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8章、窗户纸

杨洪亮从吉林来了三个朋友,加上风君子一共五个人。阳历十一近中秋,滨海的海鲜正肥,这顿晚饭大家吃得很爽口。酒足饭饱之后,照例要出去坐坐。风君子提议去唱歌,然而杨洪亮却说大家都累了,最好找个桑那休息休息,既舒服又放松。杨洪亮已经很久没回滨海了,情况有些生疏,问风君子最近去过什么好地方。

风君子提议去碧涛阁,那个地方每天晚上十点半到十二点有文艺演出,歌舞小品二人转之类的,半夜还有自助餐。然而有人不愿意看二人转,也有人嫌地方远,风君子问他们住在哪,原来那三个人居然住在汉豪大酒店。大概是酒上头了,风君子随口就说:“汉豪楼上的洗浴中心就不错,环境好,干净,小姐还漂亮。”

……

刘欣这几天心里感觉怪怪的。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看电视,而且看的是平时最不愿意看滨海地方台,找的是最没有意思的新闻节目。原因很简单,常武最近经常在滨海电视台露面。

几个月前常哥在汉豪洗浴中心待了一会儿,就有事匆匆离去,刘欣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不久前,偶尔剪脚指甲的时候,在垫脚的报纸上看到了常哥的照片——穿着警服,意气风发的对着话筒。刘欣一眼就认了出来,赶紧抖掉脚指甲把报纸抽出来仔细看。这才知道那个常哥名子叫常武,是个警察,而且是刑侦大队的队长。报纸中介绍常武的事迹时说前一段时间常警官一直在卧底查案,在某洗浴中心发现了毒贩的线索。

报纸上虽然没有明说是哪个洗浴中心,但刘欣知道一定就是汉豪。原来常哥是来查案的,难怪显得那么特别。刘欣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的气质与平常所见的客人不一样,有一种不属于那个场合的东西。现在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原来她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常哥果然与众不同!

刘欣对男人的感觉已经麻木了,或者说就没什么好感。她本来就有一点点冷淡,在洗浴中心做小姐却要每次都装出高潮享受的样子,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对男人莫视的心态。

常武第一次来汉豪点她的钟,没有做爱,她当时觉得这个男人挺傻。第二次来的时候,点了个手活没做大活,她觉得这个人还比较单纯。后来风君子请客吃饭,在席间常武的话不多,但举止稳重大方,刘欣对他的印象已然不错。当然,这种印象很大程度上是和风君子在一起比较得出来的,刘欣比较反感风君子。常武第三次来的时候匆匆离去,没有点刘欣的钟,当时刘欣微微感到失望。后来常武再也没有来过,每到周末的时候刘欣总会想起这个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报纸和电视上又见到了常武,刘欣又有了一种久违的亲切感,这种感觉的记忆已经是曾经很久以前了。在曾经的少女时代,刘欣所受的教育和其它人没有什么不同,也有过对创功立业的英雄的幻想和崇拜。后来毕业后求职的经历,一步一步的走向失望仍至绝望,最终觉得生命失去了意义,甚至决定自杀,对世界也就不再有了幻想。

四年前的一天晚上,就在刘欣决定离开世界的时候,一个偶然遭遇的事件却让她改变了想法,当时的生死就在一念之间。刘欣放弃轻生的念头,是受了一个陌生人的影响。那个陌生人满面流血、浑身脏破不堪,在人群中的举止却仍然优雅从容,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息。这个场景点醒了她,她觉得生和死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生活中还有需要去寻找的东西。至于她要寻找什么,她自己并不明白,但是寻找的前提是要继续生活下去,于是她找到了陈姐,做了小姐,直到现在。

现在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常武,少女时代的某一点情怀隐隐约约开始萌动了。刘欣觉得,就男人而言,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去欣赏的。遗憾的是,欣赏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刘欣欣赏的也许不是常武,而是意识深处的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就是能够与无奈世界对抗的英雄,刘欣对世界感到无奈,而报纸上的常武恰恰是这样的一个英雄。

刘欣也把那张报纸给赵雪看了,赵雪也很惊讶,她从头到尾看了半天,开口却问了一句话:“风哥哪去了?这里面怎么没有提到风哥,他们应该是一起的呀!”

刘欣却没有多关注风君子的情况,报纸上有没有提到风君子她也不关心。她在思想中有意无意在回避这个人。她能想到风君子可能是协助常武调查的助手,前一段时间风君子帮赵雪解决她弟弟的事情,所作所为也都是出于好心。但她就是觉得有一点不舒服。

刘欣为什么会不舒服?其实道理很简单,只是她自己没想明白。风君子将赵雪包装成一个清纯淑女,使美人计去勾引财经大学的夏院长,其中隐含着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赵雪本身就是个小姐,可以随便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这个上床的结果风君子是早以计划好的,区别只是过程。如果赵雪是一个真正的良家女子,风君子是不会这么做的。在风君子的眼中,刘欣和赵雪已经是打上烙印的另一类人,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在提醒刘欣,不要靠常武太近。不论风君子是不是这么想的,但风君子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常武就像一个朦胧中的梦,风君子就像那个把她叫醒的人。

经过了赵雷的那一件事,陈姐对风君子赞不绝口,赵雪对风君子感激不尽,然而刘欣却始终对他没什么好印象。这一天又是个周末,刘欣坐在汉豪洗浴中心休息大厅最后一排的软凳上,又想起了常武。这时有一行五人穿着浴袍鱼贯走了进来,刘欣一抬头,就看见走在最前面的风君子,不由得暗自高兴。在往后看去,另外四个人中却没有常武,立刻就失望了。

五个人在休息大厅躺下之后,开始点烟喝茶,然后照例是找小姐进包间。刘欣想了想,还是主动过去了,走到了风君子面前。风君子早就看见刘欣了,只是笑着不说话。风君子不说话刘欣只好先开口了:“风哥,这么久都不来,都想你了……咦,常哥这次怎么不在?”

风君子用手指了指扶手茶几上的液晶电视显示屏,笑道:“他,最近忙,总在这里面待着。”

刘欣:“我也在电视上看见常哥了。风哥,这几天你要看见常哥,告诉他有空来玩。”

风君子:“你果然看见了。现在他已经是个英雄,英雄就应该有个英雄的样子!怎么能像我,跑到这里来。如果被人认出来不是给形象抹黑吗?他要想出来玩,至少要避避风头再说吧。”

风君子居然用避风头这个词,听上去很滑稽。刘欣也笑了:“英雄也应该有娱乐呀,要不哪天我请你们去唱歌,就算还上一次的。……不要不给面子。”

风君子听到这里,笑容却淡了下来。他沉默了片刻,对刘欣说:“18号今天来没来?好久没见过阳阳了。”

刘欣:“阳阳这个礼拜放假,要过几天才能来……风哥,要不我再帮你找个小姐。”

风君子知道放假是什么意思。在这种场合工作当然没有劳动法规定的工休假期,但是由于女人生理的特点,每个月总要放那么几天假的。风君子又看着刘欣说道:“阳阳不在,今天我点你的钟,行不行?”

在一般情况下,客人要点小姐的钟,小姐不可能说不行,而且必须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在大多数情况下,心里确实也是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又有钱挣了。然而风君子此时说要点刘欣的钟,刘欣一时之间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然不能说不行,可是说行的话怎么感觉那么别扭!

风君子没等刘欣答话,又展颜一笑道:“29号,我跟你说着玩呢,今天累了,不想进去,你找个技师帮我做足疗吧,谢谢了!”

刘欣起身去叫足疗,心里感觉怪怪的,就像有一只小昆虫飞进了嗓子眼,吐不出来,有点难受。她回到休息室里,觉得很无聊,又不想回大厅再看见风君子。其实在旁人看来,风君子一点都没有得罪她,点她的钟是照顾她生意,她应该感谢才对。但是刘欣却觉得有点怕这个人了,或者说有点怕常武的这个朋友了。

……

不论刘欣怕风君子也好,还是反感他也好。然而过了几天之后,一件突发的事情,使刘欣不得不又见到了这个人。原因比较特别,因为她被制安队抓进了派出所。这件事情之所以特别,那是刘欣自从在汉豪洗浴中心上班之后,这里从来没有经历过制安检查。前文已经交代过汉豪的背景很硬,就算在滨海市的扫黄打非活动中也没有人来找过麻烦,往往外面查的越紧这里的生意反倒越好。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刘欣在包间里为客人服务的时候,却被破门而入的制安纠察队员抓个正着,这是自汉豪开业以来第一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