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1章、闻鬼笑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百鬼夜哭更恐怖的声音?人们恐怕很难有体会,我在这里说一下标准答案:比鬼哭更恐怖的声音是鬼笑,百鬼哭不如一鬼笑!风君子此刻就深刻的体会到这种感觉,刚才明明是百鬼夜哭,可是转瞬间声音变成了一鬼厉笑。这笑声凄厉,几乎刺破耳膜,深入脑髓。

这是在汉豪大酒店,但风君子并不在洗浴中心,而是在酒店客房的一间标准间内。标准间有两张床,萧正容正躺在床上看着另一张床上盘腿而坐的风君子。风君子面北背南,盘膝正坐,看上去面色平和,然而定静中的场景却如走进了修罗地狱!

眼前一片片黑色的轨影远近飘动,看不见天,看不见地,看不见远方,看不清近处。耳边鬼笑环绕,这声音似极远,又似极近,就像有人贴着你的脸在吹冷气一样。这个场景是突然出现的!有萧正容相扮,风君子壮着胆子和他一起来到汉豪酒店。他静坐听音,希望能在此地奇怪的鬼哭中找出什么线索。

然而在一片鬼哭当中自己脑海中的场景一变,似乎给什么人从外面强加了这一副恐怖的景象,定力不好的人只怕都有精神崩溃的可能!静坐中风君子突然心生警觉,这种景像不象是打坐时自心生出的魔境,倒像是别人走进自己的脑海里,给他放了一场恐怖电影。

风君子虽然不是什么和尚道士大法师,但是他早就听说过孙公子手下有个叫魂师的人精通类似巫术的东西。看样子这个人发现自己了,而且也出手了!对付这种情况风君子毫无经验,萧正容恐怕也帮不了什么忙。他只有咬牙忍着,看看对方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

风君子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眼前阴森场景不断,耳边凄厉鬼笑长鸣。风君子只是看,只是听,尽量不让心乱。一个多小时后,一切突然嘎然而止,风君子没有防备,就像用力相抗时对方的力量却突然没有了,自己也闪了一下,他从定境中惊醒过来。

萧正容见风君子睁开眼睛,开口问道:“风君子,你倒底有什么发现?”

风君子哑声答道:“今天恐怕没什么收获了,武胆没有来,用不着你出手。但是那个魂师刚才出手了,他似乎用一种奇怪的精神力量跟我斗了很久,然后突然又收手了,不知道为什么?”

萧正容突然低呼道:“风君子,你流鼻血了!”

风君子也觉得上唇发热,嘴角流下一丝粘呼呼腥甜的东西,用手一摸,果然是流鼻血了,心里也吓了一跳。

风君子不知道的是,在离他十层楼的一个房间里,坐着一个全身黑衣包裹的人。这人身形削瘦,皮肤惨白,黑暗中看不清五官,却能看见脑门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在闪着寒光。他大口大口的喝着一杯滚烫的热水,口中还在喃喃自语道:“天那,这是什么人呐!心念居然无机可乘,难道他一生大节之处没有丝毫亏欠吗?在孤寂黑暗中也不会感到愧疚和害怕吗?只要给我一条缝,我就能钻进去……可能是距离太远,下次一定要离他近点。不可能有这种人!”

……

风君子之所以和萧正容来到汉豪大酒店,是因为上次刘欣被抓的事情提醒了他。有人在报复常武,现在可能不会直接把常武怎么样,毕竟杀一个警察是永远不能销案的,很少有人在风口上做这种傻事。但是对常武身边的其它人可就不一样了,比如说刘欣,比如说他风君子。

上次因为刘欣的事,风君子公开承认了他是协助常武查案的卧底线人,真要有人报复的话,恐怕也不会放过他。于其坐在家里等人上门,还不如主动出击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底细。

这次来到汉豪,只是探探底,不料却引出了另外一个高手,看来对方已经发现他了。风君子对刚才的感觉心有余悸,他知道那可怕之处,类似于深度催眠中几乎所有的悔恨、愧疚、伤感、绝望的回忆都涌上心头,让人难以自抑!他现在有点明白在这栋大厦上那些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跳楼自杀的了,一般人搞不好真会心智失控!对手太可怕了,也太卑鄙了,这种人要比拿刀拿枪的歹徒要危险的多。

回家之后,风君子想了很久,想找一个人问问昨天夜里的那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想到了三个人:萧云衣,桃木铃,还有他高中的同学石野。还是不要把萧云衣这个丫头卷进来吧,桃木铃远在美国,最好打电话向石野问问。这个小子从小就喜欢研究玄学,或许明白什么。

石野这小子一直不用手机,风君子打通了他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正是石野本人。风君子也没有过多的寒暄,没说几句就在电话里问道:“我说石真人,最近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帮我解释解释?”石真人是石野上学时的外号(杨过那个外号只是风君子自己起的),就像风君子的外号风半仙一样。

石野问明了情况,在电话里对风君子说道:“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对方用的是他心通中的开扉之术。”

风君子:“他心通我知道,在书上看见过,开扉之术是什么东西?从来没听说过!”

石野:“你不是没听说过,而是自己忘掉了。说一点你能明白的解释吧,就像有一些催眠师一样,能在对方深度催眠的状态下,把自己心目中的某个场景展示给你看,达到影响人神智行为的目地。其实他这么对付你自己也不好受,他要先进入这个场景中才能让你看到,你说后来突然收手了,我估计是对方自己也受不了了。”

风君子:“我好像听明白一点,你说我该怎么办?”

石野在电话里笑了:“你怕他干什么,不用管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估计这个人也就是个修行还没入门的半吊子,也不知道在哪学来这三脚猫的邪术。他要真是高人,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你的。除非是吃错药了!”

风君子:“这我倒听说过一点,前不久有一位老先生告诉我天下修行人的规矩,就是不能用超越世俗的手段干扰尘世中的事情。看样子这个人不太安分呀。”

石野:“听我的话,你就放心好了。你需要担心的不是这种手段,他要再这么对付你会有报应的。你现在倒要小心那些拿着刀枪棍棒的人,这才是你真正的威胁。”

风君子:“可是我当时流鼻血了,会不会是受了什么伤了?”

石野:“你最近是不是火气大呀?如果火气大又没地方发泄的话,花几百块钱去趟桑拿,记住千万要带保险套哦!”

……

石野说风君子火气大,风君子最近确实憋着一股火,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他知道常武并不是真正破获贩毒案的英雄,只不过是滨海市黑白两道争斗中某一颗小小的棋子。孙公子那些人不应该是傻子,应该知道这一点,可是看情形,仍然把常武放在对付的目标之中,而他风君子自己也卷进来了。做坏人做的理直气壮,做好人做的心惊胆战,如何叫人不上火?

风君子还有另一股火。桃木铃回美国已经好几个月了,这么长时间以来风君子都是一个人。他不是出家的和尚,而且正值壮年,有欲而不满当然就有火了,适当流点鼻血大概也正常。风君子想到这里自己也笑了,他突然想到了汉豪洗浴中心,想到了赵雪曾经给他做过的熏香推油,想到了那一双温柔而刺激的手。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接起电话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刚刚想到赵雪,赵雪就来电话了。赵雪上次给他打电话是因为弟弟的事,这次给他打电话还是因为她弟弟赵雷。这个赵雷真是麻烦不小,他又出事了!

赵雷这次出事与别人无关,全是因为他自己,但是赵雪在电话里哭的比上次还伤心,仿佛这又全是她的错!赵雷这次情况比较奇怪,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去上课,整天呆在离学校比较远的一家网吧里打网游。几个通宵以后,赵雷突然坐在电脑前面进入了一种昏迷状态,被网吧老板发现了,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三夜,就是醒不过来!

赵雪以为赵雷是病了,可是医生查不出来这是什么病。脑电图显示赵雷的大脑活动十分活跃,并不是通常的休克或者昏迷,但就是叫也叫不醒!赵雪慌了,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出于一种思维上的惯性,她又想起了风君子。

人的思维活动是很奇怪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总能找到某一个人帮忙,下次想出什么事情的时候还会想起他。而对于帮忙的人来说,如果你曾经帮过一个人,下次这个人再来求你帮忙的时候,出于惯性,你首先想到的往往不是拒绝。

风君子现在自己还有事情没了结,赵家姐弟又来麻烦他。他心里很烦,但没有拒绝,还是去医院看了赵雷的情况。在病房里,他见到了一脸憔悴的赵雪。赵雷几天几夜没睁眼,赵雪也是几天几夜没合眼。问明病情之后,风君子皱着眉头又问赵雪:“先不管他是怎么生的病,说说他生病以前的情况?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不去上课?成天在网吧里待着?”

赵雪的眼睛一红,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抽抽搭搭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是为什么。都是因为我!”

情况原来是这样的:上次赵雷与管贤发生争执的事情过去后,看上去平静,可是赵雷却添了一件心事。这个心事就是汉豪洗浴中心那个与他姐姐长像酷似的小姐,他想去看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去看一眼才感到塌实。他是这么想的,也找机会这么做了。

那一天,赵雷在汉豪洗浴中心门前看见赵雪的时候,赵雪也看见了赵雷。赵雪惊的手里的坤包都扔到了地上,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赵雷一句话都没说,转身拔足而去。

赵雷知道了原来管贤说的都是真的!他回到学校后,人变的孤僻了不少,不再愿意和同学交流与接触,渐渐的自闭起来。后来,干脆不去教室上课,躲到网吧里去打游戏,沉迷在虚幻的网络世界中。在网吧里连续几天几夜,突然进入了现在这种昏迷状态。

风君子听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起了桃木铃曾经跟他讲过的几个心理学病例。心里已经猜到赵雷得的是什么病。这是一种极端的自闭症!自闭与在虚拟世界中沉迷有关,但其根源却不是因为网络游戏,而是赵雷自己想逃避,想逃避周围同学的眼光,将自己封闭起来。而网络游戏成了一个很好的宣泄载体。这种自闭发展到极端,赵雷就会整个意识进入到他想逃避的世界当中。也就是说,赵雷现在看起来是昏迷不醒,但其它他的意识可能正在停留在他昏迷前的正在玩的网络游戏之中,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治疗这种极端自闭的病人,桃木铃也讲过,就是要进入到他的精神世界当中,把他唤醒,带着他重新回到现实。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心理医生要知道对方目前封闭的精神世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其次医生自己要做深度的自我催眠与暗示,进入到同一个世界中。听起来很神奇,但其中的原理却并不违反常识,只是技巧非常之难。

风君子首先想到的是桃木铃,桃木铃也许可以办得到,可惜她在美国。紧接着他想到了那个没见过面,却曾经进入过自己精神世界相斗的“魂师”,他如果来唤醒赵雷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可惜这也不可能。看样子只能再去问石野了,那“开扉”之术的技巧究竟怎么才能掌握?风君子只能自己去试试。在这之前,他要知道赵雷现在究竟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他仍可能停留在网络游戏当中,风君子首先要自己去试试那一款游戏。

想到这里他对赵雪说:“你先别哭的这么伤心,这事不能怪你!……想救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我要知道他昏迷前是在哪个网吧,坐哪个座位,玩什么游戏,游戏里是什么人物?”

赵雪:“我知道……他的游戏人物名子我也知道,密码我能猜到……赵雷什么密码都用我的生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