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2章、你是她的梦想

病房里,赵雷仍然昏迷不醒,赵雪坐在床前一脸忧色的看着他。床前还站着两个人——风君子和萧云衣。风君子看着赵雷,萧云衣却盯着赵雪不住的打量,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萧丫头,别看来看去的,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风君子说着话找了张椅子,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床前。

萧云衣:“不需要准备,全看你的了。林真真她妈妈是这家医院的主任医生,这间病房归她管,下午不会有人进来打扰。……咦,风君子,你怎么没戴锁灵指环,有那个就不怕出意外了。”

风君子:“别提那个指环了,还是叫醒眼前这个人吧。”

这时赵雪也抬头说道:“风哥,你真有把握吗?”

风君子没有回答,萧云衣接话道:“不是他有把握,是我有把握,我有把握把他送进去,至于他能不能把你弟弟接出来,那就要看运气了……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冒这种险……”

赵雪对他们说的进去出来始终不是太明白,但她也知道风君子是想用一种特别的办法叫醒赵雷,而请来的这个萧云衣是帮忙的。她感激的看了风君子一眼,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风君子在椅子上坐好,静静的注视着床上的赵雷,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病房里一切都很安静,萧云衣突然对风君子说道:“等等,风君子,我给你的那本网游小说你看了吗?知道怎么和那些人接触吗?”

风君子睁开眼睛,苦笑道:“我看了,现在这些小孩的想象力真是了不得……别说了,我们开始吧。”言毕又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整心跳和呼吸。萧云衣的脸色也严肃起来,她站在风君子身后,盯着病床上的赵雷,一只手手心对着风君子的后脑,空气似乎开始慢慢凝固起来。

……

头上是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荫,风君子眼前是一座秀美的山谷。看见这一切,他心中也暗自感叹现在的电脑游戏做的精致,难怪那么多人会喜欢!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山顶上,有一个青年男子,身穿银白色的盔甲,披着火红色的披风,手里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正在和一头体形巨大的人形怪兽?或者是异形格斗。

只见那人身手矫健,一把宝剑舞的上下翻飞,对面的怪兽头顶上升起一串串红色的数字。靠!好拉风的造型!赵雷现在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谁能想到他的意识却是如此潇洒自如的停在游戏中?风君子站在山下看着,只见赵雷已经收拾了那个怪物,怪物倒在地上渐渐消失。赵雷将长剑背在身后,仰天大笑三声,身上的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真是神气的不得了!

风君子走上山,来到赵雷的不远处,开口叫道:“天娇剑客!”

赵雷见风君子走过来,已经注意到他,听见他开口,很警觉的举起剑对着他:“你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

风君子赶紧后退两步,他知道这是赵雷的精神幻境,但他也不清楚在这个幻境中,如果赵雷给他一剑自己会不会真受伤。他摆手道:“把剑放下来,我是系统NPC,你攻击无效的……”说完他心里也觉得好笑。

赵雷面带疑惑:“系统NPC?我看你像个玩家……你是GM吧?”

风君子哭笑不得,心道我还是ET外星人呢!然而口中却说道:“随你怎么说吧。天娇剑客,你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吗?你有多长时间没下线了?”

赵雷又举起了剑:“你是来踢我下线的?告诉你,我下线时间还没到!”

风君子又闪开一步,尽量温和的笑道:“不是不是,你连续在线杀怪达到一定数量,触发系统隐藏任务,我是来发任务的,你接不接?”

赵雷收起剑,点头道:“隐藏任务,当然接!有什么奖励?”

风君子暗叹一口气:“天娇剑客,你先别着急,坐下来听我慢慢说……这个任务的名子叫‘你是她的梦想’,听我讲完这个任务的故事,你再决定接不接……”

赵雷和风君子都坐了下来,风君子缓缓的对他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小山村,山村中有个小女孩。这女孩身世凄苦,五岁时就成了孤儿,然而幸运的是,她邻居夫妇是对好人,收养了她。那户人家还有一个小男孩,比女孩小四岁,他们一起长大。女孩的养父母对女孩很好,并没有把她当外人,而是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五岁的女孩已经长大记事了,所以养父母对她越好,她心里就越觉得不安。

后来女孩和男孩都长大了。因为家境的原因,女孩主动到外地去打工了,而男孩也上了学堂,课业还很不错。其时天下昏昭不明,各大官府办的书院纷纷扩招而且读书的费用猛涨,培养出来的书生无用的废品越来越多。然而山村中人并不了解这些世事,仍然以为孩子进了官办的书院就是鲤鱼跳龙门,于是举全家之力供这个男孩去读书院。这个男孩还算争气,还真考上了。

而他的姐姐,从小课业就不好,进书院只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想,现在弟弟去了,她当然高兴,就像她自己进了书院一样。现在说她的姐姐,没有什么专长又没有什么学问,离开家乡讨生活自然艰难。但她又不想对家里人说,总说自己过的很好,还经常向家里寄钱。

她到底在做什么呢?原来她凭着漂亮的脸蛋和好身材,进了一家青楼,做了妓女。一入娼门便是沉沦,但是她在沉沦中还有一点希望,那就是她弟弟。她弟弟进了书院之后,她给家里寄钱让弟弟买电脑、配手机,总之书院里别的学生有的,她认为她弟弟都应该有。而弟弟上书院的钱,都是她寄给养父母的。

在同一家青楼里,曾经有个要好的姐妹问过这个妓女,为什么要这么想?寄点钱给家里就可以了,不必如此费心。可是她回答:‘觉得自己看不见什么希望,而弟弟就是希望。做一个被社会认可,被别人尊重的人,就是我的梦想。弟弟实现这个梦想,就像自己实现这个梦想一样。’

有一个心理学家说过,这是一种替代心理,也是一种人生的寄托。可是她弟弟在书院里不学好,居然和同学一起去青楼嫖妓。后来他的同学发现她姐姐长的像个妓女,在书院里说给别人听,结果这个弟弟和同学动手打架,要被学校开除。她的姐姐听说后,化妆成一个良家女子,和书院的院长上床,才解决了这件事。

后来,弟弟发现了姐姐妓女的身份,觉得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开始逃课,开始出去玩电脑游戏,开始封闭自己。结果这一封闭,他就出不来了,他在自己的世界中沉迷不醒。而她姐姐守在病床前哭了三天三夜。……而我今天要交给你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弟弟带回去,带到她姐姐身边……你接不接?天娇剑客?或者我干脆叫你赵雷!”

风君子说到这里,赵雷已经泪流满面,手中的剑也不知道丢到哪里,他哭声道:“原来上次学校那件事,也是我姐……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是我没用,才连累她……”

风君子看着赵雷:“我还以为你在恨她,原来你不恨她。你是怎么想的?她和你的同学做过,和你的老师也做过,你怎么面对这一切?还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吗?”

赵雷抬起头嘶声道:“你不要再说了!……都是因为我,我恨他们!”

风君子摇摇头:“有怀恨之心是没有用的,想去报复也没有必要。既然都是因为你,你就想想你该做的事情吧。”

赵雷:“这大学我不念了,我出去打工,挣钱养活我姐,不让她再干这个了!”

风君子喝道:“放屁!如果你这么想,你无非会成为另一个赵雪。你不要忘了,你是她的梦想,如果这个梦想破碎了她就会彻底沉沦。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人没必要抬头挺胸趾高气扬,也没必要低头走路忍辱负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自己振作起来,回到学校去,将来做一个被社会认可,受人尊重的人。这才对得起赵雪。……现在跟我回去,让她看见她的梦想还在……”

赵雷:“我知道我错了,我现在就下线去见她。”

风君子终于有点忍不住了,冲上去给了他一巴掌:“还不醒醒,下你妈个头线!”

……

风君子和赵雷在病房里一坐一卧,寂静无声。萧云衣和赵雪都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们俩。突然间只见坐在椅子上的风君子猛的一挥右手,躺在床上的赵雷哎呦叫了一声。两个人都醒了过来。

“赵雷,你终于醒了!急死我了……”赵雪见赵雷睁开眼睛,哭着就扑了上去。

“姐,我错了……”赵雷一睁眼就看见了满脸泪痕的赵雪,姐弟俩抱头痛哭。见此情景,风君子冲萧云衣打了个手势,两人悄悄的退出了病房门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