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06章、姐弟隔门

催钟的铃声响了。签完单,刘欣让常哥休息一会儿,去前台交单子,出门的时候也正好看见赵雪从隔壁出来去交单。刘欣问赵雪:“刚才那个风哥怎么样?我怎么在隔壁没听见一点声音?”

赵雪忍不住笑了:“你知道这风哥叫了什么服务吗?他居然点了一个‘蚂蚁不上树’,最后还说了一句‘明月守缺照断桥,玉人抱残莫吹箫’,真是搞怪,笑死我了!”

刘欣也觉得这个风哥太搞怪了。汉豪这儿有一项服务叫“蚂蚁上树”,当然不是饭馆里的肉末炒粉丝,她俩笑着一起走出去,从包间走到服务台需要穿过休息大厅。然而刚刚走到休息大厅的侧门前时,赵雪突然像踩着蛇一样缩了回来,躲在门后神色大变。

刘欣被赵雪的反常举动吓了一跳:“阳阳,你怎么了?见着鬼啦?”

赵雪似乎没有意识到刘欣语气中的惊讶,反而更紧张的说道:“星雨,你帮我把单子送到前台,我现在不能出去,……他就对着门,我一出去他就会看见的……”

听了赵雪的话刘欣明白了,原来门外有一个赵雪不想被他看见的人。但是另一方面刘欣却更糊涂了:她这两年一直和赵雪合租一套民房,也没听说赵雪在外面有什么交往,再说赵雪在本地也没有什么……难道,是他?刘欣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也向门外正对着的那一张躺椅上看去。

汉豪洗浴中心的休息大厅结构并不复杂,从更衣室上来入口在休息大室的后方,而在休息大厅的右前侧有一扇门,这扇门后是一条走廊,走廊曲折分支通往各个包间。离门最近的那张躺椅上现在正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正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四处打量。刘欣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正好看见了刘欣,眼神对视中有一点点慌乱,那男孩避开了眼神,看样子还有点不好意思!

刘欣见过的男人多了,那人不过是个大男孩,看样子是初次到这种地方来。再看这人的举止,很像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学生,看年纪应该是个大学生。大学生?刘欣立刻想起来赵雪有个弟弟比她小四岁,就在滨海财经大学上二年级(徐公子注:姐弟俩这种情况倒是够奇怪的,后文会详细交代。),看样子十有八九这个男孩就是赵雪的弟弟!

心里这么想,刘欣下意识的就问出了口:“阳阳,难不成那是你弟弟?”

刘欣话一出口心里就后悔了,她暗怪自己多嘴,就算想到了也不应该说出来——赵雪碰到这种尴尬的情况,一定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只见赵雪神色尴尬的点了点头:“是,是他,他不在学校好好读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他不知道我在干这个……,我一出去就会被他看见的,怎么办?”

正在赵雪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差点吓的叫出声来,回头一看,是那个小白脸风哥。看风哥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听见刚才两人的说话没有,见赵雪转过头来,他嘻嘻笑道:“阳阳,你不用出去了,回包间等我,今天晚上我包夜,就点你了。”说着他又扭头对刘欣道:“29号,我的朋友还在那个包间里吗?……我找他说点事,你去帮阳阳送单子吧。”说完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就转身走向了常哥所在的包间。

……

常哥的衣服已经穿好,正斜躺在包间的床上发呆。风哥推门进来说道:“常武,跟你说件事,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过夜,你还住在我隔壁!”

常哥听见这话一愣神,见风哥关上的门,这才小声答道:“风君子,你还没玩够啊?怎么想起在这里过夜?难道……你有毒品的线索了?”

风哥摇摇头:“关于毒品交易我还一点线索没有,那跟我没关系,是你的事情,我只不过陪你来而已。但是,我在这里听见了奇怪的哭声!”

常哥好奇的问:“哭声?什么人在哭?我怎么没听见?”

风哥:“不是什么人在哭,这里不干净,有鬼哭的声音!我想留下来仔细听听,可是心理又害怕,所以你也得留下来……”

常哥不禁好气又好笑:“你这人真是稀奇古怪,居然对这些鬼鬼怪怪的东西感兴趣,可是偏偏胆子又那么小……害怕?夜里搂个小姐睡觉不就不怕了吗?”

风哥又一摇头,表情一本正经:“那种婊子顶个屁用!有你这个集正气与杀气于一身的警察在隔壁,我才会放心!……再说了,如果你走了,明天早上我找谁买单啊?”

……

说话的这两个人一个叫常武,另一个叫风君子(徐公子注:正是《鬼股》系列小说的主人公,写到这里终于出场了!)。常武是一名警察,现任滨海公安局甘泉分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他出现在这里是有原因的。不久前,局里的杨副局长特地把常武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了他一条线索:有线人举报,有人在汉豪洗浴中心进行毒品交易,但是线索与证据都不充分,局里人手紧张,目前还没有办法安排专门人员去调查。杨局希望常武私下去确认一下,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如果有这种迹象的话再安排稽毒组去专门跟踪。

常武对杨局交代的这个任务也觉得奇怪,照说这是稽毒组的工作,但是局里面的分工往往很模糊,交给刑侦也能说得过去。杨局还特意跟他解释:之所以不交给专门的稽毒组,是怕走露风声。而常武刚刚调来没多久,还是个生面孔,私下调查比较方便。并且告诉他相关消费可以拿发票来报销,局里会给专门的经费。最后许诺,现在刑侦大队只有副队长还缺个正队长,如果常武调查有功他会全力支持常武提正的。

既然杨局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常武于公于私都得来查看一番。可是队里面信得过的同事大多都是这一带的“熟面孔”,而杨局又不让走露风声。常武没有去过汉豪,虽然也不是没有出入过娱乐场所,对这些场所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有经验,想找一个比较熟悉情况又能够信任的人陪着,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老朋友风君子。

风君子是常武的中学同学,现在的职业是一名证券分析师,也在滨海居住,两人之间算是老朋友了。按照常理,常武是不应该将自己的朋友卷进这种事情里来的,因为凡是涉毒的案子,犯罪分子无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手里大多都有枪支武器,一旦被发现百分之百都会抵抗(按照规定,毒贩携毒超过50克海洛因就是死刑,左右是个死,不拼死抵抗才怪!)。因此参与调查的人员,尤其是卧底人员处境非常危险。

常武也不希望风君子会有危险,按他的想法只要风君子陪他到汉豪洗浴中心这种地方来消费几次,暂时熟悉熟悉情况就可以了,以后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参与了。常武打电话找风君子帮忙的时候,风君子听常武要出钱请他去“娱乐”,立刻笑着就答应了。当然常武把话说的很清楚:“风君子只管‘娱乐’,对于案件既不过问也不插手,等洗浴中心中里的大概情况摸清楚之后他就不要来了,剩下的具体事情让常武自己去调查。”

然而常武让风君子领着他第一次来到汉豪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后悔了,因为风君子一开口就对小姐说出了他姓常,而风君子自己姓风。这小子怎么能这样?居然说的都是实话!现在没想到风君子虽然不过问常武调查的事情,却管起了另外一件闲事。常武想不明白自己这个从小就精灵古怪的老同学,怎么总是能遇到那些听上去都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既然风君子执意要在这里过夜,常武也只能由着他了,就是担心过夜的费用局里能不能给报。

……

不提常武心里是怎么想的,此时在隔壁包间里的阳阳(赵雪)心情也是起伏不定。她不明白自己的弟弟赵雷为什么会出现在休息大厅里,她的心里并不十分责怪赵雷不该来这种地方,她也在这里见过不少在校大学生。既然别人能来,赵雷也能来!可是她不想被赵雷发现,不想赵雷知道自己的姐姐原来在这里地方做过种工作。她害怕如果赵雷下次再来,迟早会发现的!(徐公子注:赵雪这种奇怪的心理,和她特殊的家庭背景有关,这在后文自有交待。)

赵雪又想到了刚才那个客人,就是说什么“玉人抱残莫吹箫”的风哥。这个男人连基础都不让自己做,看样子是没看上自己,她还一度有点失望,漂亮女人总是对自己的魅力有自信的,何况这是做小姐的资本。但是一转身,这个风哥又点名要包自己过夜,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