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10章、三声断喝

刘欣和陈姐请假,说家里生病的赵雪有急事要她帮忙,陈姐也准假了。走出汉豪大厦之后,风君子已经等在门外。风君子伸手要打车,被刘欣拦住了,她挑了在汉豪门口排队的一辆出租车。这辆车的司机张师傅刘欣很熟,坐他的车也放心。车到了楼下的时候,刘欣特意叫张师傅在外面等着。刘欣的心眼风君子知道,这个女孩很不放心自己。风君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29号小姐对自己印象似乎非常不好。

阳阳还躺在床上,看上去迷迷糊糊的神智不清,左手大拇指上仍然戴着风君子的那个翡翠指环。风君子伸手将这个指环摘下来,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变化,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阳阳,还是那副半梦半醒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刘欣一直死死的盯着风君子的动作,见风君子从阳阳手上摘下来一个翡翠指环,而这枚指环她也从来没有见过,忍不住开口问道:“风哥,你要找的就是这个东西吗?真的是你的吗?”

风君子苦笑道:“你看我,像是一个骗小姐东西的人吗?是不是我的东西,你把阳阳叫醒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刘欣用手推着阳阳的肩膀,喊了她很多声,而阳阳只是迷迷糊糊的如梦呓般说了几句谁也听不清的话,怎么也不肯睁开眼睛。刘欣转身问风君子:“风哥,你不是说把东西拿走了阳阳就没事了吗?她怎么还这样?”

风君子皱着眉头不知道如何解释,他干脆又把指环戴回到阳阳的手上。然后小心的伸手揭开了阳阳的左眼皮。只见阳阳的左眼白上方有三道如青筋般的血丝笔直的上冲!风君子倒吸一口冷气,向后连退了两步,口中低呼道:“她真的是中邪了。你快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子?”

“你不是知道吗?她叫阳阳!”

“我问的是她的真名真姓,我还知道你叫星雨呢,这是你的原名吗!”

“风哥,你问她的名子干什么?”刘欣不知道风君子想干什么,显得很有戒心。

风君子看了她一眼,低声问道:“不知道你们那过去有没有一种习俗?小孩发烧说胡话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去门口喊他的名子?”

风君子这句话倒问对人了,刘欣小时候确实听说过这种习俗。她有点不安的答道:“她叫赵雪,赵钱孙李的赵,下雪的雪。我喊过她的名子了,她也没答应。”

风君子点了点头,又说道:“你不知道该怎么喊,你退远点,捂上耳朵,把门关上,我来试试。”

刘欣退后到门口,却没有把门关上。风君子站在房间的中央,面对着赵雪,闭上眼睛,开始深深的调整呼吸,去找入静的状态。刘欣见风哥站在那里好久没有动静,忍不住想过去看看。就在此时,风君子突然瞪开双眼,口中陡然发出一声断喝:“赵雪!”

这声音似从丹田滚出,响亮而浑厚,就像一声惊雷。这声断喝震的刘欣耳中嗡嗡作响,她吓了一跳,腿一软差点没坐在地上。只见床上的赵雪睡梦中皱起眉头发出几声呻吟,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色。

刘欣揉着胸口还没反应过来,风君子又发出了第二声断喝:“赵雪!”。这次声音比上次要短,但是却更震耳,就像有人在刘欣耳边放了个二踢脚。刘欣赶紧捂上了耳朵。

刘欣捂上耳朵,只见风君子又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红了,他发出了第三声断喝:“赵雪!”。这声大喝震的整个房间里的空间似乎都在不规则的窜动,连窗户上的玻璃都发出共鸣的回声!就在这时,床上的赵雪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细声细气的问道:“谁在叫我?”

就在赵雪睁眼说话的一瞬间,风君子上前一步,摘下了赵雪的手中的指环,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左手心。这时候刘欣才将捂着耳朵的双手松开,喘着气说道:“赵雪,你终于醒了,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睡着了,我从来没有睡的这么香!……咦?我怎么回家了?……风哥,你怎么在这儿?是你送我回家的吗?”

风君子摇摇头:“不是我送你回来的,我听说你病了,过来看看你。”

赵雪的样子还没有完全清醒,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刘欣问道:“刘欣,我病了吗?”

刘欣点点头:“赵雪,今天早上的时候你就迷迷糊糊的一直不清醒,回家之后就躺在床上,叫也叫不醒。刚才是风哥把你叫醒的。”

赵雪又看着风君子,大概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说道:“谢谢你风哥,还能想到来看我。”

一边的刘欣心中暗自说道:谢他干什么,他也不是什么好心,不过是想来拿回东西!昨天还是我送你回家的,你怎么不先谢我?这时就听见风君子说道:“赵雪,你没事就好,好好休息吧,不打扰了。”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然后就听见关上大门的声音。风君子就这么急冲冲的走了。

……

“赵雪,刚才风哥拿走了你手上的一个翡翠指环,我忘了对你说了。”

“哦!那个指环本来就是他的,那真是个好东西,没有那个指环我还不能睡这么香呢!……刘欣你知道吗?戴上那个指环夜里就听不见洗浴中心的那些声音了,这风哥还真是个高人!”

“高人个屁!不是因为他那个指环你也不会中邪了……不对,风哥跟我说花钱买回去的,怎么没给钱就走了?难怪跑得那么快……”

……

如果风君子听见刘欣的话肯定会气得想骂人。如果不管赵雪的话,他本来可以拿回一个干干净净的指环,结果为了帮那个叫赵雪的女孩,却不得不带走一个阴魂。风君子走的急,甚至没有详细问赵雪的情况,那是因为他心里有事。

赵雪睁开眼睛说话的那一瞬间,风君子又摘回了那个指环。拿在手里就觉得不对!一个翡翠指环本来也只有两、三克重,可是拿在手里却感觉沉了不少——有一、二两重。本来二两重的东西不算什么份量,拿在手里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对于这样一枚指环就不一样了——白金也没有这么重,何况是突然发生的!风君子当时就知道有什么东西被锁在了指环里。他的同学石野说过这个指环的外圈能够避邪,内圈能够锁灵,看样子这一次真是锁住了一个幽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