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3章、三把紫砂壶

这是一天下午,风君子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电脑上的股指走势,一边在纸上记着潦草的、他自己三天后也看不懂的东西。这时候有人敲门,风君子喊了声请进,抬头一看,居然是赵雷走了进来。

“赵雷?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赵雷:“风哥,别忘了我是财经大学的学生。我姐不知道你做什么的,我在网上一搜就知道你是谁了,想找到你并不难。上次我连你的名子都没来得及问你就走了,我今天是特意来谢谢你的,谢谢你给我指点迷津。”

风君子并不希望赵雷找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但既然来了他也就没说什么,客客气气的道:“赵雷,你请坐……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姐姐……你姐姐怎么样了?你没有让她再担心吧?”

赵雷坐在沙发上,有点兴奋的说道:“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她担心了!谢谢风哥,我后来想通了。从现在开始我要振作起来,抓紧时间学习一切东西,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

风君子笑了,他心里也有点高兴,自己总算没有白忙,这小子终于有点开窍了。他笑着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你姐姐也会高兴的。”

赵雷突然脸色变的郑重起来,他在沙发上欠了欠身子说道:“风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帮了我姐那么多忙,你们俩是什么关系?你喜欢她吗?”

风君子一听这语气不对,赶紧摇头:“赵雷,你恐怕误会了,我们只是偶然认识的朋友。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也没有你说的那种感情。”

赵雷听了这话脸色有点黯然:“我没有误会,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论你曾经是不是她的客人,这我也没有办法。我想你这种人肯定不会去喜欢一个妓女的。”

赵雷的语气怪怪的,风君子不知如何回答。他突然想起了韩双,还有小微,他曾经的情人,而且和赵雪曾经都是同一家夜总会的小姐。如果韩双没有走,或者小微还留在滨海,他又会怎么样?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都回答不了。要说他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他虽然很同情赵雪的遭遇,也愿意给她帮忙,但是和这样一个女人再发生什么深刻的关系他确实从来都没有想过。

赵雷似乎也没想让风君子回答,而是接着说道:“风哥,你混的时候比我久,见的世面比我多。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像我姐这样的小姐,等到将来都是什么结局?”

风君子盯着赵雷,似乎要从他表情中看出一点什么。看了半天,长叹一声道:“赵雷,你真想知道?想听实话?”

赵雷:“你一定要说实话。”

风君子:“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我了解的情况,无外乎上中下三种。最上等的结局是攒一笔钱,隐瞒这一段历史,找个男人嫁了,相夫教子或者做点别的什么,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但是也有危险,她得时刻担心着自己这一段历史被人重新提起。中等的结局是在这一行混出头,将来也做个妈妈桑,或者被一个有钱人包下来,这都不容易,而且结局祸福难测,有很多人不得善终。最下等的结局,是年老色衰,年轻时挣的钱也花完了,或者让人骗去了,彻底沉沦在社会的最底层,这是最悲惨的命运。”

赵雷:“照你说的最好的结局,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并且隐瞒这段历史,还要时刻担心被人重新提起。那么就不可以找一个知道她这段历史,又真心喜欢她,能够宽容她的男人吗?”

风君子:“你说的这种情况虽然美好,但现实中是不可能的!这个结局只存在于文学作品中,不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我承认,有嫖客爱上妓女的例子,最后也结婚了。这说明一时之间的激情可以暂时包容一切,但并不意味着茅盾并不存在。当激情过去,一切平淡下来,爱情需要变成亲情和责任的时候,生活中一些琐碎的小事就可能引发大的冲突,毕竟两个人心中都埋藏着阴影,这是抹不掉的。就算男人能够表面上的宽容,女人的心理也会变得忍辱负重,这样的生活并不幸福。而且,重新提起这件事的不见得是这个男人,还有可能是周围意想不到的亲戚或朋友,到时候是很难面对的。……所以,你说的这种男人,这种美好,是不存在的。”

赵雷的情绪突然有点激动:“谁说不存在,我说存在!我不希望赵雪今后过这样的日子,你说的哪一种结局对她来说都不是幸福。我就要做那个你说的不存在的男人……我要娶她!”

“你说什么!”风君子被赵雷的话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形有点不稳,端在手里的紫砂壶也摔在了地上。紫砂壶碎了,陶片和湿茶叶洒了一地。

赵雷也被紫砂壶落地的声音吓了一跳,也站起身来:“风哥,你没事吧?”

风君子:“我没事!小子,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你要娶赵雪?这可是乱伦!你怎么能冒出这种念头?”

赵雷:“话不能这么说,我和她又不是亲姐弟!我除了娶她,给她一生的幸福,我没有其它的方式能去报答她。”

风君子无限心痛的看了看地上的紫砂壶碎片,又重新坐了下来,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对赵雷说道:“给她一生的幸福?这个想法真好,真是太好了。如果你真这么做了,赵雪不成你们家童养媳了?你也不问问她愿不愿意。”

赵雷:“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她答应的,只要我有真情,有真心……”

风君子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别说那没用的,有真情真心顶个屁用。我就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了,我只说一句话,你想娶她,就你一个穷学生,读书花的还是她做小姐赚的钱,你凭什么娶她?”

赵雷:“等到我将来……”

风君子赶紧又打断他的话:“先不要说将来,把你现在的事做好再说。现在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空头许诺,到时候大家都会失望。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给你一个建议好不好?把这个念头藏起来,收在心里。等将来你有资格做这一切的时候,再回头看一看自己的心里,是不是还是这么想的?然后再做决定!”

赵雷:“风哥,你这个建议不错,我会听你的话的。将来不用回头再看,我的心是不会变的。”

风君子淡淡一笑:“那倒也未必!将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好吧,你要娶赵雪,那么你从现在就开始准备吧。男人要想给一个女人幸福,首先要让自己安身立命,成家与立业是不分的,至少你先有了安身之本,再去谈给别人什么。……赵雷,我问你,你这个心思还没对赵雪说过吧?”

赵雷低下头:“还没说,我不知道怎么说。”

风君子:“这样就对了。你现在准备着吧,等到将来有一天你能这么做的时候,再说出来。现在千万千万不要告诉赵雪你在想这些,否则你会吓坏她的!赵雷,你明白吗?我想你还有一年多就大学毕业了吧?这段时间千万别再想这个问题。”

赵雷又抬起头:“风哥,谢谢你,我明白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风君子淡淡道:“知道就好,我累了,你走吧。”说着话低头看着地上那把碎了的紫砂壶,神色十分疲倦。他真有点怕了赵雷了。

……

第二天下午,风君子坐在办公室里,又有人敲门。抬头一看,进来的居然是赵雪。昨天赵雷刚刚找到这里,和他说了那些让他意想不到的话,没想到今天赵雪又来了。风君子实在是有点心烦,不太想见这对姐弟。但赵雪进门时春风满面,笑着跟他打招呼,并一个劲的道歉打扰他工作了。伸手不打笑脸人,风君子也没办法赶她出去。

“赵雪,你怎么也来了?是你弟弟告诉你我的办公室吧?”

赵雪:“是呀,要不是赵雷说,我还真不知道风哥你的来历呢……”

风君子:“说吧,特意找上门来有什么事?不会是赵雷这小子又惹麻烦了吧?”

赵雪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哪能总给你添麻烦。我听赵雷说昨天来找你了,还一不小心打碎你一只紫砂壶。……我今天在商场找了半天,挑了一套我认为最好看的紫砂壶,给风哥你送过来了。”

说着话赵雪拿出一个做工精美的大木盒,放在了茶几上。风君子有点好奇的打开盒子,黄色的丝绸衬底,里面放着一把造型精巧的紫砂壶和六个杯子。风君子从来只用单壶不用套壶,没有看杯子,把壶拿了出来。

对着亮处看了一眼,只见这把壶深紫色,表面还有一层贼溜溜的光泽,紫色中微微有点发黑。陶土不纯,里面粘土的含量明显偏高!再打开壶盖闻一下,一股明显的泥胶味,看样子陶土里面掺的胶比较多。陶土掺胶泥,容易做出造型,烧制起来也不容易碎裂,但这样的茶壶透气性差,泡茶也没有紫砂应有的那种清香!他用手指弹了弹壶面,声音很脆,不浑厚显得比较尖锐,硬度明显偏高,烧制的火候过了!最后又用手摸了摸这把壶,触手很滑腻,没有那种舒服的涩感,不是手工的,倒像是压模做出来的花纹。

风君子在那里对着一把茶壶望闻听切,一旁的赵雪问道:“风哥,这把壶怎么样?你喜欢吗?我可是找了一上午,找了好几个商场。”

风君子心中暗道:“你就是找遍整个滨海也没用,你跟本就不认识这东西!这壶哪能用来泡茶,当夜壶还差不多!看这包装确实够精美的,看样子没少花钱……唉!”他心中这么想,然而口中却说道:“真是太谢谢你了,这真是一把好壶!难为你这么费心,以后千万、千万、千万别再给我买东西了,我真的会很不好意思的。”

赵雪笑道:“一把壶而已,风哥帮了我那么多忙,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呢。”

风君子放下壶,不想再提壶的话题:“壶我收下了,谢谢你的好意。对了,赵雷昨天回去还跟你说了什么吗?我是说有没有对你说别的很特别的话?”

赵雪很开心的答道:“有啊!他对我说他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努力,将来要给我最大的幸福,要我等着。”

风君子看着赵雪一脸幸福的样子,暗自叹了一口气,感觉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遗憾,心里面怪怪的。

……

第三天下午,风君子坐在办公室里,有人没敲门就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道:“风老师,你忙吗?能不能打扰你一会儿?”

风君子抬头一看,居然是萧云衣!这丫头怎么跑来了?他赶紧站起身来让座倒水,一边问道:“萧丫头,你怎么不上班跑我这来了?也不怕老板罚你旷工。”

萧云衣:“今天我跑外勤,事办完了就过来了。风君子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电话给常武要他赔你茶壶?”

风君子确实给常武打了个电话抱怨了一番,说常武应该赔他一把紫砂壶。他的逻辑是:如果不是陪常武去查案,就不会认识赵雪,如果不认识赵雪,就不会把赵雷招到自己办公室里来,如果赵雷那天没来,自己的紫砂壶就不会碎!所以归根到底常武欠他一把紫砂壶。没想到这事传到萧云衣耳朵里来了。

风君子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有这么回事,我是在跟常武开玩笑!”

萧云衣:“常武是你的高中同学?我听常武说那把壶你用了十几年,真的吗?”

风君子:“准确的说我从初三开始用,到今年正好十八年。”风君子说着话脸上又露出惋惜的神色。

萧云衣笑了:“难怪你会打电话抱怨常武。风君子,你现在喝茶是不是特没滋味?”

风君子:“你还笑?如果你从十几岁开始,就每天用同一把茶壶泡茶,一泡就是十八年,现在这把茶壶没了,你喝茶能喝香啊!”

萧云衣突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深砖色的茶壶来。这茶壶没有包装,样子很古朴,只有简简单单的几道竹叶纹装饰,举在萧云衣手里。风君子见到这把壶,伸手接了过来,看了看,闻了闻,听了听,摸了摸,就放不下了。他又惊又喜的说道:“紫气红云砂!和我原来的那把壶一样。这种陶土现在已经快见不到了!你是从哪淘来的?现在旧货市场也没这种东西……不对,这虽然是一把老壶,但是从来没人用过。”

萧云衣得意洋洋的说:“我是偷我爷爷的,这是我爷爷的藏货,解放前有朋友送给他的,他一直没用。”

风君子:“难怪呢,我说哪来的这种好东西!你好大的胆子,也不怕你爷爷揍你!”

萧云衣:“几十年不用的东西他怎么会发现?再说了,如果他真的发现了,我就说是你上我家偷的。”

风君子:“好好好,就算我偷的。这把壶是送我的吗?”

萧云衣:“我都拿来了,不送你送给谁?”

风君子:“那我现在就去养壶了,你等会儿,我先去泡壶茶养一养,过几天就能用了。”

风君子去冲水,回屋正看见萧云衣拿着他电脑上放的那把黑色的双龙如意在手里打量。见风君子回来,问道:“风君子,你稀奇古怪的东西怎么这么多?这把如意好怪呀,我拿在手里就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人害怕。”

风君子一笑:“有什么好害怕的,这黑如意我都放在身边十几年了,好像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了,在哪拣的忘了。我平常都用它来砸核桃吃……”

萧云衣放下黑如意,冲风君子撒娇道:“风君子,我甘冒奇险给你偷来了这把紫气红云砂,你怎么谢我?”

风君子:“你说吧,吃饭、看电影、泡吧,我奉陪到底,一路买单,……只要别带我去蹦迪就行!”

萧云衣:“那好,你下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先去逛街了。”

萧云衣走后,风君子从抽屉里又拿出赵雪送他的那把壶。一紫一红两把紫砂壶放在一起,看着看着,他若有所思。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就象这紫砂壶。不论赵雷的想法是对是错,至少他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