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6章、卢舍那佛的微笑

风君子陪常武去汉豪卧底的时候曾经给赵雪留了个电话。这个号码是常武给他的,风君子正好有一部淘汰的旧手机,就上了这张卡,放在办公室里,一直还在用——网站注册、查询信息台什么的。这个手机从来没有接过电话,没想到几个月后赵雪会打电话来。

风君子愣了好几秒钟才想起电话里叫自己风哥的那个人是汉豪洗浴中心的18号小姐赵雪,她曾经和他一起吃过饭还唱过歌。赵雪找他有急事,很急的事情!她在电话里问风君子:“风哥,我上次吃饭的时候听你提到有个好朋友是财经大学的教授,是不是真的?”

“是有这么回事,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弟弟在财经大学读书,最近出事了,我想找人又不知道该找谁……风哥,你能不能来一趟汉豪,一切消费我帮你买单,我有事情想问问你。”

风君子:“算了,约个地方,你出来吧。我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赵雪的弟弟赵雷,就是几个月前风君子在汉豪洗浴中心看见的那个大学生。当时他读大二,现在应该是大三刚刚开学。开学后不久,赵雷就要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处分,原因是他殴打同学。

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赵雷有个同宿舍的同学叫管贤,也就是上次过生日领同学去汉豪洗浴中心的那个。管贤的父亲是个生意人,家庭条件不错,家中只有这么一个独子,自然十分溺爱。管贤在上大学期间学会了去娱乐场所之后,就经常去,也常常去汉豪。

有一次赵雷在展示自己的相册的时候,管贤看见了赵雷姐姐赵雪的照片,感觉十分面熟,后来想起来与汉豪洗浴中心的一个按摩小姐很像。这小子就当玩笑一样的说了,赵雷听了很不高兴,两人之间起了一点冲突。同学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管贤做的不对。

然而管贤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反而觉得很委屈很不服气。于是自己又悄悄的去了汉豪洗浴中心几次,又点过赵雪的钟。他还在汉豪洗浴中心的大厅里,悄悄用有摄像功能的手机拍下了赵雪的照片。

大三开学后不久,有一天赵雷下自习后回到宿舍,刚刚推开宿舍的门,就发现有一群人围在屋里看什么东西。管贤坐在这群人中间,一手翻开赵雷的相册,另一手拿着手机,指着屏幕上的一张相片问大家:“你们看,像不像?像不像?”

当赵雷搞明白是什么事情之后,抑制不住的怒火中烧,冲上去和管贤撕打起来。若论起动手,管贤的体格远远不是赵雷的对手,被赵雷按在地上打的满地找牙,后来才被同学们拉开。这件事情闹大了,管贤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找到了学校,一再要求学校处分打伤管贤的赵雷。前不久院里传出消息,很可能赵雷要被勒令退学。

赵雪对风君子说这段事情的时候不住的用手抹眼泪,那表情看上去很内疚,似乎是自己做错什么事连累了弟弟。风君子越听眉头锁的越紧,当他终于断断续续的听完事情的经过,忍不住问道:“赵雪,你们家的情况挺奇怪的,弟弟在上大学,而你在干这个!……你们是不是亲姐弟?”

风君子这一问,却问出一段离奇的身世来。赵雪和赵雷并不是亲姐弟,至少从血缘关系上来讲是这样。赵雪和赵雷是一个村子的,他们两家是隔壁。赵雪两岁时父亲去世,五岁时母亲又病故,她成了村中的孤儿。当时是赵雷的父母收养了她,而那时赵雷才一岁。赵雪是在赵雷家长大的,将赵雷的父母当成了自己的父母,也将赵雷当成了自己的弟弟。

赵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户人家,并不富裕,收入在农村中也只是平均水平。自从赵雷上了高中之后,家庭的经济就渐渐感到吃力。村中有不少年轻人到外地去打工,赵雪也来到了滨海打工。至于打工的过程,赵雪没有多说,风君子也没有多问。总之赵雪后来在歌厅做了小姐,两年前赵雷考上了滨海财经大学,赵雪也到了汉豪洗浴中心做小姐。赵雪定期给家里寄钱,不多也不少,刚好够父母供赵雷上学的。她告诉家里自己在沈阳打工,没说自己在干什么,也没说自己和赵雷同在一个城市——滨海。

风君子听完后唏嘘不已。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如果能帮她还是帮一帮她。他对赵雪说:“你别着急,这种事情急也没用。我现在没必要带你去财经大学找我的朋友,我自己先去问问他,看事情还能不能有挽回的余地。”

……

风君子找了个时间,约宋教授出来吃饭。席间跟他讲了赵氏姐弟的故事以及近期的遭遇。宋教授听了之后怅然良久,最后叹息道:“原来这背后的故事还这么复杂,会计学院学生打人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他们学院本来不想处分的那么严厉,但是受伤学生的家长就是咬住不放——听说还给系里的领导送了钱,一定要开除那个打人的学生。”

风君子怒道:“也只有这种父母才能教出那种儿子。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我或者是你站在管贤的位置,能做这种事吗?就算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能说出来伤害他人。现在的小孩都是怎么了?都以自我为中心,做事情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我听说那小子伤的不重,我看还是欠揍!这就是你们大学教育出来的学生?”

宋教授又叹息道:“这也不能完全怪学校。教育本来就是学校和家庭双方面的事情,而家庭教育对小孩的人格形成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父母溺爱还来不及,哪里想得到什么言传身教!这一代的小孩也没有与他人相处的经验。而且现在的学校教育问题也很多,只要分数考出来其它的都不管!这种教育体制与社会环境也传染到家庭中,父母只关心孩子的学习,对人格培养根本没有概念。其实到了上大学的年纪,已经来不及了……”

风君子没有心思听宋教授的长篇大论,而是问道:“老宋,你现在已经是人文学院的副院长,这件事情如果你出面,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人毕竟是要找机会做好事的,就算我求你帮帮他们!”

宋教授:“其实那管贤的父母只是普通的生意人,家里不过是有两个钱而已。在赵家眼里,那也许是惹不起了不得的人物了,可是在学院高层领导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东西。这件事得找到正主,找对人还是能解决的。”

风君子:“找谁?”

宋教授:“要找就找说了算的,一句话就摆平了。我和财会学院的夏院长关系不错,可以约他出来说说这件事。但关键是,那个赵雪凭什么让夏院长帮忙?现在人做事都是需要好处或者利益才能打动的。”

风君子:“送钱?”

宋教授摇摇头:“会计学院的院长一年在外面的收入,赶得上一个中型企业的年利润,你拿钱去摆平,花多少钱他能看得上眼?赵雪不过是个小姐,就算有点积蓄也花不起这个钱,她也不可能比管贤家更有钱,再说没必要。找这种人帮忙得投其所好。”

风君子:“那他好什么?”

宋教授:“夏院长好色,这我们在私下里都知道。”

风君子笑了:“好色?那这事好办!正主就是个小姐,模样身材都不错,就算赵雪不行,她还认识很多干这行的。”

宋教授摇摇头:“没这么简单。以夏中流院长的身家地位,平时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而恰恰不能去嫖妓,这在别的大学是有过教训的!你要是领他去找小姐反而不好,只要花几百块钱,他自己上哪都能找,何苦让陌生人抓把柄呢?”

风君子:“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宋教授:“我听说这个人自以为有品味,喜欢那种看上去很清纯,又有修养的良家女子。他要的不是性交易,而是偷情的乐趣。”

风君子鼻中冷笑:“真他妈的是笑话!男人总喜欢妓女像贵妇,淑女像荡妇,有心理冲突才有生理刺激。这事交给我,只要你能把他约出来就行。”

宋教授:“你还真给他找这么个女人吗?”

风君子:“看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干这种事情。我给他造一个。”

宋教授若有所思的笑了:“那你可得抓点紧,迟了就来不及了。”

……

接下来几天,风君子确实觉得时间很紧,他在抓紧时间训练赵雪。他对赵雪说了这件事情,告诉赵雪他会将会计学院的夏院长约出来,但是怎么搞定他就靠赵雪自己了。赵雪不能以一个小姐的身份去,而是风君子他们公司的一个职员。

坐在赵雪家的客厅里,风君子左看右看,都觉得赵雪需要稍微变一点的地方太多了。从走路的姿势、到拿筷子吃饭的声音,和人说话时的眼神等等,可惜只有两天时间,只有点到为止了。风君子给了赵雪几页纸,对她说:“其实一个人读过多少书看上去没什么区别,但是气质确实有所不同,这是由内而外的,装不出来。我现在在教你国学文史恐怕也来不及了。这是我在网上收集的一些流行语录,既有人生意义又通俗幽默,你背一背吧,到时候别露馅就行。”

晚上风君子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赵雪,对赵雪说道:“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差点忘了,就是表情。你对着镜子练习一下,模仿这张照片上的表情。”

赵雪接过卡片一看,吃了一惊:“这不是个菩萨吗?”

风君子:“这不是菩萨,这是佛,叫卢舍那佛。你别管是什么佛了,对着镜子练习他的表情。这种微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种最有味道,同时也是最有魅力的表情。”

看着他们俩耍了一天的刘欣终于忍不住了:“风哥,你要赵雪施美人计也就算了,还拿个佛的照片出来让她去学勾引人!”

风君子:“就算佛祖知道,他也不会怪罪的!再说了,不是我要赵雪干这种事,是赵雪求我做这件事,你可不要搞错了!”

刘欣也听说了赵雪弟弟的事情,知道风君子想干什么,确实是在帮赵雪。但是她心里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对那个夏中流院长很是反感。喜欢玩女人也就得了,居然还要折腾这些花样,而世上就有风哥这种帮凶,帮他搞这些花样。她反感夏院长那种人,连带风君子也反感上了。

反感归反感,但她还是很愿意帮赵雪的。风君子调教了赵雪两天,但还有一件事情他做不了,那就是帮她去买一身衣服。风君子对女人买衣服没有经验,也不愿意陪赵雪去逛商场。刘欣约了陈姐,还有自己的妹妹刘可儿,到可儿工作的那家商场陪赵雪买衣服。按照风君子的要求给她选了一套薄而不透、紧而不漏、露肩不开襟、收腰露膝微现大腿的套裙。

三天之后,宋教授打电话告诉风君子,说终于把夏院长约出来了,定在海上明珠酒店的一个包间。宋教授告诉夏院长,风君子所在的机构有一个合作项目想谈一谈,所以晚上也会一起坐一坐。风君子想了想,还是人多一点比较好,既然是送赵雪上门勾引夏院长,好为她弟弟说情,那他自己和宋教授就不能干坐着,做戏就要做足,再多两个陪客更好。他把这个想法对赵雪说了,结果刘欣和陈姐说愿意陪赵雪去,看一看大学中的院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其实不仅是刘欣反感风君子,就连风君子自己也觉得不是滋味。他不清楚自己这是在做善事还是在做坏事。但是赵雪自己愿意这么做,他也就不能说什么了。不枉风君子调教一场,当赵雪走进包间的时候,那个夏中流院长的表情就是惊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