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9章、为朋友顶风流缸

刘欣被抓,最着急的应该是陈姐。像汉豪这种场子,上面都有人,出了乱子自会有人出面捞人。然而这一次陈姐找到洗浴中心的经理时,经理却告诉她老板不想管这件事,而且不值得为这件小事动用什么关系。

对于洗浴中心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小事,而且是一件很让人奇怪的小事。汉豪那么多包间,里面有那么多客人和小姐,谁都没事,偏偏是刘欣进屋之后不久,就有制安大队的人去敲门检查。这些人别的什么事都没管,好像只盯着29号,把她和包间里那个嫖客带走就完了,甚至没有惊动太多人。没有人来查汉豪,只是少了个小姐,难怪老板不愿意多管。

陈姐和赵雪着急,却又不知道刘欣被带到什么地方了,当然就不知道找谁去捞人了。想来想去陈姐和赵雪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常武。她们俩也看过报纸了,知道了常武的身份是甘泉分局刑侦大队的队长,如果他肯帮忙一定有办法把刘欣捞出来。但是两人都不知道常武的电话,只有打电话找风君子。

风君子在电话里详细问清了情况,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告诉陈姐不要主动给他打电话,风君子会和她们联系的。

不提陈姐在那边不安的等待,常武这天上班的时候觉得遇见的同事都有点怪怪的。本来都在那里窃窃私语,可是一见到他就不说话都散开了。这种情况让常武觉得很不安,却又没法说什么。同一间办公室里只有女警官袁晓霞和他平时关系最好。这天下班后常武回家,接到了袁晓霞的电话。

袁晓霞在电话里问他:“常队长,你没觉得今天队里气氛有点不对吗?”

常武:“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小袁,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晓霞:“我听到了一点风声,说是另外一个区分局下面的制安大队扫黄的时候抓了一个小姐的现行。带回去一问,供出来是你在外面包养的相好,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大家都在议论这个呢!”

常武:“这怎么可能,小袁,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

袁晓霞:“常队,我知道你不是,大家也都知道你不是……这种事情难受就难受在上不了台面。制安大队那些人问话,想问什么问不出来!常队,你说句实话,你究竟认不认识那个小姐?要认识的话就麻烦了。”

常武:“他们说的是谁?”

袁晓霞:“我打听了一下,那个小姐好像姓刘,叫什么刘欣。”

常武吃了一惊:“这人我确实认识,前一段时间在汉豪洗浴中心卧底查案的时候见过。这又怎么了?”

袁晓霞:“这事麻烦就麻烦在,就算那个小姐一口咬死这么说了,局里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以后就麻烦了,不论是升职还是嘉奖,领导讨论的时候只要有人提一句这件事,你就得靠边站。别看你现在正风光,弄不好以后的前程就完了。”

常武听到这里也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暗刀子确实厉害,还拿它没有办法。其实常武身边的人,在外面放松娱乐找找小姐处处相好,那是很常见的事。但是这种事大家都不在台面上说,一旦翻出来小问题就变成了大问题,确实很头痛。刘欣是别的分局抓的,常武既不好私下插手,又不能找人去解释,真的是很郁闷!

袁晓霞在电话里见常武不说话,忍不住又提醒道:“如果真是汉豪的小姐,那也有办法。你可以找个别人顶一下,你不是有个朋友叫风君子吗?”

……

刚刚放下袁晓霞的电话,门铃就响了。开门一看,来的是风君子。风君子进门后坐在沙发上,第一句话就是:“汉豪的那个刘欣被抓了。制安大队到汉豪,什么都不管,单单只带走了刘欣。这事你知道吗?”

常武点了点头,将刚才袁晓霞电话中的内容对风君子说了一遍。风君子听完之后皱眉道:“这不是黑道的手段,是官场上的手段。看样子有人要对付你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常武,你打算怎么办?”

常武:“我还没想好。”

风君子:“再告诉你一件事,汉豪的陈姐和赵雪今天给我打电话了,想找我托你帮忙,把刘欣捞出来。”

常武:“现在不合适。本来打个招呼放个小姐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这件事情牵涉到我反倒不好开口了。我现在跑到别的局里就为了这件事情求人,那刘欣的口供反倒是坐实了,我以后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我求你,一定要帮帮她。”

常武看着风君子:“你有点怪,你和那个刘欣究竟是什么关系?”

风君子:“没什么关系,这是我欠她的,她四年前曾对我有恩!现在我只好来求你了。”

常武:“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想我怎么做?”

风君子:“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我帮你顶。就说我是你的朋友,汉豪的那个小姐是我的相好。曾经在破案的时候我们俩都是你的线人,你帮那个小姐求个情,需要我出面也可以。”

常武:“那只好这样了。”

……

卖淫被抓现行,按照现在的规定,处理起来可轻可重,警察能掌握的尺度非常大。如果严重的,可能被送去劳教一、两年,如果处理轻一点,罚款放人了事,连过夜都不用。滨海通常的作法是小姐和嫖客各罚五千,有时候还只罚小姐不罚嫖客,就看经手人怎么办了。

刘欣被带走一天两夜了,一直没放出来,这就说明问题不简单。其实对于一个职业小姐来说,对于这种事情应该是有经验的,进去之后也不用太慌张,交罚款了事,顶多再供一、两个所知道的嫖客的名子,为制安部门多创收,通常不会有别的问题。

但刘欣的情况不一样,她虽然做了四年小姐,却没有丝毫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原因很简单,她一出道就在汉豪干,汉豪从来没有被查过,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汉豪被人带走。从汉豪的包间被带出去,上车,来到了不认识的地方,进了审讯室,刘欣已经慌了。

慌乱之间她就说出了常武的名子。刘欣的本意并不是要交代她和常武发生过什么关系,而是下意识的想说自己认识刑侦队的队长常武,希望面前的协警能给点面子,放她一马。对方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详细问了常武来汉豪的情况,和刘欣进过几次包间,都要了什么服务。最后又仔仔细细问了刘欣和常武一起出去吃饭唱歌,都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这帮人问话的那一套东西连哄带吓,刘欣哪见过这种世面,对方的三板斧还没抡完,她几乎就什么都交代了。后来那些人又提了很多问题,总之什么问题都往常武身上引,刘欣已经记不清自己都说了什么了。问完之后并没有放她走,在一个拘留所的女监里一连关了她两天。

……

刘欣被带走的第三天中午,风君子给陈姐打电话,约她下午一起去接刘欣出来。刘欣走出拘留所的大门外时,首先看见的是一脸冷漠的风君子。被关了两天两夜,时间虽然不长,但刘欣出来的时候几乎都变了一个样子:头发蓬松凌乱,还粘着几块破棉絮,脸色惨白,两眼发红满是血丝。把风君子吓了一跳。

风君子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见刘欣这个样子,也都咽了下去。只是告诉她赶紧走,陈姐在前面出租车里等着。陈姐陪着刘欣回到家,好好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接着就出去吃晚饭。这顿晚饭是陈姐张罗的,是要替刘欣谢谢常武。常武当然没有去,风君子去了,在座的还有赵雪。

风君子最后一个到席的,他坐下之后,还没等陈姐开口,就指着刘欣说了起来:“刘欣,你是怎么搞的?你进去就进去,乱说什么!常武的名子能在那里面提吗?你想害他吗?他有什么事情对不起你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想说自己认识常队长,希望他们放你一马……你也不动脑筋想一想,你这么一说,常武就是想帮你也不好办了!这么大人了,怎么一点都不长脑子!”

刘欣莫名其妙被关了两天,在里面也吃了不少苦头。这放出来没多久,刚刚回过神来,就挨了风君子一顿臭骂。她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没来由的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哭了。

风君子这一骂,刘欣这么一哭,陈姐和赵雪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小声的劝刘欣不要哭,劝风哥不要生气。风君子本来心里有气,但也知道这事不是刘欣自己惹出来的,是有人要找常武的麻烦,见刘欣如此,气也就消了。他用筷子点了点桌面,说道:“刘欣你也别哭了,有件事情我跟你说清楚——这次捞你出来和常队长没什么关系。你一定要记住了,我是常队长的线人,帮他在洗浴中心卧底的,而你是我的相好,这次是给常队长面子。”

刘欣擦了擦眼泪抬起头:“为什么要这么说?”

风君子:“别问为什么!再有人问你就这么说……为朋友两肋插刀有难度,为朋友顶缸还是可以做到的,谁叫我是常武的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