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1章、乌盆记

“在民间传说当中,包公包大人能审阴阳两界。过去有一出很有名的传统戏剧曲目叫《乌盆记》,讲的是一个商人被人谋财害命,罪犯为了毁尸灭迹,以血肉和泥,烧制成了陶瓷乌盆。后来有人买了这个乌盆,回家之后听见乌盆说话,对他讲述了自己的冤屈。后来这个人将乌盆拿到了开封府,包公审乌盆断案。……怎么,风君子,你也要让常武学包公吗?”

这是在常武的家中,风君子、宋教授、常武三个人围坐在一起谈论包公审阴魂的事情,刚才说话的人是宋教授。

听了宋教授的话,常武好奇的问道:“包公的戏,我听过《狸猫换太子》、《铡美案》,但从来都没听说过《乌盆记》。”

风君子插话道:“你没听说过很正常,《海瑞罢官》你总知道吧?这可是一出有名的大毒草。《乌盆记》、《天雷报》都是传统戏目,文革之后也就没人演了。我也仅仅知道这两个名子,听说也是被伟大领袖点名批判过的大毒草。”

常武:“这怎么就成了大毒草了?”

宋教授笑了:“原因比较复杂,可以说太复杂了。但是表面的说法是这些传统剧目宣扬因果报应,是封建迷信思想的残余。”

常武看了风君子一眼,也笑了:“风君子,《乌盆记》是毒草,那你写的那些鬼怪小说又算什么?岂不是大大毒草!”

风君子瞪了常武一眼:“别管毒草不毒草了,今天找你们就是要演一出《乌盆记》,宋教授演公孙策,常武演包公。”

“那你演什么?”

“我演乌盆!”风君子没好气的答道。

事情是这样的:风君子拿回那枚指环之后,就知道指环里多了个东西。这个东西让他很难受,其实他有办法把这个东西送走,也就是送这个阴魂往生。但是风君子又不想这么做,这样就意味着这个阴魂生前的秘密也一并带走了。风君子知道在汉豪洗浴中心可能发生过可怕的事情,而这件事情说不定对正在卧底调查的常武有威胁,所以决定把这个阴魂生前的事情搞清楚。

风君子的决定非常大胆,他要自己带上这枚指环,让阴魂附在自己的身上开口说话。他把宋教授和常武找到一起,和他们说了这枚指环的经过以及自己的计划。常武但心风君子的安全,而宋教授却担心风君子能不能成功。毕竟阴魂附体只是一种传说,人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如果真的有这回事,恐怕人们避之惟恐不迭,哪有主动招阴魂来附体的?

风君子对他们俩人说:“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就算成功了也不太安全,但是我有把握。我修炼过退心洗藏的入静功夫,虽然没什么大用处,但却有一个好处——可以将自己的意识退入到极深的定境当中,而表面上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如果这枚指环真的是锁住了一个阴魂,只要我戴上这枚指环,这个阴魂就会占据我的表层意识,常武你要做的就是让‘它’开口说话。……你们要注意不要把这个指环摘下来,如果到时候我醒不过来,常武你就大声叫我的名子,叫到我答应为止……不过恐怕不会出现达种情况。”

宋教授:“那我做什么?”

风君子:“你负责记录‘我’和常武之间的谈话内容,一个字都不要漏掉,因为我入静之后,是记不住‘外面’的谈话内容的。”

宋教授:“这好办,我还带了录音笔……假如,我是说假如,你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风君子:“如果真的情况有什么不对的话,打电话找箫老爷子,或者找萧云衣那个丫头也行……行了,我们开始吧。”

一切准备妥当,风君子坐在常武对面的凳子上,戴上了指环。这个指环套在无名指上显得沉甸甸的,并散发着一种阴冷的气息。戴好指环后,风君子做了几下深呼吸,缓缓闭上了眼睛。

风君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老僧入定。过了大概几分钟,常武和宋教授交换了一下眼神,咳嗽一声,用一种威严的声音对着风君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子?”

随着常武的话音,对面的风君子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中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充满了迷茫和困惑,一看就不是平日里风君子的眼神。他看着对面一身警服的常武,用一种不知所措的语气答道:“我叫梁莺莺,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从风君子口中说出,却不是风君子的声音,听上去柔弱而清脆,赫然是一个女子的口音。常武和宋教授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也都知道风君子引阴魂附体成功了!

……

风君子打坐入定,不知时间长短。其实风君子十几年来已经很少练习静坐,如果不是前一段时间调查“通灵筷子”的事件,他恐怕也想不到自己曾经的入静功夫。这种情况下,他一次入静很难坚持一个小时以上。这一次打坐,风君子觉得定境特别深入,但却没有定坐中的那种喜乐感觉,似乎是处于一种被深度催眠的状态。定境中的意识空荡荡的,这一片空寂中隐隐约约有一丝不安。大概真的是因为这一丝不安,也就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风君子就离坐而起了。

风君子睁开眼睛,摘下指环,问了一句:“刚才的情况怎么样?”他这一开口把常武和宋教授都吓了一跳,常武站了起来,宋教授差点没摔到椅子下面。两人齐声喊道:“风君子,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连个招呼都不打,吓死人了!”

风君子:“我怎么跟你们打招呼?你们俩个真奇怪,鬼上身没把你们吓着,我说话反倒把你们吓着了……快告诉我,刚才我都说了什么?”

常武一脸阴沉,宋教授递过来几页纸说道:“问出大麻烦了,你自己看吧,常武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风君子接过这几页纸,纸上记录的是刚才“梁莺莺”和常武之间的谈话记录。风君子越看眉头锁的越深,看完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