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4章、余毒未消

刘欣这几天心里不太舒服,每天上班时总觉得环境有点陌生了。主要是赵雪不在汉豪。经过她弟弟昏迷的那件事情,赵雪意识到自己再在这里工作还可能为弟弟带来麻烦,于是陈姐介绍她换了一家场子,到离这里比较远的一家洗浴中心继续去做小姐。

本来这一行业人员流动性就相当大,像刘欣这样在汉豪一做就是四年的情况非常少。原因嘛主要是因为陈姐,陈姐也一直没动地方。这天下午,刘欣上班很早,来到汉豪洗浴中心更衣室的时候,发现有人来的更早。这是新来的18号小姐梦梦,梦梦是在赵雪走了之后来的,用了赵雪留下的钥匙牌和衣柜,又继承了这个18号的号码。

小姐的更衣室最里面放了一张床,是值夜班时谁累了可以躺一躺的,现在梦梦就躺在这张床上。看见梦梦的样子刘欣吓了一跳,只见她脸色惨白,眼圈却是黑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喘气,伸手摸摸她的胸口,心跳的很快,却不整齐。

“梦梦,你又去HIGH了?这回磕的是什么?猫脸还是荷兰仔?”

梦梦含含糊糊的答道:“是大拇指,从昨天凌晨HIGH到今天早上,吃了两粒。没摇出来,难受死了,心口好闷。”

猫脸、荷兰仔、大拇指都是摇头丸的名子。刘欣听见梦梦的话吃了一惊:“你不要命了,大拇指他们一回只磕半粒,你居然磕了两粒!在哪HIGH的?”

“就在楼下,汉豪国际会所。那帮客人太疯了,有自己带女伴去的,没有带女伴的就找会所要女伴。HIGH到最后,一帮男男女女要开无遮大会,我又多吃了一粒。”

无遮大会,是个古典名词,经常在武侠小说中能够看到。意思是暮天席地,在山野而不是在厅堂中聚会。然而梦梦说的这种无遮大会,指的是一群男男女女在包厢里聚会,聚到后来都一丝不挂,溜如剥猪。汉豪国际会所对外宣传是高尚、成功人士休闲娱乐的交流场所,实际上也就是有钱人玩的地方。里面的花样不少,但只提供会员服务,一般的顾客也只能到洗浴中心这样地方耍耍,会所是进不去的。

这里的小姐有不错的,偶尔也会被叫到会所去串场子,拿的小费往往比较多。然而刘欣却从来没有去过,楼下找陈姐要人陈姐也从来没有推荐过刘欣。刘欣不愿意去汉豪会所串场,也比较害怕那个地方,是有原因的。

四年前的4月28号,也就是她来汉豪的第一天,那时候她只是跟陈姐来看一下情况,还没有正式上班,就发生了一件让她很害怕的事情。那天晚上她在滨海公园门口给陈姐打电话,放下电话没多久陈姐就来接她了。当时陈姐在上班,她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陈姐就把她带回了汉豪洗浴中心,告诉她先洗个澡在休息大厅找张空椅子休息一夜,有事明天再说。

然而陈姐刚把她带到汉豪,有人就把陈姐叫走了,面色紧张神神秘秘的,好像出了什么大事情。过了很久,陈姐才回来,刘欣问她出了什么事,陈姐告诉她这里有个小姐在楼下会所里陪客人打KING,出事了,现在人事不醒。刚才楼下有人把她送上来休息,正在包间里躺着。

陈姐当时是撒谎了,那个人不是汉豪的小姐,而正是酒店的服务员梁莺莺。至于会所的人为什么这么做,也许是有自己的安排,而陈姐这么说,也是不想刘欣知道的太多。

这天刘欣已经很累了,在休息大厅的躺椅上很快就睡着了。后半夜的时候,她似乎朦朦胧胧被什么声音吵醒了——那是她第一次听见汉豪鬼哭的声音。她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有什么人在哭。迷迷糊糊的睁眼,却偶尔听见有人在休息大厅前侧的门外走动。那扇门是通向休息区包间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后半夜,没有客人,就算有客人早已睡了。

听声音有人打开了包间的门,抬着什么东西出来了,脚步声不止一个人,却谁也没有说话。然后走向了走廊的另一侧。像汉豪这种地方,自然不止有一个通道,包间走廊的尽头还有一个通道可以通向楼顶,消防检查的时候说是消防通道,平时就是避开客人用的备用通道。

第二天刘欣就听说汉豪酒店有个服务员在顶楼跳楼自杀了。而陈姐又特意叮嘱她,昨天晚上听说的事,对谁也不要说。刘欣也能隐隐约约猜到发生什么。后来梁家的人来汉豪闹事,她也非常同情,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去帮他们,就算想帮他们自己也没有证据,因为她什么都没看到。当时她刚刚经过生与死的选择,确实也没有余力去想别的更多事情。

从那以后,刘欣想起楼下的汉豪会所就会不由自主的害怕,还好陈姐推荐小姐的时候从来没有叫她去过。今天在更衣室看见梦梦这副样子,她又想起了四年前的往事,不禁打了个冷战。她和梦梦本来不太熟,小姐之间通常很难谈什么交情,但是她现在觉得梦梦的样子很可怜,主动去给她打了一杯水。梦梦迷迷糊糊的喝了下去,又有气无力的躺下了。

刘欣找了个湿纸巾准备给梦梦擦额头上的冷汗,那边服务员却在叫钟了,原来有客人点她的台。是谁又这么早来了?走到包间一看,原来是熟客,就是那个有着劳动模范称号的,瘦的露出两扇排骨的崔哥。

“老婆,想没想我?”崔哥依然是那副标准的熟客腔调。

刘欣习惯性的走到床头,把包放下:“想你也不来看我,好久没看见你崔哥了,还以为你发了财就把我忘了。”对客人讲话经常就这样了。

“怎么会忘了你呢,想着你的上面,想着你的下面,老公我孤枕难眠啊!”

刘欣发出标准的娇笑声:“老公,坐过来啊,亲一下”

“老婆看我的玉坠没有?”崔哥炫耀着他拉着刘欣看他的胸前。

刘欣这才发现原来他脖子上的粗粗的金项链不见了,换成了一块碧绿的玉配,用红丝绳系住挂在脖子上。

“怎么不戴项链了?”刘欣有点好奇的问。

“这个可是在安徽九华山求来的,在菩萨面前开过光!戴上之后能消灾解祸、大吉大利。光是买玉我就花了四千多,开光的香火钱还化了九百九。可灵了!我最近炒股总赚钱,从我戴了这个玉配之后”。

“崔哥你厉害,会赚钱,谁做你的老婆谁就享福了!”刘欣也不太清楚九华山供奉的是地藏菩萨,发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那位,管的是阴间,不管人间发财的事。嘴里说着话,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风君子。她记得风君子也有过一件翡翠玉器,是一个奇怪的翡翠指环,风哥拿它当宝贝一样,丢在洗浴中心第二天就着急来找。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指环,也许就没有后来那么多事情发生。

“我就要你做我老婆拉……我的大腿好酸哦,帮我按按!”

刘欣坐在他的小腿上帮他按着,他倒是闭目养神,只是那双手不停的在刘欣身上磨蹭,当刘欣按到他大腿内侧根部的时候,他反应很强烈。几乎在他有反应的同时,那双手倒着把刘欣穿的连衣裙从底下全部掀到头上,没管她的脸还被衣服罩着就熟练脱去了刘欣的内衣。当刘欣把衣服从头上拿下时,看到他已经脱光了,刘欣包里的安全套都知道自己拿了出来。

他还是那么瘦,也还是那么精力旺盛,让刘欣有些窒息。刘欣很职业的叫着床,这呻吟几乎又让人听不真切,有些隐约,却又很有穿透力。他特别兴奋,有些喘着气,趴在刘欣的耳朵边,不停的叫着什么。

说真的刘欣有些恐惧他没完没了的力量,每一次都十分进入她的身体深处。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记得有多久了,犹如海浪不知停止的拍打着礁石,而刘欣的呻吟中带着一丝几乎是哀求的声音,他全然不知。只有他滴下的汗水,沿着她肌肤往下流淌……

又过了一会,刘欣突然挣扎着抱紧他叫了一声“不要……”要字拖的很长,他一下象受到刺激,伴随着身体的轻微痉挛,发泄了出来,躺在她身上流着汗。刺激男人的心理比刺激他们身体高潮来得更快,这是这里的小姐都明白的技巧。

……

刘欣在包间里陪崔哥的时候,汉豪休息大厅里又走进两个穿浴衣的顾客,走在前面的是风君子。这风君子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来汉豪洗浴中心!再向他身后一看,则是一脸腼腆的萧正容跟在后面。两人一边走还在一边小声的说话——

萧正容:“风君子,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这要是让我妹妹知道了,肯定会骂你的……还会骂我,要是再让我家老爷子知道了……”

风君子:“少校同志,你怎么那么罗嗦!你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看你不是怕你妹妹知道吧,这要是给袁警官知道了就不太好了……你的功夫不错,这胆色可不像个男人!”

萧正容:“你别叫我少校,我可是个军人……这是违反纪律的。”

风君子:“叫你洗澡也违反纪律吗?至于你干不干别的,那是你自己的事。别说你是军人,离这儿不远有一个部队招待所也开了家洗浴中心,还不是一样。再说了,脱光了都是男人,有什么没见过的——送科学院好好研究研究。”

风君子和萧正容进门的时候陈姐也看见了,等他们躺下就走过来招呼。一般妈妈桑是不进休息大厅的,但是看见风君子这个老熟人,也破了一回例。陈姐笑着对风君子打招呼:“风哥,今年带朋友过来玩?想找什么小姐……阳阳不在这里了。要不要我再给你推荐两个?”

风君子看着陈姐也笑了:“陈经理,我问一句,我看你年纪恐怕还没我大,但听说你在这工作挺长时间了,究竟多长时间?”

陈姐:“上次不告诉你了吗,我在这待了五年多了。……你要找什么样的小姐?”

风君子点头:“好,好,小姐就不找了,经理我找一个。陈经理,你能陪我进房间聊聊吗?”

风君子的话让陈姐吃了一惊,她这张脸皮在风尘中摸爬滚打已经很厚了,没想到这次居然脸红了,她不明白风君子的意思,又小声问道:“风哥,你什么意思?要知道我是不上钟的。”

风君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摆手道:“算了,刚才跟你开个玩笑,不愿意陪我我也不勉强。”

陈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风哥想要我陪你坐坐,我当然高兴!只是这个地方不太合适,哪天我有空,我请你好不好?”陈姐听风君子话中的意思好像没看上这里的小姐,居然看上她了!如果是别的客人,三言两语打发了也就算了。但是风君子不一样,陈姐一直对风君子很有好感,今天风君子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风君子见陈姐的反应就知道陈姐有点误会了。但他也不解释,顺势说道:“那好,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我请你坐坐可以吧?”

陈姐:“那当然没问题,你知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风君子:“不知道,你给我一个。”

陈姐转身去前台去拿名片。这时萧正容凑过来小声说道:“风君子,你搞什么鬼,别人来找小姐,你连妈妈桑都不放过?”

风君子:“你知道什么,她在这里待了五年半,也算是有能耐的人,四年前的事情她一定知道!”

其实风君子今天来主要是想找人问一问四年前发生的事情,这里一定还有知情者。他想问陈姐,所以才会说进包间聊聊那番话。然而他随即又醒悟到这么做不对。不论陈姐会不会说,自己在这里问她就是害她。万一真有人暗中盯住自己,那么看见他和这里的知情人陈姐交往过密,对陈姐没什么好处。眼看着陈姐拿着自己的名片过来,风君子叹了一口气。最近事情多,总是心烦意乱的,考虑问题也有点不周全了。

陈姐走过来的时候,刘欣正好下钟了。刘欣走进大厅一眼就看见了风君子,本能的向他身边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她不禁心中暗喜,看清之后又失望了——那人她不认识,不是常武。想到常武,她又暗自叹了一口气。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上次风君子把她骂了一顿,她还哭了,可是事后一想也知道风君子骂的都是对的。

常武只是她偶尔回忆起少女情怀的一个影子,或者是无奈生活中一丝光明的梦,现在这个梦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常武不可能属于她,她也明白不可能再和常武发生什么关系。风君子也看见刘欣了,但是却装作没看见,这样正好,刘欣也不必过去和他打招呼。

刘欣也听说了风君子又一次帮赵雪救她弟弟的事,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的好人,虽然自己对他的印象不好。做小姐天天碰见男人,在床上老婆心肝宝贝的叫着自然痛快,但是真正肯出手去帮一个小姐的人并不多,其实她根本就没遇到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见风君子心情就很古怪,有一点点心痛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回忆。

风君子和萧正容留的很晚,一直躺到了快半夜,陈姐又过来招呼一遍。风君子问陈姐能不能要两个包间,他今天晚上要在这里过夜,又不想在大厅休息。陈姐问他要不要小姐,风君子摇头说自己不要小姐,萧正容也摇头说不要小姐。陈姐有点皱眉,这种情况还真少见。风君子又笑着说道钱照付,给他开两张空单,单子上就写29号星雨。陈姐也只好照办了。

陈姐转身正准备走,风君子叫住她:“别急,我要5A号包间,他要5A号隔壁的包间,行不行?”

陈姐:“5A号空着,隔壁也空着,当然可以……风哥真的不找小姐,要不我陪你聊会天?”

风君子笑着摇头说不必了。今天晚上他就算想找小姐也不能找小姐,谁如果陪他弄不好会送命的。5A号包间就是风君子第一次到汉豪晚上住的那个包间,也是梁莺莺四年前死的那个包间。

风君子今天来汉豪的时候,照例听见了鬼哭的声音,可是躺下后没多久,这些声音就一顿,就像被什么东西割断了,再也听不见!风君子有感觉,他潜意识中觉得上次交手的那个魂师今天就在附近,今天晚上他们之间恐怕真的要分一个胜负了。本来他可以回避,但是想想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趁着萧正容这个高手在身边保护,还不如早做个了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