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2章、梁莺莺

梁莺莺,女,19岁,未婚,祖籍A省芜城,是常武和风君子的同乡。风君子猜的没错,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只记得自己好像是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有个警察坐在自己面前问话。事先风君子告诉过常武,常武并没有点破,只是告诉梁莺莺是警方查夜的时候将她带到这里来问话,让她要如实的回答问题。梁莺莺本人并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年。

梁莺莺和常武虽然是同乡,但她本人却从来没有去过芜城,她爷爷那一辈闯关东来到了滨海,就在滨海市郊的梭鱼圈定居下来。梁莺莺是从小在滨海长大的。令风君子感到意外的是,梁莺莺并不是汉豪洗浴中心的小姐,而是汉豪大酒店的一名客房服务员。

梁莺莺十八岁那年高中毕业,家里人没有让她上大学,而是经熟人介绍到汉豪大酒店做了一名服务员。这些过程常武并没有来得及细问,重点问她“睡着”之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四年前的4月28日晚上,客房部的经理叫她到20楼的汉豪国际会所的VIP包间给客人“倒茶”。当时汉豪集团还没有做股份制改革,汉豪国际会所、汉豪洗浴中心都是同属于汉豪大酒店一个单位。

梁莺莺知道“倒茶”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陪客人喝酒、打牌、玩一玩。汉豪国际会所名意上是一个高档、成功人士的休闲交流场所,实际上也是一个地下赌场。有很多人在这里打牌赌博,不知道是学香港还是美国电影里的习惯,有些人打牌的时候总喜欢找个女人陪在身边。搂一搂,摸一摸,说说话,帮忙点钱。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不太习惯,可是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因为总有可观的小费。

本来要找女人,汉豪洗浴中心里有的是小姐。但是时间长了,这里有些客人口味就刁了,不太喜欢找娱乐场所的小姐,而是打起了良家女子的主意。找来的是不是真正的良家女子很难说,反正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

梁莺莺不是“小姐”,而是客房服务员,而且是做高级套房服务工作的。人长的苗条清秀,看上去楚楚可人(这一段在谈话记录中可看不出来,是风君子后来知道的)。最近被来汉豪小住的一位姓孙的先生看上了,这位姓孙的先生三十多岁,似乎很有来头,宾馆的领导见了他的面都点头哈腰的叫孙公子。这位孙公子只见了梁莺莺几面,似乎就相中她了,几次想约她出去吃饭,还送她几样小东西,梁莺莺都很小心的拒绝了。

这一天经理要她上会所“倒茶”,其实陪的就是这位孙公子。梁莺莺陪客人“倒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她却不太想陪这位孙公子。原因说不出来,总觉得对这个人的印象不好,想离他远一点,这是一种女人的直觉。而且她最近情绪很低落,因为她发现自己深爱的男友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原来这一段时间男朋友一直拿着自己给他的钱在外面乱搞,她刚刚和他大吵了一架。

虽然不太情愿,但她还是不得不上楼。一个客房服务员挣这种外块,也算是一种堕落。人的堕落虽然都有一段过程,但一旦走上这条路之后,就没有太多的选择。坐在包间里的客人还有汉豪大酒店的香港老板、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大家都叫他王总,还有一个李局长,听话语之间是公安局的局长。

孙公子这天晚上手气很好,赢了不少钱,也显得十分兴奋,一双手就没有老实过,总是在梁莺莺的身上游来游去。后来孙公子提意大家一起玩一玩,在包间里喝酒唱歌,梁莺莺也喝了不少酒。喝到最后,孙公子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告诉屋里的四位女子打K过过瘾。

所谓打King,其实就是将这些白色的粉末摊在桌子上,用卡片划成一条一条,再用一根吸管吸到鼻子里。据说打完King之后,人会轻飘飘的十分舒服。梁莺莺以前从来没有碰过这种东西,也不想碰。但是同屋的三个女子都吸了。看着梁莺莺不吸,在坐的四个男人,尤其是孙公子和酒店的香港老板脸色都十分难看,连逼带哄的也让她吸了。并且告诉她不会有什么事,反而会感觉十分舒服。

梁莺莺迫不得已,也吸入了这种白色的粉末,感觉果然是轻飘飘的,就像浮在云端一样,忍不住想要飞起来。孙公子似乎特意盯着她,又让她喝了不少酒,打了好几回King。后来梁莺莺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简直就要飞到天上去了……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常武。

……

问话的内容经过整理之后,风君子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么多。还没有等常武仔细问其它的情况,风君子就已经睁开眼睛摘下了指环。风君子看材料的时候常武一直阴着脸一言不发,见风君子看完了材料,他沉声说道:“这下子麻烦大了,毒品是有线索了,但牵出的人物却查不下去了。”

风君子:“你说说,都牵出了什么人?”

常武:“市局的局长确实姓李,四年前他还是副局,去年已经提正了。李局长的身材面貌特征和那个梁莺莺描述的一致。李局能够提正和孙副市长有很大关系,他是孙副市长一手提拔的,而孙副市长分管政法,四年前任市里的政法委书记。孙市长有两个儿子,老大叫孙卫东,老二叫孙威西,其中孙威西与梁莺莺描述的‘孙公子’特征一致。”(徐公子注:孙卫东的故事以及结局在第四部“通灵筷子”中有介绍,与本文关系不大,而常武与风君子上演“乌盆记”的时候,还没有发生“林真真受辱”的事件。)

听完了常武的话,不仅是风君子,就连局外人宋教授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宋教授也知道常武卧底调查贩毒案的事情。他考虑的问题很多,他对风君子和常武说:“汉豪洗浴中心的贩毒案,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你们局长要你私下去调查,恐怕是拿你当个棋子,常武,你要小心,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刑警队副队长而已,不要卷到滨海市的权力斗争中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