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7章、英雄是怎样炼成的

“其实看一个男人有没有品味,不要看他的穿着,也不要看他的言行,而要看他都交什么朋友,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我觉得和夏院长、宋院长坐在一起,就特有品!”

“风总,我和夏院长都是自己人,你用不着拍马屁。”

“风哥,那看一个女人有没有品味,看什么呢?”

“陈姐啊,这你就不知道了。以我的经验,主要看她喜欢用什么品牌的避孕套!”

“风总,你这就不对了,当着这么漂亮的女士,怎么能说这种话……来,罚酒罚酒!”

“既然夏院长发话了,我喝我喝。”

一直在旁听的赵雪也适时的插话:“夏院长,你怎么总是叫别人喝,在酒桌上别太像个领导,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和你说话。”

夏院长:“那是我不对,我也自罚一杯……小赵,别总叫我夏院长,叫我夏哥!”

这是在海上明珠酒店的包间里,风君子、宋教授、夏院长、赵雪、刘欣、陈姐六个人坐在一起喝酒。赵雪自然是挨着夏院长,而刘欣则主动坐到宋教授旁边,把风君子身边的位置留给了陈姐。刘欣的身份是宋教授的一个学生,而陈姐成了风君子所以公司也就是达摩投资的办公室主任,赵雪的身份是行政助理。此时已经喝了快两个小时,男人们都有点面红耳赤,女人们都有点眉目含春。

风君子扯了快两个小时的淡,早就有点不耐烦了。见火候差不多了,终于切入了正题。他有意无意的问夏院长:“夏院长,哦不,夏哥。赵雪可是我们公司最有名的窈窕淑女,你看怎么样——”

夏院长眼神有点发呆的看着赵雪:“为清纯佳人,喝一杯。”

风君子:“夏哥……有人说小赵像妓女,你说可恶不可恶!”

夏院长有点发愣,没反应过来,看着风君子等待下文。风君子接着说道:“你们会计学院有个学生,看见了我们公司小赵的照片,居然说她长的像一个妓女——你说这不是侮辱人吗。”

夏院长没说话,宋教授插了一句:“也许是夸小赵长的漂亮。”

陈姐:“你们这些个男人,有这么夸人的吗?”

夏院长终于明白了:“谁呀,这么不象话!小赵,别为这件事生气,来,喝酒。”

陈姐:“夏哥,说起来你和小赵还挺有缘分的,她弟弟就在会计学院读大三。”

夏院长:“哦?那还真是有缘……”

赵雪:“不要提我弟弟,提起来我生气,不好好念书净惹事。”

宋教授:“怎么?你弟弟在我们学校惹事了吗?说出来,也许夏院长能帮你。”

风君子:“还不是刚才那件事……”说着就将赵雪的弟弟赵雷最近在会计学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一边说一边看着夏院长的神色,看那表情夏院长还不知道这回事,今天是第一次听说。

风君子说完了,赵雪低着头,眼睛红红的,很委屈、很伤心的样子。众人都不说话,看着夏院长。夏院长沉吟道:“居然有这种事,我还不知道。我得回院里好好问问。看看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一说到这里,夏院长不自觉的又端出了院长的架子。赵雪幽幽的说了一句:“这种事情就不麻烦夏哥了,那小子自己不争气,受处分也活该。”

这时候宋教授说话了:“这件事情其实也好处理,这两个学生要么都罚,要么都不罚。赵雷打人是犯了校规,那个管贤出去嫖妓难道就不犯校规了吗?家里有钱就能乱来吗?大学是什么地方?”

夏院长:“对,大学是闹市中的净土。校规不能对一些人有用,而对另外一些人没用。小赵,这件事情你不用谢我,我会帮忙的……”

风君子心中暗道,人家还没谢呢!而口中却说道:“大学是净土,校规一视同仁。说的太好了,为夏院长这句话干一杯。赵雪,你可得好好谢谢夏院长。”

赵雪在来之前,风君子给她下过命令。那就是多听少说,多用肢体语言表达。她坐在夏院长身边,距离不远也不近,大概两人肩膀保持二、三十厘米,在陌生与熟悉的中间心理距离。做每一个动作时,不论是站立时脚尖的朝向,架腿时膝盖的正面,还是举杯时肘到手的连线,都要保持一个方向对着夏院长。至于表情,赵雪学的很到位,是标准的卢舍那佛的微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眼神,每一次对视要保持在两秒以上,不用多说什么。这套东西是他和桃木铃学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今天是第一次拿赵雪做实验。

赵雪虽然一直话不多,但却给了夏院长一种感觉:这个美女可以接近,而且能够接纳她,她对自己很有好感。这种感觉是潜意识的。就在风君子说完那句话之后,赵雪也没说什么,看着夏院长,然后举杯把杯中酒都喝了,却没有放下杯子,红润的嘴唇在杯沿上静静的停留了很长时间。这样子让夏院长砰然心动。

闲话少叙,到了快散席的时候,大家推让了一番,风君子按住夏院长的手,结果是赵雪结的帐。结帐之后,风君子说:“小赵住在半岛酒店,正好和夏院长同路,你送夏院长回家。”

夏院长:“应该是我送小赵,怎么能让小赵送我。”

风君子:“你们俩谁送谁都一样,我就不管了。”

赵雪:“就怕夏哥还有别的事,不愿意送我。”

夏院长:“哪里哪里,荣幸之至!”

赵雪和夏院长走后,另外四个人没有立刻离开,又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宋教授一脸惊奇的对风君子说:“风君子,你可真了不得,你要不事先对我说过,连我也看不穿,这个小赵真的是……”

风君子:“本公子出手,当然不凡……看过周星驰的《喜剧之王》吗?周星驰演的尹天仇教张柏芝演的那个妓女扮清纯,我就是在这找的灵感。”

陈姐举杯:“风哥,我敬你一杯,我觉得你是非常之人,风尘中难得一遇。”

风君子举杯喝酒,一旁的刘欣却不自觉的撇了一下嘴角。

……

赵雷的事情最终处理的让赵雪很满意。原因很简单,会计学院的一把手夏院长亲自过问了此事,只说了一句话:“要处分就都处分,要不处分就都不处分。按照校规,打人的留校查看,嫖妓的开除。”这下反倒是管贤的父母慌了神,又找相关人员打点了些许好处,这件事情总算风平浪静,管贤和赵雷都没事,只是管贤那顿揍是白挨了。

此事告一段落,赵雪给风君子来过几次电话要好好谢他,风君子都婉拒了。倒是陈姐出面请风君子两次,风君子都去了。风平浪静的日子没有几天,很快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说起来与风君子没什么关系,却震动了整个滨海市!

原来公安局甘泉分局好几个月前破获了一起贩毒案,顺着这个案件的线索查下去,却发现水越来越深,很快,上级派来了专案组。案情的进展出人意料的顺利,市局的李局长突然被双规,而曾经负责政法委工作的孙副市长,虽然没有受什么处分,却莫名其妙的突然调到市人大去任副主任这个没有任何实权的闲差,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这其中的内情就非风君子所知了。

而这件事情却牵涉到常武,公安部门和宣传部门对外公布案情的时候,对专案组的工作几乎只字未提,反而大力突出宣传了常武这个卧底警察的形象。如果看报纸和电视的报道,常武几乎成了以一人之力乔装调查,最终破获了这一黑道与变质官员勾结的毒黑大案。常武被记一等功,并正式提为刑警队的队长。常武最近还经常出去做事迹报告,他自己并不喜欢这样,可这是领导派的任务,不去不行,演讲稿都是别人写好的,他照着念就行。

这天晚上,常武在女朋友林真真家客厅里陪林真真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放常武的事迹报告会。常武一看见自己的样子就想换台,可是林真真不让,就要看电视上的常武。正在这时,常武的手机收到了风君子发来的信息:“有急事,速来,老地方见!”

所谓老地方,就是风君子和常武常去的那家烧烤店。常武到的时候,风君子已经一个人坐在那里吃了半天了。见常武坐下,风君子笑着问道:“常警官,作英雄的感觉怎么样?”

常武摇摇头:“别提了,别人不清楚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这案子哪是我破的!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突然叫我出来?”

风君子:“如果说案子是你破的,还不如说这案子是我破的。我干的活可一点都不比你少。说实话,咱们俩其实什么都没干,现在功劳居然都算在你头上……居然有人推功……你不觉得这不正常吗?”

常武:“是有点不正常……也许是最近警察的形象不太好,有关部门需要包装出一个典型来宣传吧。”

风君子:“你是个包装出来的英雄,就像那个赵雪,是我包装出来的淑女一样。”

常武:“你小子的嘴……快说,找我到底什么事?”

风君子:“你还好意思问我,还不是因为这件事!我看了电视马上就想叫你来。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所有的功劳都给了你一个人,所有的矛盾也都给了你。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只要孙家的人不倒,或者李局的势力还在,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电视上打了你的名子,脸上连个马赛克都没有,想找你太容易了。能干贩毒的都不是吃素的,你以为他们会罢休吗?”

常武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身在其中也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他想事件也许不会那么太糟糕。今天风君子说了出来,他也觉得有点郁闷,这个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想了想他问风君子:“老风,你怎么看,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风君子:“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动你还不是时候,暂时不应该有太大的危险。那个孙市长虽然调到人大去了,但是还不算倒台。事情过去之后,一定会对付你的。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现在已经是你死我活了,他不倒霉,最后你就要倒霉——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你别摇头,我只不过把实话说出来而已!你能不能告诉我一点内情,怎么那个贩毒案就扯到李局还有孙市长了?”

常武:“你问我也没用,我一点内情都不知道,我只是被推出来的英雄,心里糊涂的很,恐怕还没有你看的清楚。”

风君子:“滨海震动,黑道白道都在重新洗牌,不知道是谁倒霉是谁得益。”

常武:“我能怎么样?难道去杀了孙氏父子吗?”

风君子:“如果能的话,那也未尝不可,他们所做的事判几次死刑恐怕都够了。别忘了梁莺莺那件事,可是孙公子干的。”

常武:“孙威西的哥哥孙卫东已经死在你的手中,我们还要灭孙氏满门吗?”(徐公子注:孙卫东之死,以及孙卫东与林真真之间的仇恨,参阅第四部《通灵筷子》)

风君子:“你不提孙卫东就算了,你一提孙卫东我还真想灭孙氏满门……不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孙卫东算起来是死在我手里,看上去神不知鬼不觉。但我记得你跟我提过,孙威西手下有个叫‘魂师’的家伙,如果他真的懂什么巫术的话,保不齐会发现什么破绽,那样连我也卷进去了。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常武:“怎么先下手为强?我们又不是黑社会。”

风君子:“你忘了吗?我们手里有一份材料,关于梁莺莺的死后回忆。这东西上不了台面,但不一定见不得光,好好修改修改有大用处。”

常武:“确实有大用处,让我想想——梁莺莺死后现场被破坏了,定性为跳场自杀居然没有做尸检解剖,这就是最大的破绽,明白人都能看出问题来。”

风君子:“既然你比较专业,材料就由你来修改。把这份东西寄给梁莺莺的家人,让他们闹去。现在正好是孙家倒霉的时间,再烧上一把火,让他们没时间想到你。”

常武:“孙市长调职没有了实权,确实是个好机会。材料不仅仅给梁家,最好网上也放一些,各地的媒体也发一份。搞不好有哪个记者想炒炒新闻,头脑一热就把这个东西发了出来。梁家很可能会借机闹一闹,那家人据我所知可不是省油的灯!”

风君子:“此计甚妙,就这么办!”

……

风君子与常武合谋,搞了一份材料,主要内容是关于梁莺莺之死的疑点。这份材料被风君子放到了网上,同时也寄给了梁家,还有全国的很多媒体。网上出来消息之后,居然有杂志也刊登了,梁家人借机又闹了起来,搞起了“上访”。不过这次“上访”并没有找上级部门,而是在找个大媒体。常武没说错,这家人真不是省油的灯。

已经处理完的事情,梁家人还敢这么做,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原因比较特殊,一方面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另一方面是上次闹事尝到了甜头。孙氏父子不能怪别人,只能怪当时处理的不干净。没有彻底的把梁家闹事的人按住,而是花钱摆平了事,这就留下了后患。梁家人一看孙市长出了点事情,以为机会又来了,再闹一把还可能弄点好处。

这件事情在滨海的动静不算大,可是在网上却讨论的很热闹。孙市长(应该叫前副市长,现副主任)和孙公子很闹心,而风君子却躲在一边看热闹。风君子的想法就是彻底把水搅混,不让孙家有喘息的机会,同时也没时间对付常武。这只是个小插曲,动手之后也就没什么后招了,风君子也没有再去管他。本来经过了这一系列事情,风君子就没有想过再去汉豪洗浴中心。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又去了那里。

那是十一长假的一天下午,他突然接到老朋友杨洪亮的电话,说是东北来了几个朋友,想在一起聚聚,都是同行,约风君子也坐坐。杨洪亮本来是风君子的同事,后来到天路证券做了投资部的副总,前不久天路证券终于经营不下去了,滨海市政府出面重组,公司里搞的乱七八糟,杨洪亮又跳槽到上海某家基金管理公司。这次放假回滨海,和风君子也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风君子也想一起坐一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