,有什么不可以的?”

风君子:“好好好,你说的话总有道理。等我送完朋友后,就请你吃午饭……”

萧云衣:“我知道你是来送人的,你的朋友呢?”

风君子回头一看,刘欣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再看检票口的方向,是一股股拥挤的人流,大家举着大包小包紧赶着脚步走向火车站台的入口,风君子在人流中,没有找到刘欣的背影。风君子有点怅然若失的站在那里。

萧云衣拉住了他的一条胳膊:“我刚才远远的看见你在和一位美女说话,怎么转眼就不见了?该不会跟人私奔了吧?”

风君子转过身来:“她走了……我们也走吧,先去吃饭,再去试伴郎伴娘的衣服。你这个伴娘正值青春年少,可惜我这个伴郎有点老了。”

萧云衣一边往外走一边歪着头看着风君子:“你老吗?我看你除了白头发多一点,还是蛮年轻蛮精神的嘛!站在我身边也勉强过得去了!”

风君子笑了:“婚礼的主角是新郎新娘,没必要显我们两个。”

萧云衣:“怎么?你不喜欢参加婚礼吗?还是不喜欢和我这个伴娘一起当伴郎?”

风君子:“不是不是,怎么会不喜欢呢?我们快走吧,好好准备准备。我觉得人生的幸福,就是站在那里欣赏世界上的幸福人生时刻……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