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3章、眼神的秘密

常武、风君子、宋教授都不是头脑简单的人,可是这三个人拿着材料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很显然,这是一份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梁莺莺四年前就已经不在人世,这样一份谈话记录尽管有录音,也不可能作为证据。就算这东西能作证据,常武也不可能就这么拿出来——有很多时候,执法者注意的并不是证据,而是策略。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将它作为一个线索,常武继续去做他的便衣卧底。当然这份谈话记录并非毫无意义,至少它指点了两个方向:一是可以调查梁莺莺当年的死因,二是可以从那位孙公子身边的人下手调查当年毒品的线索。宋教授临走的时候告诫常武:“调查梁莺莺一定要小心,只能查背景资料,不能直接查这个死亡过程,否则会惹麻烦的。另外,不能让人知道你在查那个孙公子,只能去了解他身边都有什么样的马仔,否则你这个警察就当不下去了。”

宋教授走后,风君子看着常武苦笑。他知道老宋说的都是实话,而且都是为了常武好。站在常武的角度却很为难,常武是个好人,而且是一心想做一个好警察。但是做一个好警察的前提就是他还要继续穿着这身警服。风君子偶尔发现这么个古怪的、不能用来做证据的线索,却查到了市局局长和市长公子的头上,确实让常武很难选择。

常武抽着烟一言不发,风君子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问了常武一句:“常武,你究竟是在为辖区里的公民工作还是在为你们局长工作?”

常武苦笑着答道:“说出来,当然是为人民服务,但做出来,我是为局长工作。”

风君子笑了:“你想通了就好,事实就是这样。为别人做事,为自己做人。你要懂得采取自己的方式。”

常武:“你说的轻松,那我怎么办?”

风君子:“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别去汇报。继续查案,发现什么别的线索再说。还有,梁莺莺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按着我的规矩,我要最终把它搞清楚。”

常武:“你当我是傻子,这种事情怎么能汇报呢!看样子我们还得再去几趟汉豪。”

风君子:“你花钱,我享受,这种好事我当然没问题。注意别太频了,太引人注意了不好,一、两个星期去一趟,刚刚做个熟客就行。”

……

一周之后,还是周末,风君子和常武又来到了汉豪洗浴中心。风君子这回可没有戴指环——那枚翡翠指环现在留在常武家。洗完蒸完之后,照例又来到休息大厅躺一会。躺下后不久,常武小声的问风君子:“你有没有发现熟面孔?”

风君子:“那些个小姐我觉得都很眼熟,上次我已经看过一遍了。”

常武:“我说的是客人,不是小姐……今天休息大厅的客人有六个我上次见过……”

风君子:“我不是警察,没这个职业习惯,你指给我看一看……那里面有一个是大学生,有两个是做生意的,还有一个估计是个小官员,另外两上是道上混的。”

常武微微吃惊道:“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些人可都是穿着浴袍,你有把握吗?”

风君子笑道:“就算在浴池里脱光了也一样,这是相术,所谓看相,实际上是在观心,相由心生你懂不懂?”

常武:“相术我不懂,不过警察做长了,确实能够通过言行举止判断一个人大概的职业,只是没你说的那么神奇。”

风君子:“我也不是很肯定,只是猜个大概而已。你还记得我们上高中的时候芜城有个凤凰桥吗?凤凰桥头有很多算命看相的,其中有一个姓张的,相术十分神奇,我跟他学过几手。”

常武:“你就别谈你那些事了,听说你上大学的时候经常给女同学看手相,还骗女生请你吃饭……你不就是《刘老根》里面的那个药匣子吗……你说那边两个是道上混的,我看着也像……”常武话还没说完,服务员走过来问道:“两位先生,需不需要什么服务?有没有相熟的小姐?”

风君子还没说话,常武下意识的答道:“就叫29号和18号吧。”

风君子看了常武一眼,没说什么,29号就是上次陪常武的那个小姐星雨,而18号就是上次陪他的那个阳阳,原名叫赵雪。很多刚刚泡这些娱乐场所的人都有一个习惯,喜欢找上一次陪他的小姐,因为找别人还觉得比较腼腆,等混熟了就开始挑了,挑到最后更熟了就相对比较固定了。风君子很了解常武这种心态,同时他也想看看赵雪现在怎么样了,上次赵雪被阴魂附体纯粹是风君子无意中造成的,风君子还有一丝歉意。

服务员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18号在上钟,我先把29号叫过来,要不这位先生再找一位。”

风君子:“先叫29号过来,我可以等。”

……

刘欣走过来的时候先看见的是风君子(没办法,谁叫他比较白呢),微微一皱眉头,随即看见了常武,又很自然的笑了出来。她一侧身,坐在了常武的身边,习惯性的用手撩着常武的大腿根,娇声娇气的说道:“常哥,你又来啦,一个多星期没看见你,真怪想你的!”

常武微微向后缩了缩身子,没有说话,一旁的风君子插话道:“29号,你真是好记性!只记得上次陪过你的常哥,怎么不记得我了?怎么说我还去过你家呢。”

刘欣笑道:“唉呀,是风哥!抱歉刚才没看见你,对了,上次你怎么突然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把指环拿走了……你不是说要花钱买回去吗?”

风君子:“我是打算花钱买回去的……那也是问18号去买,没你什么事呀。”

刘欣:“风哥怎么没找小姐?我帮你介绍一个?”

风君子:“这用不着你操心,你也放心好了,只要你陪常哥——我们没打算玩3P,我在等阳阳,阳阳还没下钟呢。常哥,要不你先进包间。”

常武:“我陪你等吧,一会儿一起进去,星雨,你去叫服务员,拿两瓶啤酒来。”

刘欣:“不用叫服务员,我去帮你们拿,要冰镇的吗?”

刘欣起身去拿啤酒,这时候赵雪也下钟了。她从休息大厅右前方的大门走向后面的更衣室,风君子看见她了。风君子正准备招呼,常武凑过来又小声对他说道:“这个人上次也见过。”

常武说的这个人是跟在赵雪后面出来的一个年轻小伙,风君子看见这个人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这个人上次他也见过!风君子不是常武,没有警察那种职业习惯,上次并没有刻意注意这里都有什么人,但这个人他想起来了。

上次赵雪给他做完服务要回休息大厅的时候突然缩了回来,因为看见了她的弟弟赵雷躺在休息大厅正对门的地方。她和刘欣那一段谈话风君子听见了,所以又点了赵雪包夜,让她回包间待着。赵雪的弟弟上次是陪同学过生日来的,当时大厅里还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其中就有这一个。

本来常武说这里的客人有六个上次来过,而风君子说其中一个可能是大学生,再加上这一个,那就成了七个人,其中有两个大学生了,这两个学生可能是一起的。果然,这个人坐到了刚才那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身边,两人还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看样子是一起来的。风君子注意看了看四周,赵雪的弟弟不在,但那两个人上次是和赵雪的弟弟一起来的,看来他们是同学。

风君子皱眉头的原因是因为赵雪。洗浴中心人来人往的客人很多,如果不是经常来的熟客,小姐们很难记住究竟陪过哪些客人。看来这里的小姐没有记住这两个大学生,然而风君子却记住了。看那人和赵雪前后脚出来,他点的应该是赵雪的钟。风君子在想:赵雪知不知道自己刚才陪的客人,很可能是弟弟的同学?

当然风君子只是想想而已,他并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赵雪,这事也没法说。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18号和29号已经拿着啤酒走了过来。赵雪一看见风君子就坐在了他的腿边,用手摸着他坦露的胸口说道:“风哥,是你呀?真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长时间。上次你去我家看我,我还没谢你呢!”

风君子心中苦笑:我哪是去看你,我是看鬼去了!然而口中却说道:“赵雪,你的病好了吗?现在没事了吧?”

赵雪小声答道:“风哥,不要在这里叫我的名子,你叫我阳阳,出去再叫赵雪。”

一旁的刘欣插话道:“阳阳,你确实应该谢谢风哥,风哥上次说要买回那枚指环,指环拿走却忘记给你钱了,这回要还给你。”

风君子心中来气,这个29号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好心好意去解救这个小姐,怎么就变成欠钱的了!她怎么看见自己就不顺眼呢?娱乐场所,花钱买乐,本就不必受小姐的气,然而奇怪的是,风君子居然忍了!他对赵雪说:“星雨说的没错,上次确实忘了,要不,我改天请你吃饭吧。……我们进包间吧,把我的酒拿到包间里去喝。”

常武没说话,然而刘欣却又插口道:“不要在包间里喝,进了包间就要记钟,那都是要算钱的,常哥,你还是在这里喝完了再进去吧。”说着话眼角瞟了一下风君子,那意思仿佛在说:反正你不结帐,不心痛别人的钱!

听了这话风君子的感觉有点怪怪的,这里做小姐的,都巴不得多赚客人的钟点台费,这个29号怎么帮常武省钱了?看来她对常武的印象很好啊!可是她对自己的印象分明很糟糕,总是下意识的和自己作对。风君子没说话,又忍了。

时间不大,一人一瓶啤酒都喝完了。赵雪问风君子:“风哥,这次又要点什么服务?还是那什么蚂蚁不上树吗?”

风君子:“不要那个了,这次按国家行业标准来,你给我做个推油。你们这里推油是用棕榈油还是橄榄油?”

赵雪:“都不是,是用一种专用的润肤油,可舒服了,你做了就知道……”

汉豪收费比一般的桑那要贵,自有它贵的道理。床单是每天新换的,推油的时候还专门铺上一条洁白柔软的大毛巾。按摩之前,赵雪还在一个香熏炉中点上了一种熏香。风君子能闻出来这熏香中带着一种淡淡的催情的气味。润肤油似乎也是特制的,抹在身上觉得凉飕飕的,但是小姐柔软的双手轻轻在皮肤上一摩擦,就会生出一股热流,可以说手到哪哪就很刺激。

推油一个钟45分钟,按照标准的程序,身体后面是15分钟,正面是15分钟,最后15分钟主要是挑逗和刺激性器。那种专业的手法可比自己打飞机要享受多了。风君子上次不做口活,这次却点了个手活。

……

催钟的铃声响后,赵雪送单子出门,在走廊上又碰见了刘欣。刘欣问她:“那个风哥又点了什么花样?”

赵雪笑道:“这次倒没什么花样,点了个标准的香熏推油,这次可是给常哥省钱了……累死我了,到最后没推出来!手都酸了!”

如果风君子听见这句话恐怕也会苦笑,倒不是赵雪的手法不刺激,而是这里的环境不对。如果你躺在那里耳边总听见鬼哭的声音的话,恐怕下面也很难达到兴奋点。

回到大厅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刘欣却走了过来对风君子说:“风哥,我可记得你说过要请阳阳吃饭还钱,什么时候请客呀?能不能把我和常哥也带上?”

刘欣居然盯住风君子不放了,风君子只好答道:“后天,星期天,我请阳阳吃晚饭,常哥坐陪,你也去。”

刘欣:“风哥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要不你留个手机号吧?”

风君子听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动,古古怪怪的看了一眼常武。心中有点明白刘欣好像并不是刻意在要自己的手机号,而目地是想接近常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小姐看上常警官了?有点太夸张了吧!风君子也没说什么,给她留了个手机号。这个手机号不是他自己的,常武来洗浴中心之前就给他俩一人准备了两个不带身份证的神州行手机卡。

这时常武问道:“小风,今天还要在这过夜吗?”

风君子:“不在这了!半夜听鬼唱歌,还不如自己到歌厅去唱歌!”

“要去唱歌?好啊?什么时候去,带我一个!”赵雪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按照洗浴中心的服务规定,如果客人从包间回到大厅休息,刚才服务的小姐要送一杯矿泉水,让客人消消渴。

风君子:“星期天我请你们吃饭,吃完饭再去唱歌!去不去随便你们,要唱歌的话恐怕要耽误做生意了。”

风君子这句话前面说的很好,刘欣听了正有点高兴,可后面这句话又让她心里暗自不满。心想这个风哥真倒胃口,为什么要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的身份——洗浴中心的小姐。情况确实是如此,但也不用总是说出来!她在想,如果去陪常哥吃饭唱歌,虽然耽误一晚上的赚钱,但也是愿意的。自己哪能只工作没有自己的生活娱乐呢?刘欣对风君子的心理反感更深了。

……

风君子和常武结帐的时候,也有另外两个客人结帐走人。这两个客人是先后出来的,一个在他们之前,一个在他们之后。风君子和常武在大厅的沙发上穿好鞋,点烟坐了一会儿。等着这两个客人都出门后,风君子凑在常武的耳边小声说道:“常武,你注意到刚才那两个人了吗?一个人走了,另外一个人紧接着就走,但还故意不一起走。”

常武:“其实我一直都很注意,那两个不就是你说的很像道上的混混吗?上个周末我就见过。你是说他们故意不一起走吗?也许他们俩本来就不认识呢?”

风君子:“这不可能,我敢肯定他们认识,但是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常武:“你怎么敢这么肯定?”

“眼神和身体距离。常武你应该知道,两个陌生人之间偶尔会眼神对视,但这种对视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必然会彼此躲开,每个人在公共场所都应该有过这种经验。陌生人之间往往都会不自觉保持一个心理距离,而视线相对的时候没有这种心理距离,人们都会不自然的产生一种不安全的感觉。而熟悉的人情况又会不一样,比如我们两个人视线相对,可能也会有点不自然,但不会躲闪。”

常武:“原来你也看出来了,其实我也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往大厅四周看的时候,与另外一个人对上了眼神,时间至少有两秒多,两个人都没有移开,确实不正常——他们不是陌生人。可是他们视线相对的时候,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点头打招呼,这说明他们故意装作不认识——这两个人可能有问题。”

风君子:“原来你看出来了,我还以为就我聪明呢!”

常武:“我要你来就是来陪我消费,案子的事情我不想跟你多说,你自己不要卷进来。”

风君子:“算了,不谈这个,你自己小心吧。星期天别忘了,我们要请两个小姐吃饭唱歌,给无聊的生活找点刺激——你别咧嘴,我买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