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5章、风君子的对手

“记住了,高个的那个衣箱号是316,瘦子的那个衣箱号是278。”

常武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两个衣箱,他们走的时候果然互相交换了衣箱。但是我没发现他们什么时候换的钥匙。……用这种方式做交易,确实挺隐蔽的。”

风君子一皱眉:“真他妈恶心,脱光了进浴池,然后交换钥匙,随身带来的一切东西都交换——连内裤都换着穿吗?也不怕传染性病!”

常武笑了:“这种方式比较好,两个人都是裸体,只交换一下钥匙就行,彼此不用担心对方带着别的东西。”

风君子:“常武,我觉得你的任务差不多该完成了,没必要卷的更深,你把这个线索报告给你们局长,让稽毒组接手就可以了。”

常武:“确实是这样,下一步的侦察我们两个人肯定是干不了了。这种事情最重要的是证据。要全面布控,拍下他们两个人交换衣箱的证据。同时在他们进浴区的时候,悄悄将衣箱打开检查,如果有发现就在他们出来之后立刻抓人——这一系列工作不是卧底能完成的。”

风君子:“那就到此为止……常武,那件事情你查了吗?我指的是梁莺莺。”

常武闻言也皱起了眉头,他沉思着说道:“我还真打听到一点消息。我不是告诉你汉豪大厦八年发生了七起跳楼案件吗?四年前那个跳楼者就是梁莺莺!”

风君子:“梁莺莺怎么会是跳楼死的?”

常武:“这我说不好,法医鉴定的结果死者体表无明显损伤,而颅脑内及双大腿有严重损伤。死者口鼻右耳出血,说明有颅骨骨折,是严重颅脑损伤而至死。死者外表未检测出致命伤,身上的损伤具有高坠的特征,根据案情的现场特征,死者系高坠死亡。”

风君子:“高坠也分自杀和他杀,怎么定的自杀?”

常武:“这个简单,当时在她的遗物中发现了日记里的遗书。”

风君子:“遗书?怎么写的?”

常武:“在她的日记本最后一页有一段话。‘每一个人都变得陌生!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还有什么值得我去爱?付出之后得到的却是伤害!放弃也许是更好的解脱……’。经过鉴定,那的确是梁莺莺前一天留下的笔迹。”

风君子看着常武,表情有点古怪,他没有追问梁莺莺的遗书,而是缓缓的念了一首诗:“寂寞的孩子被空虚包围/陌生的世界在离我远去/既然爱情的滋味如此苦涩/不如从此厌弃/结束之后才知道永恒/那一切情怀都不必再开启。”

常武听的直眨眼,眯着眼睛问道:“这是什么诗?听起来怪怪的,我怎么觉得那么耳熟?”

风君子:“怪怪的?那是某个人的少年情怀!你当然耳熟,那是你上高中的时候自己写的!那一年你追我们班的班花田玮被拒,当着我的面她把情书还给你了,你就以为自己失恋了,写了这么一首酸溜溜的歪诗。看现在的你,真想不出来当年你也有写这种诗的时候!”

常武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想起来了,田玮当时其实喜欢的是你——你这臭小子……你怎么想起来这首诗了?”

风君子:“你这首诗和梁莺莺日记里的那段话几乎是一个意思。不要忘了现在你还活得好好的,并没有出什么意外!梁莺莺的日记不能作为遗书,也不能作为自杀的证据,顶多说明她可能失恋了!”

常武沉吟道:“可惜这个案子已经这么定了。这是最符合逻辑的解释。”

风君子:“从我们掌握的那份材料来看,梁莺莺死前曾经吸毒,这法医没有发现吗?”

常武:“尸检的时候没有解剖,梁莺莺的遗体被强制火化了。”

风君子:“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常武:“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复杂了,当时负责这件事情的是武警部队,内情我也不是太清楚。”

风君子:“开什么玩笑?自杀案需要动用武警吗!”

常武:“不是因为自杀案。是梁家的人组织了一批村民跑到汉豪酒店去闹事,引发了群体事件。后来有传言说某个大人物的公子跑到汉豪酒店说要找个处女玩玩,看上了梁莺莺,梁莺莺反抗才坠楼的。市里见这件事情闹大了,出动武警维持秩序,据说是为了保护外商投资者的利益,保证汉豪酒店正常的经营。”

风君子:“这个传言好像不是真的,有人调查过吗?”

常武:“没有调查,因为法医鉴定的结果梁莺莺根本就不是处女。”

风君子:“这种传言有点混淆视听的意思,看上去是在说什么人,实际上是在为什么人辩白。这件事情后来怎么处理的?”

常武:“梁家人闹事其实就是为了钱。市委成立了个工作组,要求梁家人立刻将尸体火化,不再闹事,才答应给赔偿。后来工作组赔了一笔钱,酒店也出了一笔钱,这事就这么了结了。”

风君子:“没有道理呀,既然定为自杀,市委工作组为什么赔钱?”

常武:“据说是为了稳定大局,不要破坏招商引资的环境。当时孙副市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很多事情都是他们安排的……我这个小警察就说不清了。风君子,你没必要再卷到这件事情里来,我也有点奇怪,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这是与你无关的事情。”

风君子:“本来是与我无关的,现在与我有关了。我终于知道四年前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揍。四年前的4月28号晚上,有人从汉豪酒店门前一直追我到滨海公园门口,把我脖子上的相机、兜里的钱包抢走了,我还挨了一顿拳打脚踢。……我从小到大挨过这么一顿打,既然能够猜到是因为什么事,哪能就这么算了!”

常武:“你还有这段奇遇呢!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风君子:“这种丢人的事情说它干什么。当天有一个朋友到滨海来玩,我陪他逛了一天把他送回汉豪酒店。结果出门抽了根烟就出事了!我当时还想站在酒店门前背个相机也犯法吗?因为这不像一起普通的抢劫案。滨海公园门口有那么多人围观,人人都有钱包吧?有一半都有相机。他们就动手抢我的东西——当时只有一个人帮过我,唉!”

常武:“4月28号晚上,四年前?就是梁莺莺死的那一天。风君子,你可真走运,动手的很可能是孙公子的手下。”

风君子:“我也是这么想的。梁莺莺的事情我可以不必追究。但我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挨顿揍,难道自己也告诉自己装作不做知道吗?我一定要弄清楚是谁动的手,至于能不能报仇那是另外一件事。”

常武:“我劝你小心点,孙公子身边的人我也私下调查过。其它人倒无所谓,但有两个人十分厉害。一个外号叫‘武胆’,一个外号叫‘魂师’,武胆这个人据说是个高手,身手十分了得。”

风君子:“武林高手我们也见过,他武功再高能高得过萧老爷子和萧正容吗?再说了,现在又不是冷兵器时代,头脑才是最重要的武器。”

常武:“其实更应该小心另一个人。那个魂师据说是孙公子身边的军师,不仅足智多谋,而且还有……怎么说呢,有特异功能?”

风君子:“胡说什么!哪有什么特异功能?你是说这个人有神通?”

常武:“传说这样的。那个魂师能掐会算,还精通风水、阴阳,孙公子手下的小弟还说他会法术呢。”

风君子:“那是以讹传讹,常武你看看我!我是高人吗?当然不是!可我那些破事传出去,恐怕也会神乎其神的。”

常武:“那倒也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这个人好装神弄鬼,那个魂师更喜欢装神弄鬼——这次你恐怕是遇到对手了!”

风君子低头不言,心中暗道这次恐怕真的是遇到对手了。他曾经与一些比他地位与势力高强的多的人作对,所依仗的无非是神欺鬼骗的手段。然而这一次他却隐约觉得不妙,这种不妙的预感在那天晚上见过汉豪大厦奇特的风水就有了。难道这一次是遇到真正的高人了?

……

高人的事情毕竟很遥远,风君子也并不是一定要立刻追查下去,生活还要继续。接下来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常武将调查得到的线索报告给了杨局,他的工作也就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常武没有再过问,也没有人告诉他这个案件的进展。常武隐隐约约听说稽毒组最近破了一个大案子,由于牵涉的事情太多太深,现在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很多工作都在保密状态下进行。常武知道规矩,不该他问的事情他也就没有再去打听。

风君子这段时间也把汉豪的事情忘在了脑后,因为他又卷入到另外一个事件中,因为一位来历奇特的女人和一双来历奇特的筷子(详细经过请参阅第四部“通灵筷子”)。几个月以后,风君子没有再去汉豪,也没有再见过刘欣和赵雪,然而九月的某个下午,他却意外的接到了赵雪的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