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20章、鸡窝里的鸽子

风君子埋头吃菜喝酒,不再多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实话,他并不是真心想骂刘欣。风君子在汉豪第一次见到刘欣,其实就认出她来了。刘欣正是四年前在滨海公园门口帮过他的那个人。当时风君子落难,周围围观的人很多,只有刘欣一个人出手相助,风君子很是感激。他到现在还欠她一条手绢和一块钱。

风君子认出了刘欣,但刘欣却没有认出风君子,毕竟四年前风君子的样子和现在完全不同。四年前风君子遇到刘欣的时候,一眼就看出这个女孩有轻生的念头。原因很简单,她当时的眼神简直像在梦游,而双腿齐膝都是湿的,皮鞋上还粘着一片海藻,显然是走到海里面又上来了。后来她把风君子从地上扶起来,居然把身上所有的钱都要掏给他,一分零钱也不留,分明是无所眷恋。

风君子当时自顾不暇,但还是忍不住又拦住她点醒她几句。风君子知道,对于已经决定自杀的人不能深劝,也不能纠缠,否则会越劝越糟糕,最好的办法是指出生和死的心节,然后让她自己想明白。所以风君子并没有留下来,而是转身走了。后来风君子也忍不住回忆起这个女孩,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那女孩收回了钱,应该还有生机。

四年后在汉豪洗浴中心,风君子又见到了刘欣,不禁暗自长叹。原来这个女孩没有死,可是做了小姐!风君子虽然感慨,但也无奈,世间的事不是一个人所能左右的。他这个人不笨,甚至很多时候是聪明过人,他能感觉到刘欣对自己总有抵触的情绪,所以尽量避免和她有什么冲突和过多的接触。但这一次刘欣出了这件事,风君子却不能不管,管完之后又不能不说她几句。这几句却把刘欣给说哭了,风君子也就沉默了。

世上的酒什么最不是滋味,那就是闷酒。这顿饭名为庆祝刘欣被捞出来,但大家都很沉默。正在此时,一个脆生生的女孩声音打破了沉默的空气:“风君子,你也在这儿?……咦,姐姐,你们怎么凑到一起去了?”

风君子抬头一看,一个穿着某商场制服的女孩站在身前,笑盈盈的看着他和刘欣等人。这女孩他认识,是附近某个大商场服装柜台的营业员,叫刘可儿。风君子认识刘可儿,纯属偶然。几个月前他和常武、林真真、袁晓霞、萧正容、萧云几个朋友到那家商场顶楼的美食广场吃饭,吃完饭之后林真真去逛商场在柜台因为内衣打折的事情起了冲突,结果的倒霉是无辜的营业员刘可儿。风君子看不顺眼,从中劝解了这件事情,刘可儿觉得非常感激。

后来有一次,风君子在附近逛街的时候无意中被几个小混混盯住了,他当时心里有事没有发觉。而刘可儿正好经过,发现了,出言提醒风君子。后来风君子和刘可儿开了个玩笑,还一直跟到了可儿的家里,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此事详见第四部《通灵筷子》)。

风君子看见刘可儿,站起身来,笑着打招呼:“这不是可儿妹妹吗?你也到这来吃饭?和朋友一起来的吗?”

风君子话还没说完,刘欣也站了起来:“可儿,你下班了……你怎么会认识风哥?”

接下来互相一介绍,风君子这才知道刘欣和刘可儿居然是亲姐妹!于是便坐在了一桌。可儿今天刚好发薪水,下班之后到这附近的饭点想点一份盖浇饭,不料一走进来就看见了风君子,随后又看见了她姐姐刘欣居然在一张桌上,这才出声招呼。

她问刘欣和风君子是怎么认识的,刘欣愣了一下,不知道怎样回答。风君子眼神一扫桌上其它人的表情,心里就明白刘可儿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她姐姐是干什么的。他赶紧抢答道:“都是同事和朋友,工作时认识的,一起出来吃顿饭。”

刘可儿很好奇:“风君子,你也是推销啤酒的吗?”

话要看什么人去听,风君子立刻就明白了。他知道刘欣一定骗她妹妹自己在某个地方做啤酒推销员,这倒也和她的工作时间大概能吻合。于是笑道:“不,我不是做推销的,这位陈姐是我的同事,和你姐她们的代理商打过交道……认识了,都是朋友。”情急之下差点将那天和夏院长一起吃饭的那一套慌话说了出来。

刘可儿听了风君子的解释,不疑有它,于是也一起坐了下来。刘可儿这一坐,剩下的几人不好再谈刚才的事情,纷纷装作同事朋友聊了起来,气氛反倒活跃了不少。刘可儿心性单纯,风君子看在眼里暗中感慨:她坐在这桌上,就像一窝鸡里面飞进来一只鸽子,结果鸡都不说鸡话开始说鸽子语了。

算起来这不过是风君子和刘可儿的第三次见面,然而刘可儿却对这次偶遇有十分的惊喜,风君子认识她姐姐也让她感到很高兴。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上大学的问题,刘可儿问风君子:“风哥,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风君子:“滨海理工,已经快十年了。”

刘可儿不再直呼风君子的名子,而是跟着她姐姐一起叫风哥,风君子听到耳里怪别扭的,然而刘可儿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接着说:“那是滨海最好的学校了。我想考恐怕考不上了。”

风君子:“现在不是十年前了,大学都扩招了,只要交学费,想上个学校并不难……可儿,你想考大学?想上哪所学校?”

刘可儿:“理工恐怕指望不上了,滨海财经大学怎么样?听说二级分院招人的分数线不高,就是学费有点贵——我正在攒钱呢!”

这时陈姐插话:“风哥,你不是认识人文学院的宋院长吗?能不能帮忙打听打听。”

风君子看了一眼赵雪,说道:“小赵,我听说你也认识会计学院的夏院长……算了,还是不要找他了,我有机会还是帮你问问我的朋友吧,前提是要你分数差不多才行。”

刘可儿听风君子这么说,很高兴,举起刘欣面前的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对风君子道:“风哥,我不能喝酒,这就算敬你了,到时候弄不好还要麻烦你。”

风君子:“你不要叫我风哥,还是叫我风君子吧,这样我听着舒服点。”

风君子和刘可儿话越说越近,言谈之间亲密了不少。很明显在这一桌的四个女人当中,风君子和刘可儿最能谈得来。一旁的刘欣看在眼里隐隐约约觉得有点担心。她听说风君子和妹妹今天不过是第三次见面而已,看这情形互相之间好像有点自来熟,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从心底里没把风君子当什么好人,尤其不是什么好男人——除了常武之外,她认为到汉豪洗浴中心的人客人都不是什么好男人。

刘欣自己是个小姐,但是刘可儿却是个绝对纯洁的女孩,妹妹的这份纯洁在她眼里显得尤为可贵。现在看见风君子和刘可儿套近乎,她就觉得不舒服,甚至莫名其妙的为妹妹担心。总之一顿饭开始的时候是风君子吃的不是滋味,后来的时候是刘欣吃的不是滋味,反倒是心底纯净的刘可儿最开心。

……

第二天上午,风君子还没起床,手机就响了。接起电话就听见了萧云衣的声音。萧云衣听见风君子在电话里喂了一声,也不打招呼,就气冲冲的喝道:“风君子,你这个臭流氓、大流氓、烂流氓……你快给我哥哥打个电话,让他来收拾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风君子还没完全睡醒,电话里就莫名其妙挨了萧云衣一顿骂,难道这丫头吃错药了?萧云衣在电话里骂了他三声流氓,这是怎么回事?风君子思前想后,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调戏过她?他哪敢啊!萧云衣的爷爷萧天红老先生和哥哥萧正容少校可都是武林高手,风君子惹谁也不敢惹她呀!萧云衣要风君子打电话找萧正容,看来是有什么事,于是风君子给萧正容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到平游港海军基地里,过了一会儿萧正容才来接。风君子问萧正容:“你妹妹刚才给我来了个电话,骂了我三声臭流氓,然后要我打电话给你,究竟怎么回事?”

萧正容在电话那边笑了:“这事怪我不好,我把你的事迹不小心说给她听了。”

风君子:“什么事迹?”

萧正容:“你有个相好的是洗浴中心的小姐,在常武查案的时候帮他卧底做线人。”

风君子:“这事你听谁说的?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听袁晓霞说的,袁晓霞和常武一个办公室。……女人的嘴就是不能相信,袁晓霞应该知道前因后果,怎么没跟你说清楚?”

萧正容:“晓霞跟我说清楚了,还夸你够义气,我也跟我妹妹说清楚了,她也夸你够义气——不知道为什么转身就打电话骂你臭流氓,大概是和你开玩笑吧。你这一段时间没上我家去,我妹妹经常提起你,说我有空要把你约出来一起去玩。”

风君子:“先别说出去玩,你们把这件事情传来传去不要紧,可千万不要传到林真真耳朵里。她跟常武都快结婚了,别因此产生什么误会……对了,你妹妹为什么要我打电话给你。”

萧正容:“那恐怕是她关心你吧。常武的事我们听说了,现在你也卷进去了。我妹妹说对方有高手,怕你会有意外,要我问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